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现实是很残酷的,成王败寇。一听说杜峰就要对自己进行宣判,所有人的心都卟嗵卟嗵的跳个不停,不知道自己是入天堂还是下地狱。

    看到大家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杜峰更觉得刺激了,故意停住不说话,喝了口茶,望向幸春子,后者赶紧将头偏向一边,她已经害怕了,在她心里,现在的杜峰就是魔鬼,而自己只不过是他手里的一个玩物而己,自己的命运都似乎完全被杜峰所左右了,这种感觉她觉得很不能适应,因为以前都是她在左右别人的命运,比如她亲哥哥就是被她直接从天堂送入了地狱,所以现在换成自己被别人左右,她就不习惯了。

    这次杜峰没有再给幸春子喝茶了,向龙五跟龙十三招了招手,两人快步跑了过来,恭敬的向杜峰行礼道:“少主。”

    “你们对这些女人有兴趣吗?”杜峰指了指对面的那几十个女人,其中不泛有些姿色不错的,杜峰现在笑得很猥琐。

    龙五跟龙十三同时紧张的摇头,如果让他们去杀了这些女人可能他们可以眼都不眨一下,但唯独让他们去上了这些女人,两人是真的怕,这倒不是说他们对女人没有兴趣,只是他们对这种女人没有兴趣,看看她们都觉得脏,又怎么可能去碰她们。

    当然各人心态不一样那感觉就又不同了,此时龙七却是兴奋得不行了,赶紧跑到杜峰面前讨好道:“少主,这些女人就让我来处理吧,我保证处理得漂亮漂亮,比刚才处理得还彻底!”

    杜峰笑道:“好吧,那一会儿这些人可就交给你了,一定不要留下什么后患!”

    又转头对龙二道:“对面这些男人全部交给你,你有没有问题?”

    龙二赶紧道:“当然没有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杜峰皱眉道。

    “只是那些断胳膊少腿的我可没多少兴趣,还有,这些人是不是还要让他们去跟十三玩玩?”龙二指了指对面那些RB猪。

    “你个笨蛋,谁让你断胳膊少腿的也去动了?也不嫌恶心!你难道不知道再加上几脚让他们彻底连脖子也断了?这还要我教吗?”杜峰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真的好邪恶好残暴,可他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因为一到了RB,他就老是想起南京大屠杀,想起那么多的同胞就是惨死在RB人的手上,所以他就忍不住想要报复,加倍的报复。

    杜峰转过来对着旁边的龙十三跟龙五道:“好吧,既然你们没兴趣,那就给你们一个简单的任务,将那边那些外国人和那两个小姑娘好好看好了,我不想做得太绝,留下他们的命,不过我不希望他们记得今天晚上的事情。”

    看起来杜峰是给龙五和龙十三出难题,其实则不然,要想达到杜峰的要求其实比较简单,那就是直接把这些人敲成白痴,当然那两个女孩子根本不用这样处理,只要损坏她的记忆神经就可以了,这种事情,不只是龙十三跟龙五,估计每一个护龙卫都能轻松办到,而且以前也没有少做过这种事情。

    杜峰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幸春子因为坐得比较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立即气得眼睛都红了,想冲过来跟杜峰拼命,却因为身子无法动弹,想大声叫骂,却发现也说不出话来,只好怒视着杜峰,估计也在打主意一会儿如何杀了杜峰。

    杜峰咳咳两声,这才开始对这些人宣判。

    “好吧,我来宣布你们的处罚结果,先说女人,我刚才说了,会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今天谁能将我这个兄弟侍候好了,我保证你会绝对的安全离开。”杜峰一边一边指着龙七。

    杜峰的话声一落,对面的女人群中立刻骚乱了起来,一部分知道龙七厉害的服务生吓得花容失色,但另外一部分不知情的女人可就高兴了,的确,她们擅长的就是侍候男人,而且还是这么多人一起侍候龙七,她们自然以为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有的甚至以为是杜峰故意想放了她们才故意如此放水,还对杜峰感激不已,其实她们哪里知道这个处罚绝对是相当残忍的。

    杜峰将她们的神色看在眼中,暗骂RB女人都是骚种,这才转过头对着对面的男人道:“好了,现在该轮到你们了,我已经决定了,将你们一起送给我身边这位漂亮的男人,哈哈,而且我可以透露一点,我这位兄弟可是特别喜欢男人的,假如你们将他侍候好了,说不定他真的会放了你们一条生路,不过我估计你们没办法满足他啊,这家伙,哎,我不说了,还是让你们自己去品尝一下吧!再随便告诉你们一个秘密,相信诸位这两天有看报纸吧,好像报纸上还专门报到过我这位兄弟,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变态杀人狂魔”,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

    杜峰的话说得有点毛骨悚然,又加上龙二也在一边配合的色眯眯的盯着对面的男人,这种刺激的感觉让对面的男人们受不了,所有的人都惊叫着后退两步,想想一会儿会被龙二这个大男人玩弄,而且他们都看过报纸知道玩弄后的结果就是被分尸,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想吐。

    其实他们还想哭,想冲上前来拼命,但刚才已经试过了,那只是加速灭亡而己,可不上前拼命一会儿说不定也要被玩弄死,所以他们觉得两难。看来群众的智慧还是无穷的,其中一个家伙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了,大叫道:“阁下说话不算数!”

