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谢雨婷先将杜峰喂了个饱,杜峰又耐心的开始反喂谢雨婷,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家里的房子虽然还算宽敞,但因为简陋,所以隔音效果做得并不怎么样,所以他们一激动发出的一些声音就严重吵到了某些人的睡眠,当然这里的某些人不光指众女,更包括肖明秀。

    可能是昨天晚上睡得早,也或许是因为一个晚上睡不着觉,肖明秀起了个大早,不过到了楼下看到客厅里杜峰与谢雨婷抱成一团的暖昧姿态,赶紧偷偷溜进了厨房,今天大年初一,她得给大家做汤圆,这是风俗,不能改的。

    第二个起来的是肖婉婷,她绝对是兴奋过头了,因为昨天已经说好了,今天杜峰要单独陪她回家拜年,这次拜年可不同以往,以前杜峰到肖婉婷家拜年,大都是以肖婉婷表哥的身份去的,这次他是第一次以肖婉婷男朋友的身份去拜年,这意义对于肖婉婷来讲肯定是很重要的,所以她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看到杜峰与谢雨婷搂成一团,又听到肖明秀已经在厨房的声响,肖婉婷红着脸将杜峰摇醒。睁开眼一看,杜峰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他才一动就发现自己身上还躺着谢雨婷,自己的一只手正好从谢雨婷的羊毛衫伸进她的胸前握着,另外一只手从谢雨婷的松开的牛仔裤伸进了她的屁股上,而谢雨婷的小手也是一样的暖昧,一只手伸进杜峰的胸部,而另外一只手却是紧握着杜峰松开的裤子里的小弟弟。

    杜峰一动之下已经将谢雨婷吵醒了,睁开眼一看,居然天光大亮,而自己的牛仔裤也已经松开,连内裤都露了一大半出来,自己的小肚子也隐隐约约显在外面,谢雨婷羞急的从杜峰的怀里挣起来,两人慌慌张张的穿好衣服,这个时候肖婉婷早就识趣的走开了,其实她也不能不识趣,因为站在两人跟前,她不但觉得羞涩不己,更恼火的是看到两个暖昧的姿态,她有点禁不住心痒起来,浑身的皮肤也就不由自由的发红发痒,所以她才急急忙忙离开。

    肖婉婷再一次下楼时,杜峰跟谢雨婷已经收拾好,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肖婉婷若无其事的装着什么也没发生过,杜峰嘿嘿干笑几句,换来表妹的妩媚的白眼,而谢雨婷却是羞得满脸通红。

    一会儿功夫,几女都一一下来了,不过无一不是顶着两个黑眼圈,看到谢雨婷跟杜峰的时候,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调皮一笑,适时肖明秀也端着汤圆出来,所以本来都已经恢复正常的谢雨婷又被搞了个大红脸,慌忙跑进厨房帮肖明秀一起端吃的,在她看来一个人笑总比大家一起笑舒服得多。

    吃过饭,杜峰跟肖婉婷提着买好的礼盒放进车里,众女大半都明白今天的杜峰是属于肖婉婷一个人的,不过她们现在除了羡慕之外倒也没有争着要一起去,当然这只是提其中的一大半,还有一少半的人却是不太识趣的想跟着一起去当电灯泡,一个自然是少不更事的小雪,而另外一个则是在杀人这件事情上相当机灵专业,但在生活中却绝对是半个小白一样的龙一了。

    对待龙一,杜峰只是好言劝了几句,她自然是听杜峰的话乖乖呆在家里,而小雪更简单,只是肖明秀一句话,她就乖乖的留了下来不再缠着杜峰。看到小雪那么乖巧的样子杜峰有点想笑,他没想到小雪居然会跟肖明秀关系处得这么好,而且小雪居然会如此听肖明秀的话,这些天只要是肖明秀说的话,小雪就从来没有违背过,这让杜峰怀疑小雪是不是变性了,不过他也知道这基本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

