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这些当兵的又狠命的踢出几脚,直将自己身边的混混搞得惨叫不已这才收手,似乎还是意犹未尽,舔了舔嘴唇,而另外那些持枪在一边守着的兄弟也早就换过班了,也是满脸兴奋和满足的表情。

    看到这些当兵的将肩上的枪再一次端了下来,将手里的军用皮带再一次系在腰间,这些混混这才敢放声的哼哼啊啊的叫了起来,却不敢叫得太大声,生怕旁边的士兵再一次解下皮带抽过来。

    刘参谋再次清了清嗓子,咳了几声,知道他要说话了,所有的混混和士兵都睁大眼睛盯着他。所有的士兵都是一副期盼的表情,而那些混混的表情却完全相反,绝望、后怕、又少少的夹了一点乞求的意味。

    现场的气氛有点怪异,谢雨婷与肖婉婷都一副好奇又紧张的样子盯着刘参谋,不知道他这次又要下个什么变态的命令了。

    “那个,现在谁是顾浩可以出来了吧?当然你可以不出来,我也不用问你们大家的!”刘参谋嘿嘿阴笑一阵,那刺耳的笑声将在场的混混惊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没等刘参谋的话说完,已经有好多人不由自主的指着顾浩叫起来了:

    “那个就是顾浩!”

    “对,就是那个穿红夹克衫的!”

    “就是你右身边第二个!”

    “右耳吊耳环的那个!”

    “……”

    刘参谋手虚空一按,所有的人立即鸦雀无声,顾浩颤抖的站了起来,双手抱着头走到刘参谋身前,耷拉着脑袋,像只斗败的公鸡。

    看到顾浩嘴脸上犹自鲜红一片,眼角也是红肿起来,不知道是谁居然把鼻子上面给他搞出了一个小伤口,现在虽然没有流血了,但鼻尖却是有没完全干掉的血迹,十足一个演戏的小丑,刘参谋跟杜峰,包括两女与于明清都有点忍俊不禁。

    其实这顾浩刚才也是被打得极重的,正好他旁边的一个士兵早就注意他了,虽然不知道他就是顾浩,但刚才这个士兵一下车就看到他站在离酒楼门口最近的地方,所以直觉的就认为他是这群人的头目,所以对他也是特别的照顾,不但是皮带抽,拳头轰,更是用枪托在顾浩的背上重点砸了一顿。

    其实顾浩现在一点也不恨那些出卖他的人,这倒不是说他这个人不记仇,实际上他是最记仇的,但今天情况特殊,就算那些人不揭发他,如果刘参谋真要让士兵继续折磨他们,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承认自己,这也不是说他就是为兄弟们作想,他没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他纯粹就是自己害怕再被打了,因为刚才他实在被折磨怕了。

    “你就是顾浩?”刘陈谋现在盯着顾浩的样子好像是猫盯着嘴边的老鼠,有几分不怀好意,又有几分戏谑。

    “我就是!”顾浩没多大的力气回答了。

    “那你***刚才不答应一声,害老子费这么大的劲找你?!”陈参谋说完叭的就是一耳光煸了过去。

    “哎哟!”顾浩再一次痛呼起来,一双手马上捂住嘴,双眼直冒金花,摊开手一看,手心里除了一团血水之外还有两颗门牙,看起来这陈参谋也是个狠角色,将顾浩打得这么厉害,他自己仍然是一副一点事也没有的样子。

    “哎哟?什么哎哟?你他妈平时欺负别人的时候就不知道别人痛嘛,刀砍在别人身上也不知道别人痛哇!”陈参谋刚才是右手一耳光打在顾浩的左脸,现在换成左手一耳朵抽在顾浩的右脸。

    顾浩这次没再叫了,死咬着牙关,但再次用手捂住了嘴,再摊开时,手心除了一滩血水外,跟刚才不一样了,刚才是两根牙齿,这次变成三颗了。

    妈的,看起来这陈参谋不仅仅是狠角色,而且左手的力量明显比右手大嘛。

    感觉到身边两女抓住自己的胳膊紧了紧,杜峰拍拍两女的手臂,笑了笑道:“怕什么?这种人就是要好好的收拾,免得他以后不长记性!”

