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带着龙二等人在东京的一番折腾虽然在他们看来只是小打小闹,但对于整个东京来说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本来不管是政府、黑龙会还是媒体前段时间还尽力在克制,可继歌舞技町东升酒吧被血洗之后,黑龙会在东京的重要基地黑龙娱乐城再次被血洗,这一下子就将政府和黑龙会都惹毛了,各种媒体更是大力宣扬了这一系列恐怖事件,当然矛头依然只指Z国,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表明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是Z国人所作,但RB政府也知道,好像除了Z国不会有别的国家对他们如此的仇视和报复了,所以RB政府内部也有人积极在准备在Z国境内去搞点什么大事,至少也要做给Z国政府看看,示威的性质不言而喻。

    于是东京的街头到处都晃荡着警卫厅的人,当然还有许许多多黑龙会的眼线,他们现在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那就是找出杜峰等人的下落。其实他们自己也知道这种可能性相当的小,因为他们除了从歌舞技町的东升酒吧中逃出来的那些痴呆健忘症的嘴里听到“魔鬼”的字样外,也就仅仅从原来被抢的赌房老板那里得到过杜峰几人的特征,而且也仅仅是杜峰等人曾经的特征,可现在杜峰这一群人早就易过容了,所以现在杜峰等人走在街上绝对没有人停下来盘问他。

    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杜峰带着一行人去逛樱花公园,这个樱花公园绝对是RB的一大胜景,对此杜峰还是比较欣赏的,只不过看到满眼的樱花和白雪之后,杜峰禁不住有点感慨大自然的慷慨,居然连RB这么垃圾的民族居然也能被大自然赋予如此神奇美丽的景色。

    小百合现在着一身白色的外套,外面是长长的,毛绒绒的白丝,这个时候看起来,她真的就像是一个小精灵,一个小仙女,纯洁,圣洁,像一朵盛开在大冬天的百合。

    百合虽然13岁了,可那是虚岁,按杜峰的老家的习惯,那百合只有12岁而己,12岁的百合相当的苗条而又轻巧,所以杜峰抱在怀里感觉很舒服,当然,百合对此也觉得很舒服,在她的心目中,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除了被杜峰占为己有的幸春子,杜峰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她现在躺在杜峰的怀里,不但感觉舒服,更有一种安稳和幸福的感觉。

    来RB这么久,偏偏将要离开回国的时候才下起大雪来,杜峰不知道这是老天爷想自己留下多折腾点事情,还是自己的手段太过狠毒让老天爷看不过去了,但这都不重要,因为杜峰现在就把这一切当成景色,在Z国可以踏雪寻梅,在RB,可以踏雪寻美。

    可惜杜峰注定要失望,因为大半天过去了,杜峰一个美女也没见到。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天气和其它什么原因吧,杜峰将东京搞得人心惶惶的,今天正好是周末,在这样的天气,一般人是不会出门的,因为不安全也没有情调,出门的人需要一点勇气。

    杜峰将百合抱在怀里,后面跟着龙一和龙卫,一起从樱花公园出来,沿着长长的护河走去,这里虽然有点偏僻,但却看到更多的好景色,这一点杜峰挺喜欢,看着沿岸的不知名的大树一棵挨着一根,每一根上面都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雪花,杜峰跟百合都觉得这挺美。

    看来混混是不分国界和地域的,杜峰现在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他原本以为只有国内才会经常遇到诸如东星帮的混混,没现到出国这么几天在RB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杜峰同时也明白了另外一个道理,原来不管是在什么地方的混混,其生存的方式和赚钱的手段都是差不多的,最初是坑、蒙、拐、骗、偷,后来发展到最高境界,那就是抢,虽然抢的风险大了一些,但其利润也高,而且干脆利落,见效快,手段简单不复杂,所以虽然抢东西不容易得逞,但还是有不少的混混乐此不疲。

    这种事情杜峰在国内屡次遇到,没想到来了RB才没几天也能遇到,杜峰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那些混混的运气太差,反正杜峰又遇到这种事情了。

    前面三、四个混混堵住一个中年妇女,不但动手动脚,还拿出明晃晃的刀子威胁她将钱拿出来,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小女孩,刚刚从公园出来,没想到就遇到了这几个传说中的瘟神,将自己强行拉到了这个地方,前面是死角,后面有三人堵住了,让她插翅难逃。

    “哟西,钱没有可以,那就让我们兄弟好好玩玩!”为首的光头色眯眯的将手按在中年妇女的肥乳,一边摸捏一边诞不知耻的嘿嘿笑道,他的两个兄弟也跟他一样,不过他们只是摸往中年妇女的屁股和大腿,而且两人除了色眯眯的笑之外,倒也没有多话,脸上只有一股强烈的**和性趣,很显然他们已经等不及了,对于能不能抢到钱似乎已经没有刚才那么迫切了,因为中年妇女的屁股和大腿摸起来感觉的确很不错,至少比那些站街的婊子舒服得多。

