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最近《东京日报》连续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两条惊人消息,这让东京市的市民都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其中一条消息披露东京市区现出现变态杀人狂魔,而且特别指出这个变态杀人狂魔的行刺对象主要是20多岁的男性,其手段之残忍骇人听闻。消息还举出实例,称警方日前在一小屋内发现大量人体残核,据警方调查证实,这些尸体都是20多岁的年青人,生前被人折断手脚,敲碎牙齿,身上有明显烫伤,被人灌过肠,滴过蜡,残忍鸡奸后再被人血腥分尸,其分尸的手法也不像是利用了工具,完全是人力强行从大腿根部撕裂。

    这条消息刚刚才刊登了一天,第二天的《东京日报》又刊登出一条惊人的消息,当然这条消息似乎比前一条消息好得多了,至少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的情况。消息称近日发现东京数家合法赌博场所被几名不明人士洗劫,不过奇怪的是这几名罪犯并没有抢走老板的现金,也没有伤害正在赌博的顾客,只是分别将不同款式的老虎机抢走一台。消息还称,这几名罪犯的行动非常快,门口停有一白色厢式货车,等两名抢劫人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得机器后再搬到门外的货车,前后时间不过一分钟,其专业程度让老板咋舌,他们甚至还没能看得清来人的面目。

    很明显,读者大大都可以猜想得出来,第一则消息里面的变态杀人狂魔就是龙二了,杜峰从龙一带回来的报纸上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忍不住偷偷瞟了一眼正在旁边沾沾自喜的龙二,他就想不通看起来还有点帅气的龙二怎么就这么残忍,本来他以为龙二只是鸡奸了那六个年青RB人,没想到龙一不但完成了任务,还超额进行了灌汤、滴蜡等手段,这让杜峰暗暗心颤,想想那个血腥的场面,再配上报纸上那副现场拍得的照片,杜峰差点没吐出来,不过虽然没有真的吐出来,一天的食欲却还是被严重影响了。

    《东京日报》上所刊登的第二则抢劫赌房的事件也是杜峰一手策划的,当时杜峰从向皓的饭店回来以后就开始考虑如何进行此次的RB之行的具体计划。杜峰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赢钱,但想要赢大钱就必须要进向皓所说的那种地下赌场,这种地下赌场是当地的黑龙会幕后开办的,如果不是有熟人介绍,那就必须要有足够多的筹码才能进入的。

    杜峰上次从毒蜂手上搞到的那张卡,回来后他花了点时间破了密码看了,足足有五百多万,这让杜峰相当惊奇,他还没有想到做个杀手居然这么赚钱,看来真是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啊,就连杀人杀好了都比一个普通白领强啊!

    五百万虽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杜峰知道凭这点钱想要进黑龙会主持的地下赌场是勉强够了,但要进入那种动不动就上亿的大赌局那是肯定不行的,所以他现就需要的就是用这五百万来敛财,大量的敛财,所以杜身就盯上了这些普通的赌房。

    可别小看这些赌房啊,虽然每一家都只是几十台老虎机,但每天的资金流通都是1亿日元左右,也就是折合人民币是接近700万,看起来这是个小数目,但东京一共开了多少家这种赌房?1000家不止,那每一天的金钱流通该是多少?70多亿人民币!当然,杜峰可以直接抢劫,不过这样就太没有意思了,所以杜峰决定按照正常的赌博方式去赢这些赌房的钱,那样杜峰才觉得刺激,他就想看看RB人输光了钱的样子。

    杜峰选择这些赌房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赌房基本上都是半国营性质的,也就是说他们每天的收入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以各种税收的方式进入了国家的腰包,如果杜峰可以借此机会打击一下这些赌房,不但可以赚走那些老板的钱,更能让RB的国家收入受到一定的影响,的确每个月这些赌房向国家交的各种税收可是一笔相当庞大的数目。

