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小百合几句话将杜峰搞得禁不住落泪,而龙一几名龙卫也将脸转到一边,很显然他们已经被杜峰和小百合这番扇情的话深深的感动了。

    还好,一转眼,龙二跟龙七已经从三楼押着一群人下来了,杜峰看了一眼,大概也就十几对男女,看到其中一男的才二十多岁,长得还算一表人才,女的却已经四十多岁,一看就是个富婆,杜峰不禁鄙夷的盯了这男的一眼。

    “全找来了?”杜峰笑着向一脸媚笑的龙二问道。

    “全都在这里了,其中两对还是在厕所里面找到的,那家伙可真是有情调啊,马桶上面**,嘿嘿。”

    杜峰又望了那群被撵下来的人,不少人的脸上赫然被鲜血染红了,杜峰又道:“怎么?你又动粗啦?”

    龙二道:“这些RB猪,还真是倔,看到我居然还想打电话叫人,我自然没有给他们好果子吃,不过考虑到一会儿的节目,我倒是没有下重手,否则全成了外面这一群没用的货品,多没劲啊。”

    杜峰回过头,向龙一招了招手道:“龙儿,你带着百合去外面的车子里等我们吧。”

    龙一当然知道杜峰接下来要干什么,所以听话的答应,小百合倒也听话,乖巧的叫龙一为龙阿姨,这自然又让龙一对她的好感多增了一份,高高兴兴的抱着她出去了。

    看到龙一抱着百合已经出了大门,龙十三按杜峰的吩咐把一楼的门把住,杜峰又让龙二抓了个领班模样的人过来拷问一番,才知道酒吧当初其实也留有后门,只不过后门是一道铁门,平时用大铁锁锁住了,钥匙也仅仅幸春子有一把,现在她本人已经昏倒在杜峰面前还没醒过来,后门自然不用杜峰考虑了。

    杜峰现在笑得相当的阴险,龙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给他搬来一张桌子,又给他泡了杯热茶,杜峰现在就一边喝茶,一边抽抽烟,一点也不着急。

    龙五按杜峰的要求,把每一个昏倒的人全部弄醒,不得不说龙五这个人可能是出任务的机会不多,心还是比较善良的,他并没有像龙二那样直接踩这些人的伤口处,而只是狠命的踢向这些人,当然如果有人装死不醒的,自然逃不开他的眼睛,那肯定是要受到一点折磨的。

    很快,所有人都醒了过来,看到杜峰悠闲的在那里笑,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惨叫,因为在他们看来杜峰现在的笑相当的阴险,相当的狰狞,那简直是恶魔的笑容,他们不知道杜峰接下来会如何收拾他们,包括幸春子都是睁着一副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杜峰,只不过现在她的眼睁里还夹杂着一些耐人寻味的复杂神色,好像有点仇恨,又好像有点期待,杜峰将她的眼光看在眼里,很理解她,大凡心理变态的女人,在遇到这种特殊情况的时候,反而会表现出异于常人的一面,她们好像一般都比较喜欢刺激。

    看到大家都圆睁着一双眼睛,惊恐的盯着自己,其中还有一些人仇恨的盯着自己,杜峰突然想起南京大屠杀,他以前特别喜欢历史,当初从石洞里看到南京大屠杀的秘密资料,那上面记载着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绝对比现在世面上存在的文献资料还要惨痛得多,后来杜峰又专门找了类似题材的电影来看,当时杜峰就好想将来到RB也来个东京大屠杀,没想到现在真有这个机会了,当然,杜峰没有RB人那么残忍,也不会真的跑到东京来个三光政策。

    “朋友们,来我们做个游戏吧,当然游戏之前,我还要了解一些东西的,希望你们能够配合,如果配合了,你们有可能得到意外的好处,如果不配合,你们也能得到意外的——好——处!”后面两个字,杜峰故意咬得特别重,再配上他故意露出来的笑容,让所有的人的心禁不住发毛,不知道杜峰这个魔鬼又要想出什么样的法子来折磨他们,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

    杜峰很满意,点了点头,道:“很好,没有人说话。说明你们已经听明白了我的话,好吧,现在我先问一个问题,你们当中不是RB人的站出来,走出人群向前三步走!”

