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川岛无铭今天很高兴,因为今天黑凤赌城来了两位贵客,这两位客人都是黑龙会会长专诚打过电话让他要侍候好的主,当然他也明白这两位客人一旦进入黑凤赌城就注定要输点钱,实际上是主动送财来了。不过川岛却也知道,输点钱对于这几位客人来讲那还真是九牛一毛。

    迈克是欧洲最大的军火商,黑龙会一直是他在亚洲的重要客户,据说他的财富足以买些欧洲的许多小岛国,尽管生意做得如此大,但却因为他有一些比较得力的手下,所以他本人一般却不怎么亲自过问生意上的事情。

    迈克喜欢的只有两样东西,一是美女,二是刺激。黑凤赌城是RB最大的赌城,赌博又常常让他觉得相当刺激,所以这次来亚洲旅游他就应邀来黑凤赌城看看,他有的是钱,输钱自然是无所谓的,他追求的只是赌博的过程,那种一掷千金的感觉他觉得很爽。

    SATMS来自英国一神秘的家族,虽然年龄才38岁,但已经早早的继承了家族的财产,因为家族与英国王室有些渊源,几百年的古老家族遗留下来的财富有多少,连他这个继承人都不是非常清楚,不过家族的老管家曾经告诉过他,家族所有的财产加在一起那绝对是个可以吓死很多很多一般的富豪的数字,而且如果真的把财产换成纸币,估计要堆满几间房子了。

    对于SATMS来说,财富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再增加多少也就只是纯粹的数字的累积了。他一般都不过问生意上的事情,跟迈克一样在世界各地旅游玩耍,因为是几百年传承下来的古老家族,生意上那自然是有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和经营模式,所以不管SATMS在不在公司,在不在家,对于家族的生意基本上那是一点影响也没有,财富仍然按着一定的比例在递增。

    这两位客人其实有着相同之处,全是富得流油,又同时对赌博这种事情很喜欢,常年在世界各地游玩的他们自然对各地的赌博方式了如指掌了。不过虽然他们见识了世界各地的千奇百怪的赌博方式,但他们却同时对东方这种炸金花的方式情有独钟。其实不只是他们喜欢这种方式,可能绝大多数真正的赌徒都会喜欢这种方式,因为炸金花这种方式简单、快捷、而且玩的是心理战,而且赌注大小可以自定,很适合各个阶层的人来玩,而且玩起来绝对的心跳。

    川岛无铭本来是叫了一名本地的富商来的,再加上自己赌城派一人,一共凑成4人正好可以开始玩,可惜才玩了半个小时那名找来的富商输了两百万美元(之所以用美元来计算其实也是应了两位客人的要求)灰溜溜的走了。这两百万美元当然全进了赌城的口袋,但迈克跟SATMS不满意了,因为他们一分钱也没赢到,反倒一起输了一点钱给赌城,当然他们不满意并不是因为输了钱,几百万美元对于他们来讲还不看在眼睛里,关键是他们现在很不爽。

    其实不满意的也不仅仅是他们两人,川岛无铭也一样不满意,原以为叫来的那个家伙会带不少钱,没想到才输了200万美元就尿遁了,实在太让他生气了,可生气归生气,这赌局还得继续不是?于是川岛无铭就到处打电话找人,可惜现在两位客人说了必须要有500万美元的底金才允许参与跟他们一起的赌局,否则就是掉了他们的身份,而且玩几把就跑了也没意思。

    虽然说黑凤赌城平时也有大的赌局,但那些所谓的大赌局跟现在的赌局相差就大了,所以真正要川岛无铭找人来凑数的时候他反而找不到人了。正在这个当头,他接到了下面3楼的电话,不禁心喜万分,在他想来杜峰能赢钱全靠运气,因为轮盘赌本身就是赌的运气,所以川岛无铭赶紧让迈克和SATMS稍等自己先跑下三楼。

    看到川岛无铭来了,轮盘赌的那名服务生赶紧跑过来附在他的耳朵旁边嘀咕起来,那脸色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哭丧着脸像是死了老爸一样。在他想来今天输了这么多钱给杜峰,那川岛无铭就算现在不收拾他,一会儿也不会轻易放过他。可他万万没想到听了自己的报告以后,平时以凶恶著称的川岛无铭今天却是破天荒的没有虎着一张脸,反而像是他中了奖一样,高应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直接向杜峰走来。

    “阁下真是好运气,呵呵,你放心我们黑凤赌城一向讲信誉,你赢的钱我们马上就赔给你!”川岛无铭笑着跟杜峰招呼,然后对身后的随从吩咐了几句,后者跑向服务台给杜峰拿钱去了。

    “呵呵,我也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哎呀,刚才我还说走了,大家让我再试一把,所以我就留下来试了一把,看来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啊,不行,一会儿我得再赌赌,说不定还能再中什么奖呢!”杜峰现在好像完全沉溺在中奖的兴奋中了,连说话都有点颤抖起来。