    杜峰这这天的思想变化很大,比如前几天在飞机上还对RB空姐厌恶得不想上,现在却想着找机会尝尝RB学生妹的滋味,比如前几天还想着凭精神力在RB赌场大杀四方,现在却又觉得想凭真功夫去大赢特赢。

    可惜的是杜峰想了好久都发觉自己其实对赌博就是纯粹一菜鸟,好像离开了精神力自己还真是不敢保证能赢到钱。想了很久,杜峰终于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去研究老虎机的程序。

    可能这件事情一般人听了都要嗤之以鼻,因为那老虎机的板子中的程序是电脑设计的,既然是电脑设计的,人脑又怎么可能算得过电脑?不错,杜峰的这种想法对于一般的人来说,还真是痴心妄想,不过杜峰是谁?他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一个拥有着九阳绝脉的特殊男人,又是一个脑域开发达200%的天才。所以这个看起来是天方夜潭的事情,对杜峰来说虽然办法是笨了点,但倒也不失为一种可行的办法,于是杜峰就派了龙一跟龙十三跟龙五一起去抢老虎机,为的就是好好研究研究各种老虎机的程序。

    龙一将那些老虎机拉到郊区外面,然后将机子扔进大海,板子却给杜峰带到酒店,供杜峰研究。杜峰买了台笔记本,又买了一些必要的工具,然后就一头扎进房间里进行研究,足足过了一天多,杜峰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从他脸上的笑容,龙一等人可以看出来,杜峰似乎真的成功了。

    他们倒是高估杜峰了,这几十块板子可是代表着几十种不同型号的老虎机,也就代表着几十种不同的程序,虽然杜峰是世界上最好的黑客之一,也是世界上最最聪明的人之一,但他毕竟还是一个人,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算得过电脑的,以前不可能有这种人,以后也一样不可能有这种人,这是个事实。

    不过杜峰也不愧是天才,虽然他没能真正找到这些程序各自的规律,但通过研究,他却读懂了这些板子99的规律,就算是另外那1%杜峰也有办法,实在不行就运用精神力控制机器了,虽然那样有点没趣,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想通了这一点,杜峰自然就高兴了,将一起迎过来的龙一抱在怀里,当着众人的面就亲了起来,龙二这家伙倒是识趣,向大家挤了个眼,都纷纷走出杜峰的房间,这个时候龙一,早就已经满脸通红了。

    将龙一抱进屋子里,也顾不得房间里面乱七八糟的没收拾,直接将龙一扔在床上,杜峰就猛的扑了上去,这两天他费了太多的精力,他得从龙一身上补回来。

    龙一也好久没跟杜峰一起做过了,所以现在也是激动得双手在杜峰的屁股和背上乱摸,身上也是火辣辣的发烫,一双修长**也缠上了杜峰的身子,一时春光无边,浪声震天……

    一阵疯狂过后,杜峰由龙一侍候自己穿好衣服,两人携手一起走出房间,龙二等人全都守在外面的,为杜峰在放哨,看到杜峰龙二嘿嘿的就迎了上来。

    “龙二,去叫一桌好吃的,老子今天要好好补一补,明天可就是检验我成绩的时候了!”

    所有的人都露出兴奋的目光,他们等这一天也已经很久了。

    都说RB人生活的节奏跟Z国的SH有得一比,这是事实,但跟SH一样,娱乐场所,特别是赌博场所永远都不缺闲人。

    东京市南的一家赌房现在就是这样,二十多台老虎机上都坐满了人,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盯着闭幕大喊大叫,很显然都已经入了迷了,老板坐在一边的柜台上悠闲的倒了杯酒独自慢酌,似乎这些人的喊叫声对他一定都没有影响,他每天看到太多的人这样大喊大叫的了,到了最后都被这老虎机害得家破人亡,他甚至瞧都没有瞧那些赌博中的男男女女,就算有人要上分,也是一边有专门的上分工作人员处理,而他只管在这里坐坐,月底就自然有惊人的收入。

