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杜峰施施然走了进来,谢雨婷跟肖婉婷都同时站了起来,肖婉婷突然觉得好委屈,眼中开始有泪水在打转,过了半响才可怜兮兮的叫道:“表哥,他们欺负我!”

    这样的场面和情节在杜峰及肖婉婷的生活中曾经上演得太多了,小的时候肖婉婷被同学欺负之后准会在第一时间跑到杜峰跟前告状说:“表哥,他们欺负我!”杜峰一听到这种话,那都是二话不说先将欺负她的人捶一顿,再慢慢过来哄她开心,所以现在肖婉婷被顾浩欺负了,自然也是下意识的想要告诉表哥。

    谢雨婷惊喜的道:“阿峰,快来帮我教训一下这几个流氓,他们真是太讨厌了!”

    杜峰阴沉着脸走到肖婉巡身边,摸摸她的小脸认真的道:“说,是谁欺负你的,告诉表哥,表哥帮你捶他!”

    肖婉婷满足的笑了,这个时候她深深的感觉到杜峰对她的深情,而且这种深情还夹杂着亲情在内,这让她差点扑到杜峰怀里幸福大哭一场,她这个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对杜峰感情上的大度和纵容真的是太值得了,指着一边的顾浩,肖婉婷调皮的道:“就是这个什么拼命三郎的!”

    又指着另外一边的两个小弟道:“还有他们,老是色眯眯的盯着我跟雨婷姐!”

    杜峰刚才一接到谢雨婷的电话就飞一般的开车过来,连龙一都没来得及叫,一路上闯了多少红灯他没有数过,反正甩了三辆交警追上来的摩托车,终于赶到这里,还好,肖婉婷跟谢雨婷还没有真正的吃啥亏,所以杜峰现在的心情倒并不是如何的坏。

    “喂喂,让让,让让!”杜峰从旁边拿来一把椅子,放在肖婉婷的身边,往一边的顾浩那边挤了挤道。

    从杜峰进入房间到现在,顾浩一句话也没说,他不说话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只想拿把砍刀砍了面前这个讨厌的家伙。

    现在看到杜峰居然把自己挤到一边,顾浩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倒下肚子,这才站起来走到一边,狠狠的道:“你是她们的朋友?”

    杜峰笑道:“当然啊,要不是朋友我跑来干嘛?哦,今天是你请客对吧?那我可要多吃点了,还没吃午饭呢!来来来,表妹,雨婷都别客气,快吃啊,不要浪费了别人一番心意呢!”

    杜峰说吃还真的吃起来,一点也不客气,肖婉婷跟谢雨婷见杜峰这样故意的调戏顾浩也禁不住参加了进来,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盯着旁边的顾浩和他的两个小弟直笑。

    顾浩的两个小弟早就跟着顾浩一起站到了一边,见到老大满脸铁青,一个小弟小心冀冀的道:“老大,要不要通知其它的兄弟!”顾浩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杜峰道:“妈那个逼的,给我砍,往死里砍,砍死了我负责!”他倒是忘了自己现在手上并没有拿着砍刀。

    两个小弟还真听话,赤手空拳就向杜峰冲过来,看得出来,他们想把杜峰揪出来好好的揍一顿,没想到还没有近身,杜峰已经摆手让他们止住了。

    “等等,我有话说!”杜峰手一摆,连忙站起来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顾浩不耐烦的道。

    杜峰正色道:“听起来你也是道上混的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讲信用呢,我手无缚鸡之力,你居然派两个小弟来对付我,这不是丢你的脸吗,有种你派一个人来,也让我有点机会赢啊!”

    本来刚才杜峰的强势出现,又完全不将顾浩放在眼里,顾浩在心里就在犯嘀咕,不知道杜峰倒底是谁,所以迟迟没有动手,现在狠下心要收拾杜峰的时候,却万万没想到杜峰居然说出这一番话来,不过他最爱面子,看到杜峰也不像能打的人,于是忍住想要生撕了杜峰的冲动,向其中的一个小弟道:“好,就你一个人上去,给我狠狠的揍!”

    那个被叫的小弟,从旁边拖起一张椅子就向杜峰走去,杜峰赶紧往旁边让让,以免一会儿误伤到身后的两个女人。

    “呼”的一声,那个小弟抡起一张椅子奔杜峰的额头砸了下来,杜峰等椅子快要挨到头的时候,一个急转,转到这个小弟的另外一侧,正好旁边也有张椅子,抓起来就直接砸到那小子的后背上,那家伙啊的一声就倒,杜峰还不放过,又在他的背上和肩上砸了几下,这才拍拍手走到肖婉婷旁边笑道:“表妹怎么样?砸得解不解气!”

    “解气,不过你也帮我多收拾他们一下!他们没一个好人!”肖婉婷抱着杜峰的胳膊撒娇,这让谢雨婷心里有点吃味。

    刚才那小子估摸着现在被砸晕了,不过杜峰好像颇会打这种架,那家伙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头上却没有一点血迹。顾浩这下真是把脸都气绿了,恨恨的瞪着杜峰道:“小子,你阴我们!”