    “我想今天也是阁下的幸运日,要是不好好玩玩,那确实很遗憾,不过我建议阁下别在这里玩了,我们上面有VIP包间,而且我上面正好缺一个玩的人,如果你有兴趣不妨跟我上去玩玩如何?我保证让你玩得尽兴,说不定一会儿你赢的钱可就不是这几亿日元了,你可要有中大奖的心理准备啊,呵呵!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川岛无铭心里巴不得马上把杜峰拉上去凑人数,可嘴上可不敢这样说,他怕把杜峰这只菜鸟吓跑了。

    “上面真的很好玩?真的有大奖吗?”杜峰疑惑的道。

    “当然了,上面的赌局比这里大得多,赢一把可不得了啊,而且现在上面有几位贵客,那可是有钱的主,不怕你赢得多,只要你运气好,一会儿功夫你就可以变成真正的亿万富翁了,当然这个亿万可不是日元,而是美元!”川岛无铭继续诱惑。

    杜峰两眼放光,结结巴巴的道:“真——真的?”

    川岛无铭从随从手上接过一张支票递给杜峰笑道:“当然是真的,来,这是你赢的钱,拿好了,瑞士银行的支票啊,世界各地都通用的!如果你要跟我上去玩,我就给你把这些钱换成筹码如何?”

    杜峰一把从川岛无铭手里接过支票,捂在胸口眼光闪烁不停,搞得川岛无铭心里紧张不已,不知道杜峰现在倒底是怎么想的,不过他看得出来杜峰现在好像正是天人交战的时候,马上就要决定倒底是上去还是离开了,所以川岛无铭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打断了杜峰的思考。

    “好吧,老子赌了!反正是赢的,如果输了全当我刚才没赢,如果赢了我可就发财了,嘿嘿!”杜峰似乎经过了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现在终于下定决心,不只是川岛无铭放下了心,旁边围观的人都一起叫起好来。

    于是杜峰在川岛无铭的带领下亲自去服务台换了筹码,这次杜峰一共领了80个金色的筹码,每个筹码都代表10万美元,当然杜峰也是自己添了点钱才换来了这么多筹码的,这种筹码其实平时很少用的,只有像现在这种大赌局才用得上。

    跟川岛无铭一起坐电梯来到四楼,走之前杜峰传音给龙二等人就在三楼继续等自己。万克跟SATMS看到川岛无铭带着一个愣头青进了自己的包厢,不禁眉头一皱,川岛无铭赶紧将杜峰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杜峰也配合的将筹码放到桌子上,自己倒是先坐到一边的空位置上。

    “这位先生是刚才在三楼玩的,不过他的运气可是好得很啊,第一次来我们赌城玩,居然就连中几个大奖,一会儿两位输了钱给他,可不能怪我啊,呵呵!”川岛无铭故意这样介绍,别看这家伙肥头大耳,其实很奸滑的,现在这样一说,不但告诉迈克跟SATMS一个信息,杜峰是菜鸟,更给他们打下预防针,免得一会儿输了钱又不高兴。

    杜峰这个动作立即让迈克跟SATMS眼睛一亮,结合川岛无铭的介绍,杜峰现在活脱脱就一菜鸟啊,两人心下大喜,他们就喜欢跟杜峰这种人玩牌,赢钱事小,但折磨菜鸟,看着杜峰将一堆筹码输个精光,这种事情他们最喜欢做。

    “好了,川岛先生,我看我们人也凑齐了,是不是该继续玩下去了!”迈克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个中年男人,这中年人是川岛无铭手下的第一赌博高手,在RB赌界被称为“三张王”,说的就是他赌炸金花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哦,我想是这样的。”川岛无铭看到杜峰已经自己坐上去一副兴奋的样子,心里暗暗祈祷杜峰能多陪他们玩玩,以便于赌城能更多的赢到这两个家伙的钱。

    “等等。”杜峰看到一边的服务员开始洗牌,赶紧出声阻止道。

    几人一起望着杜峰,包括迈克身后的西洋美女跟SATMS身后的两名保镖都一起盯着杜峰。

    “那个,那个,能不能在开始之前先给我讲一下这个东西怎么玩的?”杜峰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话的时候吞吞吐吐,更是涨红了脸。

    看到杜峰居然菜到这种地步,大家都忍不住想笑出声来,有人甚至开始怀疑杜峰倒底是不是白痴了,因为没有哪一个菜鸟会拿着800万美元来这种场合赌博,不过大家心里都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杜峰的表现完全符合一个菜鸟的全部特点。

    “OK,川岛先生,你可以给这位先生详细的讲解一下规则,我们不急的!”SATMS笑着抽出一根雪茄,后面的黑衣保镖赶紧为他点上。

    于是川岛无铭忍着笑给杜峰讲解起炸金花的规则,杜峰自然是用心的去听,用心的去领会,虽然是演戏,但本来以为自己很懂炸金花的杜峰到了最后还真是从中学了点东西。

    赌局再次开始,因为赌得比较大,所以不用铺底,但必须要先蒙一圈,每注最大10万美元,真正的豪赌。

    要真说起来,杜峰虽然以前也看别人玩过炸金花,自己以前也曾经试过,但在四人中比起来,说他是菜鸟那即一点也不为过,当然,这是指他不用精神力,用上精神力,那绝对是赌神中的赌神,因为他完全可看到别人的牌是什么,这种赌法,还不赢那就真没办法了。

