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就这样肆无忌惮在当着大家的面将顾浩折磨得死去活来,他现在对人体的结构那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所以他每一脚都正好踢在顾浩最痛,而又绝对不会致命的地方,现场只闻到顾浩一个人的惨叫声。

    顾浩的叫声让现场的绝大动数人都动容不己,跟着顾浩一起出来的这一千多名小混混看到平时嚣张无比的顾浩被杜峰如此折磨,都不禁冷汗直流,暗暗后悔今天不该一起来,不过他们倒并不太担心现场的这些当兵的会怎么样对付他们了,毕竟顾浩的大爸可是市里公安局的副局长,既然他都带了这么多人一起过来,总不会眼睁睁的看到他们被人折磨不管。

    杜峰是越踢越带劲,而旁边看热闹的驻军兄弟也是看得解恨,在他们看来,对待这些小混混,就是要像杜峰这样心狠手辣,看到杜峰如此帮他们出气,他们也是打心眼里佩服杜身,可不是谁都有杜峰这种胆子,当着顾金松的面子不但不交人,反而当众毒打他的侄子。这说得好听一点是不把顾金松看在眼里,说得不好听一点,那简直是在向公安示威,也等于是当众打了这些警察一耳光。

    谢雨婷和肖婉婷早就被杜峰迷得团团转了,哪还能分出个是非曲直,看到杜峰现在将顾浩打得哭爹喊娘,她们不但没有劝阻反而还在旁边为杜峰加油鼓劲起来。

    “表哥,打得好,打得妙,打得瓜瓜叫!”

    “阿峰,对这种流氓垃圾,你不用客气,就是要打得他们认不到爹妈是谁才解恨,你尽管打,打出了问题我负责。”

    刘参谋听到谢雨婷的话轻轻一笑,在他看来面前这两个漂亮的女孩子绝对只是被杜峰迷上了,对谢雨婷的话他却并没放在心上,开玩笑,你以为这责任是说负就能负得起的?

    于明清与刘参谋相视一笑,对于杜峰现在的表现,于明清那是相当的佩服的,大拇指向杜峰一伸大声道:“杜兄弟果然是条汉子,你放心,今天哥哥我就豁出去了,你尽管打,打出了问题还有我!”

    听到于明清的话,顾金松几乎气炸了肚子,手下的那一批警察也是气得不轻,妈的,这也太嚣张了,简直太不把我们警察放在眼里了。顾金松指着于明清的鼻子,气得发抖:“好,吴团长,公然纵容手下跟朋友殴打百姓,很好,我倒要看你一会儿怎么给周市长解释。”

    对于周治刚这个人,于明清还是知道一些的,这个市长虽然政绩平平,不过为人还算不错,至少从没听到过他受赂或出现其它问题,不过于明清可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却回头顶了一句道:“你***算老几啊?姓顾的,我是看在你以前跟老子一起工作过才对你客气,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我也给你搁一句话在这里了,杜兄弟今天就算把你侄子打了你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干看着?把老子惹毛了,老子连你一起打!”

    本来就眼睁睁的看着侄子被杜峰按在地上拳打脚踢顾金松就很心疼了,现在又听了于明清的话,顿时失去了理智,居然拔出了手枪,对准杜峰道:“快点放开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所有的警察都拔出枪对准杜峰,后者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更加使劲的踢了顾浩几脚,直到顾浩的叫声比刚才大了不少,杜峰才满意的转过头,冷冷的对顾金松道:“不要把那个东西对着我,我很讨厌。”从杜峰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阴冷而又绝强的气势,顿时让顾金松和那批警察一起向后退了一步。

    于明清手一挥,所有的人的枪口对准了顾金松这边,看到士兵把枪口对着了自己,顾金松与手下的警察都下意识的将枪口全部转到于明清这边。

    于明清的这些士兵不愧是正规部队,哗啦一声枪栓全部打开,所有的士兵都不说话,就那么狠狠的盯着顾金松这一边的人,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所有的警察都在内心开始紧张起来。