    杜峰好笑的道:“我怎么阴你了?”

    “你明明打得过他,你还让他一个人上!?”

    杜峰哈哈笑道:“是你们自己笨嘛,难道我一定要找个打不过的打?真不知道你们长个脑袋是做什么用的,三个人不知道一起上,非要一个一个的上,哈哈,这下好了,总算是砸趴下一个,少一个就少一分危险啊!我看你们还是走了吧,不要再试着惹我了,否则我一火起来将你们也砸晕哦!”

    杜峰其实是故意这么提醒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两个人一起上,没想到这个顾浩还真是上路,立即与小弟互相当了个眼神,一人抡起一张椅子从杜峰的两边同时冲了上来,他们是真的想把杜峰废在这里了。

    可惜事与愿违,他们的结果跟前面那个家伙没啥两样,唯一不同的是杜峰从他们中间溜到他们背后的时候抓起一旁的椅子砸的不再是背和腿,而是直接砸到他们头上了,当然杜峰还是有些分寸的,血可以流,生命却并没啥危险,而且还故意让顾浩一点血都没流,好像丫根儿就没受啥伤,可身上那个痛啊,可还真让顾浩想哭,不过这个时候他是宁死也不会哭。

    看到两个小弟都晕在地上,顾浩总算是明白过来,不禁气道:“原来你一直都在阴我们!”

    杜峰恶狠狠地道:“你总算还不是白痴,很好,没把你打成白痴还真是对了,废话不多跟你们说,下次不要再***打我的女人的主意,否则老子真要废了你了,你信不信?!”

    看到杜峰这个时候的表情,顾浩可不敢再说什么,拍拍两个小弟的后背,两个小弟马上慢慢舒醒过来,有点莫明其妙的被顾浩带了出去。

    刚刚走出去不久,店里的老板就进来了,看到杜峰的时候,这个中年老板哎呀叫了起来:“哎呀你们怎么打起来了,看把这桌椅损坏得,你们可要赔偿我啊!”

    杜峰不耐烦的抽出一千块钱扔过去,厌恶的道:“从新给我们开个房间,我们就在这里吃饭了!”

    老板一见杜峰钱递了上去,哪里还会生气,连忙换上一脸笑容给杜峰安排了个新的包间,又让杜峰重新点好菜,至于刚才那顿他提都不用提了。

    两女不是没见过杜峰打架,可还从来没想到过杜峰居然会如此打架,特别是谢雨婷更是奇怪,她知道杜峰明明是身杯绝技的,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如此调戏顾浩,不过不管如何,杜峰打架的手段再无赖,在他们心里却依然是那么帅气,而且这样打架似乎真的比较解气,心里也舒坦多了。

    两女坐在杜峰身边,杜峰掏出电话给家里先报了个平安,并让她们不要等他们回家吃午饭了,挂了电话杜峰又拔起冰如平让他联系的那个于明清的电话,很快电话就接通,对方一听说是冷如平的朋友专诚在醉仙酒楼等他,立即答应马上就过来。

    “你准备看看冷大哥让你见的那个战友?”谢雨婷隐隐约约听到一点什么,所以怀疑的道。

    “对啊,要不你以为我这么奢侈啊,呵呵,反正今天到都到了市区,就一起把这些锁事办完吧,免得以后专门来办这些小事情,正好今天酒菜都现成的,就叫他过来聊聊,也了去一场事情!”杜峰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才道。

    菜刚刚上齐,门就被敲响了,杜峰打开一看,门口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年青人,大概三十不到,长得挺精神,大平头,没戴帽子,给人一种很耿直和威武的感觉。

    “请问你是杜峰兄弟吗?”于明清讪讪的道。

    杜峰没想到这于明清长得眉头大眼,说话却像个女人,不禁皱眉道:“对啊,我就是,你是于明清,于大哥吧?我是冷如平大哥叫我来看你的!”

    “哎呀,原来是我冷大哥的朋友啊,哈哈,那就好,那就好,我跟冷大哥可是多年交情了,现在你是他朋友,咱们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一醉方休!”

    于明清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说话也与刚才大不一样了,一边说已经先走了进来,看到两个美女,不禁回头道:“我说杜兄弟,咱们大男人喝酒,你叫两个女孩子一起跟着干嘛,有女人在这酒怎么喝得痛快?!”

