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杜峰的脸色不太好,SATMS身后的保镖挑畔的向杜峰瘪瘪嘴,杜峰心里暗骂他们傻B,不过脸上却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再次发牌,杜峰继续扮演他的菜鸟角色,不过这次他是有意识的在控制台面上的输赢,而且他也在暗暗观注桌面上的筹码的流动情况,杜峰还不忘随时低声的嘀咕几句,祈祷几句,当然他会故意的不小心让其它几人察觉和听到自己的嘀咕内容。

    终于,杜峰等的机会来了。

    桌面上除了“三张半”筹码变成了350个,也就是3500万美元,迈克、STAMS和杜峰面前的筹码都变成了100,可这个时候,鬼使神差的,这一把杜峰居然拿了三条Q,而且另外三人的牌也相当不错,迈克是A、K、J的同花,STAMS是2、3、4的顺花,更夸张的是“三张半”居然拿了三条10。

    杜峰嘿嘿一笑,完全看不出脸上有什么神色变幻了,从怀里夹出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口烟雾,恨恨的道:“看来你们都是财大气粗,每一把都蒙这么多钱进去,反正我最不会玩,现在玩来玩去也没啥意思了,这一把老子豁出去了,蒙完桌面上这些钱就走人,输赢就这一把!”说着把桌面上的筹码像是扔木叶一般砸了出去。

    其它三人当然不怕杜峰这样了,说实话他们还巴不得杜峰这样,因为杜峰这样做正好也是给了迈克跟STAMS机会,两人一向不在乎这钱,但就喜欢玩这种刺激的事情,而“三张王”虽然没有他们这么有钱,赢的这些钱基本都是赌城的,但他毕竟还是有5%的提成的,所以他也是巴不得几人来个鱼死网破,一把就把三人的钱赢个精光,因为刚才服务员发牌的时候故意给他露了一点,于是他就很不经意的把自己的牌看到了。

    看到两人跟着杜峰不断往里面扔筹码,“三张王”跟川岛无铭对了个眼神,后者暗暗点头,于是“三张王”毫不犹豫的跟上,于是四人好像在比赛谁扔的筹码多似的,一个接一个的往桌子中央扔筹码。

    “这样还不够刺激,反正是最后一把定输赢,大家就玩个痛快,每把大家都下注50万如何?”每人扔了大概20手,迈克首先就有点不耐烦了,将嘴里的雪茄递给身后的金发美女,坐直身子提议道。

    “我没意见!”STAMS首先附合,杜峰也装成不懂的样子点头答应,“三张王”当然更是无所谓了,他是代表赌城出战的,自然是不能提出异议,也点头答应下来。于是三人将每次扔的筹码由一个变成了5个,这样扔起来的确快多了,也刺激多了,因为每一次扔的可是50万美元啊。

    不知不觉三人才发觉桌子前面的筹码居然全被自己扔光了,现在还没看牌,于是四人也就只有“三张王”面前还有250个筹码了。

    迈克首先看牌,拿起牌一看,哇操,同花!而且还是除了顺金最大的同花!

    STAMS也看牌,才抓起两张就有点紧张起来,再抓起第三张,心里狂跳了一下,天啦,居然是同花顺,这牌明显又比迈克那牌好多了!不过两人的神色都很自若,不愧是老赌客了。

    看到两人都看牌了,杜峰也只好抓起牌来看了一眼,不过他可没有其它两人那么沉得住气,不禁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看到三人的表情各异,本来对自己的牌就有点不放心的“三张王”忍不住也抓起牌来看看,他实在担心刚才自己眼睛出点问题,如果只是一对10那可就不一定准赢了,虽然一对10在四人赌博中也不算是小牌,特别是四人都是蒙的情况下,其胜算更不小,但小心点总没有错,所以他还是忍不住看牌。

