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最近杜峰家比较热闹,其实这也不奇怪,莺莺燕燕6个大美女天天在房前屋后穿梭,不热闹那就怪了。

    这几天冲着杜峰家门口那几部轿车来看热闹的人也不在少数,对于这些平时不怎么走动的亲戚或是同村的邻居,杜峰并没显出多少热情来,每次来的时候,都只是杜峰跟肖婉婷一起礼貌的出来招待寒喧几句,其它几女基本上是不会出来的。

    还有一周就要过年,所以杜月秋也跟着何江回家了,虽然两家隔得并不远,但杜峰现在回来了,杜月秋毕竟算是嫁出去的人,总不能天天住在娘家。再说她就是想住下来也不成,因为杜峰家的房子虽然有两层,但却只有五间,杜峰住一间,肖婉婷跟叶梦住一间,小雪与燕子住一间,谢雨婷与白若云住一间,肖明秀还要住一间,如果杜月秋也要住下来,那实在有点不太方便。

    对于肖明秀来说,看到杜峰带着6个美女回来,她现在是真的相信了佛祖,相信了白若云的话,认为杜峰真就是那桃花仙转世,所以她对这些个女孩子全都是当自己的儿媳妇一般看待。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小雪,因为小雪年龄才仅仅16多,又因为珍姐的心意大家都知道,所以不只是肖明秀,连大家都一致没想到杜峰会跟小雪有什么猫腻。这让杜峰放心不少,却让小雪郁闷不己,好在她也还算懂事,知道这种事情是不能拿出来讲的,至少现在是不能的,所以在众人面前,她依然是那副调皮捣蛋的可爱模样,偶尔有啥心思也绝不会让大家看出来。

    不得不说,小雪不愧是小魔女,的确是有些手段的,反正仅仅三天过去了,她现在已经完全跟肖明秀打成了一片,没事的时候替肖明秀捶捶背,捏捏肩,把肖明秀是侍候得无比周到与舒服,所以现在肖明秀疼小雪差点都胜过疼杜峰了。

    当然肖明秀也还算是明理的人,知道考虑一下其它女人的感受,总是能在关键的时候给众女一些安慰和关心,让她们也深切感受到肖明秀的喜爱和心疼,所以杜峰家现在上上下下都是和和睦睦,融洽得真像是一家人了。

    杜峰一大早就被肖明秀撵了出去,任务就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去山上打几只野味回来,因为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而杜峰老家对于过年是很讲究的,农村人过年可以没有海味,但必须要有山珍。

    同时被撵出来的还有肖婉婷,她的任务就是今天带着谢雨婷一起去市里采购一些年货,比如水果、瓜仔之类的东西,当然年画和对联这些也是必不可少的。

    一听到杜峰要去山上打猎,留下来的几女都是禁不住一起向肖明秀请求想要一同前往,她可不愿意将这些还没过门的儿媳妇给得罪了,可又不能全让她们跟着,想想这么多人把野鸡啊野兔啊吓得吓没了,再说山上路也不好走,打猎也不是轻松的事情,这可让肖明秀为难了,最后没有办法只好让杜峰来决定。

    杜峰虽然知道这个选择很难,因为不管选谁,那没有被选上的人指定会不高兴啊,但最终杜峰却不得不选,用手指了指燕子,拉着后者的手赶紧逃出门,他受不了后面那些怨幽的眼神。

    其实现场最想去的是小雪,可惜杜峰最不愿意选择的也是小雪,前几天在车上跟小雪来过一次**后,杜峰后来总觉得心里有愧,觉得对不起珍姐,所以他这几天是有意识的疏远小雪,不过又不敢做得太过明显,还好,后者现在把工作重心都放在肖明秀的身上,所以对于杜峰倒也不像原来那么粘人。

    杜峰选择燕子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打猎可不是去游山玩水,为了找到那些藏在山间的野兽,可能会走不少的路,而在场的女人中,可能唯一还吃过苦的也就只有燕子了。燕子现在完全被杜峰的选择搞得心内激动不己,其实长期以来她就有点自卑,就算后来去了学校仍然还有,只是表现得没有原来那么明显而己,虽然早就对杜峰的多情和女人缘有着思想准备,但现在随着谢雨婷跟白若云的加入,她的自卑心理就更严重了,而正好这段时间杜峰也没有多在乎她的这些情绪和想法,所以她的心里无形之中总是将自己看得比别人低了一等。现在看到杜峰竟然选择自己一起去山上,不禁心情有点激动,但她想得更多的还是以为杜峰此举也仅仅是为了安慰一下她,但尽管这样,她内心还是充满了感激。

    杜峰屋后这座山叫着“胯裆崖”,因为要上山只有经过一个深长的峡谷,峡谷两边是两块足有十多层楼房那么高的陡峭的岩石,而中间一条羊肠小道就可以上山了,越往上越窄,到了最顶上几乎都靠在一起,所以远处看起来就像一个巨人站在那里,所以才被叫住“胯裆崖”。

