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小欣的时候,杜峰的脑子差一点短路,不得不说在所有的女人当中,杜峰对小欣有着一种特殊的偏爱。一方面因为杜峰是在最最失落的时候遇到了小欣,这让他在感情上有了寄托;另一方面,因为遇到小欣,杜峰才能间接的遇到朱志辉,也才会有现在的一切;更不用说小欣的家人还帮了杜峰的忙。

    所以不管是从感情上,还是从物质上,杜峰都似乎亏欠了小欣。自从小欣的病被杜峰治好以后,杜峰就再也不曾去看过小欣,这并不是说杜峰就慢慢忘了小欣,相反杜峰更是常常思念小欣,可他也知道现在的小欣不再是以前那个小欣了,而自己也已经不是小欣以前的那位大哥哥。

    所以杜峰就觉得很矛盾。

    他想天天见到小欣,再次得到小欣的爱,因为不管小欣当初依恋杜峰的时候是不是在意识清楚下做出的决定,这都让杜峰得到了感情上真正的满足和寄托。

    他又特别害怕见到小欣,因为他不愿意小欣因为自己而不开心,更害怕小欣那种冷漠的眼神,在那种眼神下他会觉得自己的追求显得有些霸道和强人所难,可现在小欣早就深深的印在杜峰的心里了,想要放弃,杜峰也是绝对不会甘心的。

    所以杜峰只好在矛盾中等待,等待小欣能慢慢想起自己来,但杜峰也知道现在小欣要想起以前跟自己相遇的那段时间的事情,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想起来了,那又怎么样,说不定自己只是跟她当初所说的大哥哥长得有点相象而己,按照小欣的个性断然不会愿意接受自己。

    其实杜峰现在特怕提到小欣,更怕见到小欣,因为他总觉得有一天小欣会真正的离他而去,到时候可能她会挎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胳膊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自己有何家全家人的支持和帮忙,但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再说,这种感情上的事情,谁也不能真正帮到杜峰什么,而将来能发展到什么样子,其实完全是看小欣的意思来说话的。

    见到小欣就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仅仅相隔两米,但杜峰却一下子觉得现在这点距离变得异常的远。而小欣此时有点嘲笑的眼神落在杜峰眼中,让他下意识的想松开搂紧宁馨的手,可刚刚才松了一半,杜峰又放弃了这个愚蠢的动作,他不能再伤害宁馨了。

    小欣此刻就倚偎在刘静宜的怀里,她现在心里其实并没有生气,不但不生气,她甚至还有点高兴。本来因为病刚刚好,只想着陪妈妈出来散散心,没想到才刚刚从电影院出来就发现了杜峰,而且杜峰还是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出现在她的面前的。

    这个发现让小欣相当的有成就感,所以立即拉住要开车离去的刘静宜一起跑到杜峰面前,现在看到杜峰惨白的脸色,小欣有一点点发泄的快感,想想杜峰现在可是自己最想要摆脱的心灵的枷锁,所以小欣冷笑起来,她现在就想让妈妈看到杜峰的真实面目,不是说得好好的如何如何爱她的吗?不是说得好好的要如何如何的重新追求自己吗?现在这算什么呢?才转眼几天就搂着其它女孩子出双入对了。

    其实小欣之所以冷笑,还有一个原因估计她自己都没有发现,那就是失落。相信任何女孩子遇到曾经对着自己苦苦追求的男人转眼间却抱着其它女孩子站在你的面前,都会产生这种失落感。这并不是说小欣就对杜峰有感情了,而是一种女孩子近乎自然的反应。

    刘静宜的心里也挺不好受,杜峰刚才那个微小的动作也被她盯在眼中,所以她能很清楚的认识到,杜峰与宁馨现在的关系一定不一般,所以本来还准备杜峰向小欣解释一下的,但现在却觉得自己什么也不能说,尽管她先前跟家里所有的人一样都非常看好杜峰,但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让小欣当场捉到,她觉得不管自己现在站在哪一边都似乎不妥当,而且自己就算是真的想帮杜峰也无能为力,因为事实胜于雄辩,那么要怪也只能怪杜峰运气不好,偷腥也要被人抓到。

    “小欣,你——怎么在这里?”杜峰很艰难的吐出这么一句话,说话时完全没有一点点力气和自信。

    “呵呵,杜先生没有想到吧?哈哈,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前几天不是还口口声声说爱我,要娶我的吗?怎么才几天而己,你又有新欢了?”小欣很不给杜峰的面子,不但一针见血的说出杜峰的花心,同时还告诉了一边的宁馨一个事实,那就是杜峰曾经先追求过她。

    小欣现在的话里面有一股酸味,非常淡的酸味,而且她现在似乎还有心要破坏杜峰与宁馨的感情,其实这也不是说她心里就喜欢杜峰,而是觉得杜峰欺骗了她,戏弄了她,尽管这种戏弄的结果她也很乐意见到,但总算是冒犯到她了。

    “我——我——”杜峰说了半天却是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怎么说呢?难道小欣说的话都不是事实吗?

