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接上一章:杀手新星VS杀手之王])毒蜂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嘴唇嗫嗫的却始终吐不出一个字,曾经杀人无数的龙一突然感觉对于毒蜂她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恨了,人就是这样,生命的终结往往也成了罪恶的结事,看到毒蜂眼光中的那抹期望和祈求,龙一终于还是开口道:“我有个外号,叫黑——玫——瑰!”

    听到龙一的话,毒蜂本来已经慢慢合上的双眼立即睁得老大,而原来已经黯淡无光的眼神也瞬间一亮,脸上闪过一丝安慰,慢慢的闭上了双眼,面容安详的咽下最后一口气。临死的时候,他终于知道自己倒底是死在什么人的手上,不过他不但没有一丝恨意,反而感觉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荣誉和自豪,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在杀手界已经小有名气,但毒蜂这个名号与世界杀手排行榜首位的黑玫瑰比起来,那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能够死在龙一的手上,他真的觉得虽败犹荣,纵死无憾。

    看到龙一就这么利索的将毒蜂一招格杀在当场,杜峰顿时愣在当场,他当然不是为龙一的凶狠的武功而震惊,这在他看到毒蜂的攻击后就了然于胸了,但在看到毒蜂咽气的那一刻杜峰真正的替毒蜂感到惋惜。

    他也知道龙一之所以干起这些事情来面不变色心不跳,那是多年苦训和磨练的结果,但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在自己面前瞬间消失,他难免心生感慨,既是为一个鲜活生命的逝去,也是为另外一个生命的延续。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残酷和无奈,明白自己将来将要走上的是一条异常艰难和曲折的道路,而这条道路上必然会有许多的杀戳和艰险等着他去一一通过,一将功成万骨枯,想要获得成功,想要踩在更多人的头上,杜峰知道他要学的还有很多。

    杜峰将香烟扔掉,快步走了过来,本来他还想要叫龙一手下留情,再问问毒蜂,看看倒底是谁在背后搞鬼,没想到龙一却如此狠毒快捷的将毒蜂秒杀在当场,杜峰微微皱眉道:“哎,可惜了,我还想问问他主使的是谁呢。”

    看到杜峰的脸色有点难看,龙一紧张的皱起眉头,红着脸低下头道:“对不起,少主,是龙一太冲动了。”

    其实多年杀戳下来,龙一知道像毒蜂这种人就算是不杀,也一样不可能从他的口中得到一点关于雇主的消息,因为她知道毒蜂是一个真正的,具有一定职业道德的杀手,看一个人的品性一般是看行为,看语言或者其它,但看一个杀手的品性,有时候只需要看他的武功和手段,因为品性差的杀手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某种境界,那在真正的杀手眼中,这些人也就一辈子都不是杀手,更不可能得到杀手界的真正认可。

    虽然毒蜂被龙一轻易的秒杀,但见多识广的龙一知道,这并不是毒蜂的武功不好,而是自己这一年来的进步太大,如果改在一年前,虽然自己也能将毒蜂格杀,但那也不会像今天这么轻松,所以毒蜂是真正的杀手,这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就可以感觉得到。

    看到鲜活的生命就在龙一的手上转眼消失,从没有真正杀过人的杜峰心里难免有点难过,不过看到龙一此刻的小心紧张的模样,又心里暗暗责骂自己真是不知道轻重,无论如何龙一都是自己的人,而对方却是来杀自己的,江湖在哪?江湖无处不在,在江湖这潭水里面只有杀与被杀,只有自己人与敌人的区分,那现在自己居然为了一个死去的敌人而责问自己人,真是SB。

    “没事,我知道他也该杀,只是想问完了再杀而己,现在既然杀都杀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该后悔的是背后指使他的人,我想今天他敢派毒蜂来,那改天就说不定还会怕个毒蛇毒鸟啥的一一前来,我们以后小心点就是了,相信只要他再派人出来,我们就早晚可以将他从幕后纠出来,那个时候我们再一一跟他算帐!”

    杜峰走到龙一身边拍拍她的肩膀,再捏了她的小脸一把,后者的脸更加红了,不过眉头却慢慢松开,龙一没有任何反抗,就那么任杜峰的手从她的小嘴移到胸口,在她看来就算杜峰现在让她脱光身体躺下来她也不会拒绝,她不怕有人突然过来看到了,如果杜峰愿意让人看,她无所谓,如果杜峰不愿意,她也无所谓,因为看到的人都要死,别的不会,但杀人,她是真正的专家。

    “龙儿,你说现在这尸体该怎么处理?还有这车子,要是后面一会儿有车子来看到了就麻烦了,虽然我们不怕,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杜峰松开龙一,从口袋里面抽出根烟点上,再一次蹲在毒蜂的面前,伸出手指头在毒蜂的喉咙处摸了一下,有一股腥味很刹鼻。

