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杜峰,宁馨突然笑了,她没有想到刚刚还在想象自己被杜峰跳出来接住,现在就真的被杜峰抱在怀里了,所以她这个时候感觉很幸福。

    除了吴用认识眼前这个有点邪气,又有点帅气的男人就是自己主人最为讨厌的杜峰外,其余几人都完全不认识杜峰,更不知道杜峰与陈华之间的恩恩怨怨。所以他们现在就相当郁闷了,不只是郁闷,甚至都有点生气。

    想想也是,眼看着就可以捉住宁馨,却被杜峰破坏了,他们就恨不得将杜峰一块儿抓回去,到时候女的交给陈华,男的让他们鸡奸,如此方能消除他们心头之恨。

    其实他们都在为杜峰的突然出现而生气,却完全忽略了杜峰是如何那么突然又那么神奇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看到宁馨笑了,杜峰也突然笑了,将宁馨扶了起来,右手顺势抵在宁馨的后背,转眼间一道热流顺着手掌传进宁馨体内,刚才还感觉胸闷不己的宁馨马上就觉得浑身舒坦,完全没有一点失过伤的感觉了。

    杜峰这才撤回手,拉着宁馨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对面吴用走去,现在他虽然依然在笑,却无形中让吴用感觉到害怕,一种从没有过的压力随着杜峰的临近而逼压在他的身上,那种如山一般的气势让他忍不住想要跪倒膜拜,他现在突然觉得杜峰的样子好诡异。

    吴用不由自主的一步步后退,总共退了五大步,杜峰终于停止了前进,吴用也才停止下来,杜峰仍然在笑,而吴用的汗水却顺着额头一颗一颗往下掉。

    看到吴用的表现,青狼鄙夷的瘪了瘪嘴,但他知道现在不是他说话的时候,因为名义上来讲,身为陈华军师的吴用才是他们此行的领导。

    青狼的表情悉数被吴用收在眼底,虽然现在还不是内斗的时候,不过吴用已经开始计划起来,他想要利用杜峰好好收拾一下青狼,这就是军师的厉害之处,只用动动脑子就可以杀人于无形,这可比一般的杀手厉害得多啊。

    “刚才是你打伤我女朋友的对吗?”杜峰盯着青狼,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但脸上却笑得相当甜。被杜峰盯上的青狼才现在才真正感觉到杜峰的厉害,连续退了两大步,凭着多年的经验,他能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年青人的厉害之处,那完全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

    正因为有了这种想法,青狼这才理解了刚才为什么吴用会无端的后退一步又一步,不过军人出身的他知道有些时候人必须得坚持一个底线,比如现在的他,虽然明知道不是杜峰的对手,但他却不能退缩。

    “对,是我!”青狼的话不多,但自有一股狠意。

    杜峰突然认真的道:“你当过兵?而且是特种兵?”

    青狼虽然不知道杜峰为什么可以一口猜出自己的来历,但作为军人,他还是很自豪的点了点头道:“是!”

    “你还练过少林功夫?你的功夫从哪里学来的?”杜峰的话语有点温柔,但这一样不会影响他问话的效果。

    果然听了杜峰的问话,青狼还是下意识的道:“对,小时时候,我家附近有座寺庙,有个和尚看上我,就传给了我几套少林功夫。”

    杜峰低头沉思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道:“看在你是军人出身,又与少林有一段渊源的份上,我今天不会太为难你!”

    杜峰的话没有一点凶狠的意味,但说出来却一样让青狼和吴用深信不疑,似乎杜峰现在说会杀了他们,他们都会相信,这就是一般的人跟高手之间的区别。吴用跟青狼虽然比上不足,但在其它三个保镖的眼中,无疑他们都是高手。

    青狼不敢说话,没想到旁边的三个兄弟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三人同时踏前两步,将杜峰围了起来,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除了人长得帅一点,余下的就只是装逼了,俗话说,莫装逼,装逼被雷劈,他们就想来伸张一次正义,好好修理一下喜欢装逼的杜峰。

    杜峰嘿嘿一笑,没想到自己本来希望低调的饶过他们,他们却自动送上门来让自己收拾,杜峰不禁感叹“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

    看到杜峰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嘿嘿发笑,三个人气得同时伸出手掌,尽往杜峰与宁馨手人身上招呼过来。可惜这些攻击在杜峰的眼中完全是儿童耍宝一般,完全不够自己练,于是杜峰带着宁馨一边尽力的躲闪一边却开始挑逗起来。

    “哎呀,好险!”

    “这一招使得不错,就是太慢了点!”

    “你个笨蛋,这一拳该这么打的!”

