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叶梦正好从厕所出来,听了妈妈的话羞得满脸通红,也跟着一起进了厨房,本来已经将脸皮放厚了的杜峰此刻也有点挂不住了,连忙招呼叶爸爸一起坐下。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午饭,这让杜峰感觉到一种浓厚的家的温暖气氛,特别叶妈妈一脸慈爱的为自己盛汤,这让杜峰想起自己远在SC的母亲,心里特别感动。

    没想到杜峰这边还没感动完,叶妈妈已经给丈夫和女儿每人盛了一碗鸡汤,笑着道:“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每人三碗汤,谁都不准落下!”

    杜峰一听,汗水就下来了,当初在医院他就被这么折磨过,别看有些东西很营养、很好吃、很滋补,但吃多了那就成了一种痛苦了。

    看到杜峰一脸痛苦的样子,叶妈妈教训道:“小峰,你别苦着一张脸,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节制,有些事情啊,还是要适可而止,可别年纪轻轻的把身体拖垮了,以后上了年纪你就知道后悔了!”

    “妈,你说什么啊!!!”

    叶梦跟杜峰是一样的难为情,不禁红着脸娇嗔了一声,心里大声喊冤,嘴里却什么话都没敢讲出来,她知道要讲明白了那这次的戏就演砸了,那么以后她可能又要陷入相亲的苦海中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我不说,反正你们每人喝三碗鸡汤就行了!”叶妈妈倒底还是给了叶梦这个乖女儿的面子,不过话也说得很清楚,三碗鸡汤还是没变。

    看得出来,今天叶妈妈一直都是笑呵呵的,整张脸似乎都特别的容光焕发,而叶爸爸也是精神抖擞的端起老婆递过来的鸡汤,一口气就倒进嘴里一大半,再放下碗含情脉脉的盯了老伴一眼,没想到叶妈妈现在居然害羞得像个二十多数的丫头,看到叶爸爸暗送过来的“秋波”赶紧将头转到一边。

    一顿饭吃得几人都很难过,特别是杜峰跟叶梦,一边努力完成叶妈妈分配的任务,一边还得听恭听两位老人的重复教导,不管对错还不能反驳。叶梦偶尔还抱怨两句,杜峰却是至始至终都要竖起耳朵听,有时候还得礼貌的点点头,或是插几句嘴,以显示自己确实有听他们说话。

    对于叶妈妈布置的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实际上却真的很难完成,到了最后除了叶爸爸兴奋的喝了近三碗,杜峰跟叶梦都是打起脸来充胖子就差没捏着鼻子往下灌了,可惜再怎么灌最后也没能完成“三碗不下场”的任务,好在这个时候叶妈妈也看出两人食量有限了,也没有再强迫着杜峰跟叶梦再喝下去,这让杜峰感动得差点忍不住拍手叫好,他现在不怕太饿,就怕太饱。

    吃了饭杜峰跟叶爸爸坐在沙发上聊天,而叶妈妈则带着女儿继续到厨房说悄悄话。

    可能是以前腿脚不方便天天憋在家里太久,刚刚恢复的叶爸爸现在显得特别兴奋,又加上难得遇到杜峰这个“万事通”,于是话就显得特别多,不管自己熟悉与否的话题他都想要跟杜峰交流,其实他现在真的是想发泄出来,自从出事以后,这么多年以来估计他说的话加起来也没有今天一天说得多。

    对于叶爸爸的健谈杜峰现在算是真的了解了,不过对他现在的状况他自然也是知根知底的,正因为理解他,所以杜峰一点也没有显出不耐烦,还总是耐心细致的跟叶爸爸讨论一些观点,解释一些问题,而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让叶爸爸感觉到他的智慧和诚恳。

    “小峰,你有没有那方面的药?”叶爸爸突然一改刚才的热情,有点扭捏的问。

    “什么药?”杜峰奇怪的道。

    “就是可以可以增加那个的药?”叶爸爸鼓起勇气说明。

    可惜杜峰还是不太明白,疑惑的睁大一双眼睛盯着叶爸爸,嘿嘿笑道:“伯父,能不能说得清楚点啊?”

    叶爸爸气得要死,他都说得那么明白了没想到杜峰居然还不明白,他不知道杜峰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糊涂,可杜峰那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啊,只好再次厚着脸皮道:“就是有没有那种可以增加男人性能力的药。”

    杜峰这才明白,怪暗自己脑袋真笨,不过心头也是一阵巨寒,***,老丈人问女婿要壮阳药,这事要拿出去说了,打死也没人相信啊!不过杜峰转眼间就有点明白了,很明显,刚才看到叶妈妈满脸含春的样子他也知道,昨天晚上肯定是叶爸爸大获全胜,但女人四十是只虎,那**不是一般的强,而叶爸爸虽然昨天晚上在与老婆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但因为常年没锻炼过,想要每次都取得胜利那也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所以他向杜峰求药也就显得有点道理了。

    “哦,你是说壮阳药啊?”杜峰哭笑不得,想笑又怕叶爸爸难堪,可这种话题要是太严肃了也同样不合适。

    “呵呵,对,就是那个。”叶爸爸一脸期盼的道,一边用手抓抓脑袋一边不好意思的嘿嘿直笑。

    杜峰讪讪的道:“这个东西外面不是有卖的吗?”

