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车外的景物飞一般的掠过窗前,杜峰不得不感叹这“和谐号”动力车就是牛逼,明明是火车编制,却做得像个地铁,而且平均速度都在每小时250公里左右,这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杜峰那辆宝马车的极限速度,因为就算是加全码力没有任何阻碍,杜峰最快的速度也只是达到过208公里每小时,那与这“和谐号”比,真的差得太远了。所以杜峰到南京没有自己开车,而是选择了这种半小时一班的”和谐号”动力车。

    离上次谢雨婷偷回SH已经快十天了,今天才接到谢雨婷的电话,说是家里已经准备好了,让他上午就要赶过去吃午饭,所以杜峰就赶紧买票上车,没办法,上次就答应了谢雨婷,想不答应也不行啊,因为别人用嘴都侍候过他了,他还能说半个不字?

    这段时间杜峰的住所都不怎么固定了,因为珍姐家根本不方便住这么多人,而且老是住在珍姐家,杜峰也觉得不方便,那总不如自己家来得舒服。虽然搬回了自己的小屋,杜峰白天还是照样领着几女逛逛商场,或是一起开车去游玩一下,小日子得不错,偶尔到珍姐家吃顿团圆饭,晚上也不一定回来,有时干脆住在珍姐家。

    至于晚上干些什么,已经搬回来的燕子跟肖婉婷自然不清楚,不过她们即往往能从第二天珍姐的精神状态来判定前一天晚上杜峰在珍姐家干过什么,见到珍姐一脸春意的盯着杜峰,肖婉婷早就接受了这一切,而燕子则有点心慌和失落,其实她早就看出珍姐与杜峰的不一样了,只不过她不好意思说,老想杜峰主动来吃了自己,可杜峰却又老是不吃她。

    这次南京之行以后就要回老家过年了,因为离过年也没有多少天了。

    这次回家的人员也已经定了下来,肖婉婷跟燕子那是指定要回去的,而小雪也是要死要活的要跟着一起去,还说是要带燕子跟肖婉婷一起去看看当初自己跟杜峰住的那间房。本来杜峰也准备叫上珍姐的,不过珍姐自己也知道这次回家杜峰的妈妈肯定要猜测自己与杜峰的关系,对此她深深的感到自卑和害怕,所以她选择不跟杜峰一起回去,她宁可给杜峰当一辈子地下情人,她觉得那样她就已经满足了。

    这动力车就是快,平时开车可能要两个小时,现在坐这车只用了几十分钟就到南京了,杜峰随着人流一起涌出火车站,一眼就看出了谢雨婷派来接自己的人。

    这倒不是杜峰的眼力好,而是对方太显眼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就靠在出站口不远处的人行道边上,这个地方一般是不允许停车的,不过这种标有南京军区专用字样的车子是不在此例的,因为指不准接的就是某位国家领导。

    杜峰提着个包就走了过去,双方相距还有十米左右,对方已经很机警的注意到杜峰,可能谢雨婷给他们看过杜峰的照片,当前一位兵哥哥冷着个脸走过来,伸出手道:“请问你是杜峰杜先生吗?”

    杜峰笑道:“我就是,你们是雨婷派来接我的吧?”

    没想到对方却理也不理杜峰,只是跟他很客套的握了握手,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打开车门道:“请上车。”

    杜峰暗暗摇头,这哪里是接他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抓他呢,不过杜峰也理解这几个兵哥哥,估计他们也是怀疑杜峰是谢雨婷的神秘男朋友,现在杜峰都要抢走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了,对杜峰冷淡已经算是很客气了,估计遇到另外一些非军队的家伙,管教没有这么严的,都要跟杜峰拼命了。

    挂了军区牌招的车果然牛逼,一路上都是畅通无阻,甚至闯了红灯也没有交警敢拦。

    南京军区大院外面老远就围上了高高的围墙,几幢红砖绿瓦的楼房就矗立在围墙里面,显得有点孤寂又冷清,可能是军区驻地,附近都没见什么厂房和工地,所以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

    吉普车通过了三层盘查这才通到最里面的内院大门,杜峰知道这里住的就是跺跺脚整个国家和军界都要抖三抖的军中大佬了,门口的哨兵紧握着冲锋枪站在那里,杜峰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人不但会用枪,好像个个都还是会家子,不过比起何爱国家别墅,这里的兵就明显差了一个档次了。

    看到杜峰乘坐的车子到了门口,早就在门口等待的谢雨婷像个天使一般扑到刚刚打开车门的杜峰怀里,嗔道:“你怎么才来啊?爸爸都等你好久了,你要再不来啊,我估计一会儿就算你来了,他也要叫这些当兵的把你轰出去了!”

    杜峰咳了声嗽,眼睛向四周转了一圈,谢雨婷这才注意到还有外人在场,也赶紧站直身子,脸上却没有什么羞意,对来接杜峰的那个当兵的热情的道:“小吴啊,谢谢你了啊!”

