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幸春子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调整,早就恢得得七七八八,现在被杜峰抚上丰满的玉峰,立即感觉恶心得想哭,但这个时候却不是她哭的时候,双手捧住杜峰的手拼命往外推,而膝盖却猛的一顶直信杜峰的命根子撞去。

    看起来她对杜峰的仇恨是相当的深了,所以这一撞也是异常的狠毒,可惜不要说上面没有推动杜峰分毫,就是下面如此近距离的一撞也没能撞到杜峰,因为关键时候杜峰的双腿一下子张开,立即将幸春子的右腿牢牢的夹住,而且正好杜峰的右腿等于也伸进了她的大腿根部,杜峰下意识的摩擦了一下,一股骚痒从下身传来,幸春子急得差点掉泪,左腿猛的往杜峰踢去,却不知道现在她的右腿已经被杜峰夹住脱离了地面,现在左腿再扬起,立即身子不稳猛的往后倒去。

    杜峰顺势慢慢的让她倒在地上,整个人一下子覆了上去,两只手从胸前移到两边,而整个胸膛却紧紧的贴在了幸春子的胸脯上。

    女人在这个时候都是脆弱的,幸春子就是一个典型,杜峰的身子紧紧的压着她,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猛的从胸前传到大脑,她马上啊的一声惊在地上,都没有意识到要再推开杜峰,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杜峰已经开始脱衣服了,而且他的速度绝对不慢,三下五去二就脱去了衣服,裤子脱了一半的时候幸春子终于醒悟过来,开始拼命的挣扎,可惜整个人都被杜峰死死的压住,她除了用手拼命的在杜峰的屁股上掐之外她实在想不到什么有效的攻击,可怜第一把还掐得杜峰痛呼出声,第二把的时候却感觉到杜峰的屁股突然变得铁块一样,硬得她完全就掐不动了。

    杜峰也是没有办法,第一次运起神龙诀来保护自己的屁股,想想如此神功却用在这个地方,杜峰都不禁想笑,不过他知道现在他要干的还是快点脱掉裤子。终于脱得精光了,杜峰把内裤往旁边一扔,已经变得异常粗壮的男根已经猛的撞在幸春子的大腿根部,虽然还隔着她穿的一层内裤,可是因为她那是超薄的情趣内裤,也等于是实实在在的撞在了她的身上。

    脸上显出极度惊慌的神色,幸春子的泪水突然从眼角落出,用鸟语叫了一声:“求求你,不要!”整个人也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尽管她的挣扎在杜峰看来都是没有一点效果的,可她还是在拼命的抗争。

    可惜现在杜峰怎么会听她的停下来,看到幸春子不断的挣扎反而激起了杜峰的那种潜意识中的凶暴性格,突然真的想要玩玩**了。整个人稍稍的弓起,右手已经抓住幸春子的内裤边缘,猛的一扯,幸春子已经真正跟杜峰来了个**相对。

    杜峰这个时候却没有马上就插入,而是狠狠的咬住幸春子胸前的樱桃,感觉到自己从没被男人触摸过的神圣之地不但被杜峰抚摸,现在更是被他的含在嘴里,幸春子突然不再感觉那么恶心了,反而有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快感从胸前传到大脑,这个时候她却没有精力去管上面了,而是拼命的用手想要插进两人的身体之间将下面的要害护住,嘴里仍旧不停的喊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不要啊!”

    这样的叫声对于杜峰来说,无疑像是给他注射了一支兴奋剂,惊慌的叫声好像在鼓励杜峰要进一步突破,于是杜峰的嘴里狠命的一咬,搞得幸春子身子激烈的颤抖起来,不但停止了呼叫反而整个上身差点撑了起来,而眼睛更是紧紧的闭上,一句若有若无的呻吟终于从她的嘴里传了出来。

    杜峰趁这个时机,下身往上面一缩,还没等幸春子反应过来,就猛的压了上去,一股刺痛从下身传来,幸春子猛的睁开眼睛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杜峰破去了自己保存了二十二年的处子之身。

    杜峰现在也是兴奋异常,对待这种RB女人,特别是这种有点同性恋倾向的女人杜峰没有想到过要疼惜她们,所以下面不断的冲击,一双眼睛却用挑畔的目光盯着幸春子。

    幸春子突然停止了挣扎,从杜峰突破她身体的那一刻起,她不但没再挣扎,反而是闭上眼配合起来,满脸含春的将舌头伸出舔着一双性感的香唇。幸春子的配合让杜峰一愣,难道同性恋也喜欢男人?杜峰的心里一喜,这样看来以后对付冷如冰倒是真可以考虑这个**的方案了。

    不过现在的杜峰却并没有对幸春子产生多少好感,甚至在他看来幸春子如此配合完全是因为她本来就淫荡异常,所以不但没有怜香惜玉,反而是拼命的在幸春子的身上驰骋。

    “哦!”的一声,幸春子第三次**来临,不过看到杜峰仍然不知疲倦的疯狂耸动,她依然是努力的配合着杜峰,不愧是练过柔道的,不但身材如此美妙,连体质也是这么好,杜身在心里感叹一句,终于开始了疯狂的冲刺,在幸春子窄窄而又潮湿的身体里,杜峰感到异常的舒服,要不是为了折磨她,估计也早就**了,哪能像现在搞了两个小时还没停止。

    “啊!”

