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许久没有说话,好像在场的三个人都知道这个选择对于杜峰来说真的有点强人所难,所以也表现出了惊人的耐性,除了偶尔喝茶的声音,整个客厅都显得异常的安静。

    其实对于一向神秘的国安局,杜峰还是很向往的,因为早在他没有得到这些奇遇之前,他就非常羡慕那些所谓的中南海保镖,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有个神秘的“龙组”存在。

    当然按现在的说法,杜峰是绝对不愿意再加入国安局的,因为一旦加入国安局就相当于完全没有了亲人和朋友,这是杜峰万万不能容忍的,没有了朋友和亲人,那人还活着干什么?

    杜峰曾经非常愿意为了振兴中华的大业而出一份力,也非常崇拜那些民族英雄,但这也是建立在有自己的生活的前提下,他还没有伟大到为了国家而牺牲所有的地步。国家不存在了,自然没有家,反过来说,家都没有人,谁还有心去为国?

    可现在杜峰却真的很为难,按他以前的个性,可能早就拂袖而去,因为他最反感的就是被人威胁,一般遇到这种事情,就算是鱼死网破,他也不愿意就犯。

    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杜峰也完全没有想到,他现在之所以长久没有选择,其实只是不想说出自己的选择而己,因为一旦自己说出来,那也就预示着自己与何家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了,而且尽管自己不愿意,但事实也会造成自己与国家的对立,这种局面杜峰是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不管怎么讲杜峰始终是Z国人,为了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杜峰能够做到,也非常愿意去做,但他不能放弃亲人和家庭。相信没有谁愿意站到国家的对立面,因为一旦如此也就表明你被国家所抛弃了,可能任何人都不愿意被自己的祖国所抛弃,杜峰也一样,所以杜峰尽可能想要找到一条既可以光明正大的报效国家,又可以不受国家局的管束的方法,可惜任他聪明绝顶也想不出来。

    “我愿意加入国家局。”杜峰终于说出这句话了。

    何爱国与中年军人互相对望了一眼,脸上都显出几分惊讶的神色,何爱国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一抹失望,当然没有人看到他的神色变化。

    “你真的愿意加入国安局?”

    中年军人神色之中没有一点惊喜,更多的倒是一种漠然。

    杜峰又道:“我加入国安局是可以,但是我有两个条件,如果你们答应,我当然会全力报效国家,如果你们不能答应,那我也就只能说声对不起了,不过作为一名Z国人,报效国家那是我的义务,不管是否加入国家局我都会尽力去做。”

    杜峰虽然话说得很委婉,但话里面的坚决意味却让何爱国与中年军人都精神一振。

    “哦,那你说说看你有什么条件?如果不是太过份,我们应该都可以商量!”中年军人再一次与何爱国对了个眼色,这才徐徐道,这一次他明显比刚才精神得多,而且脸上也变得有点暖意了。

    看到对方似乎真的在考虑自己的条件,杜峰虽然心里有些兴奋,但却半点也不敢表露出来,吸了一口气,尽可能的委婉的道:

    “我可以加入国安局,但我却不愿意隐姓埋名,更不愿意离开亲人!这是第一条!”

    对于杜峰提出的这个条件,中年军人似乎一点也不惊奇,点点头道:“你再说说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我可以挂名在国安局,我也可以保证一定为国家效力,但除了你们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又或者确实是为国效力的事情,一般情况下我不接受你们的任何任务!”

    杜峰说完话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将自己的意愿表达清楚了,虽然连他自己也觉得中年军人不可能答应自己,但自己总算是妥协过了,如果真的谈不拢,撕破脸皮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其实杜峰这两个条件还真不好满足,首先第一条就跟现在的制度有点冲突,就算这一条国家可以容忍,但一般情况下不接任务是一个什么概念?那不是变相的不听指挥吗?那这答应下来跟没有答应有什么区别?

    不过事实上中年军人却似乎早就将这一切都算好了,包括何爱国与张伯都没有一点的惊奇,这反而让杜峰觉得有点奇怪了,难道自己这些想法对方都早就清楚了?

    中年军人哈哈笑道:“好,既然你都提出来这两个问题了,按规定我还真不能答应,不过既然我的老上司都夸奖你是个人才,我要是不给你个机会,那一会儿何老都要怪我不爱惜人才了!”

    何爱国这个时候也松开了紧绷的脸,其实至始至终这都是他设好的计策,前面所谓的不加入国安局就会受到国家局的对付全是假的,试想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每一个公民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未来人生,怎么会由国家硬性让某人隐姓埋名呢?