    杜峰算是知道这些家伙的财大气粗了,妈的,一圈下来几人根本就没看牌先每人蒙进去50万再说,杜峰现在要做戏,当然也要当好菜鸟这个角色,每一把前两圈都陪着他们蒙进去20万,然后就肉痛的扔掉,其实其中有一副牌杜峰是能赢的,但为了后面的大头,杜峰还是忍住了。

    杜峰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过了,三个家伙每人面前都放了150个筹码不止,大概每人也就是有1500万美元,现在一圈下来,迈克面前的筹码只余下120个了,STAMS面前的筹码倒是变成了160,而“三张王”面前的筹码却变成了178个,很显然这一圈下来,杜峰跟迈克是输家,而“三张王”成了最大的赢家,STAMS小赢了一点。

    第二圈一开始,杜峰一改刚才的小心,看到自己一对小8,再看了看其它三家的牌,迈克一对K,STAMS只拿了单A大,“三张王”一副烂牌,蒙了一圈杜峰故意露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道:“哈哈,终于拿到一副大牌了,老子跟到底!”说完先颤着手砸了20万进去。

    其它三家一看杜峰这个样子,知道他是菜鸟,估计杜峰是真的拿了大牌了,不敢再蒙,抓起牌看了一把,STAMS和“三张王”先将手里的牌扔了,迈克一看一对K,算是大牌了,可看到杜峰手都在颤,他又犹豫起来,考虑再三也将牌扔了,他估计杜峰的牌绝对是通花。

    看到三人如自己所料的那样全部PASS了,杜峰嘿嘿一笑将牌往桌子上一掀,两手把桌子中间的筹码推了过来。

    “老子也赢了一把了,哈哈!”

    杜峰不懂规矩的将牌掀给他们看了,三人气得吐屎,妈的,一对8算是大牌?STAMS跟“三张王”还好受一点,反正他们的牌也确实比杜峰的牌小,那迈克可就忍不住了。手往桌子上一拍,指着杜峰道:“小子,你这也叫大牌?”

    杜峰笑着道:“这还不算大牌?我刚才一圈都没摸过一张单A呢,不是对子比单牌大吗?”

    看到杜峰居然还吃惊的反问自己,迈克哭笑不得,两手往脸上一捂,仰天长叹,天啦,这他妈都是怎么了?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睛!他不在乎钱,但他在乎牌。

    “有什么问题吗?”杜峰无辜的道。

    三人纷纷笑着说没问题,肯定没问题,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杜峰还真是不折不扣的菜鸟,不只是菜,还相当笨,否则哪有把自己的牌给别人看的道理,而且拿对小8就手都抖得厉害,那要是拿了三张A,那还不急得跳起来?

    继续发牌,杜峰又扔了几把,接下来两圈,杜峰都是拿到大牌全扔,倒是有些小对子,或是单A的时候还故意惊喜的去跟,不过这些家伙现在以为自己比较了解杜峰了,自然不会像刚才那样傻傻的扔了牌了,于是杜峰的筹码很快就输得只余下400万美元,也就是说少于当初定下的500万的标准了。

    听到川岛无铭说自己因为赌资不够而不能继续下去了,杜峰似乎急了。

    “什么?我输这么多就算了?不行,我还要赌!”

    其实现在依然是“三张王”赢得最多,迈克跟杜峰一样,输了400万左右,而STAMS则是小赢了几个筹码,两人有心让杜峰继续赌下去,可规则是自己定的,他们当然不好意思再打破自己定下的规则,所以都没有说话。

    “可是阁下还有赌资吗?”川岛无铭其实也不想杜峰离开,因为这离他的赢钱计划还早得很,这家伙挺狠的,今天是准备将几人桌面上的钱全赢光的。

    杜峰站起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突然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狠狠的盯着川岛无铭道:“好,我再赌下去!”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瑞士银行的空白支票,马上在上面填上1000万美金,然后过来交给川岛无铭。

    接到杜峰递过来的支票,川岛无铭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杜峰居然如此有钱,出手就是1200万美金,也不吭声,让随从拿到手上看了一眼,再到外面转了一圈回来,手上捧了一盒筹码。

    “阁下的支票真实有效,这是你的筹码,请收好,现在你可以继续玩下去了,请坐!”川岛无铭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杜峰将筹码放到桌子上,看到桌上几人都有点露出笑意,心里顿时冷笑,笑吧,高兴吧,一会儿才让你们哭!不过尽管心里如此好笑,杜峰环视一圈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让几人以为他肯定是输红了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