    听到杜峰的挑逗,三个男人尽管气得七窍生烟,却完全没有办法可想,想打杜峰却是连杜峰的衣服都碰不到,想要退开却似乎被杜峰缠住了,这让他们几乎气爆了肚子,大概做男人就数这个时候最窝囊了,有力使不上劲,还想撒撒不回来。

    越打越惊心,越打越害怕,三个人都开始晕头转向了,心里早就投降了无数次,可杜峰却就是不给他们机会,不但不撒招,还硬是逼他们不断的进攻,一边还不断的挑逗他们。其实现在他们才真正明白了杜峰的厉害之处,现在三人是有苦自知,现在哪里还敢与杜峰为敌啊,只求杜峰快一点让他们得到解脱那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宁馨也玩得兴起,开始学着杜峰的口吻调戏几个保镖了。

    “哎呀,你怎么啦,刚才打我的时候不是挺有劲吗?”

    “哎呀,我好怕啊,这招好厉害啊,可惜没有力气!”

    “你们在跳舞吗?怎么自己人打起自己人了?”

    “哎呀这位大哥,你咋自己打自己?你有自虐倾向吗?”

    ……

    吴无与青狼其实都有心救这三个同伴,可惜却是不知道从何救起,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三个保镖开始丢人的在原地打起圈来,不是我打了他的鼻子就是他碰了我的嘴,杜峰跟宁馨就那么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就那么看着眼前几个人像是在跳舞一样在地上不断的,不断的互相攻击,现在他们的心智都被杜峰给绕得乱了,撒撒疯也是正常的。

    三个家伙终于如脱力一般瘫成一团倒在地上,杜峰瘪瘪嘴笑道:“哎呀,你们不是要给我们点颜色瞧瞧吗?怎么自己就先睡上了,这里可有点冷啊,要小心感冒哦!”

    宁馨也取笑道:“这位大哥,小心点,不要躺在地上啦,压坏了花花草草可不好啊,就算不压坏花花草草,把小蚂蚁压死了也是罪过啊!”

    三人哪里还有力气还嘴,也没有这个胆子,现在除了一个还在口吐白沫之外,其余两人早就睡着了。

    杜峰跟宁馨互相对望了一眼,本来还真的准备再对地上的三人冷嘲热讽一番的,没有想到他们还没有机会开口就只听到刚才还在一边不敢上前的青狼道:“够了!”

    杜峰这才严肃的转过头,盯着一步一步逼近的青狼,道:“你准备干嘛?”

    青狼走到杜峰三步远,这才沉声严肃道:“我要向你挑战!”

    杜峰笑道:“可你打不过我!”

    青狼皱眉,却又绝决的道:“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但我还是要向你挑战,否则我无法向我的三位兄弟交待。”

    杜峰眼睛一亮,道:“哈哈哈哈,好,你身负正宗少林功夫,又是军人出身,还这么讲义气,只凭这三点,我就不会让你太难堪!来吧,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不过我可告诉你,因为我还要陪我女朋友一起去吃饭,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玩,最多只接你两招!你最好将你最拿手的功夫使出来,免得败了以后冤!”

    青狼什么话也没有说,左脚往地面上一踏,一股杀气立即从他身上喷发出来,杜峰的一愣神之间,青狼已经右腿往后摆起,蓄力完成后腾的一声轮起一个半圆向杜峰的左胸踢来,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点勉强。杜峰暗自点了点头,他当然看得出来这就是青狼的最厉害的招式了,因为这一招完全没有太多的花哨,就是军体拳改变了一下踢过来,更加简洁,却更具威力。

    杜峰想都没有想,一股真气迅速流转全身,分出一部分真气在自己身体外面形成一道小小的保护罩,这样做最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怀里的宁馨,他本人早就运起三层的神龙诀内力也是右腿急伸,往青狼的右腿踢去。

    杜峰这一招看起来没有半点力气,也完全没有蓄力的过程,跟青狼那一脚也差不多,杜峰这一脚根本就是自然出脚,没有任何招式可言,不过杜峰这一脚的速度却比青狼那一脚快得多。

    两脚在瞬间接实,没有任何花哨口言,完全是实力与实力的对撞,不有半点虚候,杜峰站在原地一动也没有动,而对面的青狼却被杜峰这一脚踢得飞了出去,直直的飞了大概十米才撞到一颗树上才跌到地上。

    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青狼摇了摇头,身上没有一点伤痕,这让他相当的不解,正好杜峰开口了:“你不要奇怪,我看你人不错,所以不想伤你,只是给你一点教训而己,当然你可以再出第二招了!”

    青狼眼中显出一份感激,不过这架还没有打完,他自然也不会就此作罢,这次是双脚了,双脚在地上一跳,再次落地的时候,青狼像是风一般的直冲过来,地上的尘土似乎都跟着一起飞了起来,形成了一道黄色的旋窝。

    看到对方这次改用拳了,杜峰也不害怕,

    杜峰这次也改用手了,不过右手搂着宁馨只是伸出左手一挥,青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和沮丧,这次依然是飞出了三米多才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青狼这次爬起来没有再过来了,只是默默的走到吴用的身后,很明显,自己该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他现在要让吴用出场了,嘿嘿,你不是害怕吗?我还就非要把你推出去不可!

