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今天又是周末,宁馨一天都在宿舍学习,她现在已经好久没有找肖婉婷一起玩了,她知道自己可不比肖婉婷,因为肖婉婷毕竟是高考状元,仅仅是平时稍微用点功也能在期末考试中夺冠,这是无须致疑的。

    因为太用功,宁馨错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直到下午五点过才自己冲了碗泡面随便填饱了肚子就又坐到桌前开始学习,没想到刚过了几分钟,覃文娟已经破门而入,一下子扑倒在床上,连呼:“好冷啊外面,哎呀,可冻死我了!”

    宁馨没好气的回头道:“你能不能别吵啊,我要学习呢!看你穿得那风骚样,活该冻死你!”原来覃文娟今天居然穿着一套冬裙,而且裙子很短,连大腿都几乎露在外面,这样的打扮虽然确实让她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大增,不过现在是有了风度就没了温度,不冷才怪。

    覃文娟一边双手连搓不断哈气一边道:“你个变态,都已经是班级第一名了还这么认真,是不是一定要搞个全年纪第一你才满意啊?”

    “我再说一次,不要再烦我了,如果你再敢乱发声,我有可能会将你从窗口扔出去,当然我也可能将你拉到浴室,然后拿一桶凉水从你头顶冲下去,这两个方案你有选择的权利!”宁馨咬牙切齿的道。

    虽然是大冬天,覃文娟还是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冒出来,她了解这位室友,不但跆拳打得好,更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虽然说将自己扔下楼不一定能做到,但从头上往下浇凉水这类事她可能还真干得出来。

    而且宁馨还有个暴走的习惯,一旦发起火来那是谁也拦不住,记得上次在教学楼被某个男学生故意吃豆腐的撞了一下胸,这丫头硬是将对方打得跪下求饶,跑来干涉的系主任都差点被她暴揍一顿,而且据说那个想吃她豆腐的同学隔天便被陈华叫人打断了两只手住院半年才灰溜溜的自动退学了,也就那一架以后再也没人敢随便靠近宁馨一米以内了。

    看到覃文娟终于被自己的话吓住了,宁馨暗暗高兴,转过头开始继续复习,可惜才刚刚看了两页书,覃文娟又打扰她了,转过头盯了一眼悄悄站到自己身后的覃文娟,宁馨冷冷一笑:“看起来,我说的话你还是不太相信是吧?”

    “不是不是不是!”覃文娟连连摇手,并急忙退了一步。

    宁馨嘿嘿一笑道:“那你偷偷摸摸靠近我干嘛?知不知道人吓人容易吓死人的?”

    开什么玩笑啊?吓死你?可能连小鬼都不敢靠你身喃!覃文娟心里大汗,不过她也只敢在心里嘀咕,可不敢真的说出来,而且现在还得表现出一脸的笑容,盯着宁馨呵呵讨好道:

    “那个宁馨啊,其实我是有事要跟你说的!”

    “什么事?”看到覃文娟不像撒谎,宁馨也有点好奇,干脆扔下书转过来。

    “你不准发火啊。”覃文娟觉得有必要先给宁馨打声招呼,否则一会儿真要发起彪来她就冤枉了,因为她只是个带信的人而己。

    宁馨点了点头道:“说吧,如果不是很糟糕的事情,我不发火。”

    覃文娟这才低声的道:“是,是陈华的事。”一边说又一边盯着宁馨的眼睛看,心里不断的乞求佛祖保佑,因为以前说起陈华宁馨都会生气,虽然最近这种情况有所好转,但她还真怕宁馨今天又发点神经,要是骂自己几句也就罢了,但要揍了自己可就真不值得了。

    还好,宁馨今天的反应跟前几天一样,默默的捧起书转过头继续看,虽然宁馨没有说话,但身为宿舍室友兼姐妹的覃文娟却明白她现在肯定看不进去书了,因为据她与向春兰几人观察,宁馨现在对陈华似乎慢慢接受了,当然这一点连陈华也是相信的,所以他现在追宁馨也就更加有信心了。

    果然,宁馨现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她现在虽然对陈华没有以前那么反感了,但却绝对不会真正喜欢上陈华。不过她以为的陈华的改变都是因为她,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改变,这无疑会让简单的她感到有几分成就感,却又无端的生出几分歉意,不管怎么说,她虽然是被动的走进陈华的生活,但的确是影响了陈华。

    “什么事你说吧!”宁馨头也不回的道。

    看到宁馨居然破天荒如此温柔的跟自己说话,覃文娟松了口气,暗暗期待此行的任务能真的完成,于是尽可能的用平静的语气道:“是这样的,那个陈华今天晚上的生日,他请了许多的同学一起到酒店去吃饭,晚上还准备去K歌,当然也包括我们几个,但他最想邀请的还是你,这个你也清楚,我是说,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今天是人家的生日,看在别人一年多来如此执著的追求你,为你改变那么多,我想你是不是该去参加一下他的生日Patty啊?”