    杜峰笑道:“哦?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说话不算数了?”

    那个缺了一只耳朵的家伙急声道:“你刚才说了我们只要接过你兄弟一招就可以安全,那我们现在还没有进攻,我们要求再继续刚才的进攻!”

    “对,我们愿意继续刚才的游戏!”

    “对,你说话不算数!”

    “我们要求继续!”

    所有的人都一起应合起来,龙二等人都忍不住想笑,感情他们以为这是示威游行呢。果然,杜峰一拍桌子,所有人的声音一下子就低了下来,看到杜峰冷冷的眼光,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别人案板上的肉而己,现在命运都在杜峰的手上掌握着,又哪里容得下他们来提什么要求。

    果然,杜峰怒极反笑道:“你们的地盘,老子做主!嘿嘿,规矩是我定的,刚才让你们上你们不上,现在老子不给你们机会了,怎么样?不服?不服也不行!因为说白了你们在我眼里就跟只蚂蚁没啥区别,踩死你们我随时都可以!惹毛了我,老子连你着把你们家都给一起灭了!”

    杜峰的狠话一放,没人刚再说什么了,不但不敢说话,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好了,大家各自干自己的吧,我先带着这个恶婆娘上去玩玩,我倒要看看她有多恶!”杜峰说完一下子抱着幸春子就往三楼而去,到了楼梯口杜峰又转过头来笑嘿嘿的道:“老子在上面办事,你们不准上来啊!”

    “放心吧,少主,我们想上来,上面也没有这么宽的地方让我们玩啊!”龙二笑着应了一声,立即往对面的男人群走去,脸上还露出相当淫荡的笑容。

    随便找了一间房,将幸春子放在地上,解开了穴道,杜峰等着幸春子冲过来报仇,没想到她却一点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你怎么不找我报仇吗?”杜峰笑着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有什么好报的,反正我打也打不过你,那只是自取其辱罢了!我还不如省点力气,说不定一会儿侍候好了你,你还会放了我呢!”幸春子将头转到一边,坐在地上一动也没有动,说话也说得相当的柔,这完全违背了刚才她留在杜峰心里的印象。

    杜峰本能的觉得有古怪,不过他自然不会怕了幸春子,也不会心肠一软放了她,嘿嘿笑道:“很好,你还很有觉悟嘛,那就自己开始脱吧,我倒是对于你这种同性恋有点好奇,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把你搞到**!”

    幸春子不带一点感情的道:“好吧,希望你能守信用,一会儿能放了我。”幸春子说完开始解钮扣。

    “会不会放了你,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你只管先侍候好了我再说。”杜峰重申了一遍,点燃根烟抽起来,但随着幸春子的衣服越来越少,他的小兄弟却不由自主的开始变硬变大了。

    幸春子确实是个美人,而且还是个极品的美人,虽然现在还戴着乳罩,但仅靠着完美的身材也将杜峰逗得心痒痒的,恨不得立即就冲上去将她压在身下好好折磨一番。

    杜峰在忍,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将烟掐熄,抚摸着手上的扳指,他忍得很辛苦,他没想到幸春子这个变态的女人却喜欢穿这种透明的情趣内衣。

    幸春子没再继续脱上面的那层薄薄的内衣,反而开始脱裤子,一边脱还一边给杜峰抛媚眼,手还从大腿内侧往下,一直往下,杜峰受不了了,感觉到鼻子似乎又有要出鼻血的冲动,赶紧将头低了下去,他需要适应。

    可惜等杜峰适应好了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一下子就降了大半,因为他的眼前并不是如他想象中的那样光溜溜的幸春子,虽然现在幸春子仍然只穿着三点式的内衣,但手上却拿着一支很精致小巧的手枪,枪口赫然正对着杜峰的脑袋。

    看到幸春子兴奋而高兴的样子,杜峰一愣,立却笑着鼓起掌来:“妙啊,妙啊!好一把精致的枪,哈哈,让我猜一猜,你刚才把枪藏在哪了?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藏在你那个地方对不对?反正有毛毛挡着,只是我倒是很感兴趣你是如何插进去的,要不你再给我当众演示一下吧?”

