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珍姐这几天的日子不好过,本来公司的生意就每况日下,但至少还能勉强过下去,没想到却突然遭到春申药业的全面狙击,公司的生意立即一落千丈,马上就处于破产的边缘了。

    春申药业珍姐是知道的,除了资产是新华药业的十几倍,所做的生意倒是跟珍姐大同小异,也是以国内的性保健品市场为主,但他们除了代理几个国外的品牌以外,还与欧洲一家保健品公司合作开发出了一种新的壮阳药,这种壮阳药的功效虽然与市面上几种顶尖品牌有一些差距,但价格却比这些品牌便宜得多了,所以最近这种壮阳药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占得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南方诸省,这种壮阳药更是占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

    春申药业这种新壮阳药的代理权一直被春申公司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除了自己在一些大城市设有经销点以外,在全国还有很多省份根本就没有经销点,有人要进购这种药品也必须与SH总部联系。

    珍姐搞不懂,春申公司如此大的规模为什么还要来阻击自己这个小小的医药公司,不但高价抢得了新华公司原来代理的几个品牌外,更是重点将自己的产品往南方的几个大中城市进行了倾销,这些城市原来是新华公司主要的业务城市,这一些重要的城市,春申公司更是建立了销售分部,很明显,是想抢新华药业的生意。

    其实春申对新华的狙击战从今年一月份就开始了,但珍姐一直没有告诉杜峰或是家人,在她想来,就算春申再厉害也不可能短时间的抢占掉新华的市场,因为新华作为一家老牌医药公司,十年的艰苦经营,在南方诸省市的品牌效应还是不错的,其市场影响力也是相当的大。

    可惜珍姐万万没有想到,春申公司居然会不择手段的从新华代理的源头下手,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连续抢得了本来是新华药业一直代理的几个品牌的国内代理权,新华原来代理的5个国际品牌立即被他们抢得了4个,其时间只用了两个月。春申药业并没有因此而放过新华药业,更是采用了降价促销等方式,用自己开发的新壮阳药大力的抢占新华药业在南方的市场,于是很短的时间他们的这种狙击就见效果了,等珍姐重视起来,公司的业绩已经变得一团糟了,以致成了现在这种糟糕的状况。

    很显然,如果珍姐要继续经营下去,只有几种办法,一是降低自己现在产品的价格再抢回市场,二是重新抢回被春申公司抢去的几个产品的代理权,三是自己也能开发出一款比春申的那种壮阳药更有市场竞争力的新药。

    第一种办法其实就是一种恶性竞争,且不说倒底有没有效果,首先就要亏本贴钱,这种事情珍姐不愿意做,再说新华药业现在也没有办法这样做,因为公司现在的资金严重短缺。

    第二种办法看起来简单,实际上也难,因为这需要新华公司注入更多的资金进来,资金雄厚了自然也就有可能抢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代理权,可关键问题是这也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也正是新华药业现在所短缺的,再说就算能抢回来也要等一个季度过后了,因为代理的合同是一季度一签,可这个季度的代理权已经被春申签下了,那这一个季度新华药业还能拖过去吗?

    第三种办法说起来容易,但一种新药的研发需要的条件可不少,首先要有先进的技术和人才,这一点新华医药缺;再要有大量的资金去购买研发的设备,这一点正是新华药业的软肋,现在公司缺的就是钱;最后一点就是时间,一种新药出现从研发到投产需要的时间可不短,短则半年,长则几年甚至几十年,新华药业等不及。

    所以珍姐很苦闷,新华医药是她十年奋斗的结果,曾经陪着她渡过了十年最孤独最难过的时光,其感情之深,不是外人所能理解的,虽然珍姐自从遇到杜峰以后就一门心思扑在了爱人的身上,珍姐早就对公司的经营和亏损没有多大的感觉了,可她没有想到公司的境况会变得这个样子,虽然早就有破产或倒闭的思想准备,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十年的心血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被春申搞得要破产,这实在让珍姐有点不能忍受,她可是一个好胜心很强的女人,虽然在杜峰面前,她体现出来的完全是贤淑温柔的性格,但对于事业,她可不愿意就这么认输,她内心深处更不愿意让杜峰看着自己的公司就这么倒闭了,那样她会感觉自己特别没有用,而且杜峰曾经还答应过要帮她的,可现在杜峰在RB还没回来自己就守不住公司,这实在让她不能忍受。

    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春申公司居然主动想跟自己谈判,而且还派出了公司的营销总监,这实在让珍姐有点搞不明白春申倒底是什么意思,明明前段时间对自己来个无情的打压,眼看着新华医药就要如他们所愿破产了,现在居然又在这个关头派人来跟自己谈判,难道他们习惯用“棒子+糖果”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竞争对手?

