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冷如冰转身含恨离去,谢雨婷的心突然间变得有点失落和内疚,不管如何她与冷如冰这么多年姐妹一起做下来,感情还是相当深厚的,特别是冷如冰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变得如此变态,似乎谢雨婷也是有着间接责任。

    想起冷如冰上次说过要自己在她与杜峰间选择,虽然谢雨婷即使在冷如冰追到天津的时候都没曾告诉她,但现在谢雨婷都带杜峰回家了,这答案不用说冷如冰也会知道。那如此说来,按冷如冰的性格,今天来找刺杀杜峰也就显得现所当然了,冷如冰的性格一向是固执而好胜的,往往为了达到目标而不择手段,甚至在知道自己得不到的时候她会毅然选择毁灭,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

    想到这些,谢雨婷不禁有点担心起来,今天冷如冰已经开始对杜峰展开报复了,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疯狂的事情,其实就算到现在她都没有多么痛恨冷如冰,因为她总觉得冷如冰如今这个样子全是自己的原因,就算冷如冰向自己开枪她都可以不恨她,但谢雨婷却不能容许她向杜峰下手。

    看样子杜峰现在与冷如冰是真的撕破脸皮了,以后肯定也必然是水火不容,虽然谢雨婷始终相信杜峰终久可以改变冷如冰,也始终相信自己那个计划早晚能够实现,但实际上现在她面临的却是友情与爱情艰难选择,谢雨婷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站在哪一边。

    虽然杜峰与冷如冰在自己心里面占据着同等重要的地位,但在内心深处,谢雨婷还是更加偏重于杜峰这边,但冷如冰与她却不仅仅是普通的友情,更有过一段变态虐情,再说冷如冰变成如今这样谢雨婷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内疚,所以现在她心里相当难受。

    谢雨婷叫杜峰到南京来,一方面确实是想告诉家里人一个信息,那就是自己已经找到自己的意中人了,说不定将来某一天就会突然退出娱乐圈,而另外她也确实是做给冷如冰看的,她希望冷如冰能够知道她的选择,从而放弃对自己的纠缠,那样她才能实现那个诱人的计划。

    否则时间拖得越久,对冷如冰的伤害也就会更大,而谢雨婷自己也会更加难过,因为不管怎么样,谢雨婷不可能一辈子跟冷如冰保持那种暖昧的关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事情早晚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那个时候可能就不只是谢雨婷会受到舆论的攻击,更会影响到她的家人,甚至对整个国家都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阿峰,对不起!”

    谢雨婷傍在杜峰怀里,脸上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

    杜峰拍拍谢雨婷的小脸,将她搂得更紧了,眼望着冷如冰消失的地方,道:“没什么,这事情早晚都要解决,我明白你的苦心,再说你既然跟了我,我自然要为你出头!”

    被冷如冰这么一闹,两人现在都再也没有心情散步了,沿着来时的小路往回走,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谢雨婷此时想的是如何找机会再帮杜峰尽快搞定冷如冰,以免这段时间再受到冷如冰的骚挠,而杜峰想的则正好相反,他现在对冷如冰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一点好感了,除了心里对她的遭遇还有一点同情之外,想得最多的则是下次这魔女再遇到自己手上,是不是真的像刚才说的那样**了她,杜峰一个人在心里狠毒的YY着。

    看到远处一个人影飞一般的向这边冲来,杜峰将谢雨婷拉到身后,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对方终于跑到了杜峰面前,看到杜峰身后的谢雨婷,连忙惊喜的叫道:“雨婷,你没事吧?哎呀,你看到如冰了吗?”

    谢雨婷也看清了对方,脸色有点复杂的盯了对方一眼,道:“冷大哥,我们没事,如冰她刚才——”

    “我妹妹她对你们怎么样了?没伤着你们吧?这丫头越来越胆大了!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她才怪!”

    谢雨婷一脸悲伤的道:“如冰现在变了,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如冰了,刚才她居然想要杀了阿峰!”