    小吴虽然也算是南京军区大院里面比较老的警卫员了,不过一年到头也见不到谢雨婷几次面,现在看到谢雨婷好不容易放假过年了,却又约了个男朋友一起回来,这对于小吴来说,绝对不是好事,而且他心里牙根儿就比较难受,不过在谢雨婷面前他还是很热情的笑道:“不客气不客气,只要谢姐姐空了给我签几个名就好,呵呵,我寄给我朋友,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看到自己常年使唤的司机居然也是自己的粉丝,谢雨婷只得笑道:“没问题,你放心吧,等我空了,你要多少签名我都给你签!”

    谢雨婷说完就带着杜峰一起往最里面那层红房子走去,其实他们没有注意到,就在那层红房子隔壁的楼房三层,冷如冰正咬牙切齿的盯着杜峰狠毒的骂道:“小白脸,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敢抢我的雨婷,你只有一条路好走,那就是死!”

    谢雨婷还没到客厅门口就嚷开了:“爸,妈,杜峰来了!”

    谢德军跟妻子李玉洁赶紧站起来迎到杜峰,这都是谢雨婷刚开始就吩咐好了的,对杜峰一定要热情,要让他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对待这个宝贝女儿他们可真是疼爱有加。以前谢雨婷还没有进入娱乐圈的时候天天在家,那个时候谢德军夫妇没有什么感觉,可最后谢雨婷一旦进入了娱乐圈,就完全没把家当家了,一年也难得回几次,所以每一次回家,谢雨婷就成了家里的宝贝,基本上说话比谁都还有用.

    “伯父,伯母你们好!”杜峰先乖乖的叫了声伯父伯母,立即迎得了谢德军夫妇比较好的的第一印象,刚才杜峰一进门他们就看到了,论长相气质这天下就没有哪个男人敢说完全配得上谢雨婷,所以这一点他们都忽略不看,但人说从小看大,三岁知老,杜峰的彬彬有礼至少也说明他的素质还是不错的。

    “哦你就是杜峰啊,我们家雨婷可是经常提起你啊!快请坐快请坐!”谢德军首先就把杜峰拉过来坐下。

    杜峰赶紧从包里掏出几样礼品一一摆在桌子上,其实这次的礼品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才买下来的,而且买的基本上都是谢雨婷父母喜欢吃喜欢玩的东西,几副字画,外带几本市面上买不到的好书,另外还带了一副自己画的画,这些也都是谢雨婷给杜峰透的密,在来之前她就已经在电话中说得很清楚了,跟谁谈,怎么谈,杜峰记忆力不错,自然全记住了。

    谢德军夫妇连连称谢不己,不过心里的高兴和兴奋劲那是自然的,没想到他们一生追求的东西在女儿男朋友这里全得到了。特别是看到杜峰自己写的那副字画,谢德军连连点头,还以为自己又淘得了某位不知名的前辈的宝贝了。

    “小峰啊,你先跟你伯父聊聊天,我带雨婷去厨房帮忙,本来几个菜早就应该好了,不过为了等你我就一直没有下锅!”李玉洁看到两人越淡越是投机,不禁站起身来道,一边拉着谢雨婷进了厨房。

    杜峰连连称是,不过他可不敢看李玉洁的身影,因为李玉洁现在虽然已经四十多,却依然风采不减当然,如果打扮一下与女儿站在一块儿,指不定别人还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了。

    看到老婆跟女儿一起进了厨房,谢德军这才与杜峰一起开始聊天起来,看得出来谢雨婷提前作的工作确实比较有成效,从始至终谢德军都是诚心实意的与杜峰天南海北的聊起,到了后来谢德军也慢慢被杜峰的博学所折服,如果说刚开初对杜峰客气是因为谢雨婷,那现在对杜峰好可就真正的喜欢了。

    “小峰啊,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们家雨婷还真是有眼光啊,怎么就挑到了你这个宝贝了,哈哈!”

    不久,李玉洁与谢雨婷就开始叫杜峰跟谢德军吃午饭了,看到两人聊得正欢,谢雨婷暗暗高兴,还以为是老爸给她面子才跟二峰一起聊天的。一看开饭了,谢德军连忙对李玉洁道:“去去去,把我的茅台酒拿来,我要跟小峰喝几杯。”

    杜峰没感觉到,谢雨婷母女可是惊奇不己啊,因为一般情况下,就算是军区的几个老头过来,谢德军都不会拿出这瓶珍藏了好几年的酒,倒不是说这瓶酒有多贵,也不是这酒有多好,而是因为这酒可是当初谢德军去给何爱国拜年的时候,何爱国送他的,所以这酒就显得意义不一般了。

    不过何爱国能送东西给他,至少可以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他绝对是何爱国的亲信,二就是他一定深得何爱国的喜爱。

    李玉洁的手艺还真是不错,杜峰一边吃饭一边惊奇的盯了李玉洁两眼,看到后者一脸慈爱的盯着自己,杜峰暗暗心里感动不己。

    一顿饭吃得相当融洽,吃过饭身为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谢德军要去开个什么会,辞走的时候吩咐女儿下午带杜峰在军区大院随便走走,现在他哪里还是那个怕女儿怕老婆的男人,明明就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军官,其实这一切都是酒精的功效,如果在清醒的状态下,他断然不敢如此命令谢雨婷的,好在此刻谢雨婷还是乖巧的答应下来。