    珍姐喝了口咖啡,皱了皱眉头,太苦了!她最近不太喜欢这种苦味了,想起自己躺在杜峰怀里的情景,珍姐就有一种甜蜜的感觉,虽然现在杜峰还没回国,但她一样能慢慢的回味那种淡淡的甜蜜的味道。最近燕子、小雪、肖婉婷等人都去上学了,家里又只留下她一个人,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珍姐每次从公司疲倦的回家后都习惯性的躺在床上想杜峰,这能让她稍稍觉得生活没有那么苦没有那么累,至少还有个可以回味和想念的男人,这种感觉她很喜欢,她也正是靠着这种感觉来安慰和鼓励自己。

    秘书小刘敲门进来的时候,珍姐正双手撑头的在那傻笑,现在在工作之余想念杜峰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也成了她调剂心情的最好方式。

    “刘总,春申公司的人到了。”看着珍姐的样子,小刘的心情有点复杂,欲言又止。

    珍姐这才回过神来,浅笑一声道:“哦,小刘啊,你说什么?春申公司派人来了?好的,我知道了!”

    小刘正准备出去,又被珍姐叫住了,珍姐从办公桌后走过来,拉着小刘的手坐到一边的沙发上,亲切的道:“小刘啊,你跟着我有多少年了?”

    小刘奇怪的道:“刘总,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珍姐笑道:“我就是想问问了,呵呵。”

    “好像有8年了吧,我记得当时我毕业就被你招来了,没想到现在——哎,我现在孩子都三岁了,一晃都快十年了,真的是感慨万千啊,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非常感谢刘总你,如果不是你,我也学不到这么多东西。”小刘说的是实话,自从珍姐招她进来就一直没亏待她,虽然职位一直是秘书兼助理,可珍姐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所以工资待遇什么的绝对是比别人高得多啊。

    “哎,其实我早就想到会有今天这个结局,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珍姐也很感慨。

    小刘张了几次嘴,终于开口劝道:“刘总,新华药业可是你的心头肉啊,这个我们全公司人都知道,你放心吧,公司就算再苦大家也会跟着你干的,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公司倒闭了,我们也没有一个人会怨你的,因为你从来就没有亏待过我们,如果有一天你要东山再起,我们这些人都会马上聚集在你周围的,我们不是没有经历过苦日子,也不怕从头再来,而且,现在春申公司不是主动找咱们了吗,也许事情也不一定会朝着我们想象的方向发展呢,关键还要看刘总你这个掌舵人的意思。”

    珍姐感激的道:“谢谢你,也谢谢公司的员工,不说了,春申公司的人不是来了吗,我现在就去见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这葫芦里倒底卖的是什么药。走吧,你跟我一起去!”

    推开会议室的大门,珍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万万没有想到春申公司最近频频的动作居然全是出自刘华的手笔,而且她更不能相信眼前这个搂着一个浓妆艳抹女人的男人会是曾经那个腼腆实在的刘华,那个曾经苦苦追求过自己的刘华。

    看到珍姐惊诧的眼神,刘华似乎很得意,不过既然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他自然不会再搂着怀里的女人了,在她耳边低声的嘀咕了几句,后者一边恋恋不舍的从他身上坐到一边,一边还不忘频频向珍姐注目,当然看到珍姐如此漂亮和气质高雅,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是忍不住露出嫉妒的眼神。

    “刘总你好,咱们又见面了!”刘华首先站了起来,想跟珍姐握个手。

    “哈哈,没想到春申公司的销售总监原来就是你啊,现在想来我败得也不算冤枉嘛,刘先生可是不可多得的商场才子啊!”珍姐伸出手礼貌的与刘华握了一下马上就抽回了手,一边跟小刘坐了下来,她现在突然觉得很轻松了,原来对刘华的那种愧疚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从现在起她觉得她不再欠着眼前这个男人,曾经还担心他会很久都走不出自己的影子,现在看起来他倒是过得相当滋润。

    刘华也坐了下来笑道:“刘总你客气了,新华医药并不是我打败的,其实如果不是正好贵公司的财政出现了一点状况,我想我根本就不是刘总的对手,想起来刘总可是我在商场上的启蒙老师喃,哈哈!”

    珍姐不想再跟刘华如此客气下去,语气一转道:“刘先生今天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可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啊,你知道我们公司现在就要破产了,可不像你们现在过得这么潇洒啊!”