    想到刚才的危急情况,谢雨婷现在还有点余惊,不过对于刚才冷如冰打过来的子弹被杜峰轻轻的一挥手之后就悉数掉在地上这种怪异的事情却一点也没有显得惊奇,因为上次杜峰来酒店看她的时候她就知道,杜峰这人不简单,虽然她知道杜峰身上一定藏着惊人的秘密,她也确实对杜峰比较好奇,但她却从来也没有问过,她相信总有一天杜峰会全部告诉她的。

    杜峰这才知道,原来对方竟然是冷如冰的哥哥,这才真正放松了警惕。

    “什么?她还真拿了枪干这种事,你们放心,这次我非要关她禁闭不可了,太不像话了,哼!”虽然嘴上骂得凶,不过杜峰也能看得出来,说到冷如冰的时候对方的眼神中却是一片慈爱。

    “那,雨婷,如冰她没有伤着你们吧?”

    谢雨婷看到对方眼中的那抹情谊,赶紧将目光闪开,抓住杜峰的胳膊道:“没事,我们都没有受伤,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男朋友,杜峰。”

    接着又为杜峰介绍道:“这位是我以前给你讲过的,如冰的哥哥,冷如平。”

    冷如平听到谢雨婷的介绍后,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不过转眼间又变得正常,赶紧过来拍拍杜峰的肩膀关心的道:“杜兄弟,你没事吧?”

    其实对于这个为了妹妹敢只手杀人的冷如平,杜峰还是相当佩服的,所以即使刚才看出冷如平似乎对谢雨婷有点男女之情,但他还是假装没看到,现在看到冷如平如此热情,也立即笑着回道:“没事没事,你妹妹虽然厉害,但兄弟我也不是吃素的嘛,呵呵,再说了,我跟她也没有什么大仇恨,她可能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看到杜峰也如此大方豪爽,冷如平不禁打心眼里替谢雨婷感到高兴,他可是最讨厌那些小白脸和娘娘腔的,现在见到杜峰不但人长得比自己强了一些,连说话做事也甚合自己心意,他也心生了结交之意,不禁热情的邀请道:“杜峰兄,你是大人有大量,不过我自己的妹妹我心里是最清楚的,看你这么爽快,很和老哥我的牌气啊,走,到我住的地方去喝几杯去!”

    谢雨婷似乎很不愿意与这个冷大哥一起相处,不禁有点犹豫的盯了杜峰一眼,推辞道:“冷大哥,现在去是不是不大方便?而且也太打扰你们家人了!”

    冷如平大手一挥,再次拍拍杜峰的肩膀道:“打扰啥啊?我现在早就不跟我爸一起住了,他天天也就跟你爸爸一起下下棋,开开会,平时可闲了,我又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让我跟他住在一起那就是折磨我啊,所以我现在自己单独住了,走吧,别扭扭捏捏的了,咱大老爷们儿做事就得干脆点,你可别说你不会喝酒啊,那样我可看不起你!”

    看到冷如平如此豪情,杜峰也兴奋的道:“冷大哥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不干脆点答应下来,那我还算个男人么?啥话也不说,今天这个酒我是一定要去喝了!”

    “好,走吧,我来带路,这才像个爷们儿,兄弟,凭你这几句话,我就要说,雨婷有眼光,我冷如平服了你了!”其实他现在还真是有点服了杜峰,因为杜峰不但将亿万人心目中的完美女神追求到手,还轻易的就打消了自己那个凶狠的妹妹,这都不是一个平常人能干到的事情,至少他觉得他就不行。

    冷如平现在住的房子其实就在他家那幢楼的一楼,打开门将两人迎了进去,指着一边几张简单的沙发道:“你们快请坐,我先给你们倒水去。”

