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鸭子,快帮我看看,这件衣服怎么?”宁馨从衣柜里取出一件淡蓝色的牛仔服套在身上,习惯性的转过头准备向覃文娟征询意见,没有想到宿舍里此刻一个人也没有。

    今天上午宁馨已经参加完最后一门考试,明天就要跟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们一样,将要踏上回家的路了,所以今天考试一结束,宁馨的几位室友就早早的一起去逛商场了,不管怎么说一年到头了,她们总还是希望带点小礼品回家。

    宁馨自己嘿嘿傻笑一声,又将衣服脱了下来,她总觉得里面这白色的羊毛衫配上这种衣服显得有点不伦不类,所以又取出那件红色的羽绒服,穿好在镜子前走了一圈,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宁馨还真的挺适合穿这种红色的衣服,特别是里面白色的羊毛衫跟外面的红色外套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更加突出了宁馨的干练,穿上高帮皮鞋,本来就个头不矮的她更徒然给人一种很酷的感觉,如果再配上一副墨镜,那十足就是一黑道大姐头。

    明天就要回家了,她已经买好了车票,本来她是很想杜峰能跟她一道回家过年的,可惜杜峰却是不肯答应,没有办法宁馨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杜峰晚上来接她一起出去吃晚饭,对于她的这个小小的要求,杜峰没有理由拒绝,所以两人已经约好七点在校门口见面。

    看了看时间,离约定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了,宁馨再一次对着镜子转了两圈,确认自己不管是衣着还是精神都达到最佳,这才打开门直奔校门口而去。

    到了大操场,为了省时间,宁馨准备穿过那片比较茂密的树林,这片树林平时就很少有人来,是学校出了名的“爱情森林”,无数的情侣曾经在这个地方黑灯瞎火的干过坏事,宁馨平时是不走这条道的,因为她害怕不小心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情景。

    想想今天都已经放假,而且现在也还不是晚上,宁馨觉得应该不会有同学在这里谈情说爱,所以她决定穿过树林,因为这样至少可以节约3分钟的时间。是谁说的男人跟女人约会的时候,女人是应该迟到几分钟的?见他的鬼去吧!宁馨可不想让杜峰等她,哪怕是一秒钟都不愿意。

    因为是傍晚,太阳的余辉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射下来,树林中虽然本来光线不太好,但此时却给人很美的感觉,而且相当幽静,这种感觉让宁馨差一点停下来观赏一番,但现在她也知道不是玩的时候,就算是要玩,这个“爱情森林”似乎也只适合与杜峰一起来,所以她并没有多少留恋就准备快步穿过去。

    “少爷,她来了!”看到宁馨兴奋的一步三蹦的向树林走来,早就隐藏在树林中某个角落的吴用赶紧向旁边的陈华报告。

    其实陈华早就看到宁馨了,现在他心里很矛盾,对宁馨他现在真是又爱又恨,但不管怎么说昨天杜峰已经当着他的面搂着宁馨走了,这是事实,所以对他来说,宁馨也是间接伤害他的人,所以他要报复。

    不管是杜峰还是宁馨都是他要报复的目标,杜峰他已经另有安排,但宁馨他却不想假手他人,因为他想要将宁馨抓住好好的享受一番,因为为了宁馨他确实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他甚至都已经在外面开好了房间,准备一旦抓住宁馨就马上将她带到酒店去将她X了,虽然他心里已经认定宁馨早就不是**了,但他不在乎吃杜峰的剩饭。

    “吴用,我关照你的话你要记清楚了,千万不要让他知道绑架他的人是我!”陈华转过头给吴用再敲了一次警钟,这家伙典型的婊子,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其实真的将宁馨捉到以后,难道他还要蒙着面**宁馨?这根本就是SB才会做的事情,所以有时候聪明的人也可能会做一些白痴才会做的掩耳盗铃的事情,比如像陈华现在,就是典型的被宁馨迷得晕头转向,失去了理智。

    “是,少爷!走,我们过去!”吴用恭敬的答应了一句,开始带着几个陈华在家里叫来的保镖一起准备向宁馨围过去。

    “等一等!”陈华再次将几人叫住。

    吴用赶紧走回来低声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陈华拍拍旁边一位中年男人的肩膀道:“青狼,估计他们几个都不一定是那丫头的对手,当然,如果你出手,那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我要告诫你一句,千万不要伤了她,否则,就算你是我父亲的人,我一样有办法治你!”