    还好,没有什么问题,的确是三条10,于是四人都互相观望起来,不知道接下来怎么继续下去,因为桌面上除了“三张王”还有筹码外,其余的人都没有筹码了,关键是四人中没有哪一个愿意PASS,不说投进去了这么多钱,光看自己手上的牌也没有人愿意将手里的牌扔掉不要。

    “老板,给我再换200个筹码!”迈克胸有成竹的向一边的川岛无铭道,说着从怀里抽出个支票册子,签好支票交给川岛无铭。

    “好吧,再给我换200个筹码吧,既然今天玩得这么开心,我总不能扫了大家的兴。”STAMS也笑着签了张支票给川岛无铭。

    看到川岛无铭盯着自己,杜峰道:“看来这把牌你们都不小嘛,不过反正是最后一把,我就豁出去了,200个筹码没有问题,不过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众位意下如何?”

    “你是顾客,你当然可以提出你的建议,我想如果你的提义如果真的很好,相信迈克先生跟STAMS先生都会同意的,而我们赌城肯定是听你们的了。”川岛无铭笑着回答,他当然高兴,因为眼看着今天这几只肥羊就要跑了,结果被杜峰这只菜鸟给留了下来,而且看起来杜峰还不是一只普通的菜鸟,至少也是很有肉的菜鸟啊,因为刚才能拿出1200万美金,现在还能拿出2000万美金出来,那不是一般人能掏得出来的,所以他现在对杜峰越来越感兴趣了,他不知道杜峰倒底是什么来历,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杜峰绝对是出身显赫。

    “反正大家突的就是个刺激,虽然这一把我的牌不是很大,但我可不比你们几位财大气粗,我仅仅能拿的也就是最后这2000万美金了,我的意思是,一会儿我们每人砸进2000万美金,谁牌大谁赢钱,也就不用再跟再跟下去啦,太麻烦了,你们看如何?当然如果你们还要继续砸钱进去,那我就PASS不跟了!”杜峰阴沉着脸道,好像很认真的样子。其它他心里暗暗高兴,幸亏来之前为了万全找了龙一等人借了些底金,否则现在可就真要出丑了,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几个家伙居然家底如此厚实,拿了这么多钱出来,几人似乎一点都不心疼。

    其它三人对于杜峰的这个要求当然是拍手称快了,因为他们的牌都不小,都以为自己赢定了,所以生怕杜峰最后这2000万跑了,那样等于自己就要少赢2000万美金啊!

    看到三人点头同意,川岛无铭亲自跑到服务台给大家换来筹码,三个小箱子连着“三张王”桌面上的筹码一起推到了桌子中间,激动人心的一幕终于要出现了,就算几人久经沙场都忍不住有些兴奋,毕竟能像今天这样豪赌的机会并不多,特别是迈克跟STAMS根本不在乎这点钱,现在对杜峰这个提议更是举双手赞成。

    迈克首先把自己的牌掀了起来,哈哈笑道:“各位先生,我是AKJ同花。”说着抱过后面的金发美女的脖子啃了一口,后者更是主动的坐他的怀里。

    STAMS看到迈克高兴的样子,也忍不住笑道:“迈克先生,同花很大吗?那我这同花顺呢?”掀起牌,接过后面保镖递过来的雪茄,他现在感觉很爽了。

    迈克仿佛是见了鬼似的一把将怀里的女人推开,一下子趴到STAMS面前盯着他面前的牌,喃喃的道:“怎么可能,这***太神奇了,居然同花遇到同花顺呢,哈哈,今天值了!”

    SATMS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三张王”已经开口向杜峰道:“阁下的牌是不是也该翻出来让大家看看了?”他估计杜峰的牌肯定不会太大了,虽然他惊异于迈克跟SATMS的牌太好,但一副牌里面出现四副好牌的概率可不怎么高。

    杜峰故意涨红了脸道:“现在不是轮到你开牌了吗?你开出来让我们看看,我想我的牌虽然不大,但总比你的还大吧!”

    “三张王”心里暗暗好笑,不过脸上却只是轻笑了一声,道:“好吧,我现在就给你们开牌,不过你的牌估计是大不了我的牌了,你也不用开牌了,哈哈!”