    立即从人群中走出几个人,一共也就七、八个的样子,全是从三楼下来的。走出来以后杜峰让龙五带他们到一个角落站好。看起来这些人还不知道杜峰究竟要干什么,所以没有人敢冒充,也没有人敢撒谎。

    杜峰笑了一下,道:“很好,你们一会儿会得到奖励的!”又转过头来对着面前的两百多号人,道:“好吧,现在我们继续游戏,你们先男女分开,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

    绝大多数人都听话的朝两边分开,一些腿脚被伤了的人爬得慢了都被龙二跟龙七几脚踢到一边,这些人只敢惨叫两声就赶紧住嘴。这时中间还余下大概二十多个人,这些人估计是一些顽固份子,除了幸春子这个女人之外,余下的全是男人。杜峰让龙七再去找来一张椅子放在自己旁边,亲自站起来,走到幸春子面前,出手如电的在她的身上点了几指,突然感觉到身体没办法再动弹,而且心底有一股**开始升腾起来,幸春子这才惊恐起来,想叫却发不出声音,只好恨恨的盯着杜峰。杜峰两手抱起幸春子放到一边的椅子上,这才坐了回去。

    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杜峰才抬起头,阴笑道:“很好,你们这二十多个人有点骨气,可惜这里是RB,你们的骨气并不能给你们带来好运,所以接下来你们会受到惩罚了,至于到底会如何惩罚,我现在先保密。”

    杜峰示意龙二将这些人也放到另外一个角落,龙二可没有龙五那种好脾气,直接是像踢皮球一般将这些人踢飞过去,当然他现在还是极有分寸的,并没有伤了他们,他知道一会儿这些人可能就是自己今天晚上的菜了。

    杜峰拍拍巴掌将眼前众人的注意力再次吸引过来,道:“好了,先生们,女士们,现在我再继续问,你们中是**的站出来!”

    没有人站出来,刚才被龙七折磨的那些女孩子早就被酒吧送走了,现在又已经散场这么久,今晚没有生意的援际花都回去了,所以余在这里的除了一些服务员之外就只有三楼那些被客人包了的女人,可惜本来还有两个**,现在也正好被这些人破了处,所以现在还真没有**了,当然幸春子这个女人不算。虽然在心里猜测如果是**说不定可以用身体去换来自由或是安全,但没有谁敢冒充,别的可以假冒,但这个是假冒不了的,就算现在做**膜修复手术也来不及。

    摇了摇头,杜峰道:“太可怜了,你们中居然没有**了,好吧,我再问一句,你们中有小于15岁的吗?有就站出来吧!”

    这次真有两个站了出来,虽然长得不是非常诱人,但此时哆嗦成一团自有一股柔弱的味道,杜峰让这两个人与刚才那些外国人一起站在角落去。

    “好了,现在是重头戏了,我可以坦白的说,你们并没有从危险中脱离出来,今天晚上我保证,这里会死很多人,而且会死得很惨,很惨!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当然我是指你们这些男人,女人们是不用参与进来的,因为我觉得那样对她们不太公平,一会儿我会给她们一个机会的!”

    杜峰接着道:“好吧,在我还没说出这个游戏的规则前,请你们这些女士还是先站到一边去吧!”龙五带着这些女人来到另外一个角落,现场就只留下一百多个男人了。

    杜峰向龙十三指了指,对着面前这些人道:“好吧,现在我们开始游戏,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以一起向他进攻,如果谁能接他一招,那这个人估计今天晚上就真的安全了,我保证!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去进攻,后果我现在先不说。”

    一百多个男人互相看了看,除了地上的几十个腿脚不便的,其余还有80多个家伙,凶光一闪,他们要拼命了,其中一个家伙居然开始跟杜峰讨价还价了。

    “我们现在没有武器,再说如果我们真的完成了游戏,阁下是不是会真的放了我们?还有,如果我们有人完成了游戏,阁下能不能将春子小姐一起放了?”

    杜峰哈哈大笑,虽然明知道这个条件讲得有点过份,他还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好,当然可以,你们刚才的武器就在你们脚边,你们完全可以捡起来再用,我允许你们这样做,不过既然你都讲了条件了,那为了让游戏更加刺激,我就先透露一点结果吧,如果不能完成任务的,你们的遭遇会很惨的!”杜峰说完向龙十三打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拿着匕首站到杜峰前面,面对着前面的80多个准备拼命的家伙,龙十三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冷冷的盯着他们,任他们重拾武器,看他们的眼光就像是屠夫看着案板的猪一样。

    这些家伙终于一声暴吼冲了过来,现在是拼命,又跟刚才的情况不一样了,为了活命这些RB猪都是拼尽了全力,有的甚至开始将手中的匕首往龙十三的身上扔去。杜峰笑着,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转过头来对着幸春子道:“小姐,要不要来一口?”