    宁馨的脸色虽然有点难看,不过转眼间就恢复了正常,紧紧的抓住杜峰一点也不松开,还挑衅的盯着小欣。虽然她也讨厌花心的男人,但传统的她现在都被杜峰摸也摸了,亲也亲了,所以她就自己把自己已经定义为杜峰的女人了,而面对杜峰的历史旧帐她不是没有兴趣问清楚,而是现在总归是在外人面前,她还得给杜峰面子,再说不管怎么说现在杜峰不是跟自己在一起吗?而且杜峰也并没有否认与自己的关系,那说明什么?说明杜峰现在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女朋友的,那有这一点自己还有什么好去追纠的呢?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小欣与宁馨可以说都算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当然小欣比宁馨看起来更加乖巧,而从小出身显贵的她自然也在气质上略胜一筹,但宁馨却明显比小欣成熟性感得多,所以两个不同类型的美女现在是一个也不服一个,互相暗暗的瞪了一眼。

    看到自己的计划并没有实现,宁馨居然还如此依恋杜峰,小欣也无计可施了,不过反正她要对付的并不是宁馨,干脆将矛头指向杜峰道:“杜先生既然已经有女朋友了,我想我之前答应家人给你机会的话也就可以收回了,从今以后我希望杜先生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小欣的话如一把把钢刀,狠狠的刺进杜峰的心里,但这个时候杜峰却只能沉默以对,完全没有什么话来应对。他也清楚,现在自己似乎变得非常花心了,而这种花心还不受自己的控制,就像真的如朱志辉所说,这完全都是命中注定的!可不是说命中注定我会有许多女人相伴吗?难道小欣就不能成为这许多女人中的一个?

    小欣说完话就转身离去,不再多看杜峰一眼,其实她真的觉得自己现在得到了解脱,前几天还在担心有了杜峰的存在自己不能完全把心思留在大哥哥身上的她,现在终于可以把全身心都股入到梦中那个陪伴了自己好些年的男人身上了。

    大哥哥,你在哪里啊?小欣的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虽然明知道这个梦注定难以实现,但她就是这么一个执着的人,不到25岁绝不肯轻言恋爱,因为她曾经发过誓,25岁以前她要等大哥哥,一旦发现了大哥哥,就算他已经结婚了,她也愿意做他的情人,其实这几乎成了一种病态的畸恋了,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讲,由此也可以看出小欣的心志是如何的坚韧了。

    刘静宜看到女儿转身离开,又狠狠盯了杜峰几眼,这才转身离开,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杜峰还是从她的眼中读出了那份安慰和鼓励。

    刘静宜的车早就驶出了杜峰的视线,但他依然站在远处一动也不动,他现在突然好想回家,回那个自己租住的小屋。

    宁馨一直没有说话,这完全与平时的风风火火的性格不一样,这也说明女人总是存在着两面性,就算宁馨这种个性女孩也一样存在两面性,一面是温柔又聪明的善解人意,另一面却是头脑简单却又火辣火爆。

    “我们也走吧,我送你回学校!”杜峰终于回过神来,微笑着盯了宁馨一眼,其实他心里现在倒是真的挺感动,因为宁馨直到现在都没有问一句自己与小欣的事情,这让杜峰内心深处又有一丝疑惑,不是说女人都是喜欢吃醋的动物吗?

    宁馨乖巧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是那个火爆的辣妹,简直就是一个温柔的邻家妹妹嘛。

    杜峰虽然在笑,但宁馨却还是从他那抹笑容后面读到了几丝苦涩和委屈,心里也不免有些酸酸的感觉,其实她不是不吃醋,不过她知道这个时候杜峰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和宽容。

    将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虽然现在街上的行人已经不是太多了,但杜峰却并没有像来的时候那样疯狂的飚车了,而是将车子平稳的的驶上马路。

    一路上杜峰一句话也不说,而且还打开了车子里面的音响,一曲由谢雨婷演唱的《梦回江南》慢慢响在两人耳边,往日杜峰心情一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听这首歌曲,所以龙一才特意买了这张碟片放在车上,不过现在杜峰的心却老是平复不下来。

    仅仅十分钟就到了交大的校门口,不过车子停在门口宁馨却并没有立即开车下去,因为她觉得这个时候,总要跟杜峰说点什么才行。

    “我不在乎你的过去的,真的!”宁馨望着杜峰的眼睛,很真诚很真诚的说。

    本来还准备慢慢给宁馨讲讲自己与小欣的故事的,没想到宁馨却如此大方的放过了自己,杜峰有点惊讶又有点感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要你真心对我好就可以,而且要一辈子对我好,因为我现在都是你的人了!”

