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的手有点发抖,但连续三次失败以后,第四次终于成功的将燕子的乳罩摘开了,而随着燕子将乳罩拿开,她胸前的那对白兔也卟的一下子跳出来,刺得杜峰的眼睛直冒色光,其实杜峰的一切早就被燕子盯在眼中,但杜峰表现得越突出,燕子的信心也就越足,她现在好渴望杜峰真的会受不住诱惑做点啥。

    可惜杜峰在关键时刻却似乎真的忍住了,坐到一边的火堆旁,从一边的地上拿起还没有被淋湿的香烟点燃一根吸了两口,闭目垂首开始养神。看起来杜峰似乎像是真的忍住了一样,好久他都没有再抽一口放在一边石头上的香烟,而是拿了根木棍不断的在火里面拔一拔。

    燕子终于还是没有把下面的内裤也一起脱掉,不过反正她现在穿不穿也都差不多,或许这样更加有一种若隐若显的神秘感,坐在杜峰的对面,燕子的心情有点复杂,杜峰现在的表现让她有点受打击,可她又真的有点忍不住想再试一次,她就不信杜峰到了最后真的能够忍得住。

    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虽然这上面干燥又天然带了一股热气,但全身**着这么久,燕子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可正是这一个寒颤,反而给她打出了一个新的色诱杜峰的计划,其实燕子本来就不笨,只是平时没有把智慧用在这些小主意上面,现在她有心想,只是脑子一转就有主意了。

    看了杜峰一眼,燕子的脸没来由的一红,身体也是一颤,不过她还是勇敢的盯着杜峰道:“哥哥——”

    别看杜峰看起来若无其事,其实他心里像是有只猫在抓,一个声音告诉他要马上将燕子推倒吃了,一个声音却告诉他再等等,他现在真是矛盾得不得了,此时听到燕子那有些娇羞的声音,不禁也是浑身没来由的一颤,艰难的抬起头又马上将眼睛闭上无可奈何的道:“你又怎么啦?”

    “哥哥,我,我好冷!”燕子可怜巴巴的盯着杜峰。

    摸了摸火堆上面燕子的衣服,还有点湿,杜峰无可耐何的道:“要不,你再忍忍吧,一会儿衣服就干了!”

    燕子却坚持道:“可我真的忍不住了,啊切!”燕子说完还夸张的打了个喷嚏。

    杜峰看燕子的状况好像真是不太好,本来已经准备起来的他却又坐了下来,可怜的道:“那怎么办啊?”

    看杜峰慢慢的被引导进了自己的计划,燕子心内欣喜异常,但表面上却依然是那副弱弱的样子道:“哥哥,你可不可以抱抱我啊,我真的好冷!”

    嗡的一声,杜峰的大脑差点当机,天啦,燕子今天是怎么啦?不会是真想引诱我吧?这种话她平时可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啊!其实杜峰还真说对了,这种话燕子平时还真说不出口,可今日不同往时,再说在这样的气氛下,燕子难得遇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平时不敢说的话,现在还真就从她嘴里说出来了。

    “我——我——我抱——你——?”杜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燕子可怜兮兮的道:“是啊哥哥,你抱抱我吧,你不是说过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吗?难道现在就不打算照顾我了吗?”

    杜峰连忙道:“不是不是不是,我当然要照顾你一生一世了,只是,现在我这样抱你,吃亏的可是你啊!嘿嘿!”

    妈的,抱就抱吧,这可不是我故意要干的,是她逼诱我的!杜峰在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这主意一打定,说话也就自信多了,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前怕狼后怕虎了,送上口的肉,不吃白不吃!

    “我才不怕,反正早晚我也是你的老婆,而且,你现在都跟她们——”燕子突然说不下去了,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杜峰色迷迷的再次问道:“那我真的过来抱你了?”

    燕子点点头,脑袋垂得更低了。

    杜峰走到燕子后面,把燕子抱在怀里,两手正好放在燕子的两个**上,那手感,啧啧啧,就甭提了,反正杜峰的小兄弟立即就立正向燕子的屁股致敬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杜峰的手终于开始在燕子的胸前抚摸起来,而燕子的身体在杜峰的怀里也是慢慢烫了起来,一边呻吟一边将头转过来,眼睛闭着却将小嘴向杜峰凑了过来。

    对于这种事情,杜峰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燕子居然如此激烈,自己的舌头才刚刚伸进燕子口里,就立即被燕子的舌头抓住并搅成一团,其实燕子的技术很生涩,但火热的**却将她的生涩给掩盖住了,再说生涩也不一定就是坏事,至少说明以前没有跟人接过吻,所以杜峰吻得更加带劲,而本来放在燕子胸前的一双手也更加用力的捏着那两颗红嫩的樱桃,偶尔再拉扯一下,直搞得燕子在杜峰的嘴里呜呜直叫。

    杜峰的腿就那么叉开着坐在燕子的屁股后面,除了小兄弟紧紧的抵在燕子的股沟之间,两条大腿也从两侧将燕子缠得紧紧的。燕子两只手分别抓住杜峰的两只大腿,指甲都差点陷进杜峰的肉里面,而整个身子也是用力的挤进杜峰的怀里,而屁股后面的烫热让燕子的脸也一直绯红一片,从来就没有恢复过正常。

