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幸春子挥了挥手,两名男服务员拔出匕首,挥了挥手,又过来两名同伴,一起将地上的两具尸体拖了下去,一起拖走的还有头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经睡着了的黄发小子。

    几名男服务员刚刚下去,两名女服务员马上拿着拖把什么地过来清洗地板上的血迹,附近不少的顾客都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对此他们似乎都已经家常便饭了,跟服务员一样脸色都不变一下,完全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一边还喝着酒,手依然搂着怀里的女人或是男宠。

    幸春子望了杜峰这边一眼,看到杜峰这边的人依然是面不改色的盯着自己笑,她不禁感到心里一气,原以为杀几个不长眼的东西可以给杜峰一个下马威,不过现在看来很明显她失败了,不过她现在也对杜峰这一伙人有点另眼相看了,她天天在酒吧坐,自然明白杜峰是这里的新客人,以前绝对没有来过,可就是他们这些新顾客,看到她杀人居然会面不改色的冷眼笑看,甚至杜峰还扬起杯子给她示意干了一杯。

    所有的人都不怕,唯有百合却被吓得瑟瑟发抖,身子往后缩了缩,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幸春子立即将百合抱在怀里,虽然后者试着躲了躲,却依然没有躲过她的魔手,她可是真正的柔道高手,从小跟父亲与哥哥一起练习柔道的她想要抓住百合这个娇小的女孩儿当然是手到擒来。

    “宝贝儿,别怕!”幸春子露出少有的温柔,拍拍百合的脸,亲了她一口。

    幸春子的动作看在杜峰眼中不禁打了个寒颤,杜峰甚至觉得那动作异常的恶心,浑身都开始起鸡皮疙瘩了,特别是看到娇小可怜的小百合被这个幸春子搂在怀里,杜峰就恨不得过去将她抢过来,再将幸春子衣服扒光再当众**了,但杜峰也只是这样想想,YY是可以,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他得等酒吧关门的时候再干那些有伤大雅的事情。

    杜峰拍拍手,过来个服务生,女孩子长得水灵灵的,比刚才那位叫杜峰点酒水的服务生又自是漂亮了不少,杜峰在服务生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虽然疼得厉害,但服务生却依然是一副妩媚的样子盯着杜峰,笑道:“请问阁下需要什么服务吗?”

    杜峰笑道:“请问你们这里都有什么服务啊?要特殊的!”杜峰说完继续在服务生的屁股上抚摸了几把,直到把服务生搞得有点气喘吁吁才松开。

    服务生媚笑着道:“阁下要什么服务,我们东升酒吧都可以满足你。”服务生说得比较含蓄,但杜峰自然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杜峰笑道:“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其实不是我要,真正需要的是他!”指了指一边的龙七,杜峰接着道:“现在给你10分钟,你去叫20个18岁以下的学生妹,记好了,是学生妹,要穿你现在穿的这种衣服哦,另外还有一条最重要的,必须是**!你能办到吗?”

    杜峰本来以为自己这个条件有点苛刻了,本来还想降低一下标准只叫十个,一是考虑到龙七能不能吃得消,另一个也不想事情没办就搞砸了。没想到杜峰的话才一落,服务员已经笑着答应下来:“好的,我这就去,不过我想再跟阁下确认一下,真的要20个吗?”

    服务生其实是想问杜峰是不是买得起单,东升酒吧别的缺可就是女人不缺,就算是稀少的**他们一样有办法搞到手,关键是要看顾客是不是真的能买得起单。再说,像杜峰这样狮子大开口的人这服务员见得多了,一次要20个**的不是没有过,不过那可是一群人,而现在杜峰所说的似乎只是指龙七一个人,所以她才再次确认了一下。

    “我们少主的话你没有听到吗?”杜峰还没说话,龙一已经冷冷的对着服务生轻喝一声,龙一整个人似乎都是冷冰冰的,吓得服务生赶紧答应下来退了下去。

    杜峰与服务员的谈话完全落在了幸春子的耳中,幸春子手上的动作停止下来,望了杜峰一眼,居然也点燃一根烟向龙一喷了一口,色眯眯的盯着龙一,那意思很明显是在挑畔。

    本来被杜峰搂在怀里,龙一的脸色已经缓合下来,整个人也温柔了许多,现在正好看到幸春子的动作,马上脸又刷的冷了下来,本峰拍拍她的脸,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龙一这才乖乖的躺在杜峰怀里,不过脸却扭向一边不再看向幸春子那边,她怕自己忍不住会杀了这个RB女人,她不想那样,因为那样势必会将杜峰的计划打乱。

    服务生很快就上来了,带着一群女孩子,个个都长得有几分姿色,从楼梯口上来的时候,杜峰看了一下时间,正好五分钟,杜峰暗赞了一声东升的办事效率。

    二楼现在还是三三两两的坐了二十多个人,加上一边陪酒的面首跟援际花,至少有近四十个人,看到服务生带着这么一群明显刚刚成年的女孩子走向杜峰,所有人的目光也停在杜峰这边,大家暗暗在猜想这杜峰倒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出手如此阔绰,一叫就叫了这么多学生妹。

    “请问,阁下还满意吗?”服务生对着杜峰恭敬的行了个礼,后面所有的女孩子都同时低下头行了个礼。杜峰皱了皱眉,转头对龙七道:“过来,看看合不合适,不满意的可以重新再挑。”

    龙七听话的走到服务生面前,笑着道:“不用看了,完全满意,走吧,找个大点的房间我要办事了!”