    当然这一切杜峰都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逼杜峰答应下来,一旦答应了凭他的个性就绝对不会后悔,而杜峰一旦答应加入了国安局,那自然就算是被何爱国拴在了国家这台机器上了。何爱国也根本没指望杜峰天天为国家去出什么任务,他更希望杜峰在商业上有所作为,那才是国家发展的关键。

    其实何爱国也还有另外一个私心,那就是让杜峰由此渗入军方,让他将来的路好走一些,因为他实在太喜欢杜峰这个小伙子了,他也明白自己在的时候可以保杜峰没有什么麻烦,但难保自己百年过世以后杜峰不会被一些自己的对头叼难。

    听到中年军人的话,杜峰惊喜的道:“真的吗?”

    中年军人笑道:“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倒要问问你,你为什么平时不愿意听从国安局安排的任务或工作呢?”

    杜峰考虑了一下道:“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中年军人正色道:“当然是真话,以后跟我们这些军人出身的人说话不要搞那么多弯弯肠子,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杜峰暗暗惭愧,赶紧正色道:“作为一个Z国人,我也想我的国家能够早日繁荣富强,也想早一点振兴中华,但每个人的看法和观点不一样,我会用我认为对的方法去帮助国家,但我却不愿意替一些谋私利的伪君子卖命!所以不到国家真正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愿意站出来。”

    杜峰情急之下说出这些话来,听得在场的人都暗暗皱了皱眉头,一直没有吭声的何爱国沉声道:“小峰!不要乱讲话!”一边又转向中年军人笑道:“小叶啊,小峰年纪轻难免有些冲动,有的话在这里说过了就揭过去了,就不要拿到外面去,或是对着上面的人说了!”

    听到何爱国都说话了,中年军人赶紧笑道:“何老您放心,不要说杜峰是您的孙子,就算是外面的普通人说上这些话,只要他是无心的,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我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呵呵,如果小叶这点肚量都没有,那我不是丢了您老人家的脸了嘛。”

    何爱国笑着点头道:“还是小叶会说话,哈哈,小峰啊,以后多跟叶局长学学!”

    杜峰赶紧站起来向何爱国道歉:“对不起,爷爷,是我太冲动了,可是想想官场的那么多黑暗,我心里就非常反感,希望您能够理解我。我并不是不想为政府做事,而是不想被有些自私自利的当权者利用了,不想去充当他们的帮凶。”

    看到杜峰已经给自己道歉,何爱国慈爱的道:“小峰啊,我明白你心里的想法,我也同样很痛恨那些寄生在国家政府机关中的败类、蛀虫,但毕竟他们还只是一小部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以点概面。国家需要发展,人民也需要一个安定和谐的社会环境,如果我们不去努力维护国家、民族和民众的利益的话,那人们会生活的好吗?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又如何提高?所以,我们一方面是要去坚决打击那些**分子,另一方面是要去努力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以便让国家早日富强,让中华民族早日得到复兴!你说是吗?”

    听了何爱国的话,杜峰心里暗暗惭愧,没有想到自己读了那么多书,在这个问题上反而没有何爱国这个战场上下来的大老粗看得透彻,不过杜峰的心也被何爱国的这一番话说得振奋了起来。

    中年军人也正色道:“何老说得对,其实我们国安局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去清除掉一切危害到国家的重大利益和国家的安全的人和事,当然像你说的那类公饱私襄的家伙也是我们的打击对象,这种败类我们在平时也是抓到一个就处理一个,绝不心慈手软。”

    “国安局真的可以管这些事?”杜峰惊奇道。

    “当然了,国安局能管的事情多得很呢,这个等你真正加入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按理说,你是何老推荐的,我们就不需要再对你进行考核了,但有些纪律我也不能违背,所以你要想真正进入我们国安局,那还要经过我们的考虑的,当然了,如果你真的能够经得住考验,那你所说的那两条我都可以答应你了。”

    中年军人拍着胸脯道,很显然,这家伙现在开始在诱惑杜峰了。

    杜峰突然想起到现在为止,自己还不知道面前这个穿着中将军服的军人到底是谁呢,于是呵呵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倒底是谁呢?你说的话能不能作得了算啊?”

    何爱国笑着道:“小峰啊,这位是爷爷以前的老部下了,现在可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姓叶,名笑天,可能以后就是你的顶头上司了,别看他军衔只是个中将,权利可大得很啦,以后你就叫他叶叔叔好了,多跟他学学,有你好处的!呵呵!”

