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大年初一这天,何家别墅依然跟往年一样热闹非凡,停车场上像是在进行车展,不断的有各种名贵的轿车开进又开出,其中不乏一些市面上很难见到的一些车型,不过不管这些车里坐的是如何牛逼的人物,要想进出何家别墅都必须接受门口警卫的安检,如果安检不过关,对不起,警卫是不用往上面请示的,有权直接把你拒之门外,如果情节严重的,估计更加麻烦,所以徐三彪都感到特别有精神和骄傲,心里也暗暗为能够来何府而庆幸不已。

    政府及商界真正的大佬都来了,而且必须来。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想要从政,得到了何家的肯定,虽然不能使你马上平步青云,但却能使你少走弯路;而想要从商,得到了何家的肯定,也就等于变相的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这些道理很容易想到,所以平时低调的何府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却不得不抽出时间来接待这些来来往往的客人。

    别看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但真正能被留下来吃饭的人那是少之又少,这不仅仅靠的是身价或资历,有时候更多的靠的还是机遇。可不管何府如何的低调处理这些事情,却依然不能使每年的来访者变少,甚至还有逐年增加的趋势,对此何富民夫妇虽然心里摇头叹息不已,但表面上却不得不微笑着去接待每一位来访的宾客。

    接待宾客的工作很重复和单调,自然也很枯燥和无趣,不过没关系,对待这样的事情何富民夫妇已经很有经验了,他们采取的是换班制,一人接待一批,这样就可以避免让人受累。

    “将!”张伯轻喝一声,顿时宣告这一盘又以胜利告终。

    何爱国盯着棋盘看了半天,忍不住道:“刚才这步看错了,这步不算,这步不算!”

    “不行不行,输了就是输了,怎么可以悔棋!”张伯寸步不让。

    何爱国平时做事都是说一不二,唯独跟张伯一起下棋的时候却总喜欢厚着脸皮悔棋,而一向对何爱国言听计从的张伯也唯独跟何爱国下棋的时候却从不把何爱国放在眼里,任何爱国如何赖皮,他都从不轻易松口。

    这种奇怪的现象如果被外人看到,估计是肯定要大跌眼镜的,想想Z国第一大佬何爱国居然会在棋场上耍赖,说出去都让人不敢相信,可事实还就真是这么一回事。其实何爱国与张伯都明白,两人享受的就是这种吵吵闹闹的生活,这就像是本身恩爱的夫妻,却总喜欢平时吵吵闹闹,那样他们才会觉得更加真实。

    书房里何爱国与张伯争个不停,而小欣则呆坐在一旁,双手托腮的想问题,似乎对于两人的争吵一点也不感觉奇怪,完全影响不到她似的。

    何富民进来的时候,多看了一眼小欣,这才向一旁的何爱国走去,何富民最近发现女儿小欣似乎有一些奇怪的变化了,这跟杜峰治好她失忆症的那段时间相差太大,那个时候她天天就指望着刘静宜带她一起去重温那些过去的梦,但最近这几天她却一下子安静下来,不但不再吵着出去玩了,甚至还喜欢一个人思考。

    “现在还有人吗?”何爱国看到儿子进来,终于没再跟张伯争论下去,端起一边的茶饮了一口,才淡淡的道。

    看到何爱国微微皱眉,何富民赶紧过去将手里的热茶给他续上,这才道:“还有一些吧,我让静宜在那里接待。”

    何爱国怜爱又内疚的道:“哎,看你们年年都这么辛苦,有时候我真觉得你们是不是生错了人家,你本来是个天才,可惜做了我的儿子!”

    何富民赶紧道:“爸,别这么说,能成为你的儿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我也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你。”

    何爱国饮了一口热茶,叹道:“算了,不说这些了,知不知道小峰什么时候回来?”

    何富民道:“他回四川老家了,估计要过几天才能到SH吧,怎么,这才几天没见,你就想他啦?爸,我看你是越来越偏心了!”

    听到何富民开玩笑,何爱国训道:“他可也是你义子,你啊,你要是有他一半的本事,我也就放心了!”

    何富民这次不敢再开玩笑了,赶紧点头称是。

    听到大家谈起杜峰,小欣下意识的抬起头往这边看了几眼,这个小小的动作被张伯看在眼里,眉头皱在一起好久,他又颇含深意的往小欣看了几眼,终于开始笑了起来。

    其实小欣这段时间确实变了,最大的变化就是她居然想起了杜峰是谁,更是想起了失忆后的这段日子发生的点点滴嘀,当然这件事情除了她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也不愿意告诉任何人。

    包括小欣自己都好希望自己没有记起这些事情,因为记起那些日子自己跟杜峰发生的点点滴滴,她就会不由自主的矛盾不已,一方面她感动自己失忆那段时间杜峰对她的情深意重,另一方面却又深深的觉得对不起梦里的那个大哥哥,虽然她也将杜峰叫成大哥哥,但她知道这个大哥哥与梦里的那个大哥哥完全不一样,所以他才会矛盾。