    当然你也不用通过“胯裆崖”上山,因为山上除了光秃秃的石头外,也没有其它多余的什么东西了,但沿着“胯裆崖”一直往东走,顺着山势,周围半径为一公里的地方几乎全是山林,这里面经常有一些野猪、野鸡、兔子啥的。这里也是杜峰家乡人守猎的场所,虽然每一年的守猎会打死不少的野曾,但却仍然没有使这些飞禽野兽真正的减少,所以大家也不必害怕破坏了生态环境。

    杜峰今天并没有拿家里那支猎枪,他觉得这根本就用不上,如果真看到那些野兽,他保证可以一块石块或是一根树枝就将它们撂倒,石块地上多的是,这个不用费心,就算没有石块,杜峰也可以不费吹灭之力的将这些野兽追上抓住。

    可惜杜峰就算再有本事,没有野兽出现也是枉然,所以差不多搞了两个钟头,除了刚开初被杜峰用石头打死的两只兔子和一只野猪外,杜峰都已经一个多小时没遇到一只野兽了,而且天气似乎也有变坏的趋向,天空有乌云在密集,这让杜峰相当郁闷。

    燕子倒是没有像杜峰那样愁眉不展,帮杜峰提着两只兔子,她自己一直非常的开心,跟在杜峰屁股后面总是没话找话的跟杜峰聊天,她现在只想要跟杜峰一起,至于能不能打到野味她倒是没有一点兴趣。

    “哥,要不我们坐坐吧,走了这么久,我有点累了!”看到杜峰依然像刚开初那样健步如飞,已经努力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燕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杜峰转头一看,虽然是大冬天,燕子现在却是汗水直流,脸也是红朴朴的,勉强跟上几步,燕子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地上,也顾不得地上干不干净了。杜峰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路上都忘了燕子只是个女孩子,仅顾着自己了,不禁暗暗汗颜,赶紧也坐到燕子旁边,把随身携带的茶壶拿出来递给燕子笑道:“来来来,先坐下好好休息,是哥哥不好,都没考虑到你的体力,看把你累得,呵呵,来喝口热茶!”

    燕子勉强笑道:“没事,我——我休息一下还能走的!”

    看到燕子的脚放在地上直哆嗦,杜峰将燕子的一只脚抓过来,正要脱掉她的鞋子想要给她按摩一下,没想到燕子却似乎很不情愿的将脚往回收,可惜她力气太小了,又太累了,哪里挣得过杜峰的手。

    “啊,轻点!”燕子痛呼出声。

    杜峰一愣,把燕子的袜子一脱,几个血红的水泡立即出现在他的眼前,杜峰自责的看了燕子一眼,责怪道:“你都受伤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一边运气在燕子的脚掌周围轻轻的按摩。燕子立即感到一股温暖舒痒的感觉从杜峰的手心传来,不禁舒服得微微眯上双眼,抑着头懒懒的道:“啊,我怕你担心嘛,再说我也怕耽误了你打猎啊!”

    “那要是我不想到给你按摩一下,你是不是还要一直这样忍下去?!”杜峰心疼的抬头道。

    看到杜峰心疼的眼神,燕子突然觉得脚上一点痛意也没有了,不但如此,她的内心还暗暗因为出现这些血泡而庆幸。

    燕子没吭声,杜峰自然知道她是真的准备这样忍下去了,叹了口气道:“你怎么这么傻啊!哦,你试试现在还痛不痛?”杜峰将燕子的脚放下,燕子自己慢慢的将脚放在地上,刚才还刺骨的疼痛感觉,现在几乎已经完全没有了,不禁高兴的道:“哇,哥哥,你好厉害啊,我一点也不痛了,呵呵!”

    杜峰笑道:“你下次如果还这么傻,我就不给你治了,让你好好痛一下!”

    燕子舌头吐出来给杜峰盼了个鬼脸,突然叭的一滴水,正好掉在燕子脸上,望了望天,满天的乌云已经快速的聚在一起,燕子急道:“哥哥,不好了,好像要下雨了。”

    杜峰笑道:“下雨就雨呗,不过看样子这雨可能马上就要下了,我看我们还是准备回去了吧,看来今天的收获就只能这点了!”

    两人说走就走,不过等燕子穿上鞋子,雨已经猛的大了起来,杜峰不敢再让燕子走路了

    往地上一蹲,道:“快点,我背你!”

    燕子红着脸道:“哥哥,我能走的!”

