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SH市东郊的一幢独立别墅内除了大厅里面有点灯光映在玻璃上,整个别墅都是漆黑一片,而且这幢别墅周围数公里内都没有一户人家,所以在这样的夜晚,别墅有一种孤零零的感觉。当然如果偶尔有人开车从别墅外面的高速公路通过的时候,也难免对这幢别墅生出一种阴森冷清却又神秘的感觉。

    客厅里面散散落落的坐着几个人,有人喝酒,有人擦枪,有人玩飞刀,更多的人则耍弄着手中的一把小巧的匕首。

    喝酒的是龙二,他不喜欢耍刀弄枪,与其与人刀兵相接,他更追求的是残忍的碎尸,而且他碎尸的方法也很特别,他只对男人感兴趣,如果哪个男人惹火了他,一般都是鸡奸后再将将人从腿部撕成两半,当然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大的**力量,同样也需要有凶残狂暴的性格,而这两样恰恰也是龙二的强项,要论及武功,可能他上面还有龙一和杜峰,但论及残忍,他当仁不让的是护龙卫队的头号人物。

    擦枪的是龙七,不得不说龙七是个用枪的天才,自从17岁被朱志辉送到M国进行特训时接触到现在手上这只沙漠之鹰0.357in手枪后,就疯狂的爱上了枪,以至于睡觉吃饭都随时与之相伴,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他却对枪疼爱有加,常常与之对话,按他的话说,枪也是有灵性的,而他现在无疑已经达到了与之心意相通的境界。对于他来讲,出枪的速度和命中率都不是问题,五年的苦练早就让他闭着眼睛都能准确命中50米内的任何目标,而且误差范围绝对不超过1厘米,他现在追求的是爆头的那种快感,这也是他为什么多年都不曾换掉手中这把枪的原因,因为这枪可是有着狙击步枪的口径啊!

    玩飞刀的就是龙五,自从春节白若云跟杜峰回四川老家开始,他就归队了,在护龙队中一直以速度见长的他,其实最最钟爱的还是飞刀,只不过因为他很少遇到让他用飞刀的机会,所以外人只知道他的拳头快,却鲜有人知道他的飞刀才是最可怕的,那出刀的速度与命中率,完全是不逊于龙七。

    其它龙三,龙四,龙八,龙九,龙十三这几人都是用的匕首,其实整个护龙队的成员最开初都是用这种匕首的,因为匕首是短兵之王,又是刺杀的最好武器,所以在他们去M国参加特训之前,全都要使用匕首,而且必须达到一定的精纯程度才能出国特训,所以整个护龙队里,几乎人人都精通匕首。

    与龙一一样,整个护龙队在国际上都有着超然的地位,现在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部队就是暗影部队,虽然现在暗影部队人数减少了三分之一不至,但这完全不会影响到他们在国际上的超然地位,因为就在不久以前,杜峰已经分别传授了他们一些他自创的招数,这些招数无疑都是很适用很厉害的杀招。

    龙二抱了瓶啤酒猛喝了一口,右手往桌子上一顿,大骂道:“妈那个巴子,啥时候才能去RB哇,上次少主就说过了春节过去,这都过了春节一个星期了,咋还没见去啊!”龙二的声音挺大,可惜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叼他,护龙队的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打架杀人的时候配合相当默契,但平时却谁也不鸟谁,原因很简单,大家谁都不服谁,其实大家也不是真的没比过,这段时间天天白天练功的时候都互相打过很多次了,可惜因为大家的差距本来就小,现在不是生死相搏根本就没法体现出自身最大的潜力,所以到了最后谁都打败不了谁,谁都说服不了谁。

    别墅外面的高速公路上突然开过一辆红色宝马车,在离别墅还有两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两条人影幽灵一般的闪进旁边的树林中,飞一般的向别墅掩近,如果有人看到肯定要惊叫有鬼,因为两人的脚根本几乎是没有着地,脚尖在树干上不断的点击着,人也如两只小鸟一般飞向别墅。

    龙二虽然是在喝酒,但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突然一把捏碎手中的瓷杯,呼的一下甩向左边的窗户,虽然他没有转过头去看,但他能感觉到窗户外面有人隐藏在那里,其实这也是练了神龙诀后所独有的灵敏六识,虽然他没有杜峰那么变态仅仅靠精神力就能窥知外面的人的长相和性别,但他也能感觉到那里实实在在的是隐藏着一个人。

    不仅仅是龙二,整个大厅估计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所以随着龙二的瓷杯飞去,所有人的视线也同一时间转向左边,龙七的枪砰的一声响了,而龙五的飞刀也在这个时候出手了,三个物体几乎是同一时间击中那玻璃,虽然那扇窗户的玻璃异常的坚固,但在三个物体不分先后的击到后也在瞬间宣告破裂,哗啦一声,玻璃碎片向四周飞溅,而在三个物体同时击中窗户的前一刻,一个人影却一闪之间从窗户不见了。

    另外几人并没有出手,因为他们知道,如果集龙二,龙五,龙七三个人的力量还不能将对方截下,那就算他们全部出手,也不一定能留下对方,因为他们几人最擅长的并不是这种远程的攻击,匕首总不能像子弹和飞刀那样甩出去吧?