    其实现场本不可能打起来,但气氛却并不轻松,两伙人各自端着枪瞄准对方,而这一千多个混混这个时候可真乖,他们今天算是真的开了眼界了,这种场面可是数十年难得一见的。不过虽然看守他们的士兵现在都将枪口对准了顾金松这一边,但他们这些小混混却没有一个人敢跑开,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就算再快也跑不过子弹。

    于明清也气得大叫道:“兄弟们听着,镇压暴乱时间,任何人想要横插一脚的全部以暴乱罪论处,若有人枉动,可以直接开枪击毙。”这于明清也不笨,关键时刻居然给顾金松安了这么大一项罪名,而且自己本来是叫人来帮杜峰打架,现在也真的成了镇压暴乱了,而最最冤枉的就要数顾浩了,不但一直被杜峰在折磨,还被于明清冠上这么大一宗罪名。

    顾金松这面的人虽然个个心中气得吐血,却也真的不敢再动一下了,特别是他手下的这些警察,有些心理素质不太好的,居然都有点发抖了。他们是警官学校毕业的,自然知道这暴乱罪名的严重性,所以他们除了沉默之外,也实在没有一点点办法。

    现场的气氛有点怪异,除了被杜峰踢得哇哇哭叫的顾浩之外,没有谁敢说一句话,都怕一句话不好就点燃了这些当兵的跟政府警察之间的战斗,这可不是开玩笑,事态严重了谁都脱不了关系。

    又踢了一会儿,顾浩终于不再吭声了,像一条死鱼蜷成一团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早就心胆俱裂的顾金松看到侄子就这么被杜峰踢了这么久,现在都不吭声了,愤急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杜峰拍拍手,没再继续踢了,理也没有理顾金松,自个儿走到肖婉婷和谢雨婷身边,笑道:“怎么样?解不解恨?如果不行,我们可以再继续的!”

    “小子,你倒底把顾浩怎么样了?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顾金松看杜峰没理自己,不禁又大声喊了起来。

    杜峰斜着头望了一眼顾金松,皱眉道:“你在哭什么丧啊?人都还没死你就开始哭,哭什么名堂嘛?放心吧,老子有分寸的,他还死不了,不过在医院那是铁定要呆上几个月了!”杜峰还算比较仁慈,要是告诉顾金松,他已经让顾浩变成了太监,后半辈子注定再也不能糟蹋女人,那顾金松铁定要气得晕倒。

    突然传来两声汽车喇叭声,一部轿车呼的冲了过来,到了警戒线的地方,看到有当兵的守着不让过,里面的人自己打开车门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是市长周治刚而走在外面的则是公安局长冯福清。

    看到周市长和万局长一起过了过来,顾金松似乎是看到救星了,不禁喜出望外主动的迎了上去,而其它的警察也开始面露喜色。

    “顾局长,事情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前面的周治刚还没说话,后面的冯局长已经急声问道。

    一路往这边走,顾金松一边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所有的责任全部被推到杜峰这边,周市长没有表态,只是点了点头,看到杜峰的时候明显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神色。

    来到杜峰等人跟前,周市长首先沉声对警察道:“还不把枪给我收起来?国家给你们发枪是让你们拿来惩治坏人的,不是让你们拿来对付自己人的,真是乱弹琴!”

    下的的警察产即将枪全部收了起来,而顾金松心里却隐隐有点不高兴了,心想,我叫你过来是为了让你替我们出头做主的,可不是让你来训导我们的!后面冯福清将顾金松的神色收在眼中,狠狠的盯了自己这个老搭挡,他就不明白平时做事还颇有些分寸的顾金松今天怎么会这么傻,居然跟驻军起了冲突,刚才在电话里不是已经叮嘱过他了,让他一定不要冲动,一切等我们来了再说吗,他倒好,居然还跟驻军来了个刀枪相见。

    看到警察都收起了枪,于明清也手一挥,所有的驻军将枪口转移到一边蹲着的那些小混混身上。这个周市长也算是巴中市的老市长了,虽然平时没有多少政绩,但却能一直当这么多年的市长而不下台,自然也是有些手段的,至少在与各级同事的关系处理上,他一向都是比较擅长的。

    所以就算于明清当初做市委秘书长的时候,几乎将上下比较重要的政府官员得罪了个遍,但唯独就没跟这个周市长吵过嘴,两人虽然关系并不是很好,但也从来没有红着脸说过话。

    看到周市长都先让警察将枪收起来,于明清自然也要卖他一个面子,周市长走过来笑着对于明清道:“吴团长,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咱们自己人怎么倒是闹起来了?”