    听到陈华的话,青狼心里一阵厌恶。特种兵出身的他当年被陈华的父亲救了一把,因为感恩这才做了陈家的保镖,没想到自己现在却被陈华的父亲当礼品赏给了自己的儿子,虽然他心里颇为不服,但想想自己还欠着陈家的人情,也就没有吭声,不过在内心深处却一直对这个在外面表现得很好,实质却是一人渣垃圾的陈华深为不屑。

    不过青狼也明白一个事实,只要做了陈华的人,那就一定不能不听他的话,否则陈华一定会让他死得很难看,这一点前面几个已经被陈华灭了的保镖就是榜样,所以青狼这个时候只能妥协的服从。

    “是,少主,我一定办好!”青狼赶紧低头答应。

    “去吧去吧,快一点啊,小心两边一会儿进来人!要速战速决!”陈华说完挥了挥手。

    想想一会儿就可以见到杜峰了,宁馨的心情相当高兴,一高兴就开始哼着歌蹦蹦跳跳的从树林中的小路往外面走,样子虽然比较悠闲速度却是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树林的中间。

    正低头高兴的宁馨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猛一抬头才发展自己居然差点撞上对面这个一脸猥狎的年青男子,而且猥狎男旁边还站着三个小青年,一个中年人,四个人都是清一色的西装领带加皮鞋,这让宁馨突然心里一动,这样的打扮她从电视中看到过,八成是哪家的保镖。

    “你就是宁馨宁小姐对吧?”吴用笑呵呵的道,眼里装出的诚意让宁馨差点着了他的道,这家伙不愧是陈华的狗头军师,简直太适合当汗奸了。

    “你们找我有事?”宁馨开始警惕起来。

    吴用又笑道:“当然当然,我们可是等宁小姐已经很久了。”

    宁馨一惊,看来对方是早有预谋了,想想自己为了贪图一时的方便走上这条路,宁馨心里就有点后悔,不过他也不太怕对方,虽然对方有五个人,但宁馨对自己的跆拳道却是信心十足。

    “哦,你们有什么事?等我干什么?”

    吴用来回踱了两步,不慌不忙的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你的一个朋友请你晚上一起吃顿饭,他没空过来,所以我们就来接你了。”

    宁馨一喜,难道是杜峰派人来接自己了?不可能啊,就算是这么回事?那杜峰也应该会告诉自己的,本来还有点欣喜的宁馨马上意识到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本来看到宁馨脸上的喜色,吴用还以为真的将宁馨骗到了,可没想到在陈华口中简单好骗的宁馨居然一转眼就似乎明白了。

    “哦,我想你肯定弄错了,我晚上可没有与谁有过什么约会。”宁馨暗暗往后退了一步,摆了个对自己有利的架式。

    “放心吧,宁小姐,我们不会弄错的!”估计吴用也害怕两边突然走进来什么人,又怕一会儿耽误了陈华的时间会受到陈华的处罚,吴用有点急了,也表现得不太奈烦。

    “那你说说是谁叫你来接我的吧!”宁馨试探了一句。

    “对不起,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去了自然知道!”吴用真的不太奈烦了,准备速战速诀。

    宁馨现在心里什么都明白了,于是冷冷一笑道:“对不起,我没空,你们请让开,我还有事要办!”

    “宁小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实话告诉你,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为了不伤害到你,我劝宁小姐还是合作一点,快点跟我们走吧!”

    听了吴用的话,宁馨火一下子就冒起来了,什么?敢威胁姑奶奶我,也不打听打听俺是干啥的?以为来几个猛男就能吓住姑奶奶我啊?!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兴趣去参加那个什么狗屁约会,我现在有事要办,请你们让开。”宁馨尽量在忍让,不是她怕事,而是觉得自己终究还是个女孩子,有些初话她还是没法骂出口,再说她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眼看自己与杜峰约会的时间就要到了,她不想再耗下去了。

    “我说了,宁小姐不要让我们为难!”吴用一点也不给宁馨的面子,直接向身后的几人点了点头。

    看到对方居然派出三个年青人向自己围了过来,宁馨看了看表,完了,约会时间已经到了,不禁着急起来!可再着急眼下这种情况让宁馨逃走也是不可能的,不说对方不会放过她,她自己也不可能逃走,因为那不是她宁馨的个性。

    宁馨眼看着无法走脱,也不禁把气逗了出来,再也顾不得啥形象了,直接骂道:“老虎不发威你还以为我是KITTY猫啊!也不打听打听老娘平时是干啥的,我本来已经忍了你们很久了,现在居然敢浪费了我的时间,所以今天不要说你们要给我吃罚酒,我还不放过你们呢!”

    听到宁馨如此个性的骂街,除了躲在附近的陈华没有感到惊讶,其它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实在没办法把刚才那些骂人的话与宁馨联系起来,因为宁馨如果不说话,怎么看也是个大美女啊,大美女怎么会这样骂人的?

