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今天的运气不好,没想到肖婉婷跟谢雨婷的运气也一样的不顺。

    谢雨婷开车带着肖婉婷进城,一路上自然是吸引了众多的眼球,回头率那是超高啊。从杜峰家到市区的路并没有多远,如果平时坐公交车也就大半个小时,但谢雨婷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市区。

    谢雨婷估计最近也是受了龙一跟杜峰的影响,喜欢上了飚车,虽然车速只敢达到140,但一样将肖婉婷搞得紧张兮兮的,其实这也怪不得谢雨婷,因为一路上总是被人指指点点,她虽然大场面见得多了,却一样感觉到不自然,所以她就想快去快回。

    将车停在北山超市外面的停车场,谢雨婷在肖婉婷的带领下直接进了超市,其实巴中虽然是个地级市,但其繁华的程度实在没法跟上海的一个小镇相比,整个市区也就这家四层楼的北山超市最大了。

    肖婉婷以前一直在镇上读书的,还是高考的时候来过市里一次,当时老师就曾经带她们一起来逛过这个超市。带着谢雨婷进了二楼的食品区,买好了该买的东西两人付款下来将东西全部放进车里。

    本来按肖婉婷的意思就要立即回去的,但谢雨婷却正好看到超市旁边一家首饰店,立即要求肖婉婷一起进去逛逛,其实女人的爱好就那么几条,美食,逛街,买衣服,买化妆品、买首饰等,别的也没啥。

    既然谢雨婷想要进去逛逛,肖婉婷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实际上她也想要去看看的。两人进了门,对面一营业员,长得有点难看,脸上有些雀斑,看到谢雨婷跟肖婉婷两女一起进来,她似乎并没有多热情,只是站在旁边,也不上来给两女解释。两女其实也并不需要她解释,反正挑上啥就买啥,她们不缺这几个钱。

    两女走哪,旁边的营业员也就跟哪,而两女的相貌与营业员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肖婉婷本来就很漂亮的,而谢雨婷虽然化过妆了,仍然掩盖不了她天生丽质,虽然从外表上来看她现在比肖婉婷略逊一筹,但在气质上却是比肖婉婷高贵了一些。

    这也难怪,肖婉婷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虽然现在到了上海,但骨子里的那种质朴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得了的,而谢雨婷就不一样了,从小良好的教育和后天的努力培养都让她举手投足之间都比一般人多了几分优雅和高贵。

    巴中的人均消费水平并不高,离穿金戴银还有段距离,所以近些年就催生了一批伪金或是伪银等首饰店,这些首饰店的首饰做得很精美,却并不是真的金银所制,完全是仿造。按理说这种首饰店在大城市根本就不可能存活,甚至会成为工商打击的重点,不过在巴中这些店却存活得挺好。原因很简单,虽然明知道这些首饰啥的都是假的,但戴上这些首饰别人轻易也分不清是真是假,这满足了一部分女人的虚荣心,又满足了绝大多数家庭的经济消费水平,所以自然会有不少人来买这些东西。

    现在肖婉婷两女逛的也就是这种首饰店,刚开始的时候两女兴致还挺高,试了不少的的首饰,也挑了几样拿在手上,她们准备呆会儿走的时候一起买单。没想到这营业员却是一直跟在两人旁边,眼睛里透出一股厌恶和反感,紧紧的盯着两女,像是在防着小偷一样,这让两女渐渐的不爽了,肖婉婷还想忍,不过谢雨婷可受不了这份气,哗啦啦将手中选好的东西全部放回了原处,拉起肖婉婷就走。

    这个时候这营业员不高兴了,虽然根本就没想过要做成这笔生意,但这个时候看到两女招呼都不打一个,扔了首饰就走,立即抱怨了起来,不但抱怨,那说的话还相当的难听。

    其实这营业员也不真是这里的营业员,只是这店老板的亲戚,正好原来的营业员辞职了,她就帮她亲戚来看几天店,本来这种天生长相不怎么样的女人对美女就有点反感,而现在她一下子就遇到两个,而这两个还是平时在巴中城里根本就难得一见的美女,所以一听到谢雨婷的外地口音,立即就有点欺生了,所以态度自然也就不好。