    杜峰跟谢雨婷一起坐下,环眼一看,这房子还真是简陋,大厅里面基本上除了一张比较大一点的饭桌外啥也没有,透过开着的客房门杜峰看到里面似乎也没有怎么装修过,就放了一张大木床,然后就是一张办公桌,似乎地上还有几双横七竖八扔在地上的鞋子,杜峰心里暗暗笑道:看来这冷如平跟自己以前差不多嘛,也不爱收拾房间。

    冷如平给两人倒了杯水,自己也坐到两人对面道:“我一般都跟下面的一些兄弟住营房,这里除了平时约些他们一起来喝酒之外,也不大回来,所以也没有装修,嘿嘿,有点简陋,也没收拾,你们不要笑话我!”

    杜峰连忙笑道:“冷大哥这话可就不对了,就是要凌乱一点,才能显示出我们大老爷们儿的气概嘛,要是你这房间装修得太好,又太整齐了,我还真不太舒服,哈哈!”

    冷如平也是哈哈一阵笑,道“杜峰兄就是爽快,不像有的男人那么虚伪,你这性格我喜欢,不过我就没有杜兄弟这么好的福气了,能找到雨婷这么好的姑娘!”

    杜峰故意惊奇道:“冷大哥不会是开玩笑吧,听雨婷说你可是军区参谋的呢,说不准哪天就提你当少将了,要说你要官位有官位,要人品有人品,不可能没有女朋友吧?”

    没想到杜峰这一个马屁却没有拍响,冷如平正经的道:“哎,杜兄弟啊,我给你说实话,我也不是自吹,喜欢大哥我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中也不乏长得不错的,不过大哥从小就喜欢雨婷,这事雨婷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她一直把我当哥哥看待,不过你放心,既然雨婷现在选择了你,那我以后就绝对不会再对她抱有什么想法,而且我想杜兄弟的人品能力一定也不普通,绝对配得上她,我只有羡慕你们,祝福你们,断然不会打什么坏主意,而且我也不屑那样做!”

    听到冷如平这样一说,杜峰也不能再装傻了,也正经的表态道:“冷大哥你放心,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多大能力来证明自己,但我想我一定不会让雨婷受到一点点委屈,要是将来我让她受了委屈,那不仅是对不起她对我的这片真情,也是对不起冷大哥对我的这份情谊啊!”

    冷如平笑道:“你知道就好,要说起来,以后要是你真敢欺负雨婷啊,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带把机关枪来把你给突了!哈哈,你还别不信,我这人逼急了,还真是啥事也干得出来的,雨婷你说是吧?”

    这话杜峰相信,要不当年他也不会因此被降职了,这一点也正是杜峰最最佩服的地方,所以杜峰笑着连说不敢。

    从进门到现在谢雨婷都没有多说什么话,不过她一直紧靠在杜峰旁边,抓住后者的胳膊,很甜蜜的靠在杜峰的膀子上,这比说什么话都强,听到两人的谈话,本来还有点闷闷不乐的她也出来笑道:“你们就别肉麻了,相信阿峰将来也不会亏了我的,你们不是要喝酒吗?怎么就抱着这白开水聊天了,冷大哥,你不会是这里没有酒吧?”

    冷如平这才拍拍头,连骂自己糊涂,让两人再坐一会儿,自己跑到厨房里搞了点花生米,又搞了一盘鸡爪,一一放在饭桌上,又从一旁的酒柜中拿来几瓶二锅头。

    “兄弟,我这里除了这些东西,也没啥好菜的,更没啥好酒,不过咱们喝酒喝的是感情,感情到了,就算是喝水,那也叫有味道不是,你看,红星二锅头四瓶,一人两瓶,啥话也别多说,一会儿喝不完,直接给我,给我多少我帮你喝多少。”

    说到喝酒杜峰哪里会怕冷如平,不禁豪爽的笑道:“冷大哥你就放心好了,你的话也就是我的话,你一会儿要是喝不完可别硬撑啊,能喝多少喝多少,喝不掉的直接给我,有多少我干多少!”