    对于青狼的那抹幸灾乐祸,吴用是牢记在心的,不过面子上他现在却不得不出来了,杜峰也不说话,径直拉着宁馨的手盯着他,他就想看看这个吴用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事情。

    “呵呵,原来你就是宁小姐的男朋友啊,真是郎才女貌,天上只生了这一对,地上只生了这一双——”

    “停!”杜峰赶紧让吴用住口,太他妈肉麻了,他现在浑身汗毛都出来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种话偶尔听一次可能新鲜,但听多了就腻了,腻了也就烦!

    “我这可是说真话啊!”吴用还想再说,可杜峰早就摆手让他停止了,虽然宁馨在旁边听得兴趣十足,但杜峰觉得这样下去他受不了,还是先撒吧。

    “我今天还有事情就先走了,今天心情好我就不找你们麻烦了,不过我可警告你,下次如果再敢找我女朋友的麻烦,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杜峰恨恨的道。

    吴用早就想走了,敢听到这种话,哪里还敢继续留下去,马上跟青狼提起地上的几个保镖往林子外面的车子走去,没想到刚刚走了两三步,杜峰又叫起来了。

    “站住,回来!”

    所有的人都不禁心一惊,包括刚才那三个才被救醒的兄弟都紧张的盯着杜峰,在他们心里,杜峰的印象真是太深刻了,而且太可怕了。

    杜峰嘿嘿一笑这才道:“告诉你们老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谁,只是我最近比较忙不想收拾他,如果他还要这样做,迟早有一天他会后悔的!”杜峰一边说话一边将眼睛盯向不远处的一颗大树。

    吴用吓了一跳,因为杜峰瞧的那里很明显就是陈华的藏身之处,他赶紧连连点头,这才带着人一起离开。

    杜峰也带着宁馨一起走开,刚刚离开,不远处的树丛中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正是毒蜂,看着杜峰离开的方向,他的眉头第一次皱了起来。

    “啪!”陈华的耳光准确的落在吴用的脸上。

    “**,你们也太***没用了,捉个女的竟在那里说那么多废话,还耽误了老子那么长的时间!而且看你们后面那群样子,真***不是男人!真是太丢我的脸了!”陈华嘴上骂得欢,其实心里也清楚,要是自己遇到那种情况也得乖乖求饶。

    “是,少爷!”吴用现在好像除了低头承认错误就真的啥也做不成了,他现在已经习惯天天被陈华当出气筒使用了,不过在他内心深处却有点悲伤,他不甘心就这样混一辈子,他真觉得自己有通天之才,只是缺少机遇而己。

    因为明天宁馨就要走了,所以杜峰特意在交大附近的一家酒楼设宴为宁馨饯行,没想到满满一桌子好酒好菜点好杜峰正准备大吃特吃一回,宁馨的手机却响了,一巴掌打在杜峰抓向菜盘的手,一边笑呵呵的拿着手机跑到门外。

    杜峰点燃一根烟,抽了半天才看到宁馨一脸神秘的走了进来,道:“你猜一会儿还有谁要来?”

    杜峰摇头道:“我怎么知道,八成是你宿舍里面那些同学吧!”

    宁馨嘟着嘴摇了摇头道:“我才不会请他们。”

    杜峰奇怪的道:“为什么?”

    “他们就像是屋梁上的冬瓜,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今天说你好,明天说陈华好,我不喜欢他们这种性格!”这宁馨还真是直性子,居然这种话都告诉杜峰。

    好在杜峰也了解她的个性,所以也只是嘿嘿笑道:“那你到底请的是谁啊?”

    “我只能告诉你,是一个美女,而且是一个我很佩服的美女,也是我认的妹妹,呵呵,你可不能打她的主意啊!”宁馨一边笑着说,一边给杜峰敲警钟。

    杜峰笑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倒是说说她叫什么名字啊?”

    宁馨还是神秘的道:“我说了,这个是秘密,你也别着急,再抽两支烟估计她也就要到了”

    没有办法,杜峰只好真的抽起烟来,本来杜峰肚子就饿了,现在又看到满桌的菜,杜峰几乎忍不住又想伸出手,但看看宁馨一边紧紧的盯着自己,只好讪讪的把手缩回来,还好这里至少还茶可以喝喝。

    十分钟后,包间的门准时被敲开,打开房门肖婉婷首先笑着道:“宁馨姐,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快给我看看你男朋友呢?”

    看到肖婉婷一付热情的样子,宁馨先跟她来了个拥抱,这才将堵住的门松开道:“看吧,呵呵!”

    “啊!”

    “啊!”

    肖婉婷跟杜峰同时惊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