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哗”的一声,办公桌上的一排文件全被陈华一下子抱起来狠狠的扔出老远,他现在气得几乎暴走。

    他现在的确非常生气,想想昨天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就那么被杜峰破坏掉了,而且自己还被杜峰狠狠的羞辱了一顿,从小到大他就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污辱。

    居然敢撞我的车!杜峰,我不会放过你的!陈华心里暗暗咒骂道。他现在两只眼睛里面布满了血色,犹如怒发冲冠的狮子。

    “哎呀!”刚刚走进办公室的秘书温倩倩被陈华扔出的文件夹砸了个正着,不禁摸着脸痛呼一声,赶紧扶正被砸得有些偏斜的眼镜。其实明着她是陈华的秘书,背着却是陈华的泄欲工具,这事情全公司都知道,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因为按照温倩倩的性格,谁说谁死那是肯定的。

    看到陈华怒气冲冲的样子,温倩倩立在当场不敢作声,虽然在陈华舒服发泄的时候,她还敢跟他开开玩笑,但她也深知陈华阴险的性格,陈华现在这个样子明显是在外面受了气却又不敢吭声,所以难得回到公司一次必然是想找自己泄泄欲而己,现在她要是还不识趣的主动缠上去,那后果只有一个,被陈华当场暴揍一顿,然后再狠狠的**一次。

    陈华虽然只是陈氏家族的二公子,但他却比他哥哥陈云有能力得多,所以陈云还跟着父亲屁股后面学习各种管理技巧的时候,他已经被分配到这家集团下属的广告公司来做了总经理,而且公司还真被他管理得井井有条。

    陈华以前很少到公司来,只不过最近才常常回到公司来处理一些事情,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以前他要天天痴守宁馨自然没有时间回公司,可后来宁馨却一直不接受他的求爱,为了不引起宁馨的反感,他不敢在学校乱搞,只好将目光伸向了公司里面,无疑这个面容不错而又天生淫荡的温倩倩成了他最好的泄欲工具,这个温倩倩虽然算不得一个大美人,但因为以前就跟男朋友经常一起乱搞,所以性经验丰富的她还是和会侍候人的,所以得到陈华的喜欢也就不奇怪了。

    其实陈华也不是真的喜欢她,只不过是看她功夫不错,才经常回公司来与她搞搞,而搞了以后送点钱给温倩倩买化妆品啥的他也不吝啬。

    看到温倩倩出现在门口,陈华似乎找到了感情发泄的口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伸手向温倩倩一指,凶巴巴的道:“你,过来!”

    其实温倩倩看到陈华怒气冲冲的回到公司就早有准备了,但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陈华的召唤,所以自己跑过来看个究竟,没想到刚刚进门就被陈华扔过来的书给砸中。看到陈华招手,赶紧反锁上房门,向陈华那边走去。

    “脱!”

    陈华血红的眼中没有一点**,有的只是一丝发泄的虐气,他现在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只想要发泄。

    解开风衣,露出里面刚刚换好的水手学生制服,温倩倩还以为陈华会跟平时一样与自己做点游戏,于是故意露出惊恐的样子道:“老师,你,你要干嘛?”一边身子还不断的往后面的墙壁退去,不过虽然做出了惊恐的样子,眼中却是满含春情。

    没想到平时很喜欢这一套的陈华今天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冲过去一把将温倩倩按跪在地上,松开皮带直接将对方的头按在自己下面。

    温倩倩的膝盖在地上砸得生痛,但还没叫出声已经被陈华的巨物堵住了嘴,哪里还能顾得了叫痛,双手一边捂住自己的前胸,一边拼命的往后退,一边还在做戏的叫道:“老师,不要**我,求你不要**我!”

    “叭”的一声,陈华一巴掌将温倩倩煽蒙住了,一愣神的功夫陈华已经再次将她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下面,恶狠狠的骂道:“臭婊子,我让你清高,我让你清高!假正经的**,早知道就直接**你了!”

    想起宁馨,陈华的心里更是增加了一份暴戾之气,一边恶毒的咒骂着宁馨,一边却将身下的温倩倩拼命的按向自己的身体。

    感觉到小嘴再次被陈华的巨物堵住,温倩倩这次不敢再乱动了,免得被打,现在她已经察觉到今天的情况已经不同以往了,于是专心的一边抚摸着陈华的大腿根部,一边卟卟的吞吐起来。

    陈华一边拼命的忍住喷射的冲动一边却又狠狠的将对方的水手服两把撕开,好家伙,这温倩倩里面居然穿着一套黑色的性感情趣内衣,而且两个黑黑的萄萄居然透过网状的胸罩突了出来,这让陈华更加激动起来,不敢再让温倩倩吸吮他的下面,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扯起来,再将她按爬在桌子上,两把扯下她的短裙,一条几乎看不到的黑色内裤赫然深深陷进了温倩倩的股沟之中,而下面最神秘的地方依然开着一个小洞,刚刚够陈华将那根丑陋的东西放进去。