    对于龙七来讲,他倒是真的并不在乎这些女孩子长得咋样,只要是RB女学生,他就喜欢,他当然不是真的喜欢这些人,他喜欢是的一会儿变态的感觉。

    服务员点点头,道:“先生请随我来!”说着当先往三楼走去,龙七给杜峰打了声招呼道:“少主,那我先上去了!”

    杜峰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不过可不要给老子丢脸,一会儿要是搞不定,或者下来以后东倒西歪,你就只有给我留在RB了,我可不带你回去了,啥时候练好了,啥时候再回来!”

    龙七笑道:“少主放心,这几个人还不放在我眼里,我一定不负少主所托,坚决彻底的完成任务!”

    杜峰笑骂道:“快滚吧,别说得那么好听,老子要的是效果,一会儿就知道结果了!”

    龙七不再废话,跟上服务生往三楼去了,屁股后面跟着一群刚刚成年的少女学生妹。

    龙二看到龙七已经去楼上爽去了,不禁坐在那里有点心急的频频把目光望楼下大门口投去,他念念不忘的那几个人此时已经准备关门了,现在想要进酒吧的人都一律被挡驾。

    听了杜峰与龙七的对话,幸春子阴笑了一下,她绝对不相信龙七一个人可以搞定这么多女孩,斟了一杯酒,递给百合,后者推开不喝,幸春子也不在意,自己一口灌了下去。

    才刚刚过了不到五分钟,三楼的某间屋子里就开始沸腾起来,刚开初是不断的惊叫声,接着是淫声浪语不断传下来,再接着传到大家耳朵里的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杜峰等人暗暗皱眉,而幸春子也一样是皱起了眉头,杜峰暗暗惊异于龙七的厉害,而幸春子有心叫人上去看看,但想想可能龙七是一个有些特殊嗜好的男人,所以也不好意思叫人去看,因为东升酒吧的规矩就是,只要你行,你就是把这里的女人干死了,也一样不管你的事!也没有任何人敢来干涉你!

    三楼的设计本来就是日式的左右推开的那种门,里面没有大床,只有比较宽阁的空地,地上是日式的地铺一样的铺着一层厚厚的毛绒毯子,有点类似于东北大炕。由于当初设计的时候有意的将隔音效果做得差了点,好有助于客人听到别人的叫声而提高**,所以龙七的声音几乎就等于是在三楼或二楼大家的耳朵边响起,这家伙实在太厉害了,居然搞出这么大的声响。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接近十二点了,一楼的舞曲早就停了,顾客也纷纷的从大门退了出去,因为龙七还没下来,所以服务员有意要让杜峰离开也没办来叫,毕竟不知道杜峰倒底是不是要在这里留宿呢,虽然他并没有叫什么女人,但带着自己的女人来这里过夜,只要客人愿意出高于外面五星级酒店几倍的价格,东升也没有理由拒绝。

    接近一个小时了,二楼的客人有的受不了龙七的诱惑,纷纷牵着身边的人一起往三楼的包间去了,另外一部分也忍不住纷纷出了酒吧赶回家里泄火去了,所以整个东升酒吧除了一楼正在关门的几个大汉之外,就是二楼的两桌客人了,一桌是杜峰众人,另一桌,当然就是幸春子和百合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在杜峰忍不住差不多将龙一都揉出水来了,幸春子也忍不住将百合把在怀里亲了几遍之后,龙七终于下楼下来了,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来到杜峰面前恭敬的行了个礼,笑道:“少主,胜利完成任务,只是这些RB妞太没用了,居然这么一会儿都坚持不了就全睡着了!下次要是能再找这么多就好了!”

    杜峰笑骂道:“给我滚一边去!”