    “这酒喝得有点意思,来来来,我们先干一口!”冰如平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在嘴里,拿起瓶子就跟杜峰碰了一下杯,就那么抱着瓶子猛吹了一大口。

    两人都是海量,不一会儿就整完了两瓶,看到杜峰脸色都没变,自己已经喝得有几分醉意的冷如平兴奋的道:“哎呀,总算找到个能喝酒的人啦,兄弟,要不再来两瓶?”

    杜峰正待回答,谢雨婷已经在旁边叫开了:“不准喝了,再也不准喝了,喝这么多酒对你们身体都不好!”

    冷如平笑道:“雨婷啊,我看你是担心杜兄弟喝醉吧?还没嫁人就这么护着他,哎,看来我是真要嫉妒他了!哈哈,杜兄弟,我说咱们今天这个酒还要不要喝?”

    看到冷如平把皮球踢给了自己,杜峰转眼看了看谢雨婷,为难的道:“这个——”

    “杜兄弟,你可是男人呐——”冷如平在一旁边出言相激。

    “男人怎么了?男人就可以不爱惜身体啊?”谢雨婷嘴一瘪,嗔道。

    杜峰考虑了一下,最后只好选个两方面都不得罪的办法道:“要不这样吧,也不要说两瓶了,一共再拿一瓶,我们两兄弟一人一半,这样也就没啥说的,既能再喝酒也不用担心怕醉。”

    看到一边的谢雨婷都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下来,冷如平也只好妥协道:“一瓶就一瓶吧,总比一瓶都没有的强,哈哈!不过这一瓶我们可要省着点喝啊,一会儿杜兄弟给我留个电话,以后我要是想喝酒的时候就来SH找你,或者你来南京我们好好喝,不过以后可千万要一个人来啊,免得有人管着你!”

    “冷如平——”谢雨婷第一次气得大呼起冷如平的大名来,吓得他赶紧闭上嘴巴,自己跑到厨房去拿了两个大瓷碗,又拿来一瓶二锅头,给两人分别斟满道:“来来来,兄弟,我们喝酒。”

    因为酒不多,这次两人喝酒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不喝酒干啥?吃吧!可吃的也吃光了干啥?那就只有聊天了,这聊天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冷如冰的身上,杜峰现在也正好趁着酒喝得有点多了,假装有点醉意的道:

    “我说冷大哥啊,你下次可真要管好你妹妹了,她要是下次再拿把枪来吓唬我,我可指不准真要好好替你管教一下她了!”

    冷如平叹了一口气道:“哎,杜兄弟,你也别太怪她了,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这个做哥哥的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杜峰安慰道:“你有什么责任啊,你妹妹的事情雨婷也给我说过了,这要怪也要怪那些畜牲,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话虽如此说,可那天要是我再早一点到,或是我早点去学校接她,也就不会这样了,哎,都是我不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想到这些事情,冷如平都还是那样的痛苦和悔恨,猛喝了一口酒,感觉还真***苦。

    谢雨婷也在一边道:“冷大哥,要说起来你还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你,我跟如冰——哎,不说这些事了,现在如冰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们都很心痛,但现在不是悔恨的时候,我们都该好好想想办法,看看是不是能够将她已经严重变形的心理给变正常。”

    杜峰道:“是啊,冷大哥就不要再自责了,我想总有一天,如冰会从那个噩梦中走出来,只要我们有信心,就一定可以办到的!”