    “啊,三条10!”

    “哇,豹子!”

    “哦天啦,太不可思议了!”

    不仅仅是迈克跟SATMS惊得合不拢嘴,整个房间里面所有的人都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妈的,今天有鬼,妈的,全都这么好的牌。

    “三张王”都准备收赌桌中间的筹码了,根本没有管杜峰,而川岛无铭嘴角也露出了笑意,杜峰按住“三张王”的手,笑道:“你怎么也不让我开牌?难道你真以为你就吃定我了?”

    “三张王”跟川岛无铭脸色一变,前者还没说话,川岛无铭已经给他使了个眼神,这才笑道:“你当然可以开牌,只要你的牌能大得过我的牌,自然这些钱都算是你的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哈哈,这两位朋友可以做证。”杜峰说完将桌上的牌缓缓翻了起来,三条Q闪得众人的眼睛发亮。

    “怎么可能?”川岛无铭跟“三张王”同时惊叫道。

    “怎么就不可能了?你也说了,我今天是幸运日,别说那么多了,快点给我钱吧!愿赌服输啊!”杜峰笑着开始将赌桌中间的筹码全部圈了回来,要赌城给他换支票,现在趁迈克跟STAMS还在,杜峰得赶紧把支票搞到手,否则一会儿又要多费一番手脚。

    看到迈克跟SATMS两人都惊坐在那里,不过脸上却并没有多么肉痛,川岛无铭心里恨不得一枪将杜峰崩了,因为他根本没想到自己辛苦的搞到现在却是为杜峰做了嫁衣,现在一下子要他将相当于赌城所有资金全给杜峰,他心里自然是万分不愿意的,而且真要这样做了,估计黑龙会的会长也不会让他再在这里负责赌城的事务了,说不准还得搭上一条性命。

    尽管将杜峰恨到骨子里了,不过川岛无铭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如果现在当着迈克跟SATMS的面拒绝给杜峰的钱,那也就表明赌城根本不讲信用了,那样的话黑龙会以后跟迈克和SATMS的生意就不好做了,别看这两个家伙在这里不怎么嚣张,可等他们回了欧洲,随时都可以在生意上报复今天的仇,很明显,他们两人一定会认为自己今天输钱全是赌城在搞鬼了,这种事情川岛无铭是不会做的,所以他考虑了一下,狠下心笑着对杜峰道:“你放心,我们黑凤赌城的信用一向很好,你稍等,我马上给你准备钱!”

    川岛无铭吩咐手下出去宣布今天赌城暂停营业了,然后让服务台好好统计一下,将杜峰的钱准备成支票送上来。接着川岛无铭又吩咐人给杜峰跟迈克三人泡了壶茶,杜峰本来对于RB的茶道还是很欣赏的,可惜现在喝的这一壶杯他却一点味道也没有品出来,因为他心里现在想的可是那好几亿人民币的巨额支票啊,他刚才算过了,今天晚上一共赢了7亿多人民币啊,近1亿美金,想想这么一会儿时间就赢了这么多钱,杜峰的心里虽然也激动不己,不过也有一种失落,原来以为这样赢钱的感觉很刺激,不过玩完以后杜峰才觉得相当没趣了,看来太强了实在不太好,等于是开着外挂跟人游戏,趣味性降低了不少。

    支票很快送了上来,川岛无铭有点心痛的将支票递给杜峰,迈克跟SATMS两人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不管川岛无铭的客气婉留,带着自己的人摔门而去,虽然今天的赌博显得很刺激,但现在他们心里却是窝了一肚子火,因为在他们看来,今天自己绝对是被赌城坑了,一副牌中怎么可能连续出现三副好牌,而且这些好牌也好得太过份了点,不过,尽管他们对赌城一万个不满意,但现在他们却不能发作,因为杜峰已经拿到钱了,就算杜峰是赌城找的托,他们也没有办法证明。而且不管他们在欧洲有多大的影响力,可这里是RB,是黑龙会的地盘,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所以他们只能忍。