    黑影消失以后并没有再出现,但包括龙二在内的所有人都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心里都是一紧,三个人同时出手都没有留下对方,那来的人的身手有多高他们自然是可以想象的,可以肯定一点的说,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对方手上讨得了好去,这一点是无须置疑的。

    难道是日本逆龙道的那个鬼魅一般的人来了?所有人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因为在他们想象中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欺近他们几米外的窗户又轻易从他们几人连手下逃脱的,除了少主跟龙一,也就只有那个神秘的家伙能达到了,可问题是现在少主都决定马上要去RB了,他这个时候跑到SH来干什么?难道他害死了师傅以后又知道少主要过去,先找上门来了?那这个家伙的能量可就不是一般的强了,因为到RB去的这件事情除了护龙队知道以外,谁也不可能知道的。

    几人一愣神的功夫,右边的窗户砰的一声被打开,一股凉风从打开的窗户吹了进来,所有的人同时把视线移到右边。

    透过窗户,外面正好是高速公路,昏暗的路灯下几人没有发现任何身影,再说这可是三楼,人也不可能凭空挂在空中,这次外面的人屏住了呼吸,几人也没有用六识察觉到来人的任何气息,但他们知道来人一定就在客厅的周围,而且还在暗中窥视着自己,说不定就等着自己先动手乱了分寸正好趁虚而入,所以大家都没有什么大动作,不过还是悄悄的移动了一下位置,按照以往的经验迅速的布成了一个阵式。

    这个阵式任何书上都没有记载,完全是几人平时大家一起对敌时不知不觉间学会的,现在他们站的位置绝对可以完全发挥出每一个的长处,攻防皆备,完全不用考虑对方从任何一个角度攻过来,因为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漏洞可言。

    其实龙二等人采取这样的防守完全跟他们平时的进攻风格不符合,但他们却没有办法,这并不是他们不想主动出手,可他们根本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也明显的知道对方的武功胜过自己太多,所以他们除了这样也别无办法,不过每一个人心里都觉得有一股憋闷的感觉,都忍不住想与对方大战一场,于是每一个人都散发出强烈的战意,这种绝强的杀气汇合在一起,立即向四周散发出去,窗外的人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这倒不是龙二等人的杀气太厉害让他忍不住想现身,而是这样长期下去对几人的心理是一种不小的负担和压力,而且对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并没有多少好处。

    窗外一条黑影呼的一声闪过,一件巴掌大的东西迎面向龙二射来,其劲风之强,让一向以凶猛著称的龙二都不敢轻试其锋,不过在众多兄弟面前,他可不想丢了脸,身子往旁边一闪,右手却朝飞来的物体抓去。

    龙二并没有抓住来人射过来的物体,因为在这之前龙三已经挥起手中的匕首削了过去,很显然,虽然平时他们一个不服一个,关键时候的配合还是那么默契,他也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去冒险,那团黑影终于被龙三的匕首削了个正着,飘然掉在地上,但龙三却是被劲风扫了一个趔趄的。

    几人往地上一看,才发现刚才迎面射过来的东西竟然只是一片树叶,不禁都同时吸了一口凉气,一种绝强的压力突然再次从东面的窗户传来,黑影一闪,来人已经冲了过来。

    龙二等人不敢怠慢,虽然明知道不是来人的对手却还是忍不住一起打起精神迎了上去,八个人同时动手,彼此都是大家的后手,彼此都是大家的防备,却又好像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而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是他们一贯的作战风格,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暗影部队能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龙一的彪悍是一个原因,大家的配合也是一个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大家这种不要命的风格,很多人都说不怕死,但真正两军对战的时候,能真正不怕死的却即并没有几人。

    虽然来人已经蒙了面,但护龙队的每一个人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个女人,而且看身材也知道这女人绝对是个尤物,几人同时开始怀疑起对方的身份了,很显然,在他们的印象中能轻松接下他们几人合围的,除了龙一,没有别人,但他们现在可不敢冒然相认,因为如果真是龙一,那他们更要拼了老命与之一战,否则他们可能就真要倒霉了。

    其实这个蒙面的人确实是龙一,她也是奉杜峰的命令一起来考察一下护龙卫队这些家伙这段时间倒底有没有偷懒,现在看来,虽然几人离自己差得还很远,但与上次在石洞中相比,已经强了不少,特别是精神方面,虽然明知不敌,却依然是拼命攻了上来,完全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这让龙一相当满意,至少在气势上比较满意了。

    龙二等人打得相当辛苦,他们从小受朱志辉的培训,现存世面的武功都有所涉及,但却无论他们使用哪一种武功攻向龙一,龙一随手都可以化解,而且龙一根本就没有什么招式可言,这也难怪,到了她现在的地步,跟谁对战都不用招式了,只要眼光够好,动作够快,完全能够在对方攻击发出之后找到对方的破绽,然后再对应着化解,哪还用什么招式。

    龙一似乎是有意调戏他们,本来可以一招击倒他们的,却总是在关键时刻放一手,这对于龙二等人来说简直是要了命了,明知道对方是龙一,明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却不敢松手,好像现在他们完全就成了龙一的拳靶子,龙一攻过来,他们得拼命防守,龙一不攻过来,他们得拼命的进攻。

    终于,龙一耍得差不多了,挥手一掌将龙七首先震飞出去,好在虽然龙七的身子倒下的时候砸得一边的桌子四分五裂,但他本人倒并没有受多重的伤,不过他倒是学了个乖,倒在地上干脆不起来。

    其实龙一也知道他现在是装,不过龙一不在乎,因为仅仅隔了几秒钟不到,余下的几人也跟龙七一样四下飞了出去,砸得客厅的桌子椅子满天飞,好在龙一还算是有分寸的,虽然看起来严重,事实上,却并没有真的伤了大家。

    龙一拔下面巾,轻喝道:“还不全部站起来,装死啊?如果一秒钟以后你们还没有给我站好——”

    龙一的话还没落,所有的人已经早就跳起来站好了,站到龙一面前,所有的人都是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只是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