    老板确实可以轻松的休息,因为他的这家赌房跟其它那些赌房跟市里其它一些赌房一样,都是与政府签定了合同的,如果每月达到了销售业绩,他是有奖励的,就算每月达不到销售业绩,也没有关系,你亏了钱国家会给你补助一部分。

    “老板,上分上分!八噶,老子不信今天就中不了一次大的!”一个中年人骂骂咧咧的又从身上掏出一叠钱来,哗啦全交给了上分的那名小姐。

    杜峰进来的时候老板终于开始认真的打量杜峰这一行人,在他看来像杜峰这么大派头的人应该去黑龙会所开的大场子里面去,这这里实在是有点屈才。杜峰等人虽然又化了妆,但他现在依然是那一身休闲服,而龙一跟龙二等人也是亦步亦趋的跟在杜峰后面,那场面确实很拉风。

    看到杜峰,老板赶紧亲自走过来向杜峰鞠躬,恭敬的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来这里是——?”这老板的眼神还真挺好使,一眼就看出杜峰这伙人不好惹。

    “你这里是不是赌房?”杜峰虽然很不愿意说R语,但这个时候他却不得不用鸟语与这个RB老板答话。

    “正是,请问阁下是?”中年老板疑惑的道。

    杜峰笑道:“当然是来赌博了。

    杜峰说完头也不回的往里面走去,那里正好有个家伙输光了,扬起巴掌往机器上一砸,转头看到杜峰正好站在自己身边,摸摸口袋里面的钱输光了,他只好站起来给杜峰让出一个坐位,自己呆站在一边。

    杜峰一屁股坐了下去,先让服务员来加分,RB的老虎机挺好,不限加分,也就是说你只要有钱,完全可以在这里豪赌一回,虽然每一把下注的金额有个上限,你一样可以一把就赢个几百万日元,也就是折合人民币几十万。

    杜峰先上了7万元人民币(100万日元)的分数,这才开始按键让机器运转,刚开始几把是有输有赢,旁边的人也都觉得并没有什么好奇怪,可慢慢的杜峰旁边站的那个霉神就看出问题了,从第五把开始杜峰就没再输过,而且机器里面的分值也是呈递增的方式往上在疯涨。

    随着旁边那个家伙的大叫,所有的人都开始注意到杜峰了,二十多个顾客都不赌了,全都围在杜峰周围看杜峰赢钱,杜峰也不理他们,只是哈哈的笑着押分,每一次压分都是机器的上限,也就是说比如机器的最高可压10万日元,那杜峰也就是每一扰都压10万日元,这样一次如果运气好,翻上30倍,那就是多少?300万日元,也就是20万人民币了。

    中年老板也被大家的叫好声吸引过来,看到杜峰机器上的分值已经变成了4000万日元,再看了两把杜峰的押柱,他的冷汗直接就往下掉了,他不是没见过玩这个玩得这么大的人,他是没见过押宝押得这么准的人,杜峰好像都可以预知下面一个中奖的图案似的,总能够保证每一把都赢钱。

    “这位先生——”才刚刚看了两分钟不到,杜峰的积分已经变成了8000万日元也就是折合人民币近600万元了,他不敢再让杜峰赌下去了,所以禁不住想叫住杜峰。

    可惜老板的叫声才刚刚叫了一半,龙七的枪已经指在他的额头上,嘿嘿冷笑道:“是不是不准我们再赌下去了?开赌房就不要怕人赢了钱,再说这赢的钱中你只是占了一部分,政府才是大头!”