    “**,你还真够骚的!”陈华变态的笑了起来,双手狠狠的从温倩倩的肩膀伸下去,拼命的捏弄两颗紫黑色的葡萄,而下面却早就进入了已经溪水潺潺的神秘洞穴。

    啊,胸前传来的剧痛让温倩倩止不住想要大声呼痛,没想到下面的极度舒服又让她的叫声显得那么淫荡和诱惑,这更加刺激了陈华的**。

    两个疯狂的男女连换了办公桌、地毯、沙发三个地方以后,陈华终于快要到达喷射的边缘,赶紧从温倩倩的身体内退了出来,将温倩倩再次拉过来跪在地上,而一团白色的琼浆像是被高压水枪在挤压一般,完全喷洒在温倩倩的玉脸上。

    看到温倩倩一脸满足的跪在地毯上,陈华的**终于得到了释放,而本来还满腔怒火的他终于又清醒了几分。

    此刻突然有人敲门,陈华将裤子拉好,一边扎皮带一边过去将门打开,吴用一闪身走了进来,并顺手关上了房门,这家伙望了一眼一边沙发上犹自赤身**的温倩倩,眼中闪过一丝**,但很快又被他掩饰了过去。

    这个吴用与古代某个神算军师同名,而且似乎也得到了几分先灵的聪慧,平时虽然不算是大智慧之人,但给陈华出出什么整人的主意还是颇被陈华所欣赏。

    看到吴用进来以后就闭口不言,陈华知道他是顾忌一边的温倩倩,回过头对还躺在沙上的温倩倩道:“出去!”

    对于这个刚刚在自己身上还疯狂激动无比,现在却一脸阴沉的陈华,温倩倩发自内心有点惧怕,所以听到陈华的吩咐,赶紧穿衣服出去,这个过程中完全对一边的吴用无视。

    “调查得怎么样了?”陈华站到吴用面前,阴冷的道。

    “少爷,因为时间比较紧,我们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这个杜峰的行踪和这大半年的经历。”吴用有些胆怯的回答。

    “叭”的一声,陈华果然一个耳光打在吴用的脸上。

    “妈的,你们都是吃屎喝尿长大的啊?操,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陈华的眼光要多阴冷有多阴冷。

    吴用捂着脸不敢吭声,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

    陈华又厉声道:“那倒底调查了些什么出来没有?!”

    吴用这才弱弱的道:“虽然我们对他的具体情况没能摸透,但我们也从中发现了一些关于杜峰的信息,其中最为奇怪的就是出身平常的他居然被何爱国认作了孙子,可能这也是少爷昨天叫的人为什么会临阵倒戈的最根本原因。”

    陈华心里一惊,好小子,原来是攀上了何家这可大树啊,怪不得那么嚣张!

    “其它还发现了他与什么人走得比较近?特别是那辆宝马车的来历你查清楚了没有?真是他买的?”

    吴用低声道:“好像这个杜峰与神龙集团的白若云也认识,还跟新华医药公司的刘婕珍也很熟,哦,听说他跟何爱国搭上关系也是因为半夜救了何爱国的那个白痴孙女,后来杜峰住院的时候,何爱国还带着SH市委的主要人物都到医院看望过杜峰,而他那辆车子的来历我们暂时却还没有查到。”

    陈华的心里有点恐惧了,这小子是吃了什么狗屎了,走起运来都不嫌别人眼红,居然跟这么多人都套上关系了,如果这小子真要做生意,那还不一路绿灯啊!

    陈华想了想,又来回踱了踱脚步,又回头吩咐道:“继续调查,记住了一定要打听清楚,多花点钱我不在乎!”

    吴用连声答应下来。

    陈华突然问:“我叫你给我找的人你找到了没有?”

    看到陈华现在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吴用不禁迟疑道:“找是找到了,只是这么大的事情要不要提前通知老爷一声啊?还有大少爷!”

    陈华满脸寒霜的盯着吴用冷冷的道:“以后你要记住一个事实,你现在是在给我办事,是我拿钱在养活你,要当狗就要认个好主人,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什么大少爷!就他那个傻B样子,怎么跟我比?!”

    感觉到陈华的眼中杀机一闪,吴用的心不禁狂跳起来,赶紧恭身行了一礼道:“是,少爷,以后我一定注意,一定改,保证对少爷你忠心不二!”