    叶爸爸道:“可,可外面卖的听说有副作用的,再说我也不好意思去买啊!”

    杜峰道:“你有听说过没有副作用的壮阳药吗?”

    叶爸爸肯定的道:“我看过不少这方面的书籍,现在市面上出现的这类药虽然也偶尔有几种声称没有副作用,但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是药三分毒。不过我看你好像对中医很精通,所以想问问你,中医是不是有什么偏方之类的,呵呵,对西药我一向是不太相信的,因为它们往往是治标不治本,食用得多了反而产生恶性循环。”

    杜峰点了点头道:“其实你说得也很有道理,按常理来讲,现在世界上还真没有一种壮阳药没有副作用,而且也没有一种壮阳药可以达到真正治病的作用,往往是参入了伟哥的成分,而长期用这种药无疑是对身体有副作用的,就像你说的一样会造成一种恶性循环。”

    停了下来,杜峰喝了口茶,接着道:“中医虽然比西医神奇有效,但也不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过这也不是说完全不可能,只是现在还没有研究出来而己,我相信如果肯努力研究,中医一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造出没有一点副作用的真正的壮阳药!”

    听到杜峰虽然说得很肯定很有信心,但也说了那只是有可能,而事实上根本还没有攻破这个技术难关,叶爸爸有点失望的收回眼神,不过转眼又重新盯着杜峰道:“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这个问题没办法解决是吧?”

    看到叶爸爸本来是准备跟自己讨要药方,现在却成了跟自己探讨起这个技术难题来了,杜峰不禁有些好笑的道:“叶伯父也不用失望,虽然既没有副作用又能根治现存的阳萎等问题的药还没有,但我却恰好知道一个药方,据说每次服用后可以增强**达一天之久,而且没有一点副作用,因为实际上药方上所说的这些东西大半都不是中药,而是大家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蔬菜,但搭配在一起却可以增强人的**,这实际上也就是医生所谓的“食补法”,当然这药方我还从没给人用过,具体效果如何,我也不太清楚,如果叶伯父感兴趣,我可以写给你,你试试看!”

    叶爸爸眼睛一亮,惊喜道:“好好好,你写给我,我试试看,回头我再告诉你效果,如果真有用啊,你都可以去申请医学专利了,呵呵!”

    杜峰笑了笑,其实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去做这些事情,而他所说的药方其实也是神龙医典上的,这个药方据说是古代皇宫御医传下来的,既然古代皇帝用它能对付后宫三千佳丽,那效果应该不会有假了,而且杜峰经过思考又加进了几味中药,想必效果会更好,说不定真的可以根治阳萎也不一定。

    说干就干,叶爸爸赶紧快步走回屋里拿来纸笔放在杜峰面前。

    看到叶爸爸一步一拖的却对这个药方如此感兴趣,杜峰不禁暗暗好笑,不过却是下笔如飞,很快就将药方写好了,不过这个药方他却还是有些隐瞒的,最重要的几味药他根本就没有写,不是他不信任叶爸爸,而是这药方实在是神奇,他不敢随便流传出去了,否则很容易引起轩然大波,再说他还想靠着这药方赚钱呢,哪能轻易将这神奇的药方流传出去了。

    看了杜峰的一毛漂亮的草书,自己对书法也颇有一些心得的叶爸爸暗暗点头,欣喜道:“就按这个搭配就可以了?”

    杜峰笑道:“嗯,你先按这个吃吧,先试试看效果,估计效果会有,但不会很明显,不过我现在也正在研究,用不了多久可能我就可以找到真正最合理最有效的药方了,那时候我再专门为伯父你配一副药送来,保证效果绝好。”

    “你们在干嘛啊?”叶梦从厨房端来一盘水果放在桌子上,看到爸爸手上拿着一张纸,奇怪的问。

    “没什么,我跟伯父聊天呢。”杜峰一边笑一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跟叶爸爸相视一笑,各自心中有数。