    听到杜峰与谢雨婷都纷纷慰劝,冷如平还是叹了一口气道:“这么多年了,我咨询过太多的心理医生,都无济于事,刚开初如冰还听我的,现在连我的话也不像原来那么管用了,你看,今天她都敢拿着枪来杀你们了,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管管她了,就算她再怎么恨我,我也一定不能让她再堕落下去了。”

    其实在冷如冰的心里一直对这个哥哥抱有深深的歉意,反过来冷如平却又觉得自己愧疚妹妹的,总觉得冷如冰变得这样,也是因为她恨自己当时没有及时的出现以便解救她脱险,这个误会两人都没曾说过,所以一直过了这么多年,两人都活在深深的自责和愧疚中。

    看到现场的气氛实在有点压抑,谢雨婷拍拍巴掌笑道:“都别愁了,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愁也不是办法,冷大哥你就放心吧,阿峰已经答应过我了一定会帮如冰恢复正常的,只是这有个过程,也需要你有信心才可以!如果你全力支持阿峰,我向你保证,用不了多久,如冰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因为,我们已经想到治疗她的办法了!”

    杜峰当然知道她所谓的办法是什么,虽然心里有点不以为然,但现在当着冷如平的面,他总不好意思反驳,只得讪讪的点头称是。

    冷如平惊喜的拍拍胸脯道:“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太好了,杜兄弟你放心,今天我们都这样称兄道弟了,那你就永远是我冷如平的兄弟,以后不要说如冰的事,就算其它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得到忙的,你尽管说,兄弟我要是有半点不尽心尽力,那我就不是爷们儿了,一句话,兄弟的事,能办的快办,不能办的想尽办法也要办!”

    冷如平都这样说了,杜峰没有道理不感动,端起酒杯道:“好好好,既然冷大哥都这么豪爽,兄弟我也不说那些虚伪的感激话,一句话,一辈子的兄弟,来来来,喝酒!”

    看到两人都这么豪爽的称兄道弟了,一边的谢雨婷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她早就为杜峰征服冷如冰定好了计划,现在知道自己计划的第一个目标已经完成了,现在与冷如平已经打好了关系,后面就算计划完成以后,冷如平也不好找自己与杜峰的麻烦了,因为今天她已经用话将冷如平套得死死的了。

    一瓶酒实在是不经喝,不过看看天时已晚,杜峰准备告辞了,将两人送到门口,冷如平又让两人等等,自己跑到里屋拿笔写下一个电话号码拿出来递给杜峰道:“兄弟,麻烦你个事儿,你不是过春节要回老家吗?正好,我有个叫于明清的战友现在也在巴中,只知道他在政府部门任职,却不知道倒底是干啥职位,每次问他,这小子还不肯说实话,你这次回去正好帮我问问看,不过最主要还是代替我去看看他,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就他跟我关系最铁,还帮我打过不少架,那也是个不怕事的主,哈哈,让他有空来南京找我!”

    杜峰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这才与谢雨婷一起告辞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谢德军已经开会回来了,正坐在凳子上捶腿呢。

    “啊,小峰,你们回来啦,我正说给你们打电话让你们回家吃晚饭了呢,呵呵,玩得开心吗?”谢德军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勉强,看得出来,他现在似乎腿真的有点毛病。

    “爸,你关节炎又犯啦?来,我帮你捶捶!”谢雨婷赶紧走过去,蹲下来将老爸的腿放在登子上,帮他敲了起来。

    “哈哈,没想到我谢德军一辈子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没被打倒,老了却被这个小小的关节炎搞得这么头痛,哎,想起都恼火啊!来来来,小峰,快坐下吧,我正想跟你聊聊天呢,中午我们说到那个什么了,哦孙子兵法是吧,我们接着说!”一边享受谢雨婷的服侍,谢德军一边招呼杜峰坐下。

    杜峰看他虽然嘴上在笑,谢雨婷也尽力在帮他揉捏敲打,却仍然额头有汗珠掉下,杜峰走过去笑道:“伯父你就先别和我说什么孙子兵法了,先将你这关节炎治好才是大事啊!”

    “哎,这关节炎就跟牙痛一样,说起来不严重可痛起来还真是要命啊!可我上过医院很多次了,专家都说我这病没啥大问题,可就是根治不了,这不,今天多走了几步路,又开始犯病了,哎!”看来,谢德军还真是对这个关节炎很没办法。

    杜峰叫谢雨婷停了下来,自己蹲了下去,笑道:“伯父你还别不信,我对这关节炎还真是有研究,让我给你推拿一下,保证马上见效,呆会儿我再给你开个药方,你捡点中药回来服三天,以后就再也不会犯这毛病了!”