    宁馨想了想,觉得覃文娟说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管怎么说,陈华这一年多都确实是在追求自己,后来也没有发现陈华再有过什么劣迹,而这个过程中陈华还为自己挡了不少的麻烦,至少替她挡下了许多追求者,这些都是事实。

    “好吧,我就破例去一次,不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宁馨考虑了半天,终于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覃文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其实一点也没有抱着成功的希望,因为按宁馨的习惯不收拾自己已经算很难得了,现在居然答应陈华的邀请,这也难怪覃文娟现要感到惊讶和诧异了,不过她知道现在还不是高兴和向陈华邀功的时候,所以她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道:“真的吗?太好了,现在陈华和一众同学都在校门口等着你呢,你没看这小子,今天不知道在哪里搞来了5辆奥迪,自己更是新换了一辆本田,据说值好几十万呢,哦哦,我们什么时候去呢?”看到宁馨的脸色开始变差了,覃文娟赶紧打住。

    宁馨皱着眉头道:“你先去吧,我换件衣服随后就到。”

    看到覃文娟高兴的跑出去报喜,宁馨将书放下,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站起来打开一边的衣柜,随便翻出一套火红的羽绒服穿上。走到一边的镜子前,宁馨理了理里面的紧身白色羊毛衫,从里面掏出杜峰买给自己的项链放在胸前,对着镜子仔细的看了又看,慢慢露出了笑脸。

    一切收拾妥当,宁馨又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面对着杜峰的照片,她突然有一种负罪的感觉,明明一再告诉自己现在出去只是去参加一个普通学长的生日宴会,跟自己对杜峰的感情完全没有关系,可她依然不能做到从容不迫。

    刚才还满口答应下来的宁馨突然想要放弃了,可按她的性格,话一旦说出口就从来都不愿意再收回来,怎么办?宁馨开始愁眉苦脸的想对策,她现在需要一个去见陈华的理由,更需要一个不去见陈华的理由。

    就让上天来决定吧!

    宁馨终于下定决心了,拿出手机飞快的拔出一组数字,她现在想再拔一次大半年从没拔通过的杜峰的手机,如果打通了宁馨自然可以理直气壮的出去拒绝参加陈华的生日晚会,如果打不通,她虽然不情不愿,但却也只能跟陈华一起去了。

    虽然明知道打通的可能性极小,但宁馨还是禁不住在心里不住的祷告可以发生奇迹。

    看来奇迹真的发生了,听到杜峰熟悉的声音,宁馨突然觉得想哭,而且满腹的委屈又化成了熊熊的怒火,啥话也没说,直接拿着手面哭着吼道:“杜峰,我给你10分钟时间,如果十分钟你没有到我校门口来见我,我就跟陈华去了!”

    啪的挂了电话,宁馨感觉轻松了一些,不过突然想起刚才激动之中说过的话,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就搞不明白自己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那么凶巴巴的对杜峰吼这么一通。

    完了,他会不会来啊?

    会不会觉得我无理取闹啊?

    他要是不来怎么办?

    宁馨想到了许多,越想心里越烦燥,更恼火的是离自己约定的十分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让她后悔得差点想死掉,她万万没想到大半年没打通的电话今天居然奇异的般的打通了。但她更没想到的是,上天给了她奇迹,她却似乎生生把这种奇迹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宁馨在宿舍里来回都走了无数个来回,却总是没有勇气踏出宿舍一步,因为这一步一旦踏出去了,也就意味着自己要去面对一个事实,而这个事实很可能会让自己无法接受。

    宁馨总算还是个敢作敢当的人,这一点她比很多男人都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她知道自己都应该去承担相应的后果和责任,所以在离约定不足三分钟的时候,她终于还是出门了。

    一边走一边看时间,宁馨她需要的是在这最后三分钟里面准时的到达校门口,不能早也不能晚,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做一个信守诺言的人。一路上她又想通了一个问题,不管如何陈华都算是她的学长,而且在学校也确实帮过了她不少的忙,所以就算杜峰现在在这里,她可能也会去参加陈华的生日晚会了,当然前提是她一定会先将这些告诉杜峰。

    同样着急的还有陈华,此时所有约好的人都已经坐在车上等自己了,但宁馨没有来他实在也没有心情和兴趣与这些同学一起去开什么生日PATTY,因为他之所以搞这个晚会其实也全是为了宁馨,不得不说这小子现在长进多了,至少在追女孩子的手段和魄力都明显成熟了不少。

    终于,宁馨那火红的身影出现在操场的一角,虽然离这边还有足足两百米,但陈华已经开始高兴的向宁馨摇起手了。

    “哇,陈华你太帅啦!太拉风啦!”有学生在车子里面起哄,不过要说起来此刻倚在本田车身上的陈华还真有点成功人士的味道,美女可以当车模那是为了给车增色,而男人却往往需要名车给他们增色。

