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何爱国哈哈笑道:“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张伯已经替杜峰算过命了,这小子这辈子注定不是一般人,不说将来的成就我们不能比,就说感情问题也不是我们常人能够想的,知道吗?这小子这辈子可会有十多个美女当老婆啊,想想都觉得这小子命真不是一般的好,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这辈子也注定是我何爱国的孙女婿,就算他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成就,也是我孙子啊!哈哈!”

    “张伯,这是真的吗?”刘静宜转眼向张伯问道,看到张伯居然微笑着点头,何富民夫妇相视苦笑,虽然他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一向对迷信的东西很反感,但对张伯的相术却是非常佩服和信服的,因为张伯就是靠这种相术不下十余次的救过何爱国的命!而且何富民也有好几次遇到麻烦都是张伯的相术救的!

    何爱国不理儿子跟儿媳妇,直接道:“你们明天就让小峰过来,这次我可不能再让他跑了,我非得送他一份大礼不可!哈哈哈!”

    刘静宜连连点头答应下来,却觉何爱国今天有点奇怪,以前笑起来从来没有今天这么阴险过啊!

    杜峰径直将车开到自己原来租的小区,以前小区的保安还挺严的,过往的行人和车辆都要登记,没想到今天杜峰开辆宝马,居然畅通无阻的就进去了,而且是相隔好远就有保安主动把门槛打开了,杜峰不禁摇头叹息。

    打开房门,杜峰首先闻到的是一股很清香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知道肯定又是燕子白天来收拾的,杜峰不禁有点感动。燕子勤劳朴实,又传统贤惠,这些杜峰都相当看重,因为这些品质在现代女性身上并不多见了。

    现在杜峰的心情仍然不太好,站在屋子当中有一种孤零零的感觉,他此刻才体会到燕子以前那种孤苦无靠的生活有多么的艰难,突然想打个电话给燕子,他好想单独跟燕子做一顿饭,再像以前那样两个人相偎在一起看看电视,这种温暖又浪漫的事情非常诱惑,可惜杜峰拿手机才记起手机已经没电了。

    将手机充好电,杜峰先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坐在沙发上再点燃一根烟,一股空虚和失落的感觉马上从心底产生。想起小欣临分别时的那种绝诀而又嘲讽的眼神,杜峰恨恨抽了一口烟,烟,真的挺苦。

    因为害怕珍姐担心不肯睡觉,杜峰拔下手机开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果然,看到这么晚杜峰也没有回去,珍姐真的在家里等。

    其实珍姐晚上已经给叶梦打过电话了,知道杜峰已经有急事回市区了,她不知道杜峰倒底遇到什么事了,想打电话却发现杜峰的电话已经关机,所以一个晚上她都有点坐立不安。

    现在接到杜峰的电话,自然心里安定了不少,得知杜峰现在已经在自己租住的地方休息了,珍姐又难免有点失落和孤寂。

    珍姐前几天刚刚被杜峰X过了,对于她现在的年龄来说,正是如狼似虎,以前虽然也经常一个人在家住,那个时候她还不觉得怎么样,但现在一旦跟杜峰好过之后,她就将自己全身心都放在了杜峰身上,现在燕子跟小雪都去了学校,杜峰又不回来,珍姐自然要感觉到孤独了。

    挂了电话,杜峰想起下午包队长说过冷如冰已经去了天津,不禁有点担心谢雨婷的安危,虽然明知道谢雨婷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想起冷如冰那个有点心理变态的女人,杜峰就不禁有点毛骨悚然。

    现在他虽然没有真的跟谢雨婷X过,但两人的关系现在基本已经确定下来,现在已经把谢雨婷当成自己女人的他自然要担心这些事情了,特别是想起上次在酒店看到的那一幕,杜峰就有一股寒意从背上传来。

    越想越害怕,杜峰决定先给谢雨婷打个电话交待一下,说干就干,完全也不顾谢雨婷到底有没有休息,杜峰直接拔通了谢雨婷的直线。

    手机很快就被接通,接到杜峰的电话谢雨婷还是非常开心的,虽然刚刚结束了一场演唱会,现在已经疲惫的在后台卸妆了,但谢雨婷的话语里却难掩那股喜悦和幸福。

    杜峰先交待了她要注意安全,又交待她的衣食住行,其仔细程度让谢雨婷都感到惊奇,她完全没有看出来杜峰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其实她倒是误会杜峰了,虽然杜峰确实比较细心,但倒也不致于关心得如此细致,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提起冷如冰的事情。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杜峰才提起冷如冰的事情,得知冷如冰虽然找过谢雨婷却被她冷言拒绝以后就怏怏回家了,杜峰的心才稍微安心了一些,不过还是比较隐晦的提醒谢雨婷要注意安全。