    谢雨婷本来还准备跟这营业员争论几句,可肖婉婷却认为这不值,硬是劝着她离开,回到车旁,看到谢雨婷还一脸的不高兴,肖婉婷主动拉着谢雨婷的手一起去附近走走。谢雨婷第一次来巴中这种小山城,自然也是有点好奇的,于是欣然答应。

    前面说过了肖婉婷其实来市区的时间并不多,上次还是六七月份,她对市区唯一比较熟悉的就是滨河路,她记得上次高考完了学校老师还带着大家到滨河路逛过,那个时候旁边还有不少的夜市小摊,夏天天气热,很多人坐在小摊前烤几串烧烤,跟朋友一起喝喝冰冻的山城啤酒,聊些风花雪月,再吹吹河风,一坐可以坐到天亮。

    因为现在天气有点冷,学生又纷纷放了假,所以往日热闹非凡的滨河路现在却有点冷冷清清,沿河的两排柳树在风中轻轻飘起,成了滨河路上唯一的一道风景。其实滨河路到了夏天确实是个好去处,可以歇凉,也可以谈情说爱,不过现在是冬天,肖婉婷也不比冷如冰,所以两人逛了一会儿也就累了,而本来就有点情绪的谢雨婷更是兴趣索然。

    肖婉婷看看时间也快要到中午了,于是准备带着谢雨婷离开,可就是这个时候,麻烦却自动找上门了。

    顾浩刚刚跟六个兄弟喝过酒,不知道今天是哪根神经大条了,散席后硬是带着新收的两个小弟一起要去滨河路散步,这么冷的天气不去泡妞唱歌反而去河边喝西北风,两个小弟心里暗骂SB,但他们却不敢顶嘴,原因很简单,因为顾浩是他们老大,其实顾浩不只是他们老大,更是巴中市黑道响当当的三当家。

    说到黑道就有点过份了,巴中市小,其实并没有什么黑道,至少是没有正正经经的黑道。但这不代表巴中城没有混混,相反,巴中城的混混还很多,起码也有3000个左右,这占了全市人口的3%,不过这3000个当中有2500个左右都是学生,另外500个算是本城的兼职混混,也就是平时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过只要有需要他们可以随时将身份换过来,由工人或由商贩马上成为职业混混。

    混混肯定也分等级的,或许说跟黑道一样,也有大小之分的,巴中的混混们其实都被七个人管着,这七个人就是巴中出了名的“七匹狼”,别看这“七匹狼”都只是几个高中生,但他们能管理好全城的混混也真算是有几分天份的。这七个家伙分布在全城的N个中学,平时也不怎么上课,就是带人收收小弟,替别人酒吧或夜总会看看场子,再就是拿刀砍人,拿棍打架了。

    这七个家伙家里都有几个钱,就算出了事也基本可以摆平,最夸张的一次是七匹狼中的一个家伙在二中对面的溜冰场玩,被溜冰的一个同学撞了一下,其实也就是挨着了他一下,这家伙马上就是一个耳光打过去,正好这个撞他的同学是附近师范校体育系的,虽然没有混社会,但也有几分胆色,于是一个耳光回还了回去。

    这个家伙就火了,一个电话打出去,只是十分钟,整个溜冰场馆都被1000多个手持砍刀的学生围了个严严实实。这个师范校的学生傻眼了,这才知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最后没有办法从二楼往下面跳,然后在乱刀中想要冲开一条血路,可惜路是冲出来了,那路还真是血路,结果人却被砍死了。其实当时师范校的那名学生也曾报过警,警察也来了,可惜最后就算是鸣了枪却一样没能止住这些疯狂的学生。

    事情最后也是不了了之,这个家伙抓进去两个月又出来了,仍然还是天天打打架,砍砍人,却一下子将“七匹狼”的名声打出去了,一段时间之内,这七匹狼的名声那是空前的牛逼啊,不管是镇上的,还是城里的人,饭前茶后谈论的总是关于他们的话题。

