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后面的谢雨婷跟叶梦已经睡着,已经等这个机会等了好久的小雪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杜峰,小手迅速的往杜峰的大腿摸去,刚刚接触到杜峰的时候,她只是微微的在杜峰的大腿上画着圆圈,等这种麻痒的感觉将杜峰惊醒,小雪早就一脸春色的盯着杜峰了。

    杜峰的心一颤,他是见识过小雪的功夫的,对于这个近似于萝莉的小魔女杜峰是又爱又怕,以前他会偶尔也会“被迫”的吃吃小丫头的豆腐,可现在他不敢了,因为他已经跟珍姐XX过了,那现在再来占小雪的便宜,虽然有点刺激,却会让他不由得产生出一种罪恶感。

    杜峰左手执方向盘,右手将小雪的手推开,可刚刚才将手抓到方向盘,小雪的手又伸了这来,这次不仅仅是在大腿上画圈圈了,而是直接将手向杜峰的大腿根部抓过来。

    没想到小雪现在胆子居然这么大,杜峰差点没把车子撞到护栏上,一手执方向盘,右手再想来推开小雪的魔手,可惜小雪现在是学了个乖,居然整个人都倒了过来,紧紧的靠在杜峰身上,任他怎么推就是不起来,而且将半个身子都躺在杜峰的大腿上,右手更是慢慢的移到杜峰的皮带扣子上,很熟练的打开扣子。

    杜峰这次不敢再犹豫了,右手紧紧抓住小雪的手不让她再继续摸下去,狠狠的瞪了小雪一眼,轻声道:“还不放手?!”

    小雪嘿嘿一笑,却马上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盯着杜峰的眼睛委屈的道:“老公,我们好久都没有那个了?让我摸摸看嘛!”

    天啦,这小魔女倒底想干嘛?

    杜峰下意识的用手来捂小雪的嘴巴,这还了得!自己又没跟她干过什么,现在听她这么一说,要是后面两位听到了,那还不大骂自己是禽兽啊,小雪才多大啊,刚刚16岁而己,不知道还属不属于未成年女性,如果算,那情节可就严重了!

    小雪的嘴是捂住了,但杜峰丢失的却是下面的阵地,因为就趁他这一松懈的时间,小雪已经快速的解除了杜峰的皮带,而且小手已经顺利的攻入到里面的敏感地带,感觉到杜峰的小弟弟在自己手上似乎立即就活跃的涨大,小雪破天荒的有点脸红了。

    也难怪她脸红,这种事情她以前还真没有做过,以前不做不是她不想做,而是她不急,也拉不下这个面子。可现在不一样了,看到杜峰跟妈妈一起XX过了,又跟肖婉婷也XX过了,现在杜峰的身边美女是一个接一个的出现,特别是谢雨婷这个大明星现在也对杜峰情有独钟,这让小雪一下子就感觉到强烈的威机感了,所以她想要加快行动的步伐。

    她现在再也不想做杜峰的正宫娘娘了,因为那根本不现实,她要做了谢雨婷做什么?肖婉婷做什么?所以她现在只想做杜峰的小妃子,可就是这个小小的目标似乎都变得有点困难起来,所以她现在就想着跟杜峰先XX一次,因为在她想来只要杜峰跟她XX了,那她也就是杜峰的小女人了,自然也就成了杜峰的小妃子,说不准现在趁早跟了杜峰,以后杜峰真的女人多了自己还能占点优势呢。

    “小雪,快停手!”

    杜峰一只手要开车,另外一只手却要来阻挡小雪的骚挠,势必显得力不从心,因为他不但要防备动作太大惊醒了后面的两位,又因为要开车,双腿没有空间也没有机会闪开,那在这个相对狭小的空间里,小雪就占尽了优势。

    杜峰的话显得有些无力,因为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内心非常渴望小雪的抚摸,那是一只灵巧又含有魔力的小手,好像只是轻轻那么一撸他都忍不住要喷射出来。

    小雪继续努力,本来就趴在杜峰大腿上的身子更加贴紧了杜峰,而且小嘴也慢慢凑到杜峰的下面,杜峰吓了一跳,妈的,不会也要给我吹箫吧?现在的女孩子咋都知道我们男人都好这一口了?