    中年妇人左手抱着女儿,虽然雪已经停下了,但右手却还是拿着收起来的伞,现在被三个色狼堵住,吓得左手把女儿紧紧的抓住,从三人中狠命的挤了出来,没想到却完全没有逃离三人的包围,因为她现在只不过将身子转了一下,将背紧紧的靠在墙边了,而三个混混反而更加紧逼上来,而且同时将手再次触摸到了她的身上,虽然隔了厚厚的衣服,她一样能清楚的感觉到几人狠命的在自己最敏感的位置全力抓捏,不过现在她可没有时间和心情来享受三个男人带给她的快感,因为她的一门心思都放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一下子将右手的伞扔在地上,左手紧紧的将七岁的小女孩搂紧,右手拼命的阻拦三人的魔爪,却发现挡住了上面却遮不住下面,不禁一边手忙脚乱的上下乱挡一气,一边喘着粗气拖着哭腔的用鸟语求情道:“不要,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放过我们母女吧!”

    三个混混哪里肯理她的求情,光头突然一改刚才的进攻方式,将手从她的胸前缩了回来,就在那中年妇女一愣神的功夫,这光头一下子从她的左手怀里将小女孩抢在手中。

    “哈哈,放过你们?我们黑龙会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哈哈,既然今天遇到了,要么给钱,要么就将你连着你女儿一起**了,哈哈!”

    光头的笑声立即引来了两位同伴的呼哨声和应和声,中年妇女见女儿被抢,又听到光头如此一说,不禁心胆俱裂,拼命的扑上来想要抢回自己的孩子,一边哭喊道:“不要,放过我女儿!”

    中年妇女刚刚扑出,没想到刚才还用手在她屁股和大腿根部乱摸一气的两个小混混这时却相当配合的一起将她抱住了,小女孩终于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光头早就退了两岁,这个时候故意将手在小女孩的脸上摸了两把,啧啧称赞道:“哇,真光滑啊,啊,太爽了!”

    中年妇女一边拼命的挣扎一边哭喊道:“放过我女儿,放过我女儿,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后面右边的小混混突然一巴掌打在中年妇女的脸上,骂道:“八格,给我住口,还想挣扎,妈的,你找死是吧!?”这家伙没想到中年妇女情急之下力气居然如此大,差一点就挣脱开去,不禁急了,所以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扇在中年妇女的右边脸上。

    中年妇女终于停止了哭声,只挣着一双流泪的大眼睛,惊恐的盯着光头,那眼神要多凄迷有多凄迷,要多悲伤有多悲伤,她现在恨不得乞求跪在光头的面前,可惜身后的两人却紧紧的拽着她,让她丝毫不能动弹。

    光头嘿嘿一笑,终于将脏手从小女孩的脸上放下,不顾小女孩还哇哇的大哭,色眯眯的盯着中年妇女道:“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中年妇女哪还敢反对,头点得像是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答应下来,在她的心里,现在心里唯一在乎的就是女儿了,而且丈夫去世的她现在最看重的就是女儿,因为女儿是她整个生活的精神支柱。

    “好吧,你要是能拿出100万出来,我们就放了你跟你女儿,否则——”光头没有说完,不过眼光中的色眯眯的眼神已经告诉了中年妇女结果了。

    “求求你们了,我丈夫刚刚过世,我哪有这么多钱?我现在身上一共都只有一万元不到,我到哪去搞这么多钱啊?你们就行行好吧,放了我女儿,我将这一万全给你们!”中年妇女傻眼了,100万,她一共存款都才50万不到,她哪有这么多钱。

    “什么?没有一百万?那好,那你就只好跟你女儿一起陪我们玩玩了!不过我现在突然对你女儿比较感兴趣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上过这么小的女人,而且看起来你女儿还真的长得比较漂亮,嘿嘿,想想一定很刺激。”

    “不,不,三位大哥,求求你们了,你们放了我女儿吧,我愿意被你们**,而且我可以配合你们,我绝不会报警,你们放心吧,只求你们放了我女儿!”中年妇女也不是什么看重贞洁的女人,一考虑,还是女儿更重要,反正自己也是残花败柳之身了,陪他们玩玩就玩玩,就当是自己用电动棒爽了一回吧!