    刘华似乎更加得意了,可惜他还没有开口,旁边那位长相一般,却打扮时尚的女人说话了,阴阳怪气的道:“刘华,这位就是你的老情人吧?”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现场所有的人都脸色一变,珍姐听得出来这个女人话语里的怨气和酸味,不禁又生气又好笑的道:“不知道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刘华也是脸上一红,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赶紧给珍姐介绍道:“哦,这位是春申公司董事长的千金李玲,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我说刘华,我有让你介绍我吗?我看你一见面就跟她聊得这么亲热,你不会是旧情复燃了吧?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当然也可以一切都收回来,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快点说正事,讲完我们好走了,我还要去逛商城呢,一会儿电影都要开始了!”

    看到刘华被李玲搞得面红耳赤,却又不敢吭声抗争,珍姐跟小刘都不禁有点可怜起他来,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有点怜悯了,这更让刘华有点受不了,本来他今天来找珍姐说白了一方面是遵从岳父的指示来谈收购新华药业的事情,另外也是想来珍姐面前好好炫耀一番的,没想到不但李玲没有给他面子,连珍姐跟小刘现在都用如此可怜的眼光看着自己了,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了,可他又不敢真的训斥李玲,因为他现在的一切还真是李玲一家给的,他原来还从来没过过富人的日子,现在刚刚住了几个月别墅,开了几个月宝马,立即就被这种虚荣的东西深深吸引了,所以他自然是不愿意再放开了,于是尽管他内心深处还是爱着珍姐,对李玲一点感觉也没有,但他却还是不得不去接受李玲,迁就李玲,服从李玲!

    “是这样的,我们知道现在刘总的境况有点问题,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曾经共事一场,所以我跟岳父商量了一下,准备收购你们新华药业,当然了,价钱方面你们放心,绝对会给你们一个相当公道的价格!”一旦说起正事来,刘华的眼中闪过一丝狡猾,这种眼光珍姐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曾经一起共事十年,刘华的一举一动可以说珍姐都是相当的熟悉和了解的。

    “说起来,好像你们还是在帮我们了?”珍姐冷笑道。

    “当然了,难道不是吗?我想新华药业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我们春申才会收购了吧?其它公司不说规模够不够,有没有这种实力,只要考虑到你们现在的财政问题,估计也不会收购,因为一旦收购你们公司,那就要先免费帮你们还上那一千多万的银行贷款,我说的没有错吧?”刘华笑道,看来他对新华公司确实比较了解,连财政方面的漏洞都估计得这么准。

    珍姐一点也没有奇怪的笑道:“不错,你的确比较了解我们,我们现在也确实还欠着一屁股债,我现在先不说你们看上我们公司主要是看上我们公司的市场影响力和公司的品牌效应,我就直接告诉你们一句话,就算我们新华医药破产倒闭,我们也不会将它卖给你们春申的,这一点是勿须置疑的,再说,公司现在不是还没有倒闭吗?”

    刘华脸色一变:“我想刘总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吧,你们现在多经营下去一个月,可能亏的钱越多,再说你们之所以没有倒闭只是我们临时放松了狙击而己,只不过是给你们一点机会与我们谈判,既然你们这么不识好歹,我想你们离倒闭的日子更近了!”

    “好啊,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珍姐冷笑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走啦,我就说了让你不要来,你还不听我的,这下好了吧,自讨没趣了!”李玲呼的一下从刘华的旁边站了起来,直接拉着刘华的耳朵就往外拉,搞得刘华的脸一下子变得绯红,这家伙还真能忍,李玲如此不给他面子,他居然也能忍受,就那么跟着她出去了。

    珍姐跟小刘在后面哈哈大笑起来,不过笑完以后,小刘又开始担心起来:“刘总,看来我们要做好倒闭的准备了!”

    珍姐突然变得异常的轻松,一边往外面走一边笑道:“实在要倒闭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反正我们也尽力了,哈哈,我正想着退休回家养老呢!这下可以轻松回家了!”

    小刘一愣,什么?退休?有这么年轻就退休的吗?

    珍姐非常轻松的开车回家,她现在心里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大不了回家呗,那样虽然做不成全职太太,但做个杜峰的全职情人也好啊!她自己这样安慰自己。

    打开房门,珍姐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脸色一喜,一双大手从后面将她的胸脯楼得紧紧的,珍姐偏头过来,杜峰的嘴唇已经狠狠的吻上她的小嘴,这个时候珍姐感觉身体突然之间变得像要融化一般,软绵绵的,但却异常的满足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