    于明清斜着眼睛瞟了一眼顾金松,嘿嘿笑道:“周市长,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本来是好心好意的帮你们处理这些暴乱份子,你们的顾副局长倒是好,一看他侄子也在其中,就急了眼了,居然想拿着枪硬从我们手上抢人!你说说,这事怨谁?”

    周市长对于明清的话倒是没有怀疑,因为他很了解于明清这个人,按于明清的性格,虽然可能冲动了一点,但人还是比较正直的,断然不会信口开河的乱说一通。

    周市长又瞪了一眼顾金松,在心里将这个老部下恨恨的骂了几句,这才转头对于明清笑道:“吴团长,你看这事情现在是不是该就这么算了,就算天大的事,你们驻军跟我们公安系统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嘛,都算是人民的子弟兵,你就将这些人都移交给我们公安局来处理如何?”

    不管怎么样,周市长作为政府的代言人,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必须要站在政府这一边的,而且刚才看到杜峰的时候,他心里也就大体有数了,所以他现在息事宁人,想要早点把这个比较僵的局面打破。

    没想到于明清似乎却并不给他面子,听了周市长的话,于明清嘿嘿笑道:“本来,周市长的话我是该听的,不过这件事情却是因为我兄弟而起,如果他同意就这么算了,我当然没有意见,如果他不想就此罢休,那我也没有办法,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一向是朋友第一的,再说了,这些小杂皮也确实该好好收拾一下了,你说说你们都说过多少次要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了?可这些年来你们倒底都做过些什么?我现在对你们某些公安系统的领导是有些不放心了,可能如果不是有他们的庇护,这些小兔崽子也不会这么猖狂啊!”

    于明清这几句话不但让周市长脸上有点挂不住,就算一边的冯福清跟顾金松的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这不明显指着他们鼻子在骂了嘛,不过冯福清毕竟是头老狐狸,现在有周市长在前面,他自然不会出这个头,所以也没有吭声,可顾金松就没想到这么多了,立即大声道:“吴团上,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于明清瞟了他一眼,笑道:“我又没有指明骂你,你站出来干嘛?不过要说起来,你顾局长也确实该骂,至于为什么,我想不需要我解释了吧,看看你侄子平时的嚣张劲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顾金松还想说话,周市长已经瞪了他一眼:“顾局长,我想我跟吴团长谈事情的时候,你最好不要掺和进来!”周市长不是不了解顾金松的为人,不过要想在这个***中混,有些事情他必须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顾金松是市委书记的人,所以他一直以来都不太愿意得罪他,但现在在杜峰面前,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得罪了顾金松可能没有多大事情,但得罪了杜峰,那可就得罪了何家,何家那可不是周市长敢得罪的,他甚至做梦都想跟何家套上点关系,因为一旦与何家有点关系,那对于升迁绝对是有莫大好处的。

    周市长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杜峰笑道:“杜兄弟,我们快有一年没见面了吧?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周老哥啊?”这丫的,挺会套交情,直接一句话将杜峰的关系就拉到如此亲密的地步了。

    杜峰本来对这个周市长并没有多少好感,但现在别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杜峰自然也要考虑到周市长的面子,只得勉强笑道:“周市长客气了,想不记得周市长也难啊,我可是天天有看新闻的。”