    杜峰正要想办法阻止小雪的行动,因为这样下去他怕自己迟早会忍不住,如果真让小雪继续下去,那不但对不起珍姐,后面两位看到了那更是了不得啊。不过杜峰想要阻止小雪又是谈何容易,仅仅要防备后面人醒来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如果自己的动作稍微大一点,小雪再稍微大声的弄出点动静,那后面的两人铁定会醒来,谁都知道,车上睡觉是不可能进入深度睡眠的。

    突然,后面的叶梦动了动,杜峰吓得差点大叫起来,不过他心理素质还算不错,总算没有叫出声来,但放在下面抗争的那只手却再也不敢继续放在下面,赶紧放回方向盘上认真的开车,一点异常的声音都不敢露出来。

    小雪趁这个时机,一口咬住了杜峰的小兄弟,杜峰这次是真的叫出了声,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把叶梦吵醒了,好在叶梦只是翻了个身,看了看前面的小雪倒在杜峰怀里,杜峰又一副正经的样子在开车,所以她也就想当然的以为小雪是躺在杜峰的怀里在睡觉,而且自己也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哪里能仔细查看和考虑这些现象,仰天打了个呵欠,头一偏又慢慢睡着了。

    从叶梦醒了到再次睡着,时间只有两分钟左右,但杜峰却仿佛经历了很久一个世纪的折磨,下面小雪的吮吸让他忍不住想要更加的深入,可偏偏又不能动弹,还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过。

    杜峰现在已经完全被**所淹没了,哪里还顾得到珍姐,他现在只想要发泄,只想要喷射,只想要更加深入,所以看到叶梦偏头睡去,他就再也忍不住了。

    一只手执着方向盘,杜峰的右手已经按住小雪的脑袋狠狠的往自己身下按去,在他按的那一瞬间,小雪稍稍往后缩了一下,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随后似乎是适应了或是自己忍住了就再也没有发出什么异样的声音。

    后面两位仍然在熟睡,就算小雪刚才的呜呜声和现在的渍渍声都没有将她们再惊醒了,其实就算她们现在醒了杜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能让车子平稳开下去都不错了,他整个人都爽翻了天,只知道不停的按住小雪的脑袋使劲的向自己下身撞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雪的两只手本来还紧紧的抓住杜峰的两条腿的,可时间长了都慢慢的放开了,整个人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主动了,两人之间的运动也主要由杜峰在主持了,她现在就像一个机器似的,只知道机械的吞吐不断,而整个嘴巴里面也只是不断的发出渍渍的水声,当然她还没有被杜峰折磨得晕过去,她还知道嘴里水太多的时候吞下喉咙,所以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吧。

    “啊”的一声,杜峰使劲踩着油门的腿一松,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感觉到灵魂升天似的快乐的同时,下面小兄弟终于连续喷射出一条条水箭冲向小雪的喉咙深处,感觉到小雪咕嘟咕嘟的连续吞下了好几口这才安静下来,杜峰将小雪的一缕头发理顺,整个人似乎也瘫了,任由宝马车沿着高速路笔直的向前行进。

    “老公。”许久,小雪缓缓抬起头来,嘴角犹自挂着一点没来得及吞下的白色乳液,懒散疲倦中又带着一丝满足和春意,这让杜峰下面的小兄弟又当即斗志昂扬,但现在杜峰哪里还有心思再做坏事,现在他想得最多的就是该如何给小雪及珍姐一个交待。暗骂了自己一声畜牲,杜峰的眼睛开始逃避与小雪的对视。

    “老公——”小雪的声音虽然低,但却极富诱惑力。

    杜峰终于低下了头,望着小雪的眼睛,他不知道如何说,说什么,只是笑着摸摸小雪的脸。

    小雪将舌头伸出来,将嘴角挂着的残余的精华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妩媚的笑道:“老公,爽不爽?”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杜峰的心理相当复杂。

    看到杜峰的动作,小雪似乎放下心来,再次低下头,将杜峰再次勃起的小兄弟含进嘴里,杜峰本来想阻拦,但心里又极想再爽一次,想想事情都发生了,做一次是禽兽,做一万次也只是禽兽,所以杜峰干脆任由小雪折腾。

    可惜小雪这次不是真的想要做什么,只是帮杜峰清理完残留在外面的精华,就微笑着抬起头,帮杜峰将掀开的内裤拉上来,却发现杜峰的小家伙是怎么也不肯软下来,于是调皮的用小手打了两下,道:“叫你调皮,叫你刚才钻得那么深,搞得我都差点喘不过气!

    杜峰的小家伙不但没有听话的软下来,反而更加变大了,将下面的内裤顶起一个巨大的帐蓬。

    天啦,神啊,救救我吧,这小魔女疯了,这是在报复折磨我吗?杜峰在心里哭诉。

    傍晚的时候,车子已经过了西安,下了高速就是连续五、六个小时的国道,叶梦与谢雨婷也醒了过来,不过这个时候杜峰与小雪早就清理好战场了,当然,如果仔细闻一下,应该还可以闻到那股淫痱的味道,而且再仔细观察一下,小雪望向杜峰的眼光绝对于先前不一样了,含情脉脉得让杜峰害怕。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车子到了汉中境内,连续开了一天的车子,杜峰与龙一虽然并不太累,但考虑到大家坐车也很辛苦,所以几人准备找家好点的饭店住下来,可惜一路下去连续二十多公里都没有找到一家像样的饭店,最后杜峰只好临时找了一家差一点的饭店住下。