    叶妈妈此时也跟了出来,坐到沙发上,叶爸爸早就将纸笔藏好,其实他也很无奈,他明白,这么多年来不但他自己忍得很辛苦,叶妈妈也一样忍得辛苦,好在现在自己的腿终于好了,所以他现在需要的是补偿这么多年亏欠老婆的,这不仅仅体现在要多去挣钱,更要体现在床第之间,但要想实现这个香艳的目标,对他自己某些方面要求就高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包括杜峰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很高兴,其实叶梦以前是最烦回家的,不过现在已经被杜峰从相亲的苦海中将她救了出来,自然也愿意坐在家里陪着父母一起聊聊天。

    看看时间不早了,杜峰起身告辞,虽然在这里他能体会到叶梦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们也从没将杜峰看成外人过,这让杜峰很感激,不过也同样觉得很内疚,因为从始至终,他都是在帮着叶梦骗他们。杜峰不是信男善女,也不是没骗过人,不过骗这种善良的父母的事情他倒是第一次做,所以他觉得挺难受,负罪感太强烈了,他受不了。

    叶梦父母又是好一阵挽留,特别是叶爸爸,他心里还有好多问题没有跟杜峰请教呢。他现在是真的对杜峰服了,完全把他当成了万事通了,因为这两天以来他就从来没有难倒过杜峰,而且不管他谈论哪一方面的问题,杜峰的渊博的专业知识和精辟的见解都让他惊奇不己,他从没想到过一个人的精力还能达到杜峰这种旺盛的地步,真的是学什么精什么,他一向自负自己是天才了,没想到杜峰比他更加天才和变态,所以两个天才走到一起,叶爸爸自然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叶梦本来还真有的舍不走的,当然这不仅仅是指她现在对父母比较留恋,她更在乎的是跟杜峰在这种状态下相处,她其实心里巴不得这种日子一辈子都不要结束,因为他知道一旦回到市区,这次的作戏也就该结束了,而心中的那个梦也就该醒了,所以她现在是真的不想走。

    不过叶梦也明白,明天自己就要早班,而杜峰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虽然她是真的很向往这种生活,但她也明白感情是不能强求的,也不是自私的占有,放开一种心怀,也许对自己会是另一种机会,所以他最终还是跟杜峰一起走了——

    宁馨最近特别不开心,因为陈华现在似乎真的有变好的趋势,她曾经刻意去打听过了,自从陈华迷上自己以后就真的再没对其它女孩子打过什么坏主意了。当然这只是陈华慢慢将魔爪伸到了校外或是坏事干得更隐秘了而己,不过宁馨本来就是个粗枝大叶的人,自然不会明白这其中的猫腻,再说她也确实没有这个本事将这一切打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她就一厢情愿的认为陈华是真的在开始变好了,而这种改变也被她一厢情愿的以为是自己影响了他。

    大半年来宁馨再也没有联系到杜峰,她内心慢慢变得有点心灰心意冷起来,特别是自己新结识的好姐妹肖婉婷前几天也告诉说已经找到自己的心上人了,这让宁馨又是替肖婉婷感到高兴,又暗暗为自己感到委屈。

    本来,宁馨一直将杜峰当成自己的男朋友,而且同宿舍的覃文娟等人也都承认了这个事实,可杜峰这一失踪就是大半年,这让她在姐妹们面前越来越抬不起头来,每次当向春兰几人劝自己不要再苦等杜峰的时候,她都忍不住发火,可事过以后仔细想起来又觉得她们说得对,难道杜峰真的把自己抛弃了?难道自己跟他真的没有缘份?难道杜峰不再出现自己就一辈子等下去?

    于是宁馨就开始拼命的给杜峰打电话,可电话打得再多也没有用,因为杜峰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她的信心一天天被磨光,但依然痴心的不愿放手,她就想找到杜峰,她要当面听到杜峰告诉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来见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陈华一直跟宁馨的几个室友走得挺近,偶尔送点小礼品啥的,其实已经足够买通这几个小丫头,于是覃文娟几人成了陈华的眼线,而宁馨的一切自然就都逃不开陈华的眼睛了。

    于是陈华追宁馨追得更紧了,虽然现在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下午手捧玫瑰在宁馨的宿舍下面傻傻守候,但每个周末他却还是习惯性的将车开到大操场,然后给宁馨打电话约她一起出去吃饭或是看电影,当然他基本上都没能如愿过,但他也不灰心,至少最近宁馨对他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反感了,这就是进步,而这一点点进步也让他暗自兴奋不己,好像明天宁馨就会投怀送抱似的。

    宁馨这半个月来一直很忙,因为又是一年一度的期末考试了,平时不烧香的她临时开始抱佛桩,拼命的看书,为的只是期末考试后自己的排名不会落在别人后面。没想到这样倒是一个好办法,至少她现在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天天脑子里都是杜峰的影子了,当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仍然会打开手机默默的在被子里盯着杜峰的照片入睡,不过她却不会像以前那样每晚必须打上数十个杜峰的电话才能失望的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