    谢德军惊奇的道:“不会吧,你是医生吗?我可没听雨婷说过你会中医啊!”

    杜峰笑一边帮谢德军按摩一边笑着解释:“哦,我的确不是医生,不过对我家祖传的中医我从小就比较感兴趣,所以就学了一些,而且这推拿手法也是从老爸手上学的!”

    才推拿了两分钟,谢德军已经惊喜的大叫道:“哎呀,太神奇了,小峰,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居然就这么几下就让我的腿一点也不痛了,哈哈哈!”

    杜峰这才坐下来,让谢雨婷拿来纸笔,写下一个中药方子递给谢德军道:“这个药方是我家祖传的,专治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这可是个秘方啊,呵呵,以后你再遇到犯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朋友,就让他拿着这副方子去抓药,只需要三天保证药到病除!!”

    谢德军兴奋的把药方拿在手上反复的看了几遍道:“哈哈,小峰,你真是个人才啊,难怪咱们家雨婷会看上你了,看来她这次算是捡到宝了,哦,你这手字还真是不错,一看就是练过的!”

    对自己这一手行书,杜峰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类似这种称赞他也听得多了,所以只是微微笑着,一边的谢雨婷却兴奋的道:“那当然了,我看上的哪能差得了啊!老爸,你看你书房那些古董宝贝哪件不是我帮你淘来的,呵呵!”

    杜峰那个汗啊,感情我是个东西?可我真是东西吗?难道还不是东西?杜峰怎么想就怎么别扭!

    晚饭是李玉洁专门去市场买的一些海鲜,全是滋补的好东西,可惜杜峰对这些海味一点也没有胃口,他就这贱命,一点也不喜欢吃海里的东西,这让李玉洁夫妇又是难堪又是叹气,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辛苦准备了半天的东西,拿到杜峰面前却一点也提不起他的食欲,甚至连尝都不尝一下,其实也不是二峰不给面子,而是他一旦尝了这些海鲜,皮肤就会起反应,这种事情自从以前上大学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敢去试了。

    杜峰不想在这里留宿,因为他总觉得住在这个军区大院里有点冷清,一冷清人就容易孤独,而且他已经在家安排好了,明天就回四川老家,所以他借口SH有急事需要晚上连夜坐车回去。

    谢德军夫妇也是直爽人,根本没有怀疑杜峰是撒谎,爽快的放人,不过考虑到杜峰过几天就要回四川老家了,所以建议让杜峰带上自己的宝贝女儿,杜峰自然是求之不得了,不过却有点怀疑谢德军夫妇,因为一般的父母哪个不想跟自己的儿女一起过年团聚啊,而且谢雨婷还是一年在家中呆不了几天的人。

    其实也不是谢德军夫妇有什么特珠用心,关键是他们不敢得罪女儿,因为这牙根儿就是谢雨婷自己想跟着杜峰一起回家过年,只不过让她提出口却又不好意思,所以只好叫谢德军夫妇来提这个问题了,其实他们心里虽然早就认可了杜峰这个女婿,但他们心里怎么可能不想与女儿一起过年啊。

    谢雨婷先化了个妆,再戴上帽子,确认走在外面不会被人轻易认出来了这才跟父母道别,搭上小吴的车一起赶往火车站,杜峰一路都在瞧谢雨婷旁边的行李箱,他现在突然有点怀疑这一切都是谢雨婷计划好的了,而且可能是杜峰还没来之间就计划好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谢雨婷收拾过行李啊.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了,因为手上提着谢雨婷的行李箱,杜峰没有办法打开房门,将门敲开看着面前的美女,杜峰愣在当场,心道:她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