    杜峰跟龙一将车停好,带着众女一起走进饭店,立即让本来还在打盹准备睡觉的店老板两眼冒光,的确,杜峰这一路人走到哪里估计都不可能让别人安静,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男人的地方就有色狼。

    中午在服务站吃饭的时候,龙一就帮谢雨婷化过妆了,其实杜峰也会一些易容术,只是苦于手上没有那些制作易容药的材料,所以才一直没有机会试验,看到龙一居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瓶易容用的药水,不禁两眼放光,还好,他并没有直接从龙一手上要来,而只是恋恋不舍的偷偷多瞧了几眼。

    看来龙一的易容术还真不是盖的,至少现在店主那双色眼明显就只是在其它几女身上打转,对于易容过后的谢雨婷倒没有多注意几眼,这让谢雨婷暗暗有点不高兴,她是长期高高在上的女神,现在像是突然被打回了原形,不再成为大众的焦点,这让她相当不适应。

    其实她现在也不是不漂亮,只是稍稍比其它几女少了点气质和灵气,不过这也是易容术的特点,你说在脸上搞一层药物还会有灵气?那就是扯谈!可就是这一点点的差距却让谢雨婷没能成为店老板关注的对象,这自然会让谢雨婷不爽了。

    杜峰将老板的色相看在眼里,隐隐有些不高兴,但却没有开口,这种男人太多,杜峰没有必要跟他一般见识,他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带的这一群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才会招致其它男人的关注,从这一方面来讲,他现在不应该反感,而应该自豪才对,可关键是自己的女人让别人瞧着,想想杜峰就郁闷,自私啊,男人的自私啊!

    龙一可没有杜峰那么好的脾气,按她以前的性格估计谁要是多她几眼,那铁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现在跟着杜峰一段时间以后,她现在变得没有以前那么暴戾了,不过看到店老板老是盯着自己这边,不禁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一眼可不得了,直接把老板吓得打了个冷颤,慌忙退到里面去帮杜峰催菜去了。

    吃饭的时候,老板不再敢靠得太近,只是在房间门口处徘徊,虽然他也是个色中饿鬼,年青的时候也曾经干过一些伤天害地的坏事,但他那一双招子还算亮,只看到杜峰开的宝马他也知道杜峰这一行人不简单,更何况里面还有龙一时不时冷冰冰的盯他几眼,这让他立即打消了一些可怕的念头,专心的做起自己的生意来,只是偶尔的将眼睛往这边瞟几眼,一旦有人注意,马上又转到一边。

    店老板是有贼心没贼胆,在自己的地盘都不敢做点坏事,但总有一些胆大的家伙,就算不在自己地盘也一样敢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等杜峰几人上楼休息以后,饭店外面开过来一辆奥迪A6,车子停好以后从车上走下来一个投店住宿的中年人,这个人除了那辆车还算不错以外,全身上下就再也没有一点点特殊的地方了。

    做为这种国道旁边的饭店老板,每天都要遇到许多全国各地的旅客,这就需要店老板有一双过人的眼睛,虽然不一定要过目不忘,但至少要对一些有特征的人牢记一段时间,当然这饭店的老板这一点以前一直做得不错,可现在他看了几遍都无法对面前这个中年旅客留下深刻的印象。

    中年人也点了两个菜,跟老板慢慢攀谈起来,不知道怎么两人就谈到了杜峰停在外面的车子,于是老板就开始大谈特谈,不但将杜峰所住的房间说了出来,更是将杜峰身边的几个女人都大夸特夸了一顿这才慢慢停了下来。

    中年人哈哈一笑,也开了个房间住下来,而且房间就在杜峰的隔壁。

    半夜,饭店也关了门,国道上好久才会露过一辆车子,今天晚上没有一点月光,除了远处桔黄色的路灯之外,四周几乎是一片漆黑。

    突然,在杜峰的车子后面,慢慢的闪现出一个人影,这人趴在宝马车旁边,左右看了一圈,确信没人,赶紧从怀里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偷偷的放进了杜峰的车肚下面,又按相同的手法按置了另外一个东西到龙一的车下面,然后快速消失在原地,整个过程相当快速和专业,而且杜峰和龙一开的车子居然都防盗用的警叫铃都没有响一下。

    为了赶早回家,杜峰与几女都早早的起了床,在饭店随便买了几个包子,就着稀饭将早饭解决了,不得不说,这饭真***难吃,杜峰心里暗暗抱怨,这是老子吃过的最难吃的饭了。

    吃过早饭,杜峰跟龙一分别带着几女一起向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但刚刚走到车子相距五米不远的距离,龙一跟杜峰同时停了下来,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同时转过头让身后的几女一起退到店门口,然后再转过头互相对望了一眼点点头,再一步一步发别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这个时候旅馆二楼的一个窗户后面慢慢现出开奥迪A6来住店的那位中年男人,看到杜峰叫众人退后再慢慢逼近车子,他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