    总之一句话:说得夸张一点,七匹狼在巴中就相当于SH的青帮,RB的山口组,Z国的龙组,那绝对是牛逼的存在,不管是政府还是平民都没有几个人真正敢惹他们的。

    说了这么久,作者想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个顾浩正是七匹狼中的老三,也就是外号叫做“拼命三郎”的家伙,虽然他没有当年那个叫人砍死师范校学生的老大厉害,但废在他手上的人也不在少数。

    顾浩看到前面的肖婉婷跟谢雨婷的时候,心里那个激动啊,他这种人,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在巴中这一块儿,他上过的女人至少过百,可他还真从来没有发现巴中居然还有这极极品的女人,不禁回头对两位小弟嘿嘿笑道:“你大哥我就知道今天这里有好事等着我,咋样,服了吧?!”

    两个小弟哪里敢说不服啊,连连点头称服,顾浩这才转过头,整了整衣服迎着肖婉婷跟谢雨婷走去。

    “HELLO,美女,逛街耍哇?”吹了个口哨,顾浩两手插在裤袋中,小尖的脑袋上戴顶帽子,本来就小的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肖婉婷涨鼓鼓的胸脯。

    两女看到顾浩,都止不住一阵恶心,理也没理他就直接错肩而过。

    顾浩愣在当场,在巴中,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不给他面子的人,回头看了看两个小弟,这两个小子早就把头转了过去,盯着谢雨婷跟肖婉婷两人的背影痴痴发呆,顾浩叭叭两个巴掌敲在两人头上,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老大被人忽视了,还不给老子拦下来?!”

    两个小弟看到顾浩又举起巴掌,哪里还敢停留,赶紧追上肖婉婷两人,往前面一拦,嘿嘿笑道:“两位妹妹留步。”

    两女同时皱眉,肖婉婷面色一变,道:“你们拦着我们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刚才我们三哥跟你说话,你居然不理不睬的就想这么走了,你说我们要不拦下你,三哥的面子到哪里去找?”其中一个小弟阴笑道。

    谢雨婷不禁道:“你们三哥的面子有多大?难道还能大到随便想拦谁就拦谁?”

    顾浩正好跟了上来,听到谢雨婷是外地人,哈哈笑道:“原来你不是巴中人啊,难怕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还真说对了,在巴中,我拼命三郎想要拦谁,还真没几个人敢从我面前轻易走过去!”

    谢雨婷还没有说话,肖婉婷已经赶紧在她手心捏了一下,肖婉婷心里也是有点害怕了,她可是听说过七匹狼的故事,虽然当时读高中的时候只是偶尔听到同学们聊过,但她记性最好,这其中以狠毒著称的拼命三郎她自然是记忆深刻。

    “你是哪个拼命三郎?”肖婉婷小心的问道。

    看到肖婉婷似乎听说过自己的名字,顾浩不禁有点飘飘然起来,笑道:“巴中除了我们七匹狼里有我这拼命三郎的名号,难道还有第二个取我这个名号的人吗?那我倒要想要见识一下了。”

    确认对方就是那个以凶狠变态而出了名的拼命三郎,肖婉婷心里真的有点急了,但这个时候急可是没有用的,所以她只得拼命让自己平静下来道:“原来是三哥,不知道三哥拦着我们有什么事吗?”肖婉婷的话明显没有刚才冲了,似乎有和解的意思。

    可惜顾浩却是得理不饶人,色眯眯的笑道:“也没有什么事情,本来想打个招呼就算了的,可是你都那么不给我面子,让我在两个小弟面前丢了人,本来没有事现在也就变成有事了!”

    肖婉婷皱眉道:“那三哥是什么意思呢?刚才不知道是三哥,可能真的无礼了,我在这里给你陪不是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办,就先告辞了!”

