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顾浩跟几个兄弟哥们儿一直在门口跟老板罗嗦,刚才被杜峰修理以后出了酒楼他就开始打电话招集兄弟,只一个小时不到就被他喊来了这一千多个小混混,不得不说这七匹狼在巴中的影响力确实太大。这些人中有的还在睡觉,有的还在喝酒,更有的还在做生意,但听到是顾浩要他们出来砍人,都是放下手头的事拖了武器就跑过来了。

    顾浩带的人太多了,密密码码的把这酒楼的唯一入口处堵了个严严实实,也正因为人太多,所以顾浩就想让店老板把杜峰叫出来,他不想带人进去,因为里面并不适合群殴,而群殴又正好是他们这些人擅长的。

    他可是一直在这附近盯着,他知道杜峰一直没有出来,所以跟这个店老板罗嗦了一阵就不耐烦了,想想自己带了这么多人,即使杜峰真的有两下子,可好汉抵不过人多,自己这边现在人数肯定是占了绝对的优势,而且还个个手中有武器,难道还斗不过杜峰?

    所以顾浩决定带一伙人直接闯进店里去闹事,大不了砸了这家酒楼,这种事情他以前干得多了,也从来没出过什么大事,每次事情捅到市里去了,他就被抓进局子里,可才过了几天又会被放出来,当然像他这样把进局子当住旅馆一样方便,不仅仅是有钱就能办到的,而顾浩最大的靠山就是他大爸顾金松,顾金松是谁?那是巴中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官高权大,又护短。

    顾浩带的这群人都在门口吵吵闹闹的,搞得店老板心里有点发毛,他没想到今天自己这么背,原以为遇到杜峰是遇到贵人了,出手就是1000,这在巴中算是大方了,可他万万没想到就是杜峰这1000块钱就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眼看着顾浩已经点好人马准备硬闯了,这酒店老板心里更急了,可急也没用,虽然他刚才自己打电话报了警,但警察的效率没有这么高,而且如果他们知道这里是七匹狼的顾浩在这里闹事,说不定就不来了。

    看到顾浩带人闯了过来,店老板有点绝望的让出门口的路,他知道自己现在除了让开没有别的办法,反正他已经按于明清的吩咐尽量拖延了时间,现在不是他不负责,实际上他也不愿意让顾浩等人进来,因为砸了店受损失的是他,但他不得不让开,因为不让开的后果可能不仅仅是店被砸了,说不定身上都会被砍上几刀,这些人做得出来的,他知道。

    顾浩刚刚带着几十个兄弟走到门口,前脚才刚刚踏了进去,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轰隆的声音,回过头一看,乖乖,不得了,外面的马路上已经开过来一大队军车。顾浩右手一抬让几个兄弟停了下来,转过脸想看个究竟,难道有军事演习?不对啊,巴中从来就没有过这种军事演习啊,而且好像除了王望山下面的这几千驻军外,自己也没再听过巴中有军队啊。

    难道是附近出了什么事?想到这里,顾浩突然想到自己这边这一千多人现在还都高举着砍刀呢,不禁心里一动,不会是来对付自己的吧?不过这个想法仅仅是在顾浩的心里停了一下就被他否认了,原因很简单,在Z国,虽然是党指挥枪,但作为成都军区驻扎巴中的驻军,那自然算是正规军了,而正规军一般是不管这些治安问题的,管了那不仅仅是越了公安的权,可能更多的是会与地方政府产生不愉快,在大的社会前提下,国家一切都以和谐为头等大事,所以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军队,都不愿意与对方闹翻了脸,因为那样不管对哪一方都没啥好处。

    虽然已经明确这些军车不是开到自己这边对付自己的,为了以防万一,顾浩还是招呼兄弟们把刀收起来,可惜这个命令可不像他叫人拿砍刀来砍人那么好下了,关键是一部分人的砍刀和铁棍根本就没有办法收起来,藏都藏不住。

    一列车队一共十辆,开到酒楼外面的马路,全停了下来,后面的车门蓬的一声从里面打开,一个又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跳了下来,一辆车上坐20个,加上前面开车的和坐在前面副驾驶室的人,一共是200多个,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下来看到顾浩一群人有点胆怯的盯着自己这边,不禁鄙夷的一笑,又马上严肃的下令道:“给我包围起来!”

    这些士兵立即抱着九五式突击步枪快步将顾浩这群人包围了起来,其实也不算包围,只是三面围住了顾浩带的这些混混而己。

    听到这军官下令,顾浩暗道一声不好,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来不管他们的驻军会突然跑来横插一脚,但他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自己这么多兄弟带了这么多刀和铁棍绝对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现在这些军人完全可以以非法集会或是以暴乱等什么理由来对付自己。

    果然,顾浩叫来的这些兄弟一看情势不对,拔退就想跑,没想到才刚刚跑了几步就被人用枪抵了回来,那个军官更是怒吼一声道:“放下武器,全部抱头蹲下,否则就以暴乱罪论处!”