    杜峰猛的拔出小弟弟,对准幸春子的脸和胸部来了个喷射,立即一团团白色的粘稠物几乎铺满了幸春子的小脸,甚至连两粒樱桃上也喷洒了不少。

    “吃下去!”杜峰沉声道。

    幸春子果然听话的将舌头伸出来仔细的舔着嘴唇四周的东西,而且一双手也努力的把胸前和胸上的东西全部送进嘴里,完了还将几根手指在嘴里吸了一顿,直看得杜峰差点再次扑上去。

    太她妈的刺激了!

    太她妈的风骚了!

    杜峰在心里暗暗骂道,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而幸春子则开始收拾衣服默默的穿好,杜峰将眼睛闭上,他不怕幸春子现在偷袭他,虽然现在他确实比较脆弱,但就算是现在这种状态,他也能轻松应对100个幸春子这种人物的偷袭,不管是用刀,还是用枪。

    可惜幸春子不但没有再偷袭他,反而跪在杜峰的旁边,低着头,红着脸,俯下身来为杜峰清理身子。其实经过杜峰的一番开采,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被男人搞也是如此的舒服,所以心里实在是对刚才的过程有点回味无穷。

    看到幸春子现在的样子,杜峰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老子一番征战就如此轻易的把她征服了?真要做性奴吗?

    “喂,看你刚才侍候得我这么舒服的份上,好吧,我放你走!”杜峰懒洋洋的坐起身子,从一边的衣服袋子里摸出一根香烟,还不来得及点上,幸春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打火机赶紧给杜峰点上。

    “主人,幸春子现在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了,所以我是不可能离开你的,除非你杀了我!”幸春子坚定的道。

    杜峰惊声道:“你说什么?你是我的人了?不会吧,难道将你**了你反而会被我征服了?哈哈,我想我还没有这么大的魅力吧?”

    幸春子温柔的道:“主人,听我给你解释以后你就明白了。”

    深吸了一口烟,杜峰倒真想听听这个幸春子会说些什么,他也想看看她是不是在耍什么花样。

    “好吧,你给我解释一番我听听!”

    幸春子这才道:“其实我们龟田家族有个祖训,只要是族里的女性,不管是谁得到了我们的身体,那我们就要一辈子服侍他永不背叛,甚至可以背叛家族也不能违背祖训!因为我从小好强,所以才拼命不想让男人碰,不想被他们得到我的身体,所以慢慢的反而真的对男人没有兴趣了,没想到刚才——”

    看来幸春子的脸皮也不是杜峰想象中的那么厚,现在她也知道羞涩了,不再继续说下去,不过杜峰也已经听清楚她的意思了,不禁奇怪的道:“你不会是想找机会留在我身边报仇吧,如果是这样我想你可能要失望了,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你留在我身边,而且就算我留你在我身边,你也不可能有一点点机会,再说就算我给你机会,我的手下也不会给你机会,一旦你有一点异动,你还没出手估计就被他们给杀了。”

    幸春子举起右手郑重的发誓:“我以天皇的名义,更以龟田家族的荣誉发誓,我刚才所说的话绝对没有骗你,否则就让我不得好死,虽然幸春子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爱上主人,但幸春子会努力让自己爱上主人!”

    既然幸春子都以家族的名义发誓了,杜峰也没有理由再怀疑她,因为在RB,没有谁敢拿家族的名义乱发誓,因为他们爱惜家族的荣誉和名声胜过爱惜自己的生命。

    杜峰心里一动:“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就是我的人了,我叫你干什么你就会干什么?”

    幸春子一低头:“是的,主人就是让幸春子马上剖腹自绝,幸春子也不会有一丝反对,更不会对主人产生怨恨,因为从主人占有我身体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主人的了。”

    杜峰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哈哈,太爽了,一个**居然收了个如此的极品美女,虽然是个RB女人,但她都说了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个人的了,那叫她改改名字啥的也不错。

    杜峰笑道:“好吧,那我就收下你了,不过我先说三件事,你看你能不能答应再说,如果你不能答应,我也不会杀了你,对于我占有过的女人,就算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杀了她的。”

    幸春子低头道:“主人尽管说,幸春子一定照主人的吩咐办事。”

    杜峰突然道:“哦,我再问一句,如果我让你杀了你家族的人,你会去吗?”

    幸春子居然毫不犹豫的道:“会!因为我现在已经是主人的,龟田家的女人一旦**于人,那也等于不再是龟田家的人了!”

    “好,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名字,因为我讨厌RB人,所以也就讨厌RB名字,我看你就直接叫杜咏春吧(恶搞一下,主要是原来看那个电影里面的咏春长得确实挺漂亮的),你觉得怎么样?”

