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终于走到陈华的面前,这是宁馨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认真的打量陈华。其实抛开家世来讲,陈华无论是能力还是外表,都的确算得上是上上之选。

    不过要论及品性,陈华就差得太远了,这小子气量小,而且心肠狠毒,最重要的是相当有城府有心计。当然这都是拜家庭所赐,身为陈氏集团的少爷,从出生到现在,可能接触得最多的不是同学和朋友之间的真诚交往,而是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尔与我诈。

    古有孟母三迁,这说明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是起着致关重要作用的,在如此环境下渐渐长大的陈华变得现在这样阴险狡诈、心狠手辣,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也就不奇怪了。

    宁馨的目光有些复杂,对于眼前这个追了自己一年多的少爷,她现在竟然产生出了一种愧疚的心态,甚至对于陈华这一年多来的痴心她都觉得有点感动了。

    但感动跟爱是两回事,宁馨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讨厌陈华,这也仅仅是因为她现在被陈华平时所作所为的假象所迷惑以致蒙弊了心智,而且还是在她心灵最空虚最失望的时候才会如此,假如杜峰现在一直在她身边,她自然不会有闲暇去了解陈华,更不可能发现他的“改变”,当然也就不会改变对他的看法了。

    其实宁馨虽然不再反感陈华,却也并没有因此就对他心生好感,别看她平时做事风风火火,穿衣服也异常的火辣火爆,但抛开这些外在的东西,真实的宁馨却是一个传统痴情的女孩,一旦自己认准了的事情,她一般是很难再改变的。

    就是宁馨这复杂的一眼,让陈华产生了误会,在他看来宁馨今天能来参加自己的生日PATTY,不仅仅表明她现在不讨厌自己了,同时也表明宁馨开始被他的痴情所感动,已经默认和接受了自己的追求。

    “宁馨,你来啦,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PATTY。”陈华有点兴奋的打开车门,礼貌的请宁馨上车。

    可惜宁馨却只是将头转到一边,不住的向马路的两边张望,眼中满是焦急和绝望,听到陈华的话,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陈华苦追宁馨的事情在整个交大都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刚刚入校的新生也会很快就知道这件事情,这一方面是因为宁馨跟陈华在学校本身的名气就比较大,另一方面也要归功于陈华的宣传工作做得到位。

    都说人言可畏,出身陈氏集团的陈华自然明白舆论的作用,所以他想得很美,就是要利于强大的舆论来让宁馨慢慢被同化,因为人都有一种习惯,一个人说你错,你可能会据理理争;两个人说你错,你会努力辩护;但如果是三个,四个,甚至更多的人说你错,那就算你是对的,你也会认为自己错了。

    停靠在本田车后面的是一行5辆奥迪,虽然这种车型不是最贵的,但至少名气还是有的,所以同时五辆停靠在一起,对于一般的人还真的有一点震摄力。此时分别坐在车上的十几个学生都是陈华专门请来的,这些人除了宁馨同宿舍的几位之外,基本上就都是陈华的狐朋狗友了,七个男同学,七个女同学,再加上宁馨宿舍的三位,一共就是17位。

    这些人平时或多或少的都受到过陈华的恩惠,所以此时坐在车上虽然已经等了很久,却一点也没敢不耐烦,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每个车的司机都是西服墨镜的彪形大汉。在他们内心深处虽然有点嫉妒和羡慕宁馨和陈华两人,但大家也都知道这两人都不是他们这些人能配得上的,他们同样也明白,今天的宴会虽然请了他们,但真正的主角却是宁馨,所以对于宁馨一直不肯快速下楼或是现在来了却不肯上车这种事情,大家心里想法又各不一样,有拍手称快的,也有生气郁闷的,但所有的人都保持着足够的耐心。

    看到宁馨一声不坑的左顾右盼,还不时的看着时间,陈华只好再次关上车门,以为宁馨还有朋友的他自然不可能不给宁馨一个面子,于是非常有风度的笑道:“宁馨你是不是还有朋友啊?没关系,别着急,我们慢慢等,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其实现在的时间已经快六点了,但误以为自己已经获得了宁馨芳心的陈华此刻却一点也不着急,可能就算让他等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他也不会觉得着急。

    陈华现在心里完全没有挂记后面车子上的众人,在他眼里从来都不曾重视过他们,而现在能跟着宁馨站得如此之近的相处,对他来说,这是一年多以来的第一次,当然原来没有捅破那层纸以前不算的。

