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手下的几人准备上前对宝马车也来一顿狠砸,陈华不愧心机深层,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一边拦住手下的人,一边打了个电话出去,这才走到杜峰的车门前敲敲车窗道:“朋友,车也被你撞了,你要是再缩在里面可就真成了王八了,有种的就出来吧,事情发生了总得解决不是?”

    很明显,陈华现在是报了警了,而且看得出来他跟警局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杜峰冷冷一笑,看到一边的宁馨正用好奇和称赞的眼光盯着自己这边,杜峰暗暗疑惑。

    看到街道两边的人越聚越多,杜峰给张局长打了个电话,对方听到这事以后拍着胸脯说一会儿亲自来,杜峰赶紧拒绝他的好意,只叫他派个人过来秉公处理就好,自己该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张局长满口答应,挂了电话杜峰知道今天这事自己是绝不会吃亏了。

    既然陈华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杜峰自然也不能再坐在车上,打开车门一脸邪笑的走了出来,来到陈华的对面,倚靠在自己车窗上,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一口喷向对面的陈华脸上,杜峰现在心里就想好好喷喷这小子。

    你丫的老是打我女人的主意!今天要不好好喷喷你,我还叫杜峰吗?吐了一口烟雾在陈华的脸上,杜峰心里爽得多了。

    “是你?”陈华的瞳孔瞬间收缩,旧仇新帐一起涌上心头,但他现在也明白杜峰肯定是今非昔比了,因为从他上次的调查结果来看,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完全没有可能开这种限量版的宝马。

    难道这小子这大半年又遇到什么好运了?陈华一边在心里猜测,一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一边咳了几声。虽然心里恨不得马上杀了杜峰,但陈华明白自己现在最该做的事情还是忍,因为他现在可是占着理,如果现在就跟杜峰翻脸,一冲动起来手下的人出手没个分寸很容易将杜峰打出什么问题,那样赢道理整成个输道理就不划算了。

    陈华一边后退一边狠狠的盯着杜峰,似乎要将杜峰的皮都盯脱一层,哼,小子,让你现在蹦哒一会儿,等你进了局子里,你就会知道我的厉害了!陈华自己打着如意算盘,不过他这算盘还真没打错,因为他确实在局子里面有人,想要收拾个在押犯,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宁馨在杜峰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就微微颤抖起来,她现在明白了,原来杜峰一直在努力往校门口赶来,如此快的车速都迟到了,可想而知刚才杜峰离这里有多远。想到这些,她心里就后悔得要死,暗骂自己头脑简单,也不问问杜峰在什么地方就乱定时间,而杜峰开这么快的车也让她担心不己,也不知道杜峰刚才在路上有没有撞到什么人。

    看到宁馨激动微笑的盯着自己,双手还犹自颤个不停,杜峰突然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从宁馨的表现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丫头一直都向着自己的,而她背后这么多人是干嘛?难道是一起去参加什么活动?

    其实杜峰的猜测倒还真的挺准,几乎完全猜对了。看到杜峰突然出现在这里,不仅仅是宁馨惊喜不己,连覃文娟等人也是一脸的兴奋,以前她们之所以劝阻宁馨不要再等杜峰那也是因为杜峰失踪了大半年,谁知道将来回不回来找宁馨啊。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了陈华好处的她们也必然要帮陈华说几句话也是人之常情,可现在不一样了,杜峰回来了,而且是开着如此牛逼的宝马强势回来了,居然敢当着陈华的面撞他的车,这样的行为无疑让杜峰的形象在她们的心里瞬间高大无比。

    推了推宁馨,向春兰向杜峰嘟了嘟嘴,宁馨勇敢的向杜峰走过来,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大方,火爆,头脑简单又四肢发达,哈哈!虽然现在校门口围着不少热闹的人,但宁馨却一点也不紧张,她心里就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次一定再不能放手了,好不容易才将杜峰抓到手边,那无论如何再也不想放开了。

    看到宁馨一步一步往杜峰的面前走去,陈华能清晰的看到宁馨眼中的那抹惊喜和痴情,可笑刚才还以为宁馨已经被自己打动了,陈华心里真的挺苦,想想杜峰大半年不出现宁馨都一如继往的痴痴爱他,而自己一年多天天守在她身边却得不到她的心,这种鲜明的对比,让他对杜峰的恨又加深了一层。

    可惜面对宁馨,陈华却没有任何办法,早知道自己就早点用别的方法搞定这件事就是了,干嘛非要装什么君子,干嘛非要想得到宁馨的心啊,陈华第一次真正的开始后悔。

    宁馨终于走到杜峰面前,微笑着扑到杜峰怀里,杜峰也张开双臂将她搂住,两人像是多年没见的恋人一样,自然和谐的拥在一起,那种默契让街道两边大部分人都拍起巴掌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杜峰微笑着拍拍宁馨的肩膀,后者突然之间大哭起来,而且哭声越来越响,这个突然的变化不但让杜峰头疼无比,更是让大街两边的人,以及陈华的这群朋友们大跌眼镜,完全没有想到这宁馨说哭就真哭起来了,而且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嚎声大哭。

    杜峰最怕的就是女人哭,所以看到宁馨哭得如此厉害,赶紧好话说尽的来劝告,看到杜峰窘迫的样子,宁馨这才慢慢止住哭声,仰着小脸盯着杜峰抽噎道:“对,对不起!”