    看到谢雨婷居然想要跟着进厨房,李玉洁赶紧将她赶了出来道:“你还是去陪陪小峰吧,没事的时候带他到外面走一走。”

    谢雨婷正有此意,于是要带杜峰出去走走,杜峰自然不好说什么,只得跟在后面一起走了出去。来到外面杜峰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开双臂尽力呼吸,屋子里面实在太闷了,而且还不能抽烟,因为谢德军家里根本就没有人抽烟。

    杜峰抽出根烟,点上吸了一口,悠闲的跟着谢雨婷慢慢在军区大院各处走走,可能是由于外面有几层严格的盘察,真正大院内部不但远没有外面想象的那样戒备森严,反而更突出了人性化的一面,几片草坪和人工造就的假山鱼塘附近,几乎见不到一个当兵的,甚至人影也难得一见。这当然不是说这里就真的没有人警戒,相反内院的防卫实际上比外围更加严格,只是这些防卫都放到了暗处,外面一般的人是感觉不到的。

    看到前面有一片树林,谢雨婷走得也累了,道:“阿峰,我们一起到那边树林里歇歇你看怎么样?”

    杜峰搂着谢雨婷,在她耳边亲了一口,笑道:“我现在可是在你的地盘上,你的地盘你做主,你想干嘛我还不是只能尽量配合你!嘿嘿,那里面好啊,幽静,又没人,我们可以干点好玩的事情,”

    听到杜峰话里面的暖昧,谢雨婷白了他一眼道:“你个大色狼!”

    杜峰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你根本就是思想有点问题,你说到树林里去听听鸟叫,看看蚂蚁啥的,多浪漫的事情啊,哈哈!”说到后面杜峰都哈哈笑了起来。

    杜峰的笑声嘎然而止,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异常危险的气息正慢慢锁定了自己,他好久没有用过的精神力立即顺着这一丝线索追了出去,方圆数百米的范围内的一举一动都呈现在杜峰的脑海中,他立即就找到了危险的来源。

    10多米外的灌木丛中,冷如冰正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狙击步枪,正在向杜峰描准,眼看着对方的手指已经扣上了扳手,杜峰也来不及去阻止了,只好将神龙诀一下子运到极至,一种形同实质的保护罩瞬间在他的周围散开,足足有5米范围。

    冷如冰很果断的开了枪,很显然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因为他做得太理智,太认真,太稳当了。可惜现在子弹打到杜峰身外几米远外就全部被防护罩挡在了外面,就那么诡异的停在空中。

    杜峰本来还有点吃不准的,现在看到子弹果然伤不了自己,不禁更是豪气大增哈哈笑道:“不自量力!”本来还悬挂在空中的几枚子弹随着杜峰的功力运转,全部掉在了地上。

    谢雨婷已经被这种现状吓傻了,还好,杜峰跟自己都没有受伤,正在庆幸之际,冷如冰已经手执着一支军用匕首向杜峰冲了过来。

    冷如冰执匕首的姿势很标准,而且确实是身手不弱,可惜她现在遇到的是杜峰,又加上情绪不稳定,所以杜峰只是随手一拔,她的匕首已经飞起老远,人也啪的摔在几米外。

    还好,杜峰的这一拔之下用上了巧劲,所以虽然被震出几米远,冷如冰却一点也没有受伤,现在爬起来,狠狠的盯着杜峰,眼中的仇恨让杜峰都有点惊心,不过这次她却没有再冲过来了,虽然现在她依然还很激动,不过她刚才已经看到了杜峰比较变态的一面,连子弹都伤不了他,拿把匕首对他确实没有任何威胁。

    “杜——峰!”冷如冰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牙迸出来的,她现在真的狠不得咬杜峰几口。

    “如冰,你疯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谢雨婷这才发觉原来今天来行刺杜峰的居然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冷如冰,不禁又惊又怒。

    “不,我没有变,我也没有疯,真正变的是你,雨婷,别傻了,快回来吧,不要被这个小白脸骗了,天下就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东西!”

    “住口”"谢雨婷现在真是受不了了,现在想起不久以前还跟这个女人一起在床上互相爱抚,她突然觉得好恶心。

    “你走吧,看在冷叔叔和冷大哥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不过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

    冷如冰看了一眼此刻站在杜峰旁边的谢雨婷,眼中的仇恨似平更加深了,狠狠的再盯了杜峰一眼,坚定的道:“我会再来找你的,我一定要杀了你!”

    杜峰现在也有点生气了,他就搞不明白这女人怎么会这么变态,谢雨婷明明不喜欢她,她却非要别人喜欢,而且还要别人一个大美女一辈子不找男朋友,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好,随时欢迎,不过,我警告你,下次再遇到我手里,可别怪我心狠手辣。”杜峰也嘿嘿阴笑道.

    “遇到你又怎么样?”冷如冰冷笑不已。

    “怎么样?小心我**了你!”

    杜峰本来是说笑的,不过说了以后还真有这种想法了,想想将这个变态**以后不知道她会怎么样,杜峰心里就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