    杜峰一直带着大家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现在几人的表情大不一样,百合已经急得团团转了,已经不下三次的求杜峰这个叔叔去救救那对母女了,因为看到这对母女她一下子就想起她的母亲,那个总是在艰苦困难的时候鼓励和疼爱她的女人,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杜峰一直没有坑声,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个小混混的表演,说心里话,杜峰现在有点麻木,看到RB人这样狗咬狗,他更有一种要拍手称快的冲动。

    听到百合的请求,龙一只是盯着杜峰,虽然她也想要帮帮百合,但她知道,杜峰自然会有他的想法和打算,就算龙一如何的喜欢小百合,她都绝对不会去得罪杜峰,因为杜峰现在就是她的天,杜峰的话对于她来讲那是她不能违背的,她更不愿意让杜峰不高兴,所以她现在除了安静的看着杜峰,等待着杜峰的处理结果之外,她什么也不想做。

    龙二跟龙七阴笑着跟杜峰一样看着远处的一幕,对于他们来说,干惯了残忍的事情的他们还真有点看不上眼前的几个混混,因为如果是他们,估计一定早就推倒这个RB妇女了,哪能等得了这么久,因为,爱要做出来,恨也一样要做出来。

    龙十三的表情依然古井不波,冷漠的盯着远处的几个小混混,眼睛微眯的他很难从眼睛里看出他现在究竟看的是什么,因为他似乎漠似了眼前的一切,又仿佛是对眼前的一切都看得那么透,其实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见到任何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总是习惯性的将对方假想成敌人,并详细精确的计算如果自己要杀了对方要多长时间,用哪一招。

    跟其它几人相比,龙五的眼神算得上是最温柔的了,可能是因为长期做的就是保卫的工作,所以现在龙五似乎早就没有几年前的那股子狠劲了,以致于每次对敌的时候总是喜欢给人留一条后路,就算是留一线生机也好,不过对于眼前那几个小混混,他第一次产生出了强烈的杀机,他最看不起的就是欺负女人和小孩的男人,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两个人真的做得有点过份,因为他们都让一向比较温和的龙五都动了杀机。

    “叔叔,你就救救那位小妹妹吧,她们真的好可怜啊,你看那几个叔叔好凶啊,你快出手救救她们吧!”百合依然摇着杜峰的头,可惜后者似乎没有感觉到这一切,依然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龙阿姨,你最心疼百合了,你劝劝叔叔好不好?龙阿姨,百合求你了!”看到杜峰这边没啥效果,百合把心思打到了龙一的身上,可惜这注定是没啥结果的。

    龙一的脸色变都没有变一下,她当然不会变,因为杜峰不但是她的男人,更是她的主人,怎么对待主人,她比谁都懂规矩。

    杜峰这段时间经过了太多的杀戮,人也变得有点麻木起来,现在看到RB人自己互相欺辱,难免产生出让他们狗咬狗去的想法,可本性就有点正直的他现在看到那个中年妇女的的遭遇又忍不住想出手相救,但那可是RB女人啊,所以杜峰现在有点犹豫不决,心里着实有点两难。

    “少主,恕属下斗胆说一句,属下跟兄弟们和您都一样,对于RB人都没有什么好感,甚至还相当的仇视,但我觉得我们不该太残忍的将RB人全部否决了,至少现在那对母女就没有什么太大的过错,而且几十年前的那场灾难她们并没有参与,甚至还没有出生,所以——”

    龙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二打断了,龙二的样子有点生气,不,是相当的生气,看到自己手下的兄弟敢在自己面前顶撞少主,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龙五一拳轰烂的冲动,所以现在他说话就相当的硬气。

    “龙五,注意你的身份,RB人有什么好的,死光了才好!这种事情还要你来给少主说吗?”

    杜峰本来还有点犹豫的,但经过百合这么一劝,现在又听到龙五的这段话,终于恍然大悟,是啊,仇恨跟这对母女有什么关系呢?也许她们的家人曾经做过这些事情,可对于她们来说除了生在了这个垃圾的民族之外,她们似乎一点错也没有,就算自己要报复RB人,也不用见死不救,特别是面对如此弱女,如果不出手相救那不是与自己的做人准则相违背了吗?

    杜峰的手一挥,将龙二的话打断,温和的摸了摸百合的脑袋,对着一边的龙五道:“好吧,这事情让你去处理,不过有一点,女人和小孩可以放她们离开,但这些男人一定要清理干净,对于这样打女人和小孩主意的人渣,我想你不会也心存宽恕吧?”

    龙五一惊:急道:“属下明白!”转过头一看,那女人已经开始自己解衣服了,赶紧一个纵身往几个小混混那边掠去,最近他的功夫大进,一掠三、四米自然不在话下,而自己与对面那几人的距离不过20米左右,这点距离自然也难不住他。

    杜峰转过头对惊呆在当场的龙二等人严肃的道:“你们不是杀人的机器。在我的心里,你们其实就是我的兄弟,我不希望我的兄弟跟我一样糊涂,不错,RB人该杀,但我们首先还是一个人,那就要有人性,我希望大家要有六情七欲,要有感情!”

    龙二等人赶紧低下头,有汗水从他们额头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