    杜峰这才松了口气,一边轻拍着宁馨的背,一边奇怪的道:“什么对不起啊?”

    “我不该在电话里对你那么凶,更不该要求你十分钟之内赶到,看你开这么快的车,我好害怕,你刚才在路上没遇到什么事吧?”想起刚才眼前的那片血红的车影,宁馨可怜的仰着小脸,一边说一边还在低声的饮泣。

    “我以为什么事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呵呵!乖,不准哭了啊,你看这么多人,你再哭,我可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了!”杜峰温柔的道。

    这宁馨果然是个怪脾气,转眼间说不哭就真的不哭了,还张开一张笑脸依偎在杜峰怀里,一边还对对面的几个同室的姐妹扮个笑脸。宁馨这一惊一咋的样子,又将街道两旁边的观众搞了个莫明其妙,他们完全不能想像一个美女居然就在大街上说哭就哭,说笑就笑,这种事情他们还真是头一回看到。

    随着一阵警迪声传来,本来阴沉着脸的陈华脸上终于慢慢变得晴朗,杜峰将这一切瞧在眼里,暗暗好笑,也不理他,拥着宁馨一步步走到覃文娟几女面前。

    “你们好,你是叫覃文娟是吧?”杜峰微笑着向覃文娟问好。

    听到杜峰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覃文娟激动得几乎话都说不清楚:“你,你好,我,我我是覃文娟。”

    杜峰笑着转头向宁馨道:“你这个室友是怎么了?以前不是最能讲的吗?现在怎么说话都打哆索啊?”

    宁馨笑着道:“她啊,她是看到你太激动了,哼,鸭子,我可警告你,不准打我男朋友的主意啊,否则别怪我不顾姐妹感情对你下黑手哦!”

    几人面面相觑,完全没想到宁馨居然连这种话都敢说出口,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家才更加觉得宁馨的可爱,因为她本来就是这种说话心直口快,做事直来直去的这么一个女孩子,在她眼里揉不进半粒沙子。

    几个警察走了过来,陈华首先迎了上去,招呼着说了一阵,为首的那个警察连连点头称是,又一边望了杜峰几眼。

    “这车是谁的?”为首那警察指着杜峰的车大声问,眼睛却始终盯着杜峰,很明显他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杜峰慢慢的走了回去,将车门打开让宁馨坐进去,宁馨倒也听话,乖乖的座了进去,杜峰这才关上车门走了过来。

    “这车肯定是我的了,呵呵,请问这位同志如何称呼啊?”杜峰的话有点调侃的语气,可惜那警察却是一点也没有听出来,还一本正经的道:“哦,我姓杨,你就叫我杨警官好了。”

    “哦,原来是羊警官啊,不知道羊警官有什么事吗?”杜峰抽出根烟自己点上,一边吊儿郎当的道。

    “这位先生的车是你撞坏的吧?”杨警官认真的道。

    “是啊。”杜峰点点头。

    杨警官一边让旁边的同事记录下来,一边道:“据这位先生举报说你刚才严重超速,所以我们要带你回警察局接受调查,请你将车钥匙拿出来吧,由我的同事将你的车开到警局。”

    杜峰奇道:“就因为我超速就要带我回警局?好像超速不属于你们的职责范围吧?”

    杨警官脸色一变,沉声道:“不管怎么说你故意撞坏这位先生的车辆总是事实吧?”

    杜峰哈哈一笑道:“我还就是想问问羊警官,为什么不调查清楚就要将我带到警局呢,你倒自己说出来了,那我就告诉你吧,这事算不上故意,因为是他先将车停在人行道上,又在这里倒车,所以撞上了也很正常。要说赔偿我也无所谓,不过责任要讲清楚,该赔多少也要讲清楚。”

    听到这里,陈华脸色也自一变,赶紧站出来道:“虽然我是将车停在人行道上,但你的车都停下来了,明明是你故意开车撞上来的!”

    杜峰两手一摊笑道:“羊警官,这次你听清楚了吧,他都说得很清楚了,是他先将车停到人行道上,所以我车不小心撞上了,该怎么负担责任你自己看着办吧。”

    杨警官没有好气的盯了陈华一眼,想了想回头道:“这事我们会回去调查清楚的,你先跟我回警局吧,来啊,带走!”