    军官的话一落,手下的士兵全部子弹上膛,面无表情的将枪口对准了顾浩这些人,这两百多名大汉平时跟于明清一起训练,一起喝酒,对于明清这个团长他们可是打心眼里服气的,不但能打而且为人耿直,热情又讲义气,所以于明清在电话中通知他们领出枪支对付这些他们早就看不惯的七匹狼混混,他们自然是兴奋莫明,而且知道自己团长现在就被困在这酒楼之中,更是对这些小混混充满了仇视。他们巴不得这些人一起拿着刀往外冲,那样他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开枪了,在Z国,对暴乱罪的处罚可是很严格的,对于持武器与政府直接中突的,完全可以当场击毙。

    其实也难怪这些当兵的这么兴奋,在这种和平年代,作为驻军的他们可比不得正规的野战军部队,他们平时的训练也仅仅是常规训练,虽然也会训练到射击之类的,但机会并不多,甚至连真正摸枪的机会都不多,因为这些枪平时是严格保管在驻地的军火库中,没有团长或上级的命令,是绝对不允许私自拿出来的,现在好了,为了对付这些小混混不但让他们把枪带出来了,而且还是荷枪实弹,而且还有机会真正用这枪打死几个人,他们兴奋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顾浩现在可气惨了,没想到自己上午还说运气好遇到两美女,没想到一会儿功夫就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揍一顿也就罢了,当他找来这么多兄弟想要在美女面前风风光光的找回面子的时候,从来不管他们,也没有权利管他们的当地驻军插上了一脚,这让他相当的郁闷和窝囊。

    但现在这个时候却不是他逞能的时候,所以他除了跟其它人一起慢慢蹲下的时候赶紧找机会打电话给他大爸求救外,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可施。不过在心里面他却是恨极了杜峰,不过转念一想他又开始怀疑起这一切都是杜峰搞的鬼了,哎呀,如果真是杜峰搞的鬼那问题可就有点复杂了,因为这说明什么?说明杜峰一样有后台,只不过他的后台是政府里面的大爸,而杜峰的后台却是当地驻军。

    顾浩现在虽然恨上杜峰,但却突然又有点害怕了,他在想如果这些当兵的真是杜峰叫来的,那他就有理由相信杜峰一会儿还要再收拾他,而且会加倍的收拾他,因为他可是带了一千多人拿着刀来砍人的,是真的准备把杜峰砍死砍残的,还准备将杜峰的两个女人一起**了才解恨,那这是什么样的仇恨?杜峰可能放过他吗?

    于明清拍拍杜峰的肩膀道:“走吧,兄弟,现在该我们出场了!”一边说,一边当先往楼下的门口走去,杜峰自然是带着两女一起跟上。

    其实杜峰本来还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当然他去年在市里做过生意,也听说过七匹狼的一些事情,但从来没有亲自遇到过,自然也没想到七匹狼真的会嚣张到带着这么多人拿着砍刀来砍自己的地步。

    他原本是想得饶人处且饶人,就算七匹狼真的会暗中来报复自己他也不怕,一是他过了年就要回SH,二是他现在的武功根本就不害怕顾浩带人来报复,说得难听一点,七匹狼全部几千人加在一起,在杜峰眼里也什么也不是,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哪怕一点点的威胁,再说得直白一点,杜峰如果想灭了七匹狼,那真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现在现场最高兴和最惊奇的要算这酒楼的老板了,他万万没想到在巴中还有不怕七匹狼的人,更没想到杜峰居然跟当地的驻军还有这么铁的关系,他可是知道驻军与当地政府的微妙关系,能够让于明清狠下心出来帮杜峰,那说明杜峰跟于明清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老板高兴归高兴,但在顾浩面前他却不敢真的表现出来,不但不敢表现出高兴的神情,他甚至还要表现出一副很郁闷的表情,因为他可听说过七匹狼跟政府可是有关系的,今天抓明天放这种事情也是经常发生,所以他现在不敢得罪顾浩,杜峰得罪了拍拍屁股可以走人,但他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啊,他还有这酒楼在这里,这可算是他现在最大的产业所在了。

    于明清跟杜峰走到门口一现身,顾浩跟刚才那两个小弟就在人群里面将头低了下去,生怕杜峰看到他们一样,其实他们更怕的是杜峰趁现在这个机会再修理他们,杜峰的手段他们刚才可是领教过了,那是标准的稳、准、狠啊,打起架来尽找他们的软肋下手,他们甚至怀疑杜峰会不会也是经常打架的混混,否则不可能对打架那么专业,因为杜峰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完全是经常打架的人才会具备的手段和技巧。

    那个军官看到于明清走出大门,赶紧快步跑了过来,到了于明清身边,先叭的一个立正、敬礼。

    “团长,你没事吧?”这个军官其实是于明清下面的参谋长,也是于明清最铁的兄弟,所以看到于明清,先关切的问了一句。

    于明清摆摆手,阴狠的道:“MNGBD的,我是没事,不过这群家伙也太***过份了,以前在我们眼皮子下面嚣张我也没太管他们,主要也是给那些公安一点面子,没想到他们现在是越来越猖狂了,今天欺负我兄弟的朋友,被我兄弟收拾了,居然叫了这么多人准备过来砍人,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刘参谋,给我找找看,哪个兔崽子叫顾浩,给老子找出来,我倒要看看是他这个拼命三郎厉害还是我厉害!”