    杜峰吓了一跳,敢情刚才这于明清还没搞清楚状况呢,现在才露出了本性,杜峰心想:看来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看来这个于明清跟冷如平的性格倒是挺像,也难怪他们两人会关系那么铁。

    杜峰一边将于明清让到桌边坐下,一边给他介绍身边的两女,当然说到谢雨婷的时候,杜峰随便说了个名字,于明清也没在意,好像他真的对女人没有多少兴趣,只是简单的打过招呼就只顾跟着杜峰聊天。

    杜峰对于明清的这个性格也还是比较喜欢的,直来直去的,让人觉得特别真诚够朋友。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吃菜,酒过三旬,两人的感情更是直线上升,到了最后,于明清一口一个杜兄弟,杜峰也是一口一个吴大哥。

    从谈话中得知,于明清现在还没结婚,原来跟冷如平一起在南京军区任职,后来调到巴中当了市委秘书长,可惜这家伙却不是个从政的料,老是得罪一些上下级,后来被调到了当地军分区当了一个小小的团长,不过他却对这个职务相当的满意了,对他来说能留在军队可比在政府机关工作强百倍。平时于明清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留在驻地和战士们一起生活,他觉得这种生活挺好,至少不用勾心斗角,尔与我诈,这样他就很满意了。

    一顿饭硬是从中午12点吃到下午的2点多,两个人一共喝了四瓶白酒,这对于于明清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但对杜峰却根本不是个事儿。看到杜峰两瓶白酒下肚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已经有几分醉意的于明清不得不佩服的道:“杜老弟,我算是服了你了,难怪你会跟冷大哥结为兄弟啊,从今天起你也是我于明清的兄弟了,不知道杜兄弟会不会嫌弃呢!”

    杜峰赶紧笑道:“于大哥这么说可就是看不起小弟我了,既然你把我当兄弟,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我可是求之不得啊,不过以后要是有麻烦到你的时候,于大哥到时候可不许烦我啊!”

    于明清拍拍胸脯道:“杜兄弟你放心,咱们当兵的汉子,说话一向算数,既然把你当兄弟,那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以后在巴中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来找我!你要是不找我,那可是看不起兄弟我了!”

    杜峰赶紧答应下来,结了帐,几人正要离开,老板风风火火的跑进来道:“这位先生,不好了,不好了!”

    杜峰皱眉道:“有事慢慢说!”

    见杜峰一点也不在乎,老板苦笑道:“你倒还悠闲,外面上千人在找你呢!”

    杜峰奇怪道:“老板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在巴中一共认识的人也不到一千个,还上千人找我?我又不是通缉犯!”

    老板道:“你确实不是通缉犯,可你刚才打了七匹狼里面的拼命三郎,这会儿外面的人全是他叫来的,你要是不相信就到那边的窗户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杜峰万万没想到打了一个顾浩却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不过他也不是怕事的人,好奇的带着两女和于明清一起到二楼的窗户往下面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外面果然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将这家酒店围得是水泄不通,其中绝大多数人手中拿的是砍刀和铁棒。其中站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顾浩,现在正和几个头目一样的年青人在那商量什么。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得罪这七匹狼的啊?”于明清疑惑的道,他可是知道这七匹狼的厉害的。

    杜峰这才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于明清,听完杜峰的话,于明清拳头往墙上一捶,恨恨的道:“这些小东西太恼火了,平时犯事儿局子里面也不管,妈的,老子早就看不惯他们了!兄弟,你别怕,有我给你撑腰,我还不信他还敢吃了你不成!”

    杜峰笑道:“放心吧,这点小事,我还不放在心上,只是不知道于大哥可否帮我把我这两位朋友一起送出去啊?”

    于明清皱眉道:“杜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带着我朋友一起先走,这里的事情让我自己解决了吧!”杜峰笑道。

    于明清狠声道:“你这是什么话,刚才还说是兄弟呢,现在就这样了!老子豁出去了,敢跟我兄弟作对,我也不管你是啥七匹狼八匹狼了,你就真是一群狼,老子也要把你们打成一群羊。”

    “老板,你先去门给我拖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进来,就说十分钟以后我们就出去!”于明清吩咐道。

    酒楼老楼赶紧听话的往楼下跑去,其实他也是刚来巴中不久的外地人,虽然知道七匹狼的名声,但却并不认识这些人,要是早认识,估计刚才杜峰打了顾浩以后,他也就不会因为了那一千块钱而让杜峰在这里吃饭了,这不明显的引狼入室嘛。

    不过听到杜峰跟于明清的对话他也听出来了,敢情这两个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啊,他现在也没有什么选择,只能听于明清的先去把顾浩这边的人稳住,否则真要让他们冲进来,砸坏了东西那是他受损失,砍死了人那更晦气和危险。

    于明清走到一边拔了个电话出去,挂了电话对杜峰道:“兄弟,等几分钟,我的人马上就到了!”

    杜峰疑声道:“于大哥,要不我报警吧!”

    于明清气道:“报个毛警,你以为报警有用?要是报警有用我也不会恨上他们了,看我的吧,我不依靠警察一样把事情干好!”

    杜峰想说什么也不敢说了,只好将两女分别搂在自己怀里,而于明清则是不断的看着时间。

    真的只过了五分钟,远处传来卡车的鸣笛声,而且似乎还不止一辆,杜峰将头伸出窗外,远处浩浩荡荡的驶来好几辆军车,每一辆军车后面都坐着几十个士兵,个个都是全幅武装,估计有个近10辆。

    杜峰回头看到于明清满意的点点头,杜峰吓了一跳:妈的,还调军队来啊?这也太有点小题大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