    龙一道:“少主,这种事情,龙一会处理好的。”

    杜峰走到一边,一边抽烟一边想学学龙一倒底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龙一先在毒蜂的身上摸索了一阵,将一台手机,一张银行卡,另外还有一叠现金分别拿过来递给杜峰,再将一边的匕首也放在毒蜂的身上,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洒了一点药水在尸体胸口,一阵青烟过后,整个尸体飞速的收缩变小,只是两分钟不到,原来的尸体已经缩成一个碗口可见到的肉团,再过了半分钟连这块烂肉团都化成了一缕青烟消失了。

    杜峰这才明白,原来龙一用的竟然是神龙宝典里面有提到过的超强化骨粉,这种化骨粉与普通的一些类似于化骨粉的化学药品不一样,这种药粉一旦放在什么物体上面,连铁器金属都能快速化掉,实在是霸道无比,杜峰当初一是嫌这种药引不好配,二是嫌这药太霸道所以一直没配,但却知道朱志辉原来倒是配过一小瓶,现在看到龙一拿出来,自然知道那是朱志辉配制出来的,心里也感慨,其实东西并无善恶之分,只在乎使用者的人心,比如这化骨粉在这种状况下使用就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可能知道这是朱志辉留下的遗物,龙一放的时候都特别的小心和珍贵,将药瓶放好了,地上的尸体也化得一点也没有了,连带着将地上本来还有的那滩血迹也化得踪迹全无。

    杜峰将手机在手中一捏,先破坏得彻彻底底,这才一下子扔到悬崖底下,钱和卡自然是放到了自己口袋里,对这种不义之财,杜峰倒是并不介意占为己有,他也不怕这银行卡拿不出钱来,按他的黑客技术,连美国白宫都能轻易进去,更何况一般的银行系统,当然利用这种技术去银行刷钱,他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因为这样做只能将银行的钱转到某一帐户下面,而银行一旦察觉了必然也会追查到这个开户的帐号,这样就不安全了,就算能躲过这种追根朔源的盘查,杜峰也不愿意去做这种麻烦的事情,更不屑去这样做,当然他现在有这个卡就不一样了,只需要上银行系统里查查这个卡的密码就可以随时去取钱了,银行也不会查觉,反正这是无头帐户了。

    现在就只有这奥迪A6没处理了,杜峰还没反应过来,龙一已经跑到奥迪车里面,启动车子,向杜峰这边开过来,然后右打方向盘,在车子就要冲出悬崖的那一刻,龙一的身影从车窗飞了出来,直听咣咣一阵巨大的声响,车子被摔得支离破碎堆在悬崖下,不知道龙一是怎么处理的,这车居然没爆炸。

    “你没事吧?”尽管明知道这样的动作龙一做起来不会有一点点危险,但杜峰还是紧张的问道。

    “少主,我没事!”看到杜峰眼中的关怀,龙一的心异常的满足,脸上也破天荒的出现一丝笑容。

    到了车上,杜峰倒并不急着离去,也不担心后面的车子跟上来,关上车门第一件事就是将龙一抱在怀里亲吻了起来,过了许久,杜峰才缓缓停下动作,情动的道:“龙儿,你刚才那个飞车的动作好酷啊,呵呵!”

    杜峰开始开车,而龙一则将被杜峰拉到头上的毛衣慢慢拉下来穿好,再将裤子的扣子扣好,腰带在风衣上一拴,除了她那张脸还激动的绯红一片,整个人又恢复了刚才那冷酷的样子。

    转过两个弯杜峰一眼就看到前面珍姐的车子停在那里,没有任何声音,看到杜峰的车子过来了,几女才纷纷打开车门围了上来。

    “阿峰,刚才那边好大一阵响声啊,可吓死我们了,我们可担心死你了!”谢雨婷紧张的拉过杜峰道。

    看到其它几女也是一脸紧张的盯着自己,杜峰心里暗暗感动,却轻松的笑道:“是吗?我怎么没有听到,不管了,呵呵,反正我们没事就行了是吧?”

    “小弟弟,你们刚才干嘛去了?”叶梦看到龙一满脸绯红的立在杜峰身后,心里立即有点酸酸的感觉,所以忍不住问道。

    还是肖婉婷眼尖机灵,看到龙一的脸色微变,她自然早就知道龙一跟杜峰的关系不一般了,这个时候赶紧跑出业做和事佬道:“不要管这些了,表哥,我们快点走了吧,再过半个小时可就到市区了,到了市区我们还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到家呢!我都好想回家了!”

    杜峰跟龙一同时感激的瞥了肖婉婷一眼,杜峰笑道:“好好好,上车吧,走了走了!”