    一个服务生匆匆从三楼跑下来,到幸春子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后者立即脸色巨变,神色怪异的盯了龙七几眼,她实在想不到看起来并不强壮的龙七居然将20个学生妹个个都搞得晕死过去,而且每个人的下身都是血汪汪的一片,很明显是本身的**跟鲜血混合在一起的缘故,更加夸张的是其中8个居然被活活搞死了,而且死的时候还满脸的兴奋和快乐。

    幸春子安排下服务生去善后,自己呼的站了起来,走到杜峰桌前,二楼慢慢聚集的几十个男服务员也一起聚了过来。

    “请问阁下,你们是现在走是在这里过夜?”幸春子尽量让自己镇静,不过也忍得很辛苦。

    杜峰将龙一扶坐到自己旁边翘起个二黄腿,右脚直摇,抽出根烟,龙一给他点上,杜峰并不急着回答,先抽了两口烟,再端起桌上的酒杯浅饮了一口,这才转过头笑着道:“现在走吧!”

    幸春子止住有点冲动的手下,道:“好!”转过头对一边的服务员道:“把这位先生的帐单拿过来!”

    服务员蹬蹬的跑过来,将手中的一张单子交给幸春子,后者递给杜峰道:“那就请阁下买单吧,我们要关门了!”

    杜峰拿起帐单看了看,惊讶的大叫:“哇,你们抢劫啊,一瓶啤酒1万日元,啊,还有刚才我兄弟上去乐了一下,你就整出这么多钱来?我想问问你们RB的女人是金子做的啊?这么值钱?”

    幸春子冷笑道:“我想阁下还没有搞清楚一个事实吧,我们东升酒吧开了这么多年,收费一向就是这么高,你自己不打听打听就跑来了怪得了谁?再说我们RB女人当然不是金子做的,不过你的兄弟可不仅仅是乐乐,他造成的后果完全超过了这个价格,当然看到你们消费了这么多酒水,所以我还算给你们打折了!”

    其实幸春子是真的没多算,不过她打折却不是因为杜峰们消费得多,主要是看在龙一的份上,她现在已经打定主意了,这里先不动手,等杜峰等人出了酒店,他随时可以叫手下的人下手将龙一抢过来,虽然这个计划简单了点,像在吹牛,但在东京,只要是黑龙会想要办到的事情,还真没有多少他们办不了的,所以她现在的想法其实按理来说当然也不算是在吹牛了,只不过她不知道她遇到的是比他们黑龙会更牛逼的杜峰,而她要打劫抢回的居然会是世界杀手排号榜的头号杀手。

    “他造成什么后果了?”这么一说,杜峰倒真有点奇怪了,不禁疑惑的望向幸春子。

    幸春子虽然有点变态,但她还没有脸皮厚到这种程度,自然不好意思描述龙七操成的场面有多壮观了,狠狠的盯了龙七一眼道:“这个你就要问问你的兄弟了!”

    杜峰还没说话,龙二已经嘿嘿笑道:“是不是全部下面冒血,然后还被干死了2个?”

    杜峰吓了一跳,幸春子怒道:“谁说是2个?明明是8个!”

    杜峰几乎晕倒,天啦,8个被干死,个个下身冒血,妈那个逼的,这个龙七也太***变态了,准是用了神龙诀,这丫的太不地道了,学了这种神功居然用在这个事情上。

    龙二故意震惊的道:“什以?8个?你们有没有数清楚,我记得我兄弟没有这么厉害啊,上次到RB来都只是干死了5个,啥时候功力又见涨了?”

    幸春子气得发抖,不过她还是强忍了下来,望向杜峰道:“不说这么多废话了,我想阁下已经明白你兄弟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了,你看看这点钱是不是多算了?”

    杜峰心里暗道:多算?要是我,我直接不用算,我割了他的小GG,我看他下次还敢蹦哒!不过嘴上却笑道:“多是多了点——”

    “什么?”幸春子的手往桌子上一拍,身后的手下也一起往怀里摸去,其中刚才那两个动过手的家伙似乎比其它人动作还快得多,手上已经抓住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只等着幸春子发话就扑上来了。

    杜峰赶紧笑道:“你别生气嘛,我想虽然多算了点,我还是愿意买这个单的!不过——”

    幸春子本来已经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她感觉跟杜峰谈话很累,但为了在龙一面前留下个好印象,她还是尽量忍。

    “不过什么?”

    杜峰笑道:“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们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了!”

    幸春子冷冷一笑故意刁难道:“你们要住在这里当然可以,除了她——”指了指龙一,幸春子继续道:“你们每个人都必须再叫一个小姐陪睡,另外在住宿之前,必须要先把今天晚上的费用全付清了。”

    杜峰大方的道:“现在买单当然没有问题,我今天晚上在你们酒吧找个人陪睡也没有问题,这点钱我还不放在眼里,只是不知道我要找的人你们酒吧肯不肯让她陪我?”

    幸春子冷笑道:“只要阁下出得起钱,我想我们东升还是能够满足你的愿望的,不知道你要找谁?或者说找哪一类型的?十五岁?十三岁?还是十二岁?我保证个个都是**!”

    杜峰哈哈大笑一阵,才道:“我就要你陪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