    看到宁馨骂完话不但没有跑开,居然还向自己迎了上来,三个保镖很自然的将宁馨围在正中间。宁馨抬起腿就是一脚,直奔对面的保镖踹了过去,听风声就知道这一脚宁馨是用了力气的,如果真要踢中了,虽然不致于让对方伤筋动骨,但失去战斗力那是一定的了。

    对面的保镖一听到宁馨一脚踢过来的风声就知道宁馨这一脚的力道有多大,自然不敢硬接,连忙堪堪想要躲过这一招,不过半边身子都躲了过去,却唯独后腰没有完全躲过。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剧痛,这名保镖不敢张嘴呼痛,不过马上退到旁边吴用的身边,嘴里还不断的哈着大气,看来刚才那一脚让得他不轻啊,稍稍休息了一下,这名保镖又冲了上去。

    其实三个保镖都学过散打的,只不过技术还不到家,单对单不是宁馨对手的他们,合三人之力居然也能跟宁馨打个平手,甚至还能微微占到一点上风,只不过因为刚才宁馨的第一脚威力太大,三个人对此都有点忌惮,所以现在看起来双方是势均力敌。

    其实宁馨的功夫本来也不咋的,平时能在校园里耀武扬威可以说是沾了陈华不少光,偶尔与人发生了争执,别人都会考虑宁馨也算是美女,而且后面还有一个陈华,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不跟宁馨一般见识,甚至还让着宁馨,这就惯成了她骄蛮任性的习惯。

    现在幸亏遇到了三个草包,如果真遇到高手,哪怕是一个,宁馨也是无法对付的,现在对付三个人虽然占成了平手,但宁馨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于是越来越没有信心,可尽管这样她却没有办法停下来,一方面是不好意思停下来,另一方面想要停下来也不是她说了算的,得看对手的意思。

    且不说宁馨这边打得难分难解,吴用在一边也是焦急万分,一边担心时间会耽误太久,一边还要观察树林两边是否有人进来。

    “青狼,你上去帮帮忙吧!”吴用对一边的青狼道。

    其实平时一般的人都称呼青狼为狼哥或青哥的,现在听到吴用的称呼,青狼心里有点不爽,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耍大牌的时候,因为时间耽误多了或是两边进来了人,他们回去就要完蛋,首先就是陈华那一关就过不了。

    青狼没有理会吴用,直接走到三人外围,沉声道:“停!”

    三个保镖虚晃一招退了开去,宁馨也借此机会双手扶着膝盖弯腰直喘气,而随着呼吸的加刷,胸脯很明显的一升一降之间散发出无尽的春意,让三个保镖都觉得有点傻了。

    “宁小姐,我再一次警告你,希望你能真的跟我们走一趟,因为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跟着我们走,你又何苦要自取其辱呢?”青狼说这句话倒是诚心实意的,他不想伤到宁馨,但一旦交上手自己就不一定能收得住手,万一伤了她回去可不好给陈华交待啊,所以他想劝动宁馨放弃抵抗。

    宁馨的性格怎么可能妥协,而且刚才一番大战让她已经打出了真火,早就将杜峰的事忘到了脑边,现在听到啥都听不进去了,只想跟这三个保镖再好好打一场。

    “要打就打,废话少说,姑奶奶才不怕你们呢!”宁馨终于抬起头来,虽然两条腿还有点发抖,但他觉得不会对自己的发挥影响太多。

    “好,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这个青狼不愧是行伍出身,一说话就充满了豪气和光明正大,看到宁馨是铁了心要顽抗到底了,他也没有办法,还是先出手制住宁馨才是办法,因为一会儿时间耽误多了回家可没有好果子吃。

    看到宁馨摇身攻了上来,青狼咧嘴一笑,双掌一晃也攻向宁馨,他使的是正宗的少林擒拿手,虽然看起来青狼的招式并不是很凶猛,但却让宁馨马上就捉襟见肘了,其实就算不这样,两人之间的差距仍然是很大的,这还是青狼不想伤她的缘故才用这种招式,如果用上简单实用的军体拳,估计早就将宁馨击伤了。

    才刚刚抵挡了几招,宁馨就知道今天这个跟头是栽定了,而且还不知道是栽在谁的手上,后果会怎么样?一急之下宁馨就全力挥起双掌,向青狼的面门击去,而且右腿也疯狂的抡起,一脚踢向青狼的腰身。

    看到宁馨是拼命了,一招出来完全是勇往直前,义无返顾,青狼也是心里一惊,不敢再用小巧的擒拿手了,也同时扬起双掌鼓起劲一掌向宁馨击来。

    两人四掌相对,宁馨是没有练过什么内功,自然只是靠着力气在拼,而青狼虽然也没有练什么内功,却是练了多年的铁砂掌,而且又加上年龄也比宁馨大得多,所以多年锤炼下来的功力岂是宁馨所能抵挡得住的。

    宁馨“啊”的一声,虽然没有被击飞,却是连续往后面滑去,一连退了十来步却还是没有止住身子,突然觉得胸口一痛,猛的向后面倒去。

    本来已经做好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宁馨突然之间看到对方几人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惊奇,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已经被一个人托住了身体,转过头一看,一张熟悉的有点帅气的笑脸出现在自己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