    想起杜峰曾经在她床前给她唱歌哄她入睡,想起杜峰为她治病,想起杜峰跟她一起在旅馆发生的一切,小欣全想起来了,想起这些她也会感动,可她却不能爱上杜峰,就算她现真的对杜峰很有好感,但她知道那是感激,并不是爱,她爱的,一直是那个梦中的大哥哥。

    大哥哥,你在哪里?你快点出来吧!小欣在心里喊,她一想起杜峰的好就感觉害怕,她怕自己会慢慢被杜峰所感动,那样就有可能喜欢上杜峰,那样她就对不起梦中的大哥哥了,所以大家一提起杜峰,小欣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他,一想起他,她又不由自主的会产生出一种罪恶的感觉。

    “小欣,你怎么了?”看到女儿的脸色不断的变幻,何富民有点不放心。

    “啊,我没事,我没事!”小欣赶紧回答——

    大年初四了,珍姐难过的躺在病床上,她万万没有想到今年春节这几天她几乎全是在医院度过的。

    大年三十那天,珍姐没有心情烧什么饭,本来订好了几个菜让饭店送过来,没想到真正吃的时候却一点胃口也没有,杜峰走的那几天,她可以把精力全放在工作上,拼命的工作可以让她暂时忘了杜峰,可春节一放假她就受不了了,随时随地都会禁不住想起杜峰,想起小雪,想起几人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那些点点滴滴,更想起去年的春节家里是如何的热闹,现在却是这样的冷清。

    因为郁闷,珍姐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上,饭菜并没吃几口,但酒却喝了不少,一个人足足喝了两瓶红酒,她需要买醉,因为醉了那种孤单的感觉就不会那么强烈的折磨她,醉了她就不会再那么思念杜峰。

    珍姐终于醉了,可以前醉了有杜峰或小雪帮她收拾一切,但这次醉了却只能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觉,于是等她一觉睡醒了已经是从年前睡到了年后。

    因为晚上空调的温度并没有打得太高,所以一个晚上冻下来,珍姐就感冒了,而且是重感冒,勉勉强强的起来收拾了昨天晚上没有收拾的碗筷,服了药不但没有感觉到好一些,反而人更加没有精神。

    珍姐太想杜峰,于是打了个电话,她并没想过把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诉杜峰,因为她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重病,就是个感冒而己,她不想杜峰和小雪担心,她更希望他们可以过一个快快乐乐的春节。可她一说话杜峰就听出她嗓子不对了,在杜峰的追问之下,珍姐只好如实交待,不过她尽可能的把自己的病情说得很轻。可惜挂了电话以后,她就真的有点扛不住了,头晕痛得厉害,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出小区打了个车到医院。

    珍姐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病情会真的这么严重,以致于打了针却依然没见多少好转,没有办法,只好听医生的在医院住了下来,不过这样也挺好,天天输水以后就跟同病房的房人聊天,这样她就会好受得多,至少比一个人在家舒服得多了。

    可好景不长啊,仅仅是过了一天,同病房那位唯一的病人就出院走了,于是整个病房就只留下珍姐一个人了。

    珍姐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医生建议她可以回家,珍姐却主动要求再住两天,因为她实在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那种感觉她有点受不了。对于珍姐的这个要求,医院自然没有异议,站在医院的立场,是巴不得病人多住几天的,反正天天给你输点营养液什么的,对身体没啥坏处,医院又赚了钱,何乐而不为。

    珍姐正盯着天花板发呆,没想到病房的门却被打开了,看到杜峰带着一群女人突然出现在门口,珍姐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再仔细一看,不错,真是杜峰一行人。

    小雪早就扑到珍姐床前,呜咽着道:“妈妈,你好点了吗?”

    别看小妮子平时跟珍姐不亲不热的,还老是调皮捣蛋,但与珍姐的感情那倒是真的很深,所以听到珍姐生病的消息,恨不得马上就赶回SH。

    摸了摸小雪的头,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珍姐怜爱的道:“傻丫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不就是个感冒吗,没事的,早就好了。|”

    众女将水果和营养品啥的全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杜峰将一束鲜花放到珍姐床头上,坐到一边什么话也没有说,抓起珍姐的手腕先切脉。

    “嗯,没有什么问题了,你怎么还不出院回家去啊,这里有什么好呆的。”杜峰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是最讨厌医院的了,上次住院的时候他就住腻了这种纯白色的病房,一切都是那么白,搞得人一点心情也没有,似乎就是在提醒病人,你现在就是个病人,这无形之中会让病人感觉到孤单。

    |“一个人呆在家里还不如呆在这里,至少这里还有护士可以聊聊天嘛!”珍姐说完就发觉好像这话有点不合适,赶紧又道:“哦,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让你们多玩几天的吗?”