    看到何爱国这样介绍自己,叶笑天哪有不明白这是老首长在关照自己以后要多关照杜峰的意思,对于何爱国这个老首长,他也是非常尊敬和爱戴的,虽然何爱国退休在家,但每年过春节叶笑天总会亲自来看望,所以现在听到老首长说话了,哪有不珍惜这个机会的道理,赶紧站起来道:

    “小峰啊,既然老首长都发话了,你放心,就算你没有通过考核,以后有事也一样可以找我的,大事我办不了,一般的小事叶叔叔我还是能够帮你搞得定的!”

    杜峰也立即顺着竹杆往上爬道:“谢谢叶叔叔,谢谢爷爷!”

    叶笑天笑着打断杜峰道:“先别叫得这么欢,要过得了关再说!”

    杜峰轻松的道:“好的,怎么个考核法?”

    “我也不为难你,我叫个人来,只要你能轻松打败他,我就当你过关,而且你的条件我全部答应,并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叶笑天说完话拍拍手。

    看到徐三彪兴冲冲的从门外走进来,杜峰心里忍不住想笑,而当看清楚自己今天要面对的居然是杜峰后,本来还斗志昂扬的徐三彪立即焉了。

    杜峰瞟了一眼何爱国,后者正跟张伯两人会心的一笑,杜峰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何爱国设计好了的,估计叶笑天都不知道,杜峰本来是不需要这样的,不过何爱这样做了,他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

    看到徐三彪的样子,叶笑天招招手道:“徐三彪,过来过来,你可是出了名的铁三拳,今天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跟这个高手过过招,你要是赢了也就罢了,要是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想到以前听到打架就兴致勃勃的徐三彪今天却破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苦兮兮的对叶笑天道:“首长,你还是先收拾我吧,这架没法打了,我甘愿认输!”

    不是不想打,实在打不赢啊,而且差距太大了,打着也没啥意思,徐三彪还算耿直,不过要打起来,他还真只是自取其辱而己。

    叶笑天疑道:“你们认识?”

    徐三彪苦笑道:“岂止是认识啊,上次就比试过了,不是我丢您的脸,估计像我这种角色,一百个不敢说,五十个那也别想讨得了好去啊!”

    叶笑天一听这话,心里可真是有点激动了,看来这杜峰还真是个人才啊,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今天可就算是捡到宝了!

    徐三彪有多少份量叶笑天是知道的,当初若不是这小子也被军方重点在培养,估计也被他挑进了国安局,这小子一手掌法确实了得啊,可现在居然居然自己承认五十个都不是杜峰的对手,那杜峰的功夫该是多么厉害啊?他不敢想象,也从未怀疑过徐三彪的话。

    回头望了正含笑盯着杜峰的何爱国一眼,叶笑天也算是聪明玲珑的人,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自己挑中门口警卫的徐三彪时何爱国与张伯为什么笑了,敢情早就知道结果了,哈哈!

    挥了挥手叫徐三彪退下去,叶笑天哈哈笑道:“既然徐三彪都自动认输了,又将你说得这么厉害,我也要说话算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国安家全局的一员了,职务为安全顾问,而且从现在开始你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军衔为少将,可以自由调动任何地方团以下驻军,而且工作中遇到麻烦,可以拿着这本工作证到任何地方政府寻求帮助。”

    看到叶笑天说完话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工作证递了过来,杜峰有点兴奋的接了过来,没想到自己转眼之间就从一平民老百姓变成了一名人民解放军,而且还一下子成了少将,而且那些诱人的特权都让杜峰忍不住激动万分。

    杜峰翻开工作证,赫然发现工作证上不知道在哪里竟然搞到了自己的照片,而且最下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三个鲜红的印章赫然印在那里,印章中间那道鲜红的国徽让杜峰的心情异常激动。

    “这都是真的?”杜峰一边合上证件,一边还喃喃的道,他还真的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何爱国走了过来,笑着拍拍杜峰的肩膀道:“小峰啊,自从上次你跟爷爷说过你的志向后,爷爷就在考虑这件事情了,虽然不知道将你拉入国家安全局对你个人来讲是不是好事,但至少会让你在以后的生活中方便需多,再说身为一个Z国人,为国家做些贡献也是应该的!”

    杜峰狠狠的点了点头道:“爷爷,你就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丢脸,也不会给Z国人丢脸,我一定会按照我上次给你说的那样,努力去做事,争取早日实现目标!”

    何爱国欣慰的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至于你跟小欣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放心吧,爷爷虽然帮不了你什么忙,但在精神上爷爷还是支持你的!只要你是真心喜欢小欣的,又肯保证一辈子对她好,爷爷我就放心了!”

    虽然提到小欣,让杜峰的心瞬间冷了下去,但听了何爱国的话,杜峰却像是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也许自己真的不该就这么放弃了吧!杜峰心里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