    听到宁馨这句小白的话,杜峰总算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大方的原谅自己了,这是一种典型的Z国已婚女性的心态,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她们可以容忍下很多女人根本就不能容忍的事情,很明显,现在宁馨也是在容忍杜峰,为的就是要跟杜峰好好过一辈子。

    杜峰从来就没有想过对身边的女人隐瞒感情上的任何事情,但他也没有白痴到平静安稳的日子不过,故意去坦白一些事情,所以在他想来,只要自己对这些女人是真心的,而且保证负责任到底,那自己就不存在欺骗感情的事实了,那至于应不应该先在与她们发生关系的时候将自己的感情纠缠全部讲清楚,杜峰也是抱着可讲可不讲的态度,如果像肖婉婷、燕子这类人杜峰自然觉得不用讲,而对宁馨与谢雨婷之类的人还是要讲清楚的。

    宁馨下车的时候,将嘴唇送到杜峰的面前,等杜峰轻轻的吻了她一下,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去,现在宁馨其实已经陷入感情的旋涡里了,所以她现在觉得很幸福很满足,至于杜峰的过去,她现在是真的放下了。

    小欣一路上都跟刘静宜讲许多话,不过到后面就全成了咒骂杜峰的话了。刘静宜自然能够明白女儿此时的心态了,微微一笑也不理她。

    她知道全家人的劝导其实已经让杜峰在女儿心里扎下了根,只是这根扎得还不够深,所以在看到杜峰与宁馨搂在一起的时候,小欣才会又高兴又恼火。这就跟小孩子一样,可以将一个玩具放在家里不玩,但却绝对不愿意被别人偷偷的拿了去自己还不知道。

    因为已经在外面吃过晚饭,所以回到家小欣就回自己房间去了,走的时候还犹自对杜峰骂个不停。

    看到女儿的门砰的关上,刘静宜这才往客厅走去,她知道不论她们回来多晚,何爱国父子都会一直等着她们,而且暗中也一定还派了人在保护着自己。

    果然,何爱国与张伯正在下棋,站在一边的何富民不断的将头往门口张望,很显然是在等着刘静宜。看到刘静宜走了进来,何爱国与张伯只是笑着点点头就继续对战,何富民则快步迎了过来。

    “今天晚上玩得开心吧?小欣呢?”何富民替刘静宜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心里充满了暖意,这条围巾他记得还是20年前买的吧,那个时候才值10块钱,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刘静宜还一直保存得这么好!

    刘静宜却有点笑不出来,愁着脸道:“小欣去睡了,晚上出了点事。”

    虽然刘静宜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还是被一边的张伯听到了,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来急道:“出了什么事了?”

    何爱国也跟着快走过了过来,直到确认刘静宜浑身上下与出门前一样,这才松了口气。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遇到杜峰了!”看到何爱国与张伯如此关心自己的安危,刘静宜微微有些感动。

    几人这才松了口气,何爱国笑道:“我以为什么事呢,原来是遇到我那个乖孙子啦,哈哈,我正要找他呢!”

    看到刘静宜的脸色依然不太好,张伯似乎看出了点什么,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听了张伯的话,何爱国也紧张的盯着刘静宜,在他的心里早就将杜峰看成亲孙子了,自然也不希望杜峰有什么麻烦。

    刘静宜这才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慢慢讲了出来,一边讲还小心的盯着何爱国看,她可清楚何爱国的脾气,生怕他一生气马上去找杜峰的麻烦。

    还好,何爱国听了刘静宜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笑了起来:“我当什么事呢,哈哈,这事我早就知道了,你们还不知道吧,上次我到医院去看小峰啊,这小子不知道咋那么好的命,居然好几个美女丫头在服侍他呢!不愧是我何爱国的孙子啊!”

    听了何爱国的话,何富民夫妻都睁大眼睛看着何爱国,他们完全不能理解一向严肃古板的父亲什么时候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居然还能容忍杜峰一个人泡几个女人的事情,而且杜峰不是他最看好的孙女婿吗?

    看到何富民夫妇犹如看外星人一样盯着自己,何爱国咳了一声,何富民夫妇这才清醒过来,刘静宜首先问道:“爸爸,怎么,你觉得这还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