    杜峰这句话回答得也巧妙,既给了周市长面子,也没有顺杆往上爬与周市长打成一片,不过旁边大家的心里可就开始打小主意了,他们没有想到杜峰居然跟周市长还是旧识,而且看起来周市长还不太愿意得罪这个杜峰似的。特别是顾浩更是感到不可思议,他万万没有想到杜峰不但跟驻军的于明清有关系,原来与周市长也有交情,心里不禁后悔得要死,早知道杜峰这么牛逼,就算被打死他顾浩也不会再回来找麻烦了,现在好了,麻烦没找到,倒是自己多挨了一顿揍,现在好不容易盼来了大爸,可惜好像在这个状况下,顾金松似乎一点发言权都没有,看起来自己今天这顿揍也算是白挨了。

    “那你看今天的事情你是不是给老哥一个面子,就这么算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治刚可算是给足了杜峰的面子了。

    杜峰现在也发泄得差不多了,也明白再僵下去就更不好处理了,笑道:“周市长的话我们做老百姓的当然要听从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过我希望周市长这次能好好关心一下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啊,一千多个人啊,拿着砍刀来砍我,你说说,要不是正好我朋友在这里,那岂不是早就被他们给砍死了?”

    周市长一惊道:“什么?他们是来砍你的?”

    其实刚才顾金松并没有将这些事情老实给周治刚讲过,现在听到这些家伙居然敢来砍杜峰,周市长心里可是冒了一阵冷汗,他能在巴中当这么多年的市长,上面的关系他还是有一些的,要是杜峰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情,他真有点担心自己头上的乌纱帽了,杜峰是谁?那可是任先生指名让他照顾的人,那任先生是什么人,那可是相当于半个何家人的存在啊。

    杜峰这才又将事情的经过给周治刚说了一遍,周治刚气得大骂道:“太猖狂了,大白天一千多号人拿着刀枪当街行凶,太目无法纪了,冯局长,这事你回头一定要好好处理,该严惩的绝不姑息,就算是天王老子的亲戚,这次也要严惩,该判刑的判刑,该坐牢的坐牢。”

    在场的驻军自然是高兴,就算是那些普通的警察也是心里高兴,对于这些七匹狼带领下的小混混他们也早就想管了,只是苦于没办法管,上面没有明确的态度,想管也不敢管,现在好了,周市长居然当众这么说了,大家都知道这次市里真的可能要大动作了。

    现场可能最恼火的人就是顾金松了,他没想到自己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周治刚,本以为事情会有转机,没想到以前一向低调的周市长居然当众表态,那说明什么?说明自己可能这次不但保不了顾浩甚至有可能连自己都要有麻烦了!想到这里,顾金松又恨恨的瞪了一眼已经瘫成一团的顾浩,两叔侄真是欲哭无泪。(后面再写就没意思了,告一段落。)

    题外话:另外说点题外话啊,昨天下班的时候老板开会,拨了我的网线,以后不准我上网了,郁闷得要死啊,不上网我怎么写东西上传啊,以前下了班我都是在公司写的稿子,晚上也睡在公司的电脑旁边,现在自然不能睡公司了,昨天晚上回来用笔记本打字,可笔记本打字太慢了,晚上搞到两点多才写了这五千,好郁闷啊!

    不过大家放心,鱼儿今天会跟老板商量一下,不拿底薪就拿提成试试看能不能再开了网,那样就好了,鱼儿天天就可以全天码字了,一天一万的更新又有保障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鱼儿晚上一定到网吧去码字,明天去买个好键盘,保证更新,每日两章,请大家继续支持!

    今天下午的稿子还没办法码,看看上班的时候我再偷偷码出来下午或晚上更新上来!大家放心,鱼儿说过的话一直是算数的!

    也说不定过几天鱼儿去买个无线网卡啥的,在家也能上网了,大家需要跟鱼儿说啥的,等晚上在网吧再见,下午一章大概三点半的样子上传,因为现在还没写,具体什么时候写完也不知道,反正今天应该还有一章的,就算是3000字我也会再传上来的,鱼儿的性格大家知道,说到就要做到!大家放心,后面这些字数我算好了的,不会收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