    在火光的映射下,两人的额头都有汗水滚下,现在不但不冷,燕子跟杜峰一样,她现在感觉好热好热,不过这种热可不仅仅是身体表面温度的热,更多的则是两人身体内的那种骚热。特别是燕子,胸前的一对白兔此时已经被杜峰的一双魔手刺激得更加饱满挺拔,而那两颗嫣红的樱桃此时也是粉红的挺立在她傲人的胸前,随着杜峰的摸捏,或是自己的呼吸,燕子的胸脯也随着一起上下伏动。

    杜峰再也忍不住了,右手顺着燕子的胸脯往下,越过小腹,抵达那片神秘的所在,其实这个时候对于杜峰来说,也称不上神秘,因为他早就从那一块透明的地方看到了里面的春光。

    杜峰的手指挑起燕子情趣内裤的边缘,沿着边沿往屁股后面转了半圈,突然发觉燕子穿的这个内裤居然是旁边打着蝴蝶结的那种款式,不禁更是兴奋,右手中指和食指把结头一夹,稍稍用力一拉,两边布条从燕子的身上掉落,杜峰却并不扯开这两边布条,而是再顺着布条慢慢摸索着进入那道以前从来没有人进去过,现在却是溪水一片的峡谷中。

    此时峡谷刚刚经历了洪水,已经沦为了一片沼泽地,而芳草此时也正在沼泽东飘西荡,杜峰稍稍帮燕子梳理了一遍,在燕子的激烈颤抖下杜峰的两个手指突然插进那弯沼泽,搅动几下再抽出来,手指上淫滑的液体正自指头滑下,杜峰将中指伸到燕子的嘴边,燕子却是闭上双眼,羞红着小脸摇头不止,杜峰也不为难她,只是用两根手指夹住燕子右边的樱桃,并顺势将手指上的琼浆在她饱满的胸前抹得干干净净。

    再一次将手伸到燕子的大腿根部,燕子的双腿已经大大的张开,而小嘴似乎也微微张着,偶尔能从她的喉咙深处传来一阵苦闷的哼哼声,杜峰也不在意,一下子将燕子腿根的两片布条扯去,扔到一边,再将燕子翻转过来,一口咬在她的胸脯上。

    “呼”的一声,燕子猛的扬起脖子,本来紧闭的双眼一下子睁得大大的,却又缓缓的闭上,而嘴角也牵显出一抹渴望,甚至偶尔还伸出舌头来添添刚才被杜峰吻得发紫的嘴唇。

    杜峰继续在燕子的胸前亲吻,时而轻,时而重,时而急,时而缓,直吻得燕子的头频频左抛右甩,而本来还很久都不出声的燕子到了最后也是一阵淫声浪语,直差没叫杜峰亲爹了。

    杜峰的嘴上功夫不错,但也不至于让本来传统古板的燕子如此情动,而真正让燕子激动得大喊大叫的还是杜峰的那双手,好像他那双手真的附有魔力一样,只要杜峰的手指划向燕子的身体,不管是大腿内部还是外部,也不管是沼泽地里还是芳草丛中,总是能将燕子的春情从骨子里彻底激发出来,以至于原来不肯叫出声的她现在叫得比谁都大声,如果不是这个地方特殊,外面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大雨倾盆,燕子的叫声估计就算不引来人,也至少会引来一群野兽。

    随着杜峰动作的深入,燕子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骚痒感从四肢,大腿根部,胸前,屁股等地方一起传到大脑,她难过极了,她渴望极了,可无论她如何的哀求,无论她如何的将身子不断向杜峰的手指耸动不止,却始终不见杜峰真正的行动,其实这倒不是杜峰不想,也不是杜峰不能,而是他认为这还不是最恰当的时机,既然今天已经不可避免的要吃了燕子,那他就要花一番心思,让燕子一辈子都记得今天,记得杜峰,记得这个石穴,记得今天这个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和感受。

    杜峰难受,燕子也难受,当两个人都难受到了一个临界点,杜峰终于不再做这些技巧性的动作了,一边将火堆上燕子的衣服拿了下来铺在地上,一边却仍旧不停的在燕子身上抚摸,让她始终处于一种异常亢奋的状态,将燕子抱起来放躺在衣服上,杜峰趴了上去,右手不停,左手却慢慢将自己的内裤也脱掉扔在一边。

    终于感觉到杜峰的硕大已经抵在峡谷的边缘,燕子突然惊叫道:“哥哥——我怕!”

    杜峰一边继续抚摸着燕子的身体,一边却温柔的安慰道:“别怕,爱哥哥吗?爱就不要怕,忍一下,每一个女人都要经过这一天的,今天过后你就是哥哥的女人了!高兴吗?”