    看来是想来硬的了,杜峰正准备让宁馨下来,自己陪他们去一次警局,没想到又是一阵警报声传了过来,这边所有看热闹的人更加兴奋了,也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迎向正从一辆警车上走下来,迎面朝这边走来的一个中年男人。

    杜峰估计这个男人就是张局长派来的了,所以心里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一口接一口的抽烟,也微笑着盯着正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男人。

    “哦,包队长,您好,你这是干嘛来了?”杨警官看到中年男人赶紧大步迎了上去,从他口中也能听得出来对这位男人的尊敬。

    “哦,原来是小杨啊,呵呵!”

    这位杨警官口中的包队长似乎还相当有威望,将杨警官拉到一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后者一边连连点头一边往杜峰这边惊讶的盯了几眼,末了带着歉意的望了一眼一边的陈华,吼了句:“收队!”自己带着几个警察就这么径直走了。

    陈华也是聪明人,自然也看出这中间的问题了,明显这位包队长是专门为了解决杜峰的问题的,看到杨警官走的时候向自己这边盯了一眼,他假装没看见,也没有再跟对方打招呼。

    陈华走到中年男人面前,礼貌的笑道:“原来是刑警大队的包大队长啊,听说你最近高升了,家父一直想来看望你,没想到却没有时间,我代我父亲向你贺喜了。”

    包队长笑着道:“你认识我?你父亲是?”

    “家父是陈氏集团的陈天海!”

    “哦,原来是陈老板的儿子啊,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看到包队长似乎已经买自己的帐了,陈华有点得意忘形了,开始低声道:“那个,包队长,你今天来,是因为?”

    这陈华还算聪明,至少知道先问问清楚再作打算。

    果然,包队长一听到提起这个事,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透露到:“小陈啊,看在你老爸的份上,我就给你透个底吧,这个人你千万不要去惹,实话给你说,我今天都是替咱们局长来帮他擦屁股的,没想到却遇到你,所以就给你透露这么多了!如果你硬是要跟他作对,那我也不能帮你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包队长的话一落,也不给陈华反应的时间,直接招手对两边的群众大声喊话道:“大家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了!”看起来这些群众还挺相信政策,所以慢慢的人群开始散开。

    包队长又将陈华叫到杜峰前面道:“今天这个事情喃,陈先生你违章停车在先,本来这事该交警部门管的,但我既然来了就一起处理了吧,因为你的车被撞了,那你违章停车这一条我就不追纠你了,这车子你自己找人拖走吧!”

    看到陈华一副委屈和怨恨的样子走到一边打电话,杜峰低声给包队长道谢,后者连说不敢。杜峰过来跟覃文娟等人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坐回自己车上。他也不愿意为这点小事老是搞来搞去,太费精力,也没啥好处。

    看到杜峰回来了,宁馨疑惑道:“怎么样?是不是要赔很多钱啊?”

    杜峰奇道:“为什么要赔钱?”

    “你撞了别人的车了!怎么,不需要赔吗?”宁馨奇怪的道。

    “是撞了,下次遇到我还撞,谁叫他丫的开个RB车满大街跑!”杜峰嘿嘿笑道。

    宁馨也被杜峰逗乐了,一边拍手道:“对,撞得好,RB的东西我也很讨厌,撞吧,全部撞坏了以后完全看不到这类车最好!”

    杜峰正要发动车子,包队长过来敲开他的车窗急道:“杜先生,我还有话说呢。”

    杜峰摇开窗户,包队长将脑袋伸进来笑道:“我们局长让我给您带个信,有空的时候叫你去陪他喝茶呢。”

    杜峰连连点头答应,呵呵,这个张局长还真是不错。

    “哦,你是刑警队的?”看到包队长准备缩回头去,杜峰连忙问道。

    “是啊!”

    杜峰又鬼使神差的道:“那你们局子里没有一个叫冷若冰的警官啊?”

    包队长笑道:“有是有,原来还是队长呢,不过她都已经请假好几天了,所以我才接了她的班!”

    杜峰奇道:“哦,她请假了?请假到哪了?”

    “听说去天津了!”

    杜峰一边开车离开一边想:天津!天津去干嘛?哦坏了,谢雨婷这几天不正好在天津开演唱会吗?冷如冰还跟去干嘛?难道还想打谢雨婷的主意?

    杜峰现在的车速又达到了150,不过这种速度却一点也没吓着胆大的宁馨,看着杜峰有点愁眉不展的样子,宁馨小心的道:“我们到哪去啊?”

    “自然是要先吃饭了!”杜峰头也不回的道。

    “然后呢?”

    “然后再说吧!你想干嘛?我陪你吧!”杜峰这次比较大方,转头一笑。

    “我想吃过晚饭去看电影,你陪我好吗?”宁馨倒是挺直接的一个人。

    杜峰点了点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