    能跟宁馨站得如此之近,对陈华是一种安慰,闻到宁馨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味,陈华甚至有一种兴奋,站在宁馨的背后他开始幻想着用什么样的方式剥开面前这个火辣又火爆的美女,为了宁馨,这次他真可谓是煞费苦心,所以现在意淫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宁馨再次左右看了一回,确信杜峰没有按照自己的时间赶来,心里的绝望让她忍不住想要流泪,可现在这种状况下她也知道这是不合适的,就算要哭也不能在这里哭,更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因为宁馨从来都是最坚强的存在,如果有软柔的地方,那也应该藏在心底深处。

    看了看时间,都过去了五分钟了,宁馨现在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想起自己刚才给杜峰的电话就忍不住咒骂自己神经病,可不管如何话是说出去了,而话一旦说出去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相收回固然是不可能,所以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承担,去承担做错事的责任,去承受,去承受失恋的伤痛。

    “我们走吧!”转过头来盯了一眼身后正微笑盯着自己的陈华,宁馨的心里苦苦的,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真正爱上一个男人,可正想好好品尝一番恋爱的味道,没想到这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看到宁馨突然转过来,本来还在意淫不断的陈华吓了一跳,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失礼的表情,不过也是一愣,一边为宁馨再次打开车门,一边奇怪的道:“你不等你朋友了吗?”

    宁馨一边坐进后座,一边冷冷的道:“我没有等谁!”

    感觉到宁馨的心情不太好,陈华不敢再吭声,微笑着很绅士的为宁馨关上车门,向身后的车队打了个手势,自己这才钻进车子。

    后面的五辆奥迪同时发动起来,不过却没有一辆真正开出人行道,都在等陈华的车子先驶出来,做了陈家这么多年的保镖,他们自然深知这个少爷的脾气。

    宁馨上了车就将眼睛闭了起来,将头仰靠在后面的靠背上,宁馨的心情非常难过,与杜峰认识和交往的点点滴滴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杜峰的影子是那么的清晰也是那么的迷人,想到现在的伤心全是因为自己的粗鲁和无礼造成的,宁馨就紧紧握住手机,一只手缓缓抚摩着胸前的那条项链。

    陈华很快便将车子发动起来,看到后面的手下如此懂礼数,他不禁微微有些得意的往后视镜中看了一眼,没想到宁馨此刻却正好闭着眼睛抚摩着胸前的那条项链,这条项链陈华当然认得,而且当初还是他看着杜峰为宁馨买下的。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可等到他回头打听到杜峰想要报复时,杜峰已经消失了,所以这件事情也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现在宁馨这个无意识的动作无疑是触碰到了陈家这位少爷心中的伤疤,所以陈华的睛睛里闪过一道仇恨的目光,一抹野兽噬人般的残酷冷笑从他脸上一掠而过,本来对宁馨就已经因爱生恨的他却意外的发现现在心底居然有种醋楚的感觉,而且一抹苦涩也渐渐袭上心头。

    就在陈华注视后面的这一点时间,本田车已经从人行道上开始移开,本来准备鸣笛起行的他突然看到远处一辆红色的轿车风一般的朝自己飞了过来,陈华顿时傻在车上,只能呆呆的踩着刹车,没有别的什么反应,连声惊叫也没有。

    因为这辆红色的轿车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让陈华完全没有时间考虑如何让开这辆车,而且对面极速奔驰中的车影也成了一条绝美的风景,让他暂时完却了害怕,只想尽可能的多看一眼那抹红色的车影。

    不仅仅是陈华,包括路上所有的车辆,包括陈华后面的一行车队,更包括马路两边的行人都被这抹血红的车影所震惊,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道路上居然能看到只有在F1赛车场上才能看到的极速飚车,所以大家现在脸上的表情跟陈华一样,有害怕、有惊艳、有羡慕、有欣赏!

    车子越来越急,而且直接朝着陈华的本田车冲过来,两方的距离在不断的接近,只一瞬间就靠近了本田车10米,所有的人这才惊醒过来,不禁大声惊叫起来,当然他们是没有机会叫陈华的车子躲开的,因为那抹红影实在太快了,快得让他们完全没有机会叫出口。

    此时,宁馨也睁开了眼睛,看到那抹血红的车影直接往自己坐的车子冲过来,她没有像前面的陈华一样惊得呆住,也没有像外面的人那样大声惊呼,她现在心情本就异常的郁闷和难受,现在看到红色的车影她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而且那抹血红在她此刻看来真的好美好美。

    陈华开始闭上眼睛,他在心里暗暗祈祷自己这次能保住一条一命;宁馨也闭上了眼睛,在这个生命有可能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一点也没有惧意,有的是一抹安祥和后悔,她满脑子现在想的全是杜峰的影子,这个时候她突然好后悔好后悔,也许刚才自己应该再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再向杜峰认个错的,那样自己说不准就可以跟杜峰再重新开始了吧。