    肖婉婷的家离杜峰家并没有多远,开车也就二十多分钟,基本上是从城的一端开到另一端。肖婉婷的爸爸肖明全也就是杜峰的二舅,住的是大院,整个院子有十来户人,算得上是个小屯子了,院子里肖姓的人不多,一户是肖婉婷家,另外一户则是肖婉婷的大爸肖明忠,也就是杜峰的大舅,两家是隔壁,但关系却一直不怎么好,原因很简单,肖明全家因为有肖婉婷要读书,所以花了不少钱,家里条件并不太好,而肖明忠家里却是独子,而且读书也只是读了个初中就在外面打工了,肖明忠又比肖明全狡猾,所以平时做点生意基本还是可以赚点钱的,所以两家有着相当明显的贫富差距。

    肖明忠的儿子叫肖剑,虽然早早在外面打工却并没有赚多少钱,因为一年到头他赚的钱不不够他花,这小子,吃喝嫖赌抽那是五毒俱全,特别是赌和嫖这两样就花费了他一个月一大半的工资,这还不算,更恼火的是这小子花钱如流水,做个工作却是懒得不行了,一年换好几份工作还管不到过年。

    这个肖剑比杜峰大了两步,从小就色得出奇,爬墙头看女人撒尿,趴门洞看女人洗澡这种事情做得最多,所以杜峰与肖婉婷从小就不怎么喜欢他,后来这小子居然想打肖婉婷的主意,还好,他还不算是畜生,至少在跟杜峰打了几次架后就怕了杜峰的狠劲,他也慢慢不那么死缠着肖婉婷了。

    肖明忠家因为条件历来就比兄弟肖明全好,又因为肖明全这人天生是个直肠子,人又善良正义,所以很难与这个哥哥打成一片,两兄弟发展到后来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过年过节一般都不互相窜门,平时可能见了面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因为肖明全一直与肖明秀这个姐姐关系处得不错,所以熟悉肖明忠的肖明秀自然是与婉婷全家走得近,与肖明忠家却很少走动。

    来到肖婉婷家,肖明全早就在门口迎接了,整个大院是相当热闹,虽然很早,但院子里已经搭好了几张桌子,有斗地主的,也有打麻将的,肖剑父子也坐在那里忙活。

    看到宝马车开到院子外面,所有打牌的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跑过来看热闹,杜峰从车里出来跟舅舅和舅妈打了声招呼,看到一边的肖剑跟肖明忠,杜峰也勉为其难的喊了一声,这肖剑父子现在看到杜峰居然开着宝马车来拜年,自然明白杜峰肯定是发了财了,不禁笑开了花,顿时感觉自己在院子中都快高人一等了,不管怎么说,这杜峰可是他的小舅子不是。

    杜峰跟着肖明全一起进屋,肖婉婷则将几个礼盒递给肖剑父子,自己又抱着更多的礼盒跟在杜峰后面一起与院子中的其它邻居打招呼,肖剑高兴的将礼盒送到家里,肖明忠则难得的与肖婉婷一起进了屋。

    对于这个大哥,肖明全最是看不惯的,因为他总觉得这个大哥太势利了,势利得没有任何亲情可言,所以现在他对肖明忠也没有什么好言好语,态度相当冷淡,倒是肖婉婷热情的跟大爸打招呼。一会儿功夫,肖剑也跟了进来,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却老是盯着肖婉婷,现在的肖婉婷在杜峰的滋润下比以前更加漂亮和成熟了,这让肖剑的心又开始痒痒起来。

    肖婉婷与妈妈一起进厨房烧饭,杜峰则陪着三个大男人坐在客厅聊天,当几人问到杜峰现在在上海干什么居然赚了这么多钱,杜峰暗笑,却只是含糊的扯了过去,可就是这种含糊反而让他们更加好奇和莫测高深起来。