    本来正在大声喝彩的众人看到龙七拿出一把手枪指着老板的额头,所有人都不敢再叫了,都禁张的盯着杜峰,而老板看到龙五那冷酷的脸,早就吓得不知所措,连忙低声道:“不敢不敢,我只是想告诉这位先生,我们店的整个能流通的资金只有9000万日元,如果他赢的钱超过了这个数额我们是没有办法帮他兑钱的。”其实他是故意少说了1000万,他得留点钱保本,因为虽然国家会补助他一些,可那是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的,这个过程中他没办法再开赌房了,他还得活命,所以他得有本钱去做点小买卖。

    龙七这才将枪收了回去,杜峰转过头盯了一眼老板,笑道:“放心吧,我只赢9000万日元就好!”

    所有的人都惊得张大了嘴,这是什么话?还只赢9000万,好像说得很大度一般,这9000万是多少?再赢也没有办法啊,因为这赌搏房每天能流通的钱也就只是1亿。

    杜峰是越玩越开心,旁边看的人也是越看越解气,只有老板一个人在那里苦着个脸,虽然这钱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但他一样心疼啊。

    很快杜峰在大家的惊叫声中终于使积分达到9000万日元,杜峰知道这已经是今天赢钱的上限了,这才站起来,走到老板面前笑道:“看什么?还不快点给我钱?

    老板还在发呆,还没从刚才的震惊状态中回过神来,一帮看热闹的赌徒已经大声的叫起来,其实他们也是天天输钱输得多了,所以今天难得看到赌神一般的杜峰居然连续赢钱,一直赢到赌房所有的流通资金全部用光,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所以他们都为能目睹这个奇迹而兴奋和激动,禁不住就站到杜峰这一边了。

    “给钱!”

    “给钱!”

    “给钱!”

    “给钱!”

    ……

    杜峰笑嘻嘻的盯着老板,抽出一根烟,龙一上来给他点上,“怎么?你难道还要耍赖不成?”

    老板赶紧道:“阁下误会了,请随我来,我这就给你开支票!”

    说着老板颤颤悠悠的走到前台,从一边的保险柜中拿出支票给杜峰开好递了过来,杜峰从他颤抖的手上接过支票看了一眼,居然发现是瑞士银行专用的支票,微微一笑交给龙一,这才开始往门口走,他时间很紧,任务也重,还有很多这种的小赌房等着他去赢钱。

    看到杜峰离开,这个老板这才招呼大家离去,自己则开始写报告,反正这个月是别想赚钱了,虽然这钱国家会帮他补上一大部分,但他一样也亏了不少。

    连续两天,杜峰挑了东京近100家这种赌房,一共赢了近7亿人民币,这两天也使几十个富翁一下子变成了穷光蛋,终于《东京日报》又在首页头条用大字刊登出一条新闻,标题是《神秘赌神,横扫RB东京赌坛》,当然讲的就是杜峰这两天来的丰功伟绩。

    杜峰躺在宾馆的床上,怀里楼着龙一,看到电视上正在播放着自己横扫东京赌房的新闻,而且连他与龙一几人的照片都搞了上去,只不过杜峰几人都化过妆了,所以现在与自己比较起来一点也不像,否则他就不可能如此悠闲的在这里看电视喝酒了。整个东京的赌房都基本停业了,一部分是没钱再开,一部分却是不敢再开,都怕杜峰这个神秘的赌神哪天突然降临在他们的赌房,他们可是听说了,赌神的手下是有枪的。

    现在不光是整个东京的赌博行业都在关注着杜峰,连RB政府警卫厅都出动了大量的警察在找杜峰等人,因为杜峰这两天赢的钱虽然不足以影响到RB的经济秩序,但前几天才出现一个杀人狂魔,紧接着又出现赌房抢劫案,现在又出现神秘赌神,这实在让东京市的市民心理承受不起了,都真的有点人心惶惶的感觉了。

    杜峰在龙一脸上亲了一口,笑道:“龙儿,告诉龙二他们,这几天都别出去了,等三天以后我们直接去赌场大的!”

    龙一点头答应,杜峰的手在龙一光滑的背上抹过,再滑向下面股沟,感觉到触手处一片烫热,杜峰笑道:“龙儿,来我们再来大战一场,哦,不,是大战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