    刘参谋也是满脸激动的再次立正道:“是!”

    其实这个时候激动和兴奋的不止是他一个人,包括现在围在这群混混周围的所有驻军兄弟,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啊,平时就精力过盛的他们偶尔也会出来玩玩,出来玩的难免会落单,落单的难免会遇到七匹狼的人,这其中难免又有被七匹狼的人欺负了却为了和谐没办法报仇的人,这个时候有于明清这个顶头上司出头,他们自然是巴不得好好收拾一下这些小混混,出出气也好。

    听了于明清的话,杜峰不禁感叹,看来这于明清跟冷如平还不是一般的像啊,连说话做事都是这么直接干脆,不过这个时候杜峰即使想要阻止也没有办法阻止,因为他得给于明清面子,就算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到时候杜峰也只能于明清擦屁股,因为于明清现在可是在为他出头啊,在这么多人面前,杜峰只能遵从于明清的话。

    刘参谋转过脸对着一众正蹲在地上的混混们喊话道:“谁叫顾浩?给我站出来!”

    没有人吭声,更没有人站出来。

    顾浩哪里敢站出来,看到眼前这种状态,自己出去那一准会成为这些驻军的虐待对象啊,所以平时嚣张得没边的他也只能缩着脖子不出声,现在拖时间是最好的办法,也许一会儿他大爸就会过来救他了。

    看到众人没有反应,这刘参谋感觉好像自己太没面子了,找个人都找不出来,不禁脸红了一下,又大声道:“老子再说一遍,谁叫顾浩,给老子站出来!”

    没有人吭声,还是没人站出来。

    阴阴的一笑,刘参谋突然笑了,转过头跑到于明清旁边耳语了几句,于明清阴笑着点了点头,杜峰正纳闷两人说什么呢,刘参谋已经转过头下了一条让所有人大惊失色的命令。

    “警卫连听着,给我狠狠的揍揍这伙小杂皮,只要别给我整残整出人命,尽管给我揍,如果有反抗的就给我往死里打,一切当暴乱罪论处!”

    汗,杜峰自己先汗了一个,妈的,这是干嘛?这还是军队吗?不过转念一想,对付这些杂皮还真不能给他们客气,本来还准备阻止一下的最后也作罢,看到两女有点害怕的皱眉,杜峰笑着安慰道:“没事,这些家伙平时做的坏事太多,今天受点惩罚也是活该!”

    两女笑笑没有说话,于明清却笑道:“是啊,杜兄弟说得对,这群小杂皮我老早就想收拾他们了,你看看这些人,好好的书不念,生意不做,一个电话就能让他们拿着这些刀刀枪枪的出来打打杀杀,这简直是危害国家治安了嘛,虽然这些事情该公安局去管,但我们作为公安部门的友邻部队一样属于人民子弟兵嘛,帮他们管教一下这些小杂皮也算是我们帮忙和应该做的吧!”

    这些当兵的还真敢出手,不管面前这些混混有的才十多岁,可他们那出手可真叫狠啊,打得个个是哭爹喊娘,还不敢跑,想跑?开玩笑,一枪打死了不但没啥赔偿,估计还得背个叛乱的罪名!

    酒楼的那些服务人员大半都躲在二楼不敢出来了,一楼几个服务员也只是躲在服务台后面偷偷的往外面看,可不敢像他们老板那样站在门口。

    看到酒楼老板随着外面的叫喊声不断的将眉头皱起又松开,杜峰勾勾手让他过来,那老板规规矩矩的跟过来,一双腿还犹自打着颤。

    “你今天是不是什么也没看到?”杜峰嘿嘿一笑。

    酒楼老板刚开始还没明白杜峰的话,不过仅仅过了一秒钟就恍然大悟,不禁连连点头道:“是啊,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杜峰又笑道:“那你店里那几位小姐呢?”杜峰指了指里面正往外张望的几个服务员。

    酒楼老板赶紧点头不迭的道:“他们也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我这就让他们上楼,这就让他们上楼去!”

    杜峰点点头。看到老板屁滚尿流的将里面的几个服务员撵到二楼,于明清向杜峰伸出大拇指笑道:“不愧是冷大哥认下的兄弟,果然比我们这种粗人厉害,哈哈!”

    杜峰笑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刘参谋见手下的兄弟已经将该发泄的气发泄完了,现场的混混们也是鼻青脸肿的滚成一团,包括顾浩与几位七匹狼里面的几个头目都一样被打得鼻血直流,这才将手举起来道:“好了,停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