    可能是小欣的事情对杜峰的打击太大,虽然十点多了,他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突然想要找个人倾诉一下,杜峰马上想到了自己的搭挡“千刀”,他有点迫不急待的打开电脑。

    “千刀”依然不在线,打开电子邮箱也没有“千刀”的回信,杜峰无聊之下打了几盘CS,可惜对手实在太菜,跟上次一样,打了几局以后就被对手,甚至是自己的战友骂成作弊而被踢出了服务器。

    杜峰没有办法了,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而且非常想喝酒,打开冰箱居然真的找到了几听啤酒,这个发现让杜峰有点欣喜若狂,虽然没有一点下酒的东西,但杜峰一样喝得挺带劲。

    叶梦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杜峰已经躺在沙发上睡了,迷迷糊糊的也没注意对方是谁就直接吼道:“烦不烦啦,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弟弟,你怎么了?”叶梦的声音有点紧张,她从来没有见识过杜峰发脾气的样子,在她的印象中杜峰似乎一直都是位好好先生,难得有生气的时候。

    杜峰这才听出原来是叶梦的电话,懒懒的道:“哦,是梦姐啊,有什么事吗?”

    听到杜峰的声音里不带一点感情,本来还想试探一下杜峰情绪的叶梦没有办法了,只好呵呵一笑道:“没事就不可以打电话吗?姐姐关心弟弟一下可不可以啊?”

    废话,没事打什么电话?

    对于好不容易才睡着的杜峰来说,还真不太高兴叶梦的这个电话,但叶梦毕竟还是她认的姐姐,而且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过来问候,也说明她心里其实还是挺关心自己的,所以杜峰声音温柔了许多。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了,只是这么晚了,你也该睡觉了吧?”

    估计是听出杜峰的情绪变好了,叶梦一下子声音就大起来了。

    “哼,你还知道关心姐姐有没睡觉啊?那你今天下午还把我扔在高速路口就不管了,害我花了一百多块钱才打车回到医院!”

    这峰这才明白,感情是来责难自己啦,杜峰笑道:“我这不是有急事吗,再说我也没有注意到那个地方离你医院还那么远嘛,要不我帮你报销车费?”

    叶梦气道:“钱钱钱,你就知道钱,有钱就了不起啊,我才不稀罕!”

    难怪叶梦会生气,杜峰暗骂自己是笨蛋,明明知道叶梦家庭条件不是很好,还说这种白痴话,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也不好收回来了,只好笑着道:“姐姐,弟弟错啦!”

    “知道错了就好,那你说怎么补偿我?”听到杜峰都开始讨饶了,叶梦哪里还舍得继续这样生气,大好的气氛要是被破坏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杜峰笑道:“你说吧。”

    “明天晚上请我吃饭!”既然杜峰都已经让她说了,叶梦自然不会客气。

    “这个——”

    “怎么,不行吗?”叶梦急道,似乎又有要发火的预兆。

    “好的,明天我要是有时间晚上就过来请你吃饭吧!”杜峰一阵巨汗,想起叶梦那神出鬼没的板栗,还是先答应下来再说吧。

    既然电话的目的已经答到了,叶梦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末了知道杜峰先前在沙发上睡着了,又把杜峰好一阵臭骂这才挂了电话,不过对于叶梦的臭骂杜峰还是很喜欢的,虽然话难听了点,但话里面的关切杜峰还是听得出来的。

    早上杜峰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蒙蒙胧胧的接通一下子就从被窝里窜了起来,打电话的居然是何爱国,从何爱国的声音里面杜峰听不出对方倒底是什么态度,反正何爱国的话也不多,就一句话:马上到我家来一趟。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放下手机杜峰赶紧开始准备换衣服,因为昨天那套衣服喝酒的时候早就被搞得脏兮兮的了。

    一边在衣柜里找衣服,杜峰一边开始猜测何爱国叫自己去何家别墅的真正意思,在他看来,很明显,何爱国这是来他麻烦了,以前对他好是因为杜峰跟小欣的关系,可现在不一样了,小欣不但已经治好了,自己跟宁馨一起又被小欣抓了个正着,所以何爱国这次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尽管知道这次的何家之行并不轻松,但想想自己好歹也曾得到过何家的帮助,而且以前何爱国确实对自己挺好,这让从小就没见过爷爷长得啥样的杜峰体会到了一个孙子应该享受到的关心和爱护,所以只凭这一点杜峰也不能不去,而且暗暗打定注意,就算过去了受到再大的打击自己都一定不能发火,不能生气,更不能反驳。

