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当先将车停下来,龙一也紧跟着杜峰一起打开车门出来,紧紧跟在杜峰身后,龙一一句话也没有说,但看到杜峰来回的看着山势和环境,她也知道杜峰现在肯定是想干点什么,而且她也八成猜出了杜峰是在打毒蜂的什么主意,因为她虽然没有什么精神力,但长年做杀手的她,心思细腻无比,也早就看出刚才饭店门口那辆沪A牌照的奥迪车有问题。

    这段公路不但来往的车辆少,而且更是九转十八弯,太适合伏击了。当然龙一跟杜峰是不用伏击谁的,到了他们现在这种功力,一切都可以用实力来解决,但他们的武功却不太适合在公众场合展示出来,那样太惊世骇俗了,更何况如果真要想到伤害谁的性命,公众场合更是不合适。

    看到几女也跟着钻出来一起围在杜峰周围,龙一依然没有说话,她在等杜峰的吩咐。

    “早就该休息一下了,这山路十八弯的,可把我转晕了,呵呵,不过小弟弟,你们家乡虽然交通不太方便,但这山山水水真是太漂亮了,将来我要是能嫁到这种地方就好了!”

    叶梦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的话里面似乎有点毛病,俏脸不禁一红,一边的肖婉婷已经笑道:“梦姐,你想嫁到我们这边来吗?嘿嘿,嗯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肖婉婷的话让叶梦更加不好意思,而其它几女却是有点不太明白,小雪更是眨巴眨巴眼睛插嘴道:“婉婷阿姨,你明白什么了啊?”

    肖婉婷的话别人不明白,杜峰哪能不明白,刚才叶梦说话他就已经听出点味道来了,本来还想逗逗叶梦的,不过看到这么多女人在一起,他知道这不太合适,可难得遇到这种机会,又不想放弃,于是换了一种方式,眉头一皱道:“小雪,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哦,我说梦姐啊,你能不能以后直接叫我弟弟或阿峰啊,实在不行你叫我杜峰也行啊,求你千万别再叫我小弟弟了,我听着怎么这么不爽啊!”

    现场估计除了燕子这个老实人之外,其余的人刚才听到叶梦称呼杜峰为“小弟弟”的时候都忍不住想笑,可考虑到叶梦的面子所以都忍住了,现在被杜峰这么一折腾,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个个都脸红起来。

    叶梦真是挺纯洁,居然还不明白杜峰的意思,刚才被肖婉婷打趣了一句,现在正好恼羞成怒的道:“我就叫你小弟弟了,你能怎么招吧?你还反了你了,要不我再赏你两个板栗试试?”

    杜峰抱头跑到一边,苦笑道:“算了,我怕了你了,你就饶了我吧!”

    龙一始终站在远地,一句话也不讲,不过看到众女跟杜峰打闹嬉戏,眼中还是流露出一股暖意,当然这种细小的变化也只有杜峰才看在眼中,其它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虽然这些人或多或少的认识龙一,也看得出来龙一对杜峰的忠心和依赖,但她们却很难与龙一打成一片,其实也不是她们不想与龙一融洽的相处,而是龙一的性格确实太孤僻了,孤僻到可以连续很多天都不与别人说一句话。

    其实杜峰一直有点矛盾,一方面他希望龙一可以变得跟大家一样热情,那样有助于与众女处好关系,也才能让自己以后女人多了的时候不会出现不和谐的局面,但另一方面他却更加希望龙一能保持现在这种冷酷的性格,因为这样可以让杜峰感觉到更有成就感,而且他以前也对这种冷冰冰的杀手相当的感兴趣和崇拜过,特别是想到龙一如此冷酷的外表与她在床上那种极度疯狂的浪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都会让杜峰忍不住心痒痒。

    几人休息了一阵,杜峰对叶梦道:“不闹了,不闹了,我跟龙一有点事情要处理,你跟小雪去那边的车子上去休息一下吧,哦,还有雨婷,表妹跟燕子,你们也上车去挤一挤!”

    “阿峰,你要去干嘛?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谢雨婷看现在前不沾村后不挨店的,杜峰却说要去处理事情,她不禁有点担心。

    谢雨婷的话才刚刚说完,叶梦也叫道:“喂,我说你又想干嘛去啊?干嘛只带——只带她去啊,不行,我们也要去!我——”

    本来叶梦还想说点啥,但看到龙一看向自己的眼光突然变冷,赶紧住口,心里禁不住卟通卟通的跳个不停,妈呀,这女人这眼神怎么这样啊,好冷啊!

    “好了,好了,我看我们就听表哥的吧!”