    看到两人都走了,杜峰也站起来假意要走,川岛无铭如何会同意,赶紧想尽千方百计婉留杜峰多呆几分钟,非要跟杜峰好好聊聊。杜峰将支票放好,勉强同意下来,开始跟川岛无铭聊起天来,当然他首先借故上了一趟厕所,对此川岛无铭当然不会阻拦了,整个黑凤赌城都在黑龙会的控制之下,他不怕杜峰能飞上天去。

    估计迈克跟SATMS都已经出了赌城,川岛无铭脸色慢慢沉了下来,杜峰知道他要做什么,却假装没看到,仍旧喝自己的茶,现在喝起来,他觉得味道确实不错,至少比刚才的感觉好得多了。

    “哈哈,阁下今天的运气不错。”

    “还好啦,还好啦,多亏你让我上来赌啊,哈哈,一会儿我会给你小费的,听说赌场都兴送小费的,这个我是懂的。”杜峰笑着装傻,他想先调戏一下这个川岛无铭。

    “哈哈,小费就算了,不过我现在想起来阁下也不是一般人吧?”川岛无铭听到杜峰的话就想发火,想想自己为了赢钱才叫他上来,现在好了不但没赢到钱,反而将自己赌城的钱赔了个精光,所以他怒极反笑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杜峰笑道。

    川岛无铭突然冷笑起来:“我看阁下可不像是一般人,能随时拿得出几千万美金的人不可能是小人物,好了,说吧,你是哪来的?今天为什么想要来砸我们黑龙会的场子?”现在川岛无铭想起来的确有点怀疑杜峰是在扮猪吃老虎,不过因为杜峰演戏演得太真了,他又不敢确定,不过反正现在是要找杜峰的麻烦,所以他也不在乎给杜峰安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砸场子?在RB,谁敢砸黑龙会的场子?

    “我看你现在像是有点输不起了,是吧?”杜峰冷笑道,他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川岛无铭冷着脸道:“好吧,我也不拐弯抹角的了,我就直说,想必阁下也我们黑龙赌城的后面就是黑龙会,而你居然跑来砸我们的场子,我实在不好向总部交待,说白了,你今天把赢的钱全部吐出来,然后你可以走路,否则那可就是跟我们黑龙会对上了。”

    杜峰笑道:“那我要是不吐出来呢?”

    川岛无铭也冷笑道:“嘿嘿,你当然可以不吐出来,不过我们自有办法让你把钱乖乖的吐出来,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自己动手从你身上拿出来。”

    没等杜峰说话,川岛无铭向房间角落的摄像头挥了挥手势,门砰的被人打开了,可惜进来的却并不是他的手下,而是龙二等人,而且每个人手上的匕首上还沾着血。

    “你——你们是谁?”川岛无铭后退了一步,结巴的道,手已经开始往怀里摸去了,他怀里藏着一把枪。

    “啊!”龙七的枪法很准确,一枪差点将川岛无铭的右手整个手腕打断了,此时川岛无铭的右手手腕处拳头大的一个大洞正沽沽的往外冒着血。

    龙七吹了吹枪筒,笑嘿嘿的盯着川岛无铭,不过后者现在看到龙七的样子都不敢吭一声,因为龙七现在看起来,仿佛成了地狱的勾魂使者,那笑容让他禁不住紧咬着牙关,嘴唇都被咬破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往下淌,但他却不敢发出一声惨叫。

    杜峰掏出根香烟,龙二赶紧谄媚似的帮他点上,吐出口烟圈,杜峰笑道:“下面处理得怎么样了?”

    “全部干干净净,包括那两个外国人一起都处理了,嘿嘿,少主,这个人怎么处理?”龙二垂首笑答。

    “他?送给你了!”杜峰的话音刚落,龙二已经色眯眯的把眼睛盯到了一旁的川岛无铭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