    “老实点,你要知道,现在你的小命就在我一念之间,哦,你不会怀疑我枪里没子弹吧?哈哈!”幸春子看到杜峰一点也不害怕,还当众调戏她,虽然心里气得真想马上砰了杜峰,但想想外面杜峰那几个手下可是厉害得紧,特别是那个使飞刀的和用枪的,太快了,让她想想都感觉到害怕,到现在她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们能达到那种速度,还有龙十三的匕首,龙二的拳头,都快得有点变态。龙一发飙的时候她已经晕过去了,而杜峰从刚开始劈飞酒桌以后就一直没有动过手,所以对龙一和杜峰这两个最变态的高手,幸春子倒反而不太害怕了,在她想来,只要速度没有其它人那么变态,总不能躲过自己的子弹吧?再说了现在两人离得这么近,她自然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她曾经可是全RB100米射击比赛的第二名,如果不是当天发挥欠佳,很有可能那个第一名就是她的了,而且就算只是第二名,如果她想去当什么体育运动员,估计现在早就是国家射击队的主力了。

    “NO,NO,NO,我当然相信你枪里面有子弹,而且我也调查过,你原来是国家射击队重点招揽的对象,其枪法那是相当的精准啊!”杜峰笑着继续挑逗道。

    “你调查过我?”幸春子皱眉道。

    “可以这么讲吧。”杜峰笑道。

    幸春子心里有点打鼓了,在她看来杜峰既然了解她的底细还如此上门找事,那就绝对是有备而来,这也难怪自己这一面会输得如此彻底。

    “那你们今天晚上是有备而来了?说出你的来意!”幸春子紧了紧手里的枪,她现在已经不太害怕下面的人听到了,如果杜峰真的是故意来砸场子,她不介意现在就一枪把杜峰砰了。

    “很简单,砸场子,随便来会会你这个出了名的同性恋!我就喜欢看你在我身下呻吟的样子,可惜到现在我也还没能如愿,不过我想一会儿我就可以看到了哈哈!”杜峰依然没有一点惧意,好像幸春子的枪在他眼中成了玩具一样。

    “不要逼我!”幸春子仰了仰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头的怒火,左手一伸道:“把手机给我!”

    杜峰真把手机给她递了过去,可惜幸春子却并不接,把手缩了回去,小心的道:“扔过来,从地上扔过来!”她担心杜峰耍什么花样,虽然对杜峰的身手她没有真正见识过,但有龙二这群变态的手下,那难保他本人没有高绝的身手。

    杜峰却把手机收了起来,拍拍手道:“算了,我还是不给你了,要不你要是叫来警察叔叔,可就麻烦了,虽然我不介意多杀几个RB猪,但我怕他们来的不是时候,会影响了我们两人的好事,现在都这么晚了,**一刻值千金啊,我看你还是把这个东西收起来吧,或者放回原处也可以,快点脱衣服吧,我都有点等不及了。”杜峰现在的样子要多色就有多色,盯着幸春子的胸脯和大腿根部来回扫描。

    看到杜峰一点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还如此放肆的轻薄自己,幸春子忍不住再次紧了紧手里的枪,感觉到手心都出现了汗水,艰难的道:“我再告诫你一次,不要逼我开枪!”

    杜峰指着自己的额头笑道:“亲爱的,来吧,往这里射,我说过,你这个东西对我没有一点作用的,你要是不信,尽可以试试!”

    太嚣张了!太猖狂了!

    幸春子再也忍不住,右手拇指一用力,终于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一粒子弹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向杜峰的额头射去,看起来很准,真的很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能从杜峰的眉心正中穿过,再从后脑勺透出,幸春子有这种把握,所以她的右手放了下来,她不需要再开第二枪!

    可惜事情却出乎她的意料,子弹才飞出一半就突然变慢了,异常艰难的慢慢飞到离杜峰额头只有不足一尺的地方就再也难以寸进,而且还非常诡异的停在原地,不停的旋转,这种高速的旋转与空气产生摩擦,发出嗤嗤的声音。

    看到杜峰从子弹后面慢慢的站起身来,居然伸出手往眼前的子弹抓去,幸春子被杜峰吓坏了,圆睁着双眼,都没有想起来补两枪,这实在太诡异了,让她难以相信,她绝对不相信杜峰会这么厉害,厉害得子弹都无法伤了他,这完全违背了常理,而且杜峰现在已经将手往高速旋转的子弹上抓去了。

    随着杜峰手掌的临近,那颗高速旋转的子弹转得越来越慢,到了与杜峰的手接触的时候,终于慢慢停了下来,杜峰将那粒子弹放在手心伸到幸春子的眼前,后者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醒悟过来。

    杜峰将子弹在手指上一弹,呼的一声,子弹从幸春子的耳朵边上飞了出去,一下子穿过了墙面,不知道射到哪里去了,反正后面的墙上有一个圆圆的子弹孔,一缕灯光从那个孔射了进来,在这个本来光线柔和异常的房间里显得有点耀眼。

    幸春子的手枪被杜峰拿了下来,随后当杜峰的手解开了她的胸罩,抚上了她那对从来没被男人抚摸过的**时,她才从惊吓中醒了过来,拼命的挣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