    当然如果何家实在太过份,杜峰也不是善男信女,凭他现在的功夫,就算不愿伤到何家的人,何家想要留住他,也万万是不可能的。不说何家,就算是千军万马当中,杜峰想要走估计也没有谁能拦得住。所以杜峰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杜峰虽然起床就开始准备,而且还一路飚车,但赶到何家别墅的时候一样时间不早了,因为他实在起来得太晚。这次门口的警卫估计是被关照过了,看到杜峰驾车过来,不但迅速为他打开铁栅,还热情的上前来引导杜峰将车开到停车场停了下来,这才带着杜峰一起到客厅。

    今天客厅就三个人,除了何爱国跟张伯外,另外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杜峰并不认识这个中年军人,不过从他的穿的衣服上却还是能认得出这是一名中将,Z国的少将虽然不少,但中将却依然如上将一样属于“稀有品种”,所以杜峰的心里一紧。

    看到杜峰被带进客厅,张伯向杜峰笑着点了点头,而一边的何爱国却是面无表情的挥手让警卫员出去了。

    “坐吧!”何爱国威严的声音中依然不含一点感情。

    虽然说是让杜峰过来商量件事情,但现在的情况却似乎是杜峰成了被审的犯人一样,杜峰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才在下首的位置上坐下。

    “你就是杜峰?”中年军人跟何富民互相打了个眼色,阴沉着脸向杜峰发问。

    这种语调杜峰很不爽,本来不想回答他的,不过看在何爱国的份上,也看在刚才张伯的那张笑脸的份上,杜峰还是乖乖的回答。

    “是的!”

    “杜峰,年龄26岁,SC省巴中市人,XX大学毕业后曾……今年年初,突然在青海省失踪,直至一个星期前才重新出现……”中年男人确认了杜峰的身份后,开始一句一句的诉说起杜峰的身平来,其仔细的程度差点包括了杜峰几岁断奶,几岁开始不在床上撒尿的这些细微小事。

    “你们调查我?”杜峰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现在心里是真的有点不舒服了,因为他最怕就是出名,更不想成为别人的焦点,现在好了,连自己的**都全部被别人摸得一清二楚的,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中年军人也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道:“我想,你作为Z国的公民,被国家安全部调查,应该是合法的吧?”

    “国安部?”杜峰疑声道。

    其实对于国家部杜峰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国家安全部并不仅仅像网站上公布的那样就由一些派到国内外各地的一些安全人员组成,其实更重要的组成部分一直是大众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接触和了解的那一类人,知情者叫他们龙组,龙组的人有多少?倒底有哪些人员?他们平时都干什么?他们与一般常人有什么不一样?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杜峰偏偏就从石洞中看到过这一方面的介绍,虽然那本小册子上面的记录并不是很清楚,但也足够杜峰了解和猜测到其中的内幕了。

    “难道你听到过?”中年军人也疑声道。

    “略有耳闻吧,不知道我犯了哪一条罪,值要你们如此的去调查?”杜峰嘿嘿冷笑道。

    “你现在当然没有犯罪,但经过我们调查得知,你具备了一些常人并不具备的超能力,而这类超能力如果使用得当,自然也是好事,但如果使用不当,那可真的会对国家和民族造成一定的危害,而我们的国安部的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将这些国家的隐患清除掉,将一切可能危害到国家的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听到中年军人的话,杜峰终于明白了,原来是何爱国将自己的事情讲出去了,不禁向何爱国盯了一眼,可惜何爱国此时却面无愧色的坐在那里,好像杜峰的事情跟他本就一点关系也没有似的,这让杜峰相当的不爽。

    “你们是什么意思?我没弄明白!”杜峰开始装糊涂。

    “我想我们的目的杜先生你应该很清楚才对,现在有两条路供你选择,一条就是加入国安部,从此以后你就是国安部下面的秘密组织龙组的光荣成员了,当然加入龙组以后你的身份什么的国家都会给你重新造一份,从此你将不能再与你的亲人联系,甚至包括名字都要重新改过;第二条路就是拒绝,当然你拒绝了也就等于站到了国家的对立面,而选择这一条路就要受到我们的处罚,我刚才说了,我们的责职就是把这种安全隐患消弥于无形之中。”

    中年军人说完话冷冷的盯着杜峰,等待着杜峰的决择。

    现在这两条路对于杜峰来说,似乎都不可能,要让他抛弃现在的所有一切加入国安部他怎么可能否得?可不选择这条路就只能选择第二条了,而第二条路又是将自己立在国家机器的对立面,这更行不通,不管是谁,只要一旦站立在国家的对立面,那结果就不仅仅是用一个惨淡来形容得了的了。

    杜峰看了何爱国一眼,眼中有点难过,也有点失望,他完全没有想到何爱国居然会出卖他,将这些事情抖出去,而且还叫来了国安局的人。现在给杜峰的两条路不论怎么选择,杜峰的结果都是显而易见的,这明显是逼杜峰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