    仍然是肖婉婷出来打圆场,不得不说的是,肖婉婷绝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不,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女人。这种女人往往能在与男人或是女人的交往中占尽优势,所以别看她年龄不大,实际上已经在几女中有着自己不小的威性,当然她与杜峰是表兄妹的关系也在起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但也不能忽略掉她自身的人格魅力。

    既然肖婉婷都出来说话了,其他几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一起坐进珍姐那辆车,杜峰跟龙一点点头,一起钻进车里,还好,这公路虽然弯弯曲曲,却还够宽,而杜峰的车身本来也不大,所以很快便掉转头,往来时的路上驶去。

    毒蜂开着奥迪A6悠悠缓缓的跟在杜峰的屁股后面,他不急,也不怕把杜峰跟丢了,因为从刚才饭店出来以后,过了那个交叉路口,杜峰现在走的这条路就是直接通往巴中市区的,中间没有什么别的路好走了。

    现在车内的毒蜂正右手执方向盘,左手执烟,这种烟是2块钱一包的大前门,他不是买不起好烟,实际上这些年他杀人所赚取的钱已经让他的银行存款从0直接飚升到现在的2000多万,那张卡就放在他身上的衣袋里。

    他之所以喜欢这种劣质的大前门,就是喜欢那种刺激的味道,虽然有点苦,却能常常让他清楚的了解和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常常提醒他想起以前的苦日子。

    想当初他十多岁就从孤儿院出来,天天混迹在全国各地的大中城市,捡过垃圾,混过黑帮,直到后来遇到自己的那个杀手师傅,那个本来在道上只能算是二流角色的师傅却硬是教出了毒蜂这个一流的徒弟,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这也让毒蜂常常怀念那个因为被仇家追杀而丧命的师傅,因为他师傅不但教会了他如何杀人,更教会了他如何生活,让他养成了存钱的习惯,虽然这个习惯并不一定很好很对,但至少让毒蜂没有忘记自己的过去,也让他的每一天都过得放心,因为明天就算没钱赚,就算不做杀手,他一样能够轻松的生活下去了。

    以前毒蜂从来没有想过要退出杀手界,因为他一直是杀手界的一颗耀眼的新星,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就特别想要退出,想想这次目标的棘手,他就感觉到有点紧张,虽然还不致于害怕,却足以影响到他的心性,而现在看到沿路两旁的山山水水,他真的好想从此以后找个女人就来这种地方种田过日子。

    又转过一道弯,毒蜂吓了一跳,前面是一段比较宽阔的公路,再前面又是一道弯,而公路旁边则是数十米高的山崖,很陡峭。

    此时,一辆限量版的宝马就停在前面二十米开外,一个有点帅帅的年青人靠在车门上,叨一根烟,似笑非笑的盯着毒蜂,样子异常妖邪,而旁边则是一身黑色风衣的漂亮女人,冷酷的站在男人旁边,任风吹动她的风衣呼呼着响,她的人却是一动也不动,盯着毒蜂的眼睛中有着一抹冰冷的杀意。

    猛的刹住车,将车内的音乐关了,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毒蜂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自己跟踪的对手居然早就发现了自己,甚至已经选好地方等着自己自投罗网了。

    打开车门走出来,毒蜂将嘴里的烟再次狠狠的吸了一口,扔在地上,用脚踩熄,他其实很不想出来,但这个地方刚刚过了弯道,就算想掉头,先不说能不能摆脱掉对方的追赶,光是掉头这一条就行不通,而要前行,那势必会撞上对方,但对方真的那么傻会等着自己去撞?毒蜂当然不会这么认为,看到杜峰的时候,他马上就意识到对方肯定在饭店就发现了自己,现在是来跟自己结算旧帐了。

    “告诉我,谁让你来的,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杜峰嘿嘿一笑。

    毒蜂的心一沉,果然如此。

    “既然你都知道了,何必来问我,你要知道我的工作就是杀人,所以想从我们嘴里知道雇主是谁,不是不可能,很难。”

    既然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毒蜂也就豁出去了,缩头伸头都是一刀,现在他全身突然散发出强大的杀机,而且本来平凡至极的外表现在居然似乎变得有点怪异起来。

    看到毒蜂转眼之间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杜峰一愣,吸了口烟,脸色不变的笑道:“有点意思,有点意思,看起来你还有两下子,不过我替你感到惋惜,真的,而且我还要替你的雇主感到遗憾,因为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你来杀我,杀我也就罢了,你居然还要连我的朋友亲人一起杀,所以不只是你该死,你的雇主一样该死,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人,只要你肯说出你雇主的名字,我倒真的可以考虑枉开一面,放你走。”

    毒蜂从怀里摸出一枚匕首,那是一柄相当薄相当宽的匕首,一边是刀刃,一边却是钜齿,而且最奇怪的是整个匕身除了手柄全是弯弯曲曲。杜峰一见,点了点头,看起来眼前这个家伙应该是个高手,这种怪异的武器他在石洞中看到过类似的,最适合放血和刺杀。

    匕首捏在手里,毒蜂的胆色似乎壮了不少,浑身的杀气也更加浓烈了,那是一种长期杀虐才能陪养出来的杀气,这种杀气初期能威慑敌人,到了后期随着杀意的积累甚至可以仅凭这杀气就能杀人于无形,当然毒蜂现在不能达到这种境界,因为他根本就没杀过人,毒蜂也一样不能达到。