    外面又陆续有邻居跟进来与杜峰打招呼,并递烟给杜峰,对此杜峰也是受宠若惊,现在他突然觉得这钱真是个好东西,记得以前来二舅家基本上是没有人理自己的,现在仅仅是开了辆宝马,大家就对他如此热情,这让他一点也不习惯。

    一会儿,外面的人开始催着继续打牌,看到肖明全对自己父子还是没啥好感,肖明忠告诉杜峰晚上在他家吃饭,这才跟着儿子一起出去继续他们的事情。

    “天天就知道赌赌赌,迟早要把几个钱全输光,看那个时候你们再嚣张!”看到肖明忠出去了,肖明全皱着眉头鄙夷的嘀咕。

    杜峰笑笑,没吭声,屋子里的几个邻居开始夸杜峰跟肖婉婷,那种过份的程度让杜峰忍不住想吐,不过却把肖明全一个人在旁边乐得合不拢嘴,他就喜欢这个调调,这也是他叫杜峰来拜年的初衷。

    肖明全主动要杜峰给大家讲讲SH的事情,因为对他们来说SH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城市,虽然偶尔也会去一次,可哪有杜峰这么多年呆下来了解得深刻,再说他也不是真想了解SH,只是想在众人面前炫耀一番而己。

    趁杜峰喝茶的时间,肖明全将杜峰给他带的中华香烟忍痛拿出来给大家抽,还一个劲的告诉大家这是杜峰专门给他带的,这让杜峰相当郁闷,虽然明知道这只是二舅的小毛病,但他还是忍不住有点反感。

    中午的时候,肖明全让邻居留下一起吃饭,众人当然不好意思留下来,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跟杜峰聊聊天啥的,他们就感到面上有光了,哪里会真的留下来吃饭。

    肖明全为了杜峰的到来,准备得相当充分,好酒自不必说,还专门买了两瓶好酒,虽然这酒比不上杜峰喝过的XO或是人头马,但好在这酒里面还是有一股亲情在里面,所以杜峰也是喝得很尽兴。

    饭后,杜峰跟肖婉婷到外面跟邻居再次打完招呼,肖剑这个时候正好也吃午饭了,农村大年初一的时候烧的菜都是比较丰富的,硬是拉着杜峰一起喝两杯酒,本来杜峰是不准备去的,不过肖明忠却硬是将肖婉婷一起拉了过去,杜峰只好勉强过去,不过肖明全却是打死也不去。

    肖明忠家的饭菜又比兄弟家做得好,丰盛,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几乎全有,不过杜峰还是觉得吃得很郁闷,这并不是因为他刚才在二舅家已经吃过了,而是看到肖剑频频往肖婉婷身上盯,这让他差点抽身离开。

    “婉婷啊,我看你现在比以前更漂亮了!”

    杜峰正郁闷呢,没想到肖剑却当着他的面开始夸奖肖婉婷,杜峰眼一瞪,没想到肖剑却没看到。

    看到杜峰有点生气,肖婉婷红着脸没有说话,不过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满。

    肖明忠可是只老孤狸啊,看到肖婉婷暗暗偷看杜峰,其实他早就听肖明全在众人面前曾经吹嘘过肖婉婷现在与杜峰好上了,所以他瞪了儿子一眼,骂道:“你吃你的饭,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其实肖明忠有他的打算,现在杜峰发财了,他就老想着是不是可以从杜峰身上分一杯羹。

    肖剑嗫嗫的不再说话,喝闷酒,这样杜峰跟肖婉婷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都觉得不太解恨,杜峰更是恨不得把这个从小就喜欢欺负自己的大表哥好好收拾一顿,因为看到肖剑看肖婉婷的那种色色的眼神,杜峰心里就觉得很不爽。

    又喝了几杯酒,肖明忠开始切入正题了。

    “小峰啊,你现在可是发了财了,可别忘了舅舅家还在受穷啊,想当年,我可是非常心疼你的啊!”说起谎来,肖明忠一点也不脸红,不过杜峰心里却冷笑个不停。

    要是肖明全说这话,杜峰肯定会当即答应下什么,不过面对肖明忠说这种话,杜峰却只是心里爆汗,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大舅的脸皮这么厚,以前自己家穷的时候,找他借几百块钱学费都借不到,现在居然还跟自己说心疼自己的话,这让杜峰觉得很可笑。