    杜峰眼一瞪:“你又逞能!?快点!”看到杜峰真的有点生气了,燕子心里还巴不得让杜峰背背她呢,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赶紧扑到杜峰的背上,两只手缠上杜峰的脖子,手上的两只兔子也就吊在杜峰面前东晃西晃。

    杜峰两只手往后面一抄,燕子浑圆的屁股立即让杜峰心一荡,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敢想别的,背起燕子就往山下跑,可惜他虽然快,雨下得更快,跑了差不多五分钟杜峰就受不了了,衣服湿透了都是小事,关键是现在双手抓着一对兔子的燕子胸前另外的两只兔子将他的后背挤压得有点难过。

    看来这雨一时半会也不一定会停,杜峰转身往右边的山崖跑去,他记得这山崖由于民国时期的战乱,很多人在这陡峻的崖石中间用石头筑起一些人工的石穴,然后从山上用绳子吊下东西或人,再由石穴里面的人帮忙拉进去,但后来解放后就很少有人去过了,以前初中的时候杜峰也曾好奇的跟朋友一起下去看过,可惜现在那些石穴中也只是余下一些枯枝石块以及历史的记忆。

    果然,杜峰没跑几分钟就随便找到了一个以前住过人的石穴,大概离地有20多米,杜峰在石洞的时候也是学过轻功的,虽然不能达到像电视中那么变态,但要飞跨过几米远还是能够轻易做到,不过像现在这样背着个人他是断然跳不上去的,不过看到凹凸不平的山壁,立即就有办法了。

    让燕子抱紧自己,杜峰深吸一口气,助跑几步,带着燕子一下子腾空而起,顺利的在那些凹凸的地方一点脚,再一次腾身而起,如此五六次,终于爬上了石穴。

    还好,里面比较干燥,雨也淋不着了,杜峰将燕子放了下来才发现,现在两人的衣服都是淋得粘在身上,燕子更是开始发抖了。杜峰首先摸了摸口袋,还好,打火机还在,这石穴里面还真是不错,有几十个平方宽,四周也有一些废弃的柴火,估计也是以前战乱的时候逃乱的人准备用来烧火用的,杜峰赶快把这些柴火收集起来,足足有好大一堆,杜峰不敢全部点上,只捡了其中的一部分架了起来,这些树枝很干燥,只一点就慢慢燃了起来。

    杜峰首先自己把脱得只剩下一条裤叉,再找两根比较粗一点的树枝架了起来将淋湿的衣服挂上去,看到燕子红着脸低着头,杜峰奇怪的道:“燕子,你怎么不脱啊?”

    “啊?”燕子抬头看了杜峰一眼,小脸更加红了,杜峰拍拍头笑道:“你看我这记性,要不你先脱了烤,我转过去怎么样?”

    “不——不用!”燕子居然就这么开始脱衣服了,看来她心里还真没把杜峰当外人,杜峰其实心里也早就把燕子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吃了她,也想等她考虑清楚了再慢慢吃了她,所以倒是忘了两人现在还只是兄妹。

    看到燕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就解开了运动服,开始脱里面的羊毛衫,杜峰倒是有点脸红了,嘿嘿笑道:“等等,等等!”

    燕子刚刚把羊毛衫脱了下来,现在全身也就只留下一条衬裤和一个乳罩了,听到杜峰叫停,奇怪的盯着杜峰,小脸羞得通红,却是勇敢的没有把头低下去。

    “你——你就这样当着我面脱了啊?你不怕我吃你豆腐占你便宜?”杜峰故意做出一副色狼的样子,可惜燕子却一点也不怕,她甚至早就指望着杜峰来占她的便宜了,所以好喃喃的道:“我不怕!”说完已经开始解自己的衬裤,杜峰赶紧将头扭到一边。

    “哥哥!”过了一会儿,听到燕子在自己后面喊,杜峰慢慢的转过头,立即感觉到一股欲火腾的就升了起来,妈的,这也太诱惑人了吧,荒郊野外的,一大美女就在你面前脱得只留下三点了,关键是这三点还是情趣的,透过薄薄的布料杜峰很清楚的就看到了燕子胸前的两颗樱桃和下面的一丛黑毛。

    将嘴里的口水咽下去,杜峰艰难的道:“有什么事——要——要哥帮忙吗?”

    燕子学着杜峰的样子已经将自己的衣服裤子全挂在火堆前面烤了起来,现在突然红着脸对杜峰道:“哥哥,这衣服贴在身上好冷,我可不可以全脱了啊?”

    杜峰机械的点头,妈的,我就不信我还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眼睛一闭全当啥也没看到,我这么纯洁,难道还会担心自己干啥错事?再说了就算她不脱,如果忍不住我一样要推翻XX,如果她脱了,只要我自制力强,也不一定就会犯错误。杜峰在心里好一阵自我安慰。

    “哥哥,那你来帮帮我吧!”杜峰刚刚转过头将眼睛闭上,却听到燕子叫他帮忙,只好勉强睁开眼睛,艰难的道:“又要我帮什么忙?”

    “我,我这个胸罩的扣子我解不了了——”燕子几乎是拖着哭腔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跟着珍姐去买的这个情趣内衣居然扣子这么难解。

    杜峰几乎晕倒,不会吧,老天爷!我站远点看不见可以控制的,但这样我可控制不了啊!

    “哥——快来帮帮我啊!”看到杜峰仍然站在原地不动,燕子忍不住再一次催道。

    杜峰没有办法,走到燕子身后,因为比燕子高了一段,站在燕子的背后,他依然能够清楚的看到燕子饱满的胸脯和两点嫣红的樱桃就在自己眼前晃悠,这让杜峰浑身的血液加速流动起来,他想要将头偏到一边,却始终又没有勇气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