    看到毒蜂拿出这么一枚匕首,龙一的瞳孔猛的收缩,眼神也更加冰冷的刺向毒蜂,这让毒蜂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又将匕首紧了紧,这才感觉到稍微好了一点。

    “你是毒蜂?”龙一冷冷的问。

    “你认识我?”杜峰本来还以为问的自己,正自纳闷呢,没想到毒蜂已经惊奇的叫出声来,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名字与自己差不多,不禁暗笑缘份实在是个奇妙的东西。

    “用这种蛇形匕首的,杀手界只有你一人而己。”

    听到龙一的话,毒蜂还是有点惊讶,知道他用这种武器的人不多,除了杀手界的几位朋友,还有就是那些曾经在他匕首下丧命的人在临死前的那刻才会知道。

    “这么说起来,你也是杀手界的同道了?”毒蛇皱眉道。

    龙一不屑的道:“同道?我只是杀人,却从不被人雇用,也不要报酬,所以,我不是杀手。”的确,虽然龙一一直被外界誉为全球头号杀手,但杀人如麻的她却只替朱志辉卖命,而且她所杀的人也大多是RB人,所以严格的说起来,她还真不算是杀手。

    听了龙一的话,毒蜂知道现在自己想要顺利的完成目标将杜峰刺杀掉,只有一个办法:先将眼前这个女人杀了,再杀掉杜峰,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成功的机率是多少,但他别无选择,他本来是想用其它简单的,安全的方法达到目的,但是事情却没像他想象的那样发展,所以他只有一拼。

    毒蜂没再说话,因为刚才龙一的话还是多多少少打消了他一些士气,所以他现在需要爆发,以激起自己更大的潜力和凶性。大吼一声,毒蜂猛的朝龙一冲去,其实刚才毒蜂一边说话已经将自己与龙一之间距离缩短到5米不到,这个距离本来是进可攻退可首的绝佳位置,但现在他只能冲了,而冲对他来讲,也的确是上策。

    毒蜂其实练的是正宗的八极拳,八极拳术内存八意;外具八形;劲出八面。八意者:惊、慌、狠、毒、猛、烈、神、急。这毒蜂就完全掌握了其中狠、毒、猛、烈、急五决,一脚踢向龙一,动作干脆,发力刚猛。

    看到毒蜂居然就这么冲了上来,杜峰连身子都懒得动一下,龙一偏身向左一让,将杜峰挡在身后,左手一掌切向毒蜂膝盖,毒蜂吓了一跳,自从上次见识过龙五那变态的速度后他曾经就苦练过,本来以为现在就算再遇到龙五也可以与之一搏,没想到遇到龙一这个速度更胜于龙五的变态,眼看着龙一的手掌一晃就过来了,赶紧收起右腿,但右腿才刚一收回落地,左脚却一个反踢,直向龙一的下腹踢来。

    龙一的脸更加冰冷,浑身杀气猛增,右手中指运气噗的一下正中毒蜂脚底,啊的一声,毒蜂飞身后退,刚刚落地就感到整个左腿都开始打颤,而且似乎还有点站不稳的趋势,他没想到龙一仅仅是一个指头都能让自己受到如此大的的击,心中不禁一苦,知道今天是个不死不休之局了。

    眼见龙一杏眼含煞,也向他飞一般的冲了过来,毒蜂心一狠,挥起右手的匕首向龙一的胸口刺去,这一招很简单,但却是他自己悟出来的,后着无数,是他经历过上百场的刺杀经历后创出来的,那自是相当厉害的,所以这一招虽然威力甚大他却很少用到,但现在不一样了,到了保命的时刻他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刚才毒蜂就攻向过龙一的下腹部位了,现在居然又攻向龙一的胸脯,这无疑是犯了龙一的大忌,在她看来自己的这两个部位只属于杜峰,任何人就算是多看一眼那都是冒犯了他,更不要提毒蜂现在居然还公然攻击这些敏感部位,不得不说毒蜂这简直就是找死。

    龙一冷哼一声,身子原地飞速起来,像是一个极速旋转的陀螺呼的就脱出了毒蜂的攻击范围,顺势抓住毒蜂的右手手碗猛的划向他的喉咙。

    艰难的转过头,毒蜂的眼神逐渐变得黯淡,终于慢慢的倒在地上,一双手使劲的捂住喉咙却怎么也捂不住那些激喷而出的鲜血,掉在一边地上的匕首正红通通的闪着寒光,这种光芒仿佛刺痛了他的眼睛,将头抬起来望着龙一那副依然冷冰冰犹如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面容,他艰难的想要发出几个字,可惜因为整个咽喉都被割破,他根本就发不出任何声音,不过龙一从他的嘴形也能读出他的颖问:“你——是——谁?”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死并不可怕,但怕的就是死了不知道死在谁的手里,这对一般的杀手来说是一种悲哀,对毒蜂这个杀手界耀眼的新星来说,他要不知道自己倒底死在谁的手里,那他必定是死不瞑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