    “好,只要你忠心辅佐我,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哦,你说说这次找的是谁?”看到吴用的表现还不错,陈华这次的语气明显比刚才好得多,他虽然狠毒,但也知道如何用人,该狠的时候绝不手软,但该收买人心的时候他也知道许诺点东西,虽然这些许诺都大半不会实现。

    吴用既然能当上陈华这种人的狗头军师,头脑自然也不笨,所以对于陈华现在这种手段,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只不过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不用讲得太清楚,所谓一朝君王一殿臣,真到了关键时候吴用也不一定会继续跟着陈华。

    “这次我找到了杀手界赫赫有名“毒蜂”,相信事情一定可以办得漂漂亮亮的!”吴用的话里有邀功的成份,不过能找到“毒蜂”这种杀手界的传奇人物出来,吴用确实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一听到“毒蜂”这个名字,陈华就立即来了兴趣,立即急道:“在哪里?我不是叫你今天带过来跟我谈谈的吗?”

    吴用连忙道:“少爷,我已经带他来了,现在就在门外!”

    陈华赶紧道:“那还不敢快请!”

    吴用低头出去,转眼间带进来一个人。

    看到吴用带进来的人,陈华相当满意,进来的这个家伙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特色,不论是身高,相貌,包括衣着打扮都没有一点特色,非常平凡,平凡到扔在大街上一眼望过去绝对会第一个忽略掉他的存在。

    陈华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做杀手这一行,跟武功不一样,武功一途可以真刀真枪的干,而杀手这一行就不一样了,往往是杀死了目标,目标还死不瞑目,根本不知道如何死的,死在谁的手上。

    这就是杀手的厉害之处,杀手往往讲究的是智慧,拼的是谁最会隐藏,拼的是谁最会忍,只要能藏得很好,出现的时候肯定是致命的一击,让人防不胜防。

    这个“毒蜂”无疑是一个隐藏的高手,而且相当有天资,只凭他这份长相就是做杀手的料,所以陈华很满意。

    “你就是毒蜂?”陈华虽然心里满意,但他还是想跟毒蜂聊聊,对他多一些了解,对自己的计划总还是有好处的,因为这个计划有点疯狂,也有点草率,但就是因为疯狂他才不顾草率,也不顾吴用的劝阻,背着家里人准备干一次,因为杜峰现在已经成了他的心头刺,不早点除掉,他实在难解心头之恨。

    毒蜂点了点头,什么话也不说。

    给我装酷,妈的!

    “听说你出道3年,一共接过108次任务,除了去年失败过一次,其余的全部轻松完成?”陈华换了一种方式,想找些对方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果然,听了陈华的话,毒蜂的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皱着眉头坚决的点了点道:“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陈华笑了笑道:“我倒对你这次失败的经历比较感兴趣,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们!?”

    毒蜂立即拒绝:“不!”

    其实毒蜂至今都不能忘记去年那次失败的经历,因为接到刺杀神龙集团白若云的任务,他连续在停车场附近的草丛里躲了三天三夜,最后终于等到出手的机会,可惜明明要成功的时候却被凭空出现的一名男子拦下,其实这名男子就是龙五,更加让毒蜂不能忍受的是,龙五仅仅只用了十招不到就将他这个杀手界赫赫有名的毒蜂打成重伤,那还是龙五为了找出背后雇主才故意放他走的。

    所以现在对于毒蜂来说,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关于那次任务的任何话题,现在陈华居然还要让他讲讲,他自然是一口拒绝了。

    看到毒蜂毫不犹豫的一口拒绝了自己的要求,陈华感觉非常没有面子,但想想对方是杀手界赫赫有名的人物,有点小脾气也很正常,所以立即嘿嘿一笑道:“这次的任务你都清楚了吗?”

    毒蜂点点头。

    “我不要你杀他,只要你废了他,让他男不男女不女,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陈华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唇。

    毒蜂一愣,他没想到陈华居然提出这个要求,不过作为杀手,再艰难的任务他除了报酬加价以外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所以劲管陈华这个要求有点麻烦,甚至有点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感觉,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佣金翻倍!”

    陈华一愣,没想到不杀人,只阉人反而价格还要贵一倍,不过想想杜峰撞车时的嚣张样,陈华很干脆的答应下来。

    “好,一言为定!50万,成交!”

    一边的吴用想要开口阻止,不过刚刚张嘴就被陈华举手挡住了,他知道吴用是想提醒他现在每个月能够自己支配的零花钱只有20万,不过陈华这次是吃了称铊铁了心一定要杜峰好看的,所以就算是从公款中挪用,这事情也要敲定下来。

    “好,先打一半订金到我帐户,再把那人的资料给我!”听到陈华爽快的答应下来,作为杀手,毒蜂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

    “你放心,钱我今天就会打到你的帐户上,而相关资料我也会整理出来发送到你的电子邮箱里,不过资料不一定很齐全,你还要自己去搜集一部分。”陈华点点头道。

    看到毒蜂被吴用带了出去,陈华狠狠的一拳击在办公桌上。

    “杜峰,我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