    “高兴,我不怕,哥哥,我爱你,真的爱你!过了今天我就是哥哥的女人了,我真的好开心的!”燕子虽然心里还有一点紧张,但这个时候却比刚才放松了许多,鼓足勇气痴情的向杜峰告白。

    “啊!哥哥,好痛!”杜峰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身子猛的向下一压,虽然感觉到了一层薄膜,但杜峰不敢犹豫,毫不留情的长驱直入冲进燕子的身体……

    随着刚开初的痛苦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说不出来的愉悦和满足,感觉到杜峰已经跟自己合而为一,杜峰的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燕子就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痛楚,不顾一切的频频往上用力迎合着杜峰的冲刺,而一双手也开始在杜峰的后背抚摸,小嘴更是将杜峰的舌头吸进嘴里,两只舌头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两人也不知道做了多久,反正火堆都已经慢慢的熄了,两人的衣服也早就干了,燕子已经瘫软了三次,她从来没想到过做女人还有如此舒服的时候,而且还是连续接着来了三次,不过看到杜峰仍然如刚开始那样勇猛,燕子还是温柔的替杜峰擦去额头的汗水,更是努力的迎合着杜峰的每一个姿势和要求。

    杜峰将燕子一下子拉了起来,让她跪爬在石穴的外沿,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空气清新,感觉到视野突然变得异常宽阔,而且透过外面的山林燕子都可以看到杜峰家的房子此时正有炊烟冒出,想想现在杜峰家的白若云等人都还在等着自己跟杜峰回家,燕子突然之间变得异常的兴奋,差一点又到达快乐的顶峰,但她知道如果这次再来了,估计就真的没有力气再被杜峰如此折腾了,只得拼命的忍住不叫出来,屁股更是频频的往后面顶送。

    “啊!”两人同时大叫一声,差点瘫在地上。

    感觉到一股阳气随着下面的白色琼浆一起喷进燕子的体内,杜峰赶紧运功,那股阳气与从燕子身体内刚才喷出来的阴气结合在一起,再一次通过两人的大腿根部传到杜峰的体内,杜峰将绝大多数都吸收得干干净净,这才将剩余的那一点点阴阳之气传到燕子体内,帮着循环一个周天,最后尽数被她的身体所吸收。

    杜峰睁开眼,很明显的感觉到似乎功力又有所精进,到了他现在这个地步,功力的精进已经大不如从前的迅猛,就算平时有所进步,他也是感觉不出来的,所以像现在这种偶然的机会武功得到精进,自然是心里欢喜。

    燕子可能也感觉到了那股气流被身体吸收,站起来走了两步居然一点也没有影响,完全跟先前的状态差不多,刚才她可还在想一会儿回去要是走路都一跛一跛的那可就露馅了,现在感觉心里才真正放下心来。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两人开始穿衣服,燕子撒娇的让杜峰帮她扣好胸罩,杜峰心里感叹了一把,哎,原来还是个朴实的小姑娘,这跟着大城市里面的珍姐学了一段时间,好家伙,现在都知道穿这种情趣内衣了,不过,我喜欢,嘎嘎!

    杜峰背着燕子直接从石穴跳了下去,轻飘飘的落地,杜峰暗道:看来这次真的是精进了不少,好像刚才背着燕子跑起来就没有这么快嘛。

    跑了一阵,杜峰停下脚步,将燕子往地上一放,道:“哎呀,你把我的脖子都差点给弄断了,你还是下来走吧!”

    没想到燕子却委屈的红着脸瘪嘴道:“坏哥哥,现在得到我就这样了,哼,我可听婉婷妹妹说过的,你以前可是经常背她的,你这叫偏心!”

    杜峰汗了一个,天啦,早知道就不吃了,吃了好像啥都变了,这燕子啥时候也学会发嗲了,不过杜峰到了最后还是得乖乖的蹲下来让燕子重新趴到背上,到了杜峰家附近杜峰才将燕子放下来,这个时候燕子自然不会要杜峰再背下去了。

    两人就这么提着两只野兔和一只野猪进了屋,看到杜峰跟燕子回来了,大家一起围了上来,看到杜峰今天的战果,都是笑呵呵的夸奖一番,又是好一番遗憾杜峰没带她们一起去,杜峰心里暗笑:要是带你们,哪我今天可就不但吃不到肉,估计连喝汤都困难了。

    看到儿子一个上午就打了这么多东西回来,肖明秀对杜峰也是好一阵夸奖,又问及是不是淋雨了,杜峰赶紧说没有。其实杜峰自己不知道,他现在的武功高了,打猎不用枪都一个上午搞这么多东西回来,现在别人拿枪一整天估计也搞不到这么丰盛的猎物啊。

    “妈,表妹怎么还没回来?”看到肖婉婷跟谢雨婷居然不在家,杜峰奇怪的道,按道理她们到市里买东西,一个来回也够了啊,她们可是开着车去的。

    肖明秀还没说话,杜峰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接到电话杜峰脸色顿时变了,连声说好,挂了电话杜峰急道:“不好,表妹遇到麻烦了,我得去市里一趟,你们吃饭不要等我了,我们晚上一起回来。”

    说完话杜峰的身子已经窜了出去,然后外面传来一阵宝马车发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