    吱的一声,红色的车影在撞上本田车的最后一刻终于停了下来,两车相距不足20厘米,附近的行人呼的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该庆幸这辆本田车的运气,还是该赞叹红色轿车主人的飞车技术。

    远处的人和车开始慢慢走开,而近处的人却驻足在附近想要看看热闹,特别是学校附近的一些店主更是一脸兴奋的等着好戏开场,因为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陈华这个陈氏集团的少爷,当然他们也看出了这辆红色轿车的不同凡响,首先这款限制版的宝马就不是光有钱就能买到的,这代表的不仅仅是财富,更重要的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回过神来的陈华这才打开车门走了出来,后面五辆奥迪车上的人也全部围了过来,特别是五个司机兼保镖,更是擦掌摩拳的准备大干这场,因为以前遇到这种事情他们也就是这样处理的。

    不过今天陈华似乎却与以往不一样了,首先看了看对面这辆车的牌号和车型,不禁心底一愣,宝马的标志很清楚,他自然认得,虽然车牌号码并不出众,但这车型陈华可是认识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开的,至少他就不能开,当然如果是他老爸那还是勉强可以开的。

    宁馨现在也跟着出来了,站到覃文娟几人的前面,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烂摊子,似乎对于这辆敢于拦在陈华车前的宝马车主倒是有点兴趣,而对于陈华这边却好像一点也不关心。

    陈华看到宁馨已经走出来了,不想在她面前丢脸,虽然明知道面前这车子的主人不一定好惹,但想想自己家族不仅仅在SH,就算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号的大世家,大商阀,所以鼓足勇气走到宝马车面前,敲敲车窗道:“喂喂,会不会开车啊?快点把车退回去,把道给我让出来!”

    坐在车子中的大家可能早就猜出来了,不错,就是杜峰。虽然她一路穿红灯飞一般的冲到交大校门口,可离宁馨约定的时间还是迟了两分钟,不过凭着超人的视力,大老远他就看到了坐在车子里面的陈华跟宁馨,心里更加着急,所以开得也就更加猛了,不过他也只是想吓吓这个陈华,倒也并没想伤到他,所以才让宝马车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

    看到陈华在外面敲玻璃乱叫,杜峰嘿嘿一笑,理都不理他,径直抽出一根烟来,***,以为你是谁啊?SH市公安局局长啊?就算是局长来了说不得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呢,再说老子不但不叨你,惹火了就真撞上你的车又咋样?小样!开个RB车还在老子面前装逼,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杜峰一边抽烟一边心里嘀咕个不停,其实看到陈华和宁馨同坐一辆车,杜峰心里就非常不舒服,他以为因为自己来晚了宁馨已经答应了陈华了,虽然他不一定非要把宁馨从陈华手里抢回来,因为他以前牙根儿就没想过跟宁馨有啥结果,可他还是忍不住心里不爽,这其实也是他的大男人自尊心在作崇,总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去了,他心里就自然会觉得不舒服。

    万万没想到自己还算礼貌的问话对别人来说却一点也不起作用,一向飞扬跋扈惯了的陈华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气,虽然还不愿意跟这辆宝马车的主人翻脸,但也忍不住加重力气在杜峰的车窗外再次敲了起来,由于看不见车子里面的情况,陈华还是忍着想要杀人的冲动恨声道:“快点把车开走,听到没有!再不开走,我可要开车撞过来啦!”

    哈哈,这陈华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句话倒反而把杜峰给提醒了,现在一身功夫在身的他哪里会把这个陈华放在眼,更受不得他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一气之下突然踩下油门,宝马车轰的冲了上去,只听咣的一声,陈华的本田车的挡风玻璃全部哗啦一声碎成一片,而前面的两个豪华车灯也顿时报废。

    其实要是陈华不开这种本田车杜峰还不一定会真的撞上去,但对于这款RB品牌的车子杜峰是真的看着就不爽,所以也就啥也没考虑先撞了解解恨再说。

    看着刚刚买来的本田车转眼间就变得面目全非,而对面的宝马却似乎一点伤也没受,陈华的心开始滴血,这可是近百万的车子啊!所有的人都在心底暗赞了一声这宝马车的品质,而对于这款已经破损不堪的本田则没有多大同情,谁叫它是RB车呢!不过对于敢撞上陈华车子的宝马车主人,所有的人虽然在心里暗暗担心会吃了陈华的亏,却又忍不住暗暗佩服这车主的脾气。

    别人说,做人就是要做牛A跟牛C之间的人,哪啥叫牛B,杜峰这种做法就叫牛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