    看到杜峰不想回答自己,而肖婉婷也出声打断了自己,叶梦也知道可能自己刚才的问话有点唐突,也赶紧跟着小雪与谢雨婷一起上了车。

    这次小雪没再继续霸在前面了,而是讨好的叫雨婷阿姨坐前面,谢雨婷假意客套了几句,小雪坚持几句,谢雨婷兴高采烈的坐到杜峰旁边,而小雪也开始跟叶梦在后面嘀嘀咕咕的聊天,小雪这丫头脑袋其实还真是聪明,懂得适可而止,明知道谢雨婷现在是杜峰承认的第一个女朋友,又是自己的偶像,她自然不想跟她把关系搞得不好,所以听到肖婉婷说只有一个小时就到家了,当下就非常大方的把这个鸡肋的好处让给了谢雨婷。

    可能思乡心切,也有可能是解决了后面的尾巴,杜峰的心情格外的好,车子的速度也提了上去,这样的路上仍然跑到80码不止,几个女人都紧张兮兮的盯着窗前,有的甚至将眼睛都闭上不住的祷告,但却没有一个人肯发出声音,哪怕是想咳嗽也都忍住不咳出来,生怕一不小心打扰了此时正全神贯注开车的杜峰跟龙一。

    本来要走半个小时的路,杜峰只用了二十分钟就赶到了市里,一进入市区,这路就好得多了,标准的国道线了,而且双行道也改成了四车道,这更方便了杜峰飚车,顿时两部宝马开始在这个山城风一样的掠过,偶尔有人看到都止不住惊叫出声,一是为这车的速度,二是为这车的型号,要知道像正宗的进口宝马,尽管标志大家都很熟悉,但在巴中市里面真正见到这种传说中的名贵跑车,还是不容易的。

    杜峰不是不想慢,而是心里总是对这个去年让自己的创业梦破灭的城市有点不舒服,再怎么说这也叫他的伤心地啊,所以他想早点通过这山城,从城市的另一边快点回到郊区的家。

    又过了二十分钟不到,杜峰终于遥遥可以看到自己家的楼房正孤零零的站在那座山下,杜峰缓缓的放慢了速度,龙一自然也慢了下来。

    看到周围一草一木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杜峰虽然才一年没有回家,但这次回来他却感觉到与以前完全不一样,虽然现在他还没有真正的功成名就,但也算是衣锦还乡吧,至少能一次性带回这么多美女,带回这样名贵的跑车,杜峰的虚荣心还是有点得到满足的。

    村公路两边的田地里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忙着的村民,但无论是谁看到杜峰驾着的车子都忍不住抬起头来观望一番,都暗暗奇怪,不知道杜峰家倒底是怎么了,前几天刚刚开来一辆小车,现在又开来两部。

    杜峰也无暇跟这些人打招呼,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家的门口居然已经停了一辆奥迪A6,心里一惊,因为毒蜂的事,他现在看到这种车型心里都不爽,更何况这车子居然也是沪A的牌照,只不过与毒蜂那种车型相比较,这车更加适合女人乘坐而己。

    杜峰将车呼的一声停在院内,都没来得及跟众人打招呼就飞身扑向自家的大门,他现在心里紧张不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害怕过。难道那个幕后的神秘人还派了另外的人先到自己家来了?其实杜峰的怀疑也并不是瞎猜,不管谁遇到这种事情,可能第一个要想到的也就是这种可能了。

    门是虚掩着的,杜峰一推就开了,但刚刚走进门就与姐姐杜月秋撞个满怀,啊的一声,杜月秋一屁股跌在地上,幸亏杜峰在看到她的时候立即刹住了脚步,否则可能这一撞之下都要被杜峰撞飞出去了。

    看到二峰,杜月秋惊喜的想爬起来,才发现刚才一摔已经把脚给崴了,一挣扎又一屁股摔在地上,杜峰赶紧将她扶起来,微微运功在姐姐脚上揉了几下,杜秋月立即就感觉腿上的疼痛感减轻了不少,甚至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了,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没有注意这些,只是惊喜的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还有,你带的女朋友呢?听说你可是戴了不少美女回来呢,人呢?怎么没看到人?”

    杜峰哪里受得了杜月秋这样,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家里人的安危,现在看到姐姐没事,他的心稍微放宽了一点,但一看妈妈并没出来,杜峰被放下的心又再一次提了起来。

    “姐,妈呢?妈怎么不出来?她怎么了?”

    看到杜峰如此紧张的样子,杜月秋又好气又好笑道:“妈最近每天下午都要去罗汉寺进香,为你祈福呢!现在自然不在家了!”

    杜峰这才放下心来,又奇怪的道:“那门外的车是谁的?”

    “怎么?你还不认识这车?这不是你女朋友的吗?你呀,也真是的,居然让别人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单独开这么远的车先回来,你还真放心?你呀你呀!”杜月秋在杜峰的额头给了一板栗,又生气又心疼的道。

    “什么?我朋友?还是个女孩子?”杜峰惊奇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