    幸春子点头道:“主人不用问咏春,主人的话,咏春是没有任何资格去反对的。”(好吧,从现在开始叫她咏春了)

    杜峰笑道:“好吧,我要你做的另外两件事情就是,一是给我打听你们黑龙会在东京最大的赌场在哪里,什么时候有大人物来赌,二就是给我做黑龙会的卧底,并找机会给我探访一个叫逆龙道的组织,有没有问题?”

    咏春惊声道:“咏春没有任何问题,一定努力为主人办事,只是,难道主人回国的时候不带咏春走吗?”

    杜峰笑道:“你要搞清楚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还不属于我的女人,等你什么时候将我吩咐的事情办好了,我自然会将你带回去。”

    春子连忙低头道:“主,主人!”

    既然谈好了,杜峰就准备出去了,看看时间估计百合都在车上睡着了,想到那个精灵一般的女孩,杜峰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怜爱。

    春子侍候杜峰穿好衣服,杜峰又在她身上占足了便宜,不过这个时候她自然不会再推三挡四的了,杜峰的手才刚刚抚上她的胸脯,她已经主动的将衣服解开,杜峰暗赞她的听话,穿裤子的时候春子看到杜峰下面又硬了起来,更是主动的帮杜峰吹了一次箫,对于如此美事杜峰自然不会推辞。

    从三楼出来的时候杜峰差点没有吐出来,看到一地的碎尸和血迹,咏春没有任何反应,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反而把杜峰搞得有点郁闷,心里更是有点后悔,当时吩咐龙二等人干这些残忍的事情他还不觉得,但现在真正的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虽然杜峰拼命的告诉自己,这比起南京大屠杀差得太远了,但心里仍然忍不住有点后悔。

    看到杜峰带着咏春下来,龙二跟龙七兴奋的跑过来跟杜峰汇报工作,可惜现在杜峰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有兴趣了,虎着一张脸道:“不要说了,你们的功劳我都看得到的,哦,龙五,你们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龙二跟龙七看到杜峰的表情,赶紧乖乖的闭上嘴,龙五是所有龙卫中最善良的一个了,看到这样的场面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总还是有点不忍心。

    “全办好了。”龙五说话的声调并不是多大,兴致也并没多高,而龙十三站在一边仍然是那个古井不波的冷漠样子,杜峰看了一眼墙角晕倒的那些外国人跟两个小女孩,带头往大门走去。

    咏春也乖乖的跟在杜峰背后,这让龙二等人疑心不已。

    杜峰转过头对春子道:“好了,这些善后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好,你的电话我已经有了,需要你的时候我会打你电话,我们先走了!”

    杜峰说完就直接钻进龙一的车子,而咏春这个时候却有点依恋的望了杜峰一眼,恭声称是。这把龙二等人可吓了一跳,不过对于杜峰那可真是越来越佩服了,他们就不知道杜峰**这个RB妞怎么就将她搞得现在这么服服帖帖的了。

    杜峰坐了进去,也不管后面龙二等人,从龙一身上抱过已经睡着的百合,没想到后者马上就醒了。

    “叔叔,对不起,我睡着了。”百合双手抱住杜峰的脖子,将头偏在杜峰的肩膀上,虽然才刚刚认识几个小时,但她好似已经把杜峰当成她现在唯一的亲人和依托了。

    这种感觉让杜峰相当舒服,因为从百合的身上她总能找到小欣的影子,现在小欣的事情杜峰都没有时间也不太敢去想。

    杜峰在百合的背上轻拍了几下道:“百合乖。”

    “叔叔,我们现在去哪啊?”百合痴痴的道。

    “当然是跟叔叔回酒店啦,等叔叔办完了事情就把百合带回Z国,然后叔叔再送百合去Z国的学校,学习中文再也不学这些鸟语了。”杜峰说着说着都笑了起来。

    “那太好了,我也不喜欢去学校,因为同学们一跟我吵架就骂我是杂种。”百合突然兴奋起来。

    杜峰的心一痛,叫龙一开车,一句话也没说。

    “龙阿姨,我可不可以先回家一趟啊?”百合突然将头偏过来,望着龙一道。

    龙一将脸转向杜峰,后者奇怪的道:“百合还要回家干嘛啊?”

    小百合喃喃的道:“叔叔,我得回去拿东西啊,我的衣服什么的全在家里。”

    杜峰笑道:“不用了,叔叔会给你买好多好多最漂亮的衣服!”

    “不行啊叔叔,我还有最重要的东西要带走的。”

    杜峰奇道:“你还有什么东西?”

    “我还要带着爸爸跟妈妈的相片一起走啊,要不回了Z国,他们就不能跟我一起去看百合花了,妈妈告诉过我,以后不管到哪里都要带着那张全家福,那样他们就等于永远陪在我身边了,那样我也就不会感觉到孤单了。”百合偏着脑袋很认真的道。

    龙一将脸转到一边,眼睛破天荒的红了,而杜峰更是紧紧的把百合搂在怀里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