    肖婉婷的弱势却并没有得到顾浩的谅解,其实也谈不上谅解,因为这丫的本来就是来找事的,说白了就是看上两女的长相了,想来调戏几句,没想到肖婉婷如此不给面子,所以她现在不但要调戏,更是狠下心想要在两女身上占点便宜。

    “这就想走了?那三哥我以后的脸往哪儿搁啊?又怎么在兄弟们面前抬得起头啊?”顾浩嘿嘿笑道。

    “那三哥要如何才肯放我们走?”肖婉婷有点害怕了,现在滨河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她还真怕这三个大男人在这里做点啥,所以她现在拼命的想让自己放松下来,赶紧想办法才是正事。

    “其实也简单,只要两位跟我一起去吃顿饭,陪我喝几杯酒,咱们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怎么样?”顾浩眯着眼睛盯着肖婉婷道。

    谢雨婷在一边早就忍不住了,听到这里,怒道:“你休想!”

    一看顾浩的脸一沉,肖婉婷赶紧再次捏了捏谢雨婷的手,笑道:“三哥不要生气,我这朋友是外地来的,没有听说过三哥的威名,所以请你多多包涵,今天我们有事,要不改天吧,改天我一定亲自上门请罪。”

    “那怎么行?相约不如偶遇,今天我看就挺合适,你看正好,这里有家醉仙酒楼,咱们就进去喝两杯酒怎么样?不过我话可说在前面,我现在是请,如果你们再不识好呆,我就不是请了!”顾浩现在也觉得有点不耐烦了。

    肖婉婷转眼一想,笑道:“好,既然三爷看得起,我们自然要奉陪了!”说着跟谢雨婷对视了几眼,谢雨婷经常演戏,怎么会不明白肖婉婷的意思,轻轻点头。

    一听两位美人居然就这么轻易答应了,顾浩对两个小弟挥手道:“走,带两位小妹一起去喝酒去咯。”

    几人一起到了旁边的酒楼,顾浩自然不愿意丢了自己的面子,进了门开了个包间,再叫服务员拿来菜单,在上面找了半天才点了几个稍微好点的饭菜,这才坐到肖婉婷一边,看到谢雨婷不见,连忙问道:“你朋友呢?”

    “我在这里!”谢雨婷从卫生间走出来,手上还沾着水,很明显是趁着顾浩点菜的时候进了厕所。

    与肖婉婷对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再坐到肖婉婷的另外一边,谢雨婷笑着道:“既然三哥如此有诚意,今天我们倒是真要多喝几杯呢,只是要是我一会儿醉了,三哥可要送我回家啊!”谢雨婷现在使出了拍电影那一套,她得将顾浩迷住,然后拖拖时间,静等杜峰的到来,刚才在厕所她已经打电话给杜峰了。

    看到面前的两个漂亮女人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似的,居然跟自己聊得异常开心,这顾浩开始拼命的吹唬自己如何的厉害,如何的有钱了,反倒忘了天的正事,正好厨房上菜也挺慢,本来应该五分钟上好的菜硬是搞了十多分钟才端出来。

    顾浩的两个小弟,从进来就一直坐在顾浩的一边,紧紧的盯着两个女人,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色狼。

    看到酒端了上来,顾浩首先为肖婉婷两女斟了一杯酒,举起来道:“来来来,我们干一杯!”心里却在想,一会儿非得把你们灌醉不可,那个时候,嘿嘿,就任我怎么玩了。

    两女本来酒量就低,怎么可能轻易答应顾浩喝酒,可现在时间都拖了这么久也不见杜峰赶来,不禁心里同时有点着急起来,肖婉婷勉强的笑道:“三哥,要不我们喝饮料吧,因为我们真的不会喝酒啊!”

    一听两女不会喝酒,顾浩更加高兴了,笑道:“那怎么行,你们不喝酒可就不是给三哥我的面子啊!”两个小弟也在旁边随声附道:“就是就是,你们要是不喝可是不给我们三哥的面子啊!”

    两女还没说话,包厢的门却被人打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哦,不给你面子又如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