    顾浩听到杜峰在旁边冷言冷语,下意识的盯了杜峰一眼,恰好那抹狠毒被杜峰与于明清看在眼中,这一眼可是捅了马蜂窝了,杜峰勾了勾手指道:“顾浩是吧?七匹狼是吧?过来过来!我来好好认识你一下!”

    其实刚刚在里面收拾顾浩的时候,杜峰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收拾的是巴中的小霸王七匹狼里面的拼命三郎,后来放了这个顾浩才从肖婉婷口中得到这些信息,他从小就有点恨这种混混,因为小的时候为了保护肖婉婷他可没少跟镇上的那些小混混拼命。

    现在知道顾浩居然是市里的混混头子,杜峰去年在巴中做生意看过太多的人被这些垃圾欺负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没有力量去管这些事,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自己现在既然有这个能力,他自然想要好好收拾一下眼前这位拼命三郎了。

    顾浩本来不准备到杜峰面前去的,没想到后面的一个士兵看他还在犹豫,直接就是一枪托砸在他后腰上,啊的一声,顾浩痛得满脸发白,人却直接往杜峰身前扑了过来。

    杜峰哪能让他这种人扑在身上来,不为别的,就看他那全身灰尘,脸上更是带着血迹的样子也不可能让他沾上自己啊,将两女的手推开,一下子双手抓住顾浩的衣领,右脚左跨一步,左脚却从前面绕到右边,一把将顾浩举了起来,完全不顾后者在自己头上像一只螃蟹一样双脚双手乱弹着挣扎,转了两圈轰的一声扔了出去,哎呀一声,顾浩被摔出了两米远,正好砸在酒楼旁边的绿化带。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特别是那些当兵的,没想到杜峰收拾起人来比他们还狠,还好,顾浩还在哼哼,这至少说明杜峰是有意不想要了他的命,所以给他留了一条命,不过这一下也是将顾浩摔得够呛,浑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完全使不上一点劲。

    杜峰笑嘿嘿的再一次走到绿化带边上,右手抓住顾浩的腿,直接将来掀了起来,扔在一边的水泥地上,又是一声哎哟,顾浩却没能爬起来,像条死狗一样瘫在那里,嘴里似乎也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眨巴着一双无神的眼睛,乞求的望着杜峰。

    杜峰现在似乎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蹲下来望着死猪一样的顾浩,嘿嘿笑道:“你不是拼命三郎吗?快起来,我们来拼拼命!”

    杜峰刚才那一摔的伤害是非常有技巧的,虽然看起来轻松,实际上对顾浩的伤害却比刚才那一顿毒打来得严重得多,所以顾浩也才会像现在这样再也爬不起来。他知道接下来可能杜峰还要对他进行一些非人的折磨,所以他现在真的想死了算了,想想要是白天不去滨河路就好了,或是去了不去调戏两位美女就好了,或是调戏了被杜峰打了不再回来也好了……

    杜峰还没开始动手,远处已经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杜峰与在场所有的士兵都脸色一变,当然他们并不是害怕,而是觉得有点不方便而己,不管怎么说作为地方驻军,跑来管治安问题,都有点不太合适。

    当然,现在也有一些人是比较高兴的,比如顾浩,比如下面的这一千多名混混,平时讨厌害怕的警笛声在他们现在听来觉得那简直就是天上的仙乐啊,太动听了,而且就算是被警察抓进局子里也比落在这些当兵的人的手里啊,因为进了局子有钱就能出来,但到了这些当兵的人手里,那就不是钱的问题了。