    后者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将眼睛闭上,她现在已经明白,今天晚上自己这一边算是全栽了,很明显杜峰今天晚上是来找麻烦的,她只是恨自己没有提前料到杜峰这一伙人的身手会如此的高强,否则可能她早就打电话通知她老爸带人拿枪来支援自己了,可惜自己身上本来还有一把枪的,而且藏得相当的隐秘,她不明白杜峰这个魔鬼在她身上倒底做了什么手脚,只是点了几下自己就完全不能说话和动弹。

    杜峰见幸春子将眼睛闭了起来不理自己,突然将后者的嘴捏住,再喝了口茶,猛的渡了过去,幸春子两圆暴睁,都恨不得一口咬断杜峰的舌头,可惜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杜峰将嘴里的茶水渡到自己口里,再顺着喉咙流到自己肚子里,她恶心得想吐,自从13岁的时候哥哥想要**她被她一刀捅死以后,包括她父亲在内,就再也没有哪个男人敢碰她了,没想到现在却被杜峰如此污辱,可惜心里恶心得要死,但嘴里的舌头却不但不咬杜峰还反而缠住杜峰的舌头,刚才已经慢慢升腾起来的**似乎更加狂热起来。

    杜峰却一下子从她的嘴里退了出来,嘿嘿笑道:“先看戏,先看戏,哈哈!一会儿自有你求我的时候!”

    幸春子恨恨的瞪了杜峰一眼,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羞红,将眼光转到龙十三那边立即就脸色巨变。

    龙十三依然站在原来的位置一点也没有移动,但他身前却已经倒下了10多个RB猪,而且无一例外的全是喉咙被人割断,余下的几十个家伙开始犹豫了,龙十三的动作太快了,仅仅是几秒钟的时候就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他们不再敢以身试险,很明显跟龙十三比起来,平时凶残狠辣的他们啥也不是。

    突然,对面的人群前面的两个家伙,也就是刚才替幸春子杀人的那两个家伙,用匕首在已经被刺伤的胸口处刺了一下,一把拉开衣服,胸前出现一个蛇形图案,这两个家伙同时闭目喃喃有词。

    杜峰一愣,不知道他们这是搞的什么名堂,而龙十三也破例重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他依然没有动,只是眼睛却猛的闭了起来。

    两个家伙同时从龙十三的身前消失,杜峰这才明白过来,感情这家伙是在用忍术啊,不过用这个东西怎么还要搞个这么隆重的仪式啊?再说这忍术也不怎么样嘛,跟自己学的五行遁术简直没法比,因为不只是杜峰,连龙十三都能轻意的感知到对方的位置,虽然看不到,但六识一扫也就能够清楚的在脑海中印出对方的位置和样子。

    龙十三冷冷一笑,原本已经皱起的眉头突然松了下来,对面所有的人都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轻视。龙十三第一次动了,不过也就是仅仅动了一下,匕着向左前方和右侧的位置分别猛的刺了过去,再电闪退回原地。

    “砰”的一声,龙十三刺出的位置显出刚才两个家伙的身影来,只不过现在两人都没办法说话了,惊恐的盯着龙十三,匕首已经掉在地上,双手捂紧喉咙却止不住汹涌喷出的鲜血。

    砰的一声,两个人影轰然倒地,跟刚才他们杀的两个人一样,倒得相当的干脆和潇洒。

    余下的几十个家伙一起退了两步,他们可是认识地上这两个家伙的,这两人可是幸春子的贴身保镖,而且这两人还是她父亲花重金给她聘请来的,虽然RB很多人都知道忍术的存在,但现在真正懂得忍术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很少。

    看到这群家伙又退了下去,杜峰笑道:“参加了游戏再退出来?很好,很好!”

    所有人都不明白杜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都能听出他话里面的嘲弄和戏谑。

    看到幸春子的脸越来越红,两眼开始含春,杜峰又在她身上点了几下,后者这才舒服多了,出奇的朝杜峰投去感激的一眼,刚才她已经被欲火折磨得够呛了。

    其实杜峰刚才是有意识的点了她几个要穴,这几个穴道正好可以激发一些人的**,其效果绝对比一般的春药还强,当然这种穴道估计除了神龙医典上面有记载之外,世上也没有人会知道,因为在当今社会,就算是点穴这门普通的功夫,会的人也太少了,几乎就从来没有听到有人会过,都只是知道中华武术中是有这么一门神奇的功夫。

    杜峰原来是想用这种方式一会儿好好折磨一下这个幸春子,你不是同性恋吗?你不是对男人没兴趣吗?老子就是要让你哭着求着让**!

    可现在杜峰突然改变主意了,如果真的那样也就不是折磨她了,反而是在满足她,那有什么意思?所以杜峰要解除她的穴道,让她在正常的情况下,让她在拼命反抗的情况下,折磨他,重重的打击她。杜峰对于幸春子被夺去贞操后的表情和表现是相当的期待。

    转过头,盯着那些已经退下去的家伙,杜峰笑道:“好吧,游戏结束,现在我要开始宣布惩罚的方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