    “发什么财啊,呵呵,我现在也只是能勉强度日而己。”杜峰虽然心里很反感,但面子上却还是微笑着道。

    “你就别骗我们了,你那辆车子都要值几百万吧,告诉大舅你现在倒底做什么生意呢?”肖明忠笑哈哈的跟杜峰碰杯。

    杜峰突然心里特别想戏弄一下这个大舅,于是笑道:“也没有做什么大生意,就做点医药方面的小生意。”

    听到杜峰这么一说,肖明忠笑得更欢了,赶紧道:“像你们公司一班工人的工资是多少钱一个月啊?”

    杜峰笑道:“一般的也就四五千吧,扫垃圾的更差,只有3000多块钱,不过好在这种工作很轻松,一天也就上班一个小时左右。”

    肖明忠给杜峰斟满酒笑道:“那小峰是不是可以安排你表哥进你公司去上班啊,你看他天天在外面工地上做小工,一个月赚的钱还没有他用的钱多,你们可是表兄弟,这个小忙你不会不帮吧?”

    杜峰笑道:“没有问题的,表哥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工作包在我身上吧!”

    一听杜峰答应下来,肖婉婷赶紧给杜峰使脸色,她可不愿意天天看到这个肖剑,她甚至每次看到肖剑那种色眯眯的眼光都会感觉到害怕。

    杜峰偷偷拉了拉她的手,肖婉婷看到杜峰给自己频频挤眉弄眼,虽然不知道倒底是为什么,但也猜到杜峰肯定是另有打算,对于杜峰的话她一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所以也没有吭声。

    肖明忠让肖剑给杜峰好好道谢,后者果然来给杜峰道谢,杜峰淡淡的道:“没事,这事也是小事一桩。”

    吃完饭,肖剑父子又要打牌,让杜峰参加,杜峰笑着拒绝,打这种牌杜峰不是不懂,而是太厉害,跟他们赌杜峰觉得真是浪费时间,他可是准备过了春节过RB去好好赌一场的,对于这些邻居的钱他可是没想过去赢,那样他会有罪恶感。

    杜峰跟肖婉婷一起与肖明全一起聊天,这个时候舅妈也加了进来,看到女儿跟杜峰依偎在一起,舅妈也是乐呵呵的。

    下午杜峰突然接到珍姐的电话,才知道珍姐突然感冒了,而且还相当严重,这让杜峰禁不住想要早点敢回SH,因为家里面也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大年初一一过,好像也就是余下几天走亲访友的时间,对于杜峰来说,这没有什么好过的。

    杜峰要告辞,肖明全夫妻挽留不住,虽然很想跟女儿团聚几天,但他们现在也知道肖婉婷实际上也就是杜峰的人了,都住在杜峰家了,现在回家也等于是在回娘家,所以也只好放行。

    看到杜峰这么快要离开,肖明忠跟肖剑一起来送杜峰,等杜峰上了车,肖明忠赶紧向杜峰叮嘱道:“小峰啊,你表哥什么时候来SH呢?”

    杜峰故意大声道:“随时都可以!不过,他可能只能去做清洁工了,不过清洁工也不错啊,每个月都有好几千的工资。”

    肖明忠虽然脸上有点挂不住,但还是痛快的道:“好的,你放心吧,做啥不是干啊?只要能赚钱啥活都可以做。”

    杜峰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呵呵笑道:“不过我们公司的清洁工,都是大学本科呢,所以如果表哥到时候真要过来,一定要带好身份证啊,否则我也没有办法了!”杜峰话说完开着车子一溜烟跑了个没,留下肖明忠父子两欲哭无泪的呆立在那里,而肖明全跟其它人则是差点笑断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