    顾浩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被杜峰一瞪赶紧低下头,他知道再过一会儿他大爸就过来了,所以他现在要忍,免得杜峰现在趁警察没来的时候再收拾他几下。杜峰自然知道这个顾浩现在心中打的小九九,冷冷一笑,本来不准备把事情闹大的杜峰突然狠下心来,不禁有点可怜的望了一眼地上的顾浩,小子,要让你成为牺牲品,实在对不住了。

    顾金松与与顾金柏两兄弟都是干部子弟,只是后来顾金柏从了商,而顾金松当了兵,再后来顾金松从部队转业,硬是从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干警慢慢一步步的爬上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当然这其中多亏了顾金柏出钱出力照顾。

    顾金松只有一女,为了饭碗,他不能再贪心要儿子,所以对顾金柏的这个儿子顾浩就相当好,因为不管怎么说,顾浩就是他们顾家这一代唯一的单传,所以顾浩平时虽然横行霸道,鱼肉乡里,顾金松除了偶尔劝劝,也是挣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太宠顾浩了,舍不得管教,就算偶尔没有办法进了局子,他也会想尽千方百计将顾浩取出来,当然这其中多亏了顾金柏有钱,但他顾金松的权也一样的重要。

    今天酒楼老板的报警电话正好被加班的他从旁边听到了,当时他正好从报警中心的办公室露过,一听到“七匹狼”三个字他就知道有可能又有自己的侄子参与其中,于是在他这个副局长的干涉下,报警中心根本就没有记录这一次报警的任何信息。

    可顾金松刚刚回了办公室不久就接到侄子的求救电话了,他赶紧带上市里还在上班的所有警察出发赶了过来,路上又打了几个电话将附近的几个派出所的民警也一起调了过来,总共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多辆车,100人左右。

    刚才于明清手下士兵的军车就比较引人注目了,现在又突然出现了20多辆警车出动,巴中的市民都在心里暗暗猜测是不是发生什么大案子了,但却没有人能进到这家酒楼附近,因为刚才于明清手下的士兵已经在这条马路的两边设了警戒,闲散人等一律不准通过。

    顾金松在车上又打了个电话给局长冯福清作了汇报,然后又给主管治安工作的市长周治刚作了汇报,听到两人都要马上赶过来,顾金松才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是地方政府第一次与当地驻军发生矛盾,特别是这次驻军的团长还是曾经任过巴中市委秘书长的于明清,这问题处理得好就容易解决,但处理不好那他顾金松可不敢担这个责任,所以他不得不把这件事情推到上司身上,而自己则当了先锋官,打起前战来了,因为他知道不论如何顾浩他还是得先救的。

    顾金松的车队经过道路两边的警戒线,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面色铁青的盯着自己,所有的警察都觉得心里有点发冷,他们虽然也有枪,那可是手枪,哪像这些95式突击步枪火力这么猛啊,虽然明知道他们跟本不可能跟这些驻军火拼,但他们还是下意识的会与对方进行比较,可惜一比之一,本来还有点信心的他们立即感觉到矮人一等了,不管是装备还是人数,警察这一边都是劣势,真要起了冲突,他们没有任何胜算可言。

    于明清向两边的士兵做了一个放行的手势,警戒的士兵这才收枪后退了几步,把道路让了出来,还好两边的路封了以后,虽然驻军的军车占了半个车道,警察的警车还能从另外半边道路上开过来。

    将车停好,顾金松当先走了出来,看到侄子顾浩就躺在杜峰面前穷哼哼,不禁心中一颤,他倒是真的心疼顾浩,赶紧准备过来,而刚才还一直坚持着不肯哭出来的顾浩也是可怜兮兮的哭了起来:“大爸,快救我!”