    “妈妈,你都不知道,你生病了,可急坏我们了,要不是路上塞车,我们昨天晚上就该到了。”小雪一边给妈妈削苹果,一边回答。

    “其实我真的没事,你看还害得你们这么早就回来,我——”珍姐虽然巴不得随时看到杜峰,随时与杜峰在一起,但这个时候她却真的感觉到有点内疚,特别是对一边的众女,她更是觉得对不起她们。

    “别说了,不只是你,不管是你们谁生了病,我们都会着急的,现在准备出院吧,呆在这里太闷了。”杜峰说完起来准备去办理出院手续。

    叶梦主动的道:“算了,你们先坐坐吧,这里我熟悉,我去办理手续吧。”原来珍姐住的正好也是叶梦上班的医院,所以叶梦才主动请缨。

    其实这次杜峰回来得确实挺急的,本来他还准备让几女再玩几天再回来,可大家看他都不在了,谁还有心玩啊,所以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要求与杜峰一起回来,杜峰没有办法,只好带她们一起回了。

    看到大家关切的眼光,珍姐真的感觉很激动,连忙招呼大家快坐,众女这才一一上前来与珍姐见面打招呼,看到化了妆的谢雨婷跟白若云,珍姐更加激动,因为这两个女人虽然所在的行业不一样,但无疑都是珍姐的偶像。

    有叶梦出马果然很快就把出院的手续办齐了,于是大伙一起将珍姐接回家。

    因为珍姐家并不是很大,所以一会儿谢雨婷和叶梦需要跟白若云一起去住,龙一自然不用考虑,余下的肖婉婷、燕子、珍姐母女跟杜峰六人正好可以住在珍姐家,其实这些安排都是白若云定下来的,现在白若云在众女中的地位已经有点超然了,基本上她定来的事情大家都不会反对,也不太敢反对。

    回了家珍姐就成了大家关心的对象,大家都争着为珍姐端茶递水送水果,这让珍姐非常不自然,特别是想到自己与杜峰暗中的关系,她就觉得挺对不起大家,所以在对大家的热心感激的同时又有点内疚。

    杜峰主动到超市买了些菜回来,中午给大家露了一手,这让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的珍姐胃口大开,众女也是吃得兴高采烈,反正做了满满一桌菜,到了最后全进了众人的肚子里,个个虽然都撑得手捂着肚皮,却仍然一个劲的抱怨杜峰做的菜太少。

    吃了饭,刷洗碗筷这种事情自然有燕子主动承担下来,杜峰也没有说什么,看大家在一起打牌斗地主,自己抽了根烟来到外面的阳台。

    龙一默默的跟在杜峰身后,杜峰深吸了一口,吐出个烟圈,头也不回的道:“龙儿,龙二他们春节过得怎么样?”

    龙一恭声道:“回少主,他们都过得挺好,不过都想快点到RB去。”

    龙一说话的时候,隐隐约约含了一丝杀气,杜峰自然明白她是想起了朱志辉了。其实杜峰一直就没有忘记过这件事情,对于朱志辉的失踪,杜峰是尽了全力在寻找的,可关键是没有一点线索,要找起来真的无疑是大海捞针,所以到了最后才不了了之。

    对于朱志辉的仇,杜峰也一直记在心里,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件事情,而且当务之急是要快点建立一个强大的商业帝国,这是杜峰一直所想的,因为他想要报复的不仅仅是一个逆龙道,而是整个RB,而这无疑是仅靠武功完成不了的。

    “好,会很快的!过两天我们去看看龙二他们,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要提前通知他们,我自有安排。”

    龙一点头答应。

    看到白若云往阳台来了,龙一乖巧的进了房间,白若云笑着向龙一点了点头,可惜后者仍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对此白若云倒也没放在心上。

    “看什么呢?”白若云倚在杜峰旁边,随口道。

    “看美女!”杜峰嘿嘿笑道,死死的盯着白若云的胸口,估计除了杜峰,还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这么放肆的盯着白若云了。

    白若云羞嗔了杜峰一眼:“没正经!色狼!”

    杜峰这才转过头道:“本来就是嘛,呵呵,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给我说?”

    白若云点了点头道:“我看你现在的女人是越来越多了,你总不能老是住在珍姐家吧?这样你觉得方便,我们还觉得不方便呢。”

    杜峰笑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买房子这一步,还得再等段时间,你知道我现在手上虽然有神龙集团,但这却是看得吃不得,所以我还得努力去赚点钱才能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啊!”

    白若云皱眉道:“我只是让你不用神龙集团的钱去创业,这也是为了你好,我可没让你不动用这些钱买房子啥的,要不我给你那张卡有什么用啊?你这人还真是大男子主义思想挺严重嘛!”

    “哈哈,好了不说这事了,你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去买房了,不过到时候你可得来当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啊,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啊,还真适合做她们的大姐头,哈哈!”杜峰笑了起来,而白若云虽然心里也是暗暗欢喜,不过却依然是娇嗔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