    看到宁馨一步一步的靠近过来,陈华的心情也是相当激动的,为了钓到宁馨这条大鱼,他这次这个长线可是甩得够长的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放弃了太多的计划和习惯,这一切其实都只为了在宁馨面前证明他自己。

    当然就陈华有些变态的心理来讲,他在心里也早就将宁馨咒骂了无数次,甚至连得到宁馨以后会如何去占有她的身子,如何一步一步玩弄她,再如何一步一步抛弃她……这所有的一切她都曾经想过许多遍了。

    宁馨也老远就看到陈华了,没想到他真的换了辆本田,这辆车明显比原来那辆好得多,只看外表就气派得多,不过宁馨对这些东西一点也没有兴趣,她现在关心的是杜峰倒底会不会来。

    不管宁馨有多么焦急,时间却仍旧一分一秒的过去,离陈华越近宁馨的心也就越冷,而且看到陈华那副笑容,她突然就觉得也挺好看的,女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总是容易将眼前的男人无形美好化,这陈华现在也就被宁馨美化了。

    时间终于到了,宁馨无限惆怅的望了远处一眼,街上的行人虽然也会瞟眼看看校门口这边,但都只是一瞥之下马上又赶紧走路办事去了,因为在SH,本田车其实真的不算什么,虽然陈华的这辆本田车确实很拉风,但SH的有钱人何其多啊,现在没有个限量版的高级轿车,你要想随便搞个什么贵一点的车就出来装逼,那只能说明你还嫩,因为衡量一个人从某些方面来讲可以看看他坐的车,但车的好坏却不仅仅是看价格,最重要的还是品牌,因为品牌才是身份的象征。

    带着叶梦,杜峰一路都不太敢飚车,因为一旦他下意识的加速,旁边的叶梦都会毫不客气的对着他的脑袋来那么一板栗,所以杜峰现在在心里暗暗发誓下次再也不带叶梦一起坐车了,至少再有下次自己也绝对不开车了,要开也让龙一来开。

    出了门到现在叶梦一直提不起兴趣,这让杜峰暗暗奇怪,明明刚才在家还高兴得很,可这才出门多久啊就老瘪着个嘴,一声也不吭,更将眉头都紧紧的皱在一起。

    “喂,我说梦姐,你这是咋了,刚才还好好的,咋出了门就变天啦?”杜峰好奇的道。

    对于杜峰现在的称呼,叶梦虽然心里很不爽,但却也没话可讲,大家当初可是讲好了的,现在好了,戏也演完了,杜峰要回家了,自己也该清醒清醒了。

    “没事!”叶梦没好气的回答。

    “真的没有事吗?”杜峰现在还真的有点担心了,女人有啥事总喜欢放在心底,平常只要说没事都大半是有事的。

    “我说没事就没事,要你多管闲事?!”叶梦似乎心情很不爽,准备再敲杜峰一下,没想到杜峰却识趣的将头转到一边,并且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杜峰当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叶梦的霉头。

    杜峰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宁馨打过来的,杜峰笑着接了起来,没想到仅仅说了一句话对方就突然朝自己一阵冒火,莫明其妙的挂了他的电话。

    杜峰愣愣的拿着手机,一边开车一边频频转过头对叶梦道:“怎么回事?我没说清楚?”

    其实从杜峰接起电话开始,叶梦就一直竖着耳朵在听,可惜杜峰的手机听筒声音实在不咋响亮,所以她虽然听出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凶杜峰,却并没有听到什么具体的内容,现在杜峰问起来,她当然是幸灾乐祸了。

    “我怎么知道又是你在哪里惹的风流债了!”

    听了叶梦的话,杜峰突然脸色大变,认真的道:“坐好,我要加速了,我有急事!”

    看到杜峰说话的时候非常认真,叶梦也知道可能是真有急事,哪里还敢跟他计较开快车的事情,赶紧系上安全带,紧紧的抓住头顶上面的扶手。

    宝马车只用了几秒钟就攀爬到了180码的速度,杜峰仍似乎还不满意,依旧拼命的踩着油门,可惜为了安全着想,这车只是勉强的爬到200码就再也快不起来了,幸亏现在是在高速路上,尽管杜峰现在像开飞机一样开着宝马在车众中穿来穿去,居然也没有人来管管他。

    高速路出口处杜峰将车子嘎的停在路边,急着道:“梦姐,你快下车打车回去,我有急事要办!”杜峰的口气毫无商量的余地,这让叶梦气得不行,不过她还是乖乖下了车,将车门砰的关上,杜峰的车嗖的一下子飚了出去,叶梦一个人站在原地跳骂:杜峰,别让我再遇到你!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