    顾金松仇恨的看了杜峰一眼,才刚刚走出几步就被陈参谋带着几个士兵给拦住了。

    “你们什么意思?”顾金松脸色一冷。

    “我们没什么意思,这些人被我们318团暂时接收了,所以你不必进去了。”陈参谋面无表情的道。

    “哦,你们318团什么时候改做警察了?他们犯了什么法?需要你们动用驻军来解决,还手执着武器,难道你们的武器是可以随便带出来的吗?”顾金松狠狠的反驳道。

    陈参谋还准备说话,于明清拦住他,终于站了出来,来到顾金松面前笑道:“顾大局长,我们带枪干嘛你还管不着,至于说我们为什么会跑出来管这些小事,那是有原因的,你看看这些小杂皮,这么小就天天拿着刀子到处砍人,这巴中城的治安怎么可能好得起来?以前我是给你们机会,让你们自己解决,不过看你们的样子也从来没认真解决过,这也就罢了,可这个顾浩,哦,刚刚才知道,原来是你的侄子啊,就是你这个侄子,今天居然带着一千多人拿着砍刀要来砍人,而且还要砍我的兄弟,你说我要是不按暴乱罪收拾一下他们,他们还不上了天啦?现在社会需要的是和谐,所以这种暴力的社会现象我们还是要制止的。”

    没想到这个曾经干不好秘书长而被换下的于明清,现在居然能把话说得这么漂亮,顾金松一时却没有什么话来反驳他,只好道:“那现在事情都解决了,我们也来了人了,是不是要把这些人全部交给我们处置了?”

    于明清还没说话,杜峰已经笑着走了过来,盯着顾金松及他的一干部下,道:“原来这个顾浩天天为非作歹都是仗着背后有你啊?怪不得,怪不得!”

    顾金松脸一沉道:“你是谁?这里好像还轮不到你说话吧?”

    杜峰笑道:“我是谁你一会儿就知道了,不过我现在还是把今天的事情给你解释一遍吧!”说着杜峰真的将今天的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重新讲了一遍,包括自己刚才在里面揍了哪些人,怎么揍的都说得清清楚楚。

    “我不管你说的这么多,现在把人交给我们,我们要带回去审查,而且你也要与这两位小姐一起跟我们回趟警局,我想有些问题你也需要交待一下,比如你为什么打人,而且还是故意伤人伤得这么重!”顾金松不敢对于明清发火并不代表不敢跟杜峰发火,而且他还是有意识的想把事情闹僵,免得一会儿周市长和冯局长来了又和于明清说好了,那他侄子所受的罪可就白受了。

    杜峰指着一边地上的顾浩笑道:“当然可以啊,他们都可以带走了,就这个家伙我还得跟他多算算帐呢,你就不用带走了!”

    听了杜峰嚣张的话,顾金松真想马上就发火,但自己却被于明清拦住了,只好将矛头指向于明清道:“于团长,这事情你怎么说,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现在国家可是天天在强调和谐和谐,我也不想地方政府跟你们驻军把关系闹僵了,说到底,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

    于明清瘪瘪嘴道:“别给我说这么好听的,老子也不是被吓大的,直说吧,我对这些小杂种早就不满意了,而且我的兵也老被他们欺负,所以今天收拾他们也是我的本意,倒也不全是因为我这个朋友,当然现在我朋友的意思也就是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妈的,嚣张,猖狂,真是太***嚣张了!

    顾金松现在是真的气得不轻,可惜却依然不能越雷池半步,他可不敢硬闯,今天就算自己被这些熊兵收拾一顿,那也是白挨一顿,到后来估计也没办法可以找回自己的威性和面子。

    杜峰却不理顾金松的的表情,反而故意刺激他一样,走到一边的顾浩身边,抬起腿就往顾浩的身上乱踢,一边踢还一边大骂道:“拼命三郎是吧!?七匹狼是吧!?……”

    “哎呀,妈呀,大爸快救我啊!”

    “住手!”顾金松大声阻止。

    杜峰叼都不叼他们,仍然一脚接一脚的往顾浩的身上招呼:“我叫你欺负人!我叫你天天拿个刀刀去吓人!我叫你见了美女就心痒痒!住手是吧?老子偏不住手!我踢,我踢你个生活不能自理,我踢你个不能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