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前面就说过了,像珍姐这样的年龄,生理上的需求那是相当强烈的,以前没有自己爱的人倒也罢了,现在有了杜峰,又怎么能够忘得了那些疯狂的事情,所以杜峰走的这些天,她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边抚摸自己,一边幻想着杜峰爬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觉得兴奋和满足,虽然每次从**中清醒过来她都忍不住有种深深的羞耻感,甚至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不正常,是不是**太强了一点,但她却又完全沉溺其中而不能自拔,因为那种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太过强烈了,她没办法控制自己。

    杜峰这次离开的时候虽然给众女都打过招呼,但除了白若云和龙一之外,他并没有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告诉其它人,所以珍姐根本没想到杜峰会去RB这么远,更没想到杜峰本来说好一周,却硬是拖了半个月才回来。

    这段时间虽然公司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但她还是从来没有忘记过杜峰这个小老公,这个让她又爱又怕的男人,但她也知道杜峰此次出去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尽管她常常思念杜峰得都要发疯,她却强迫自己不给杜峰打电话,她怕影响到杜峰办事,更怕自己成了杜峰的拖累和负担。她说过要一辈子做杜峰的地下情人,所以她知道做情人的第一条准则就是男人没有找她的时候,自己一定不可以主动去打扰他的生活。

    珍姐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懂。

    所以现在突然之间被杜峰搂住热吻的珍姐就感觉到了那种久违的幸福感觉,让她忍不住闭上双眼,努力的与杜峰吻在一起,双手也搂住了杜峰的脖子,因为这一刻的场景是她这段时间已经无数次的幻想过的,她担心这是一个梦,她害怕从梦中醒过来。

    其实杜峰虽然对小雪的来历有点耿耿于怀,但不可否认的是珍姐确实是个宝贝,特别是每一次两人疯狂的时候,杜峰都能被她的绝世名器所刺激得发狂,所以珍姐对杜峰的诱惑力那是相当大的,这并不会因为珍姐的年龄而有稍许改变,反而随着岁月的流逝,珍姐却愈发的成熟,这一点是其它几女都不能比拟的。

    杜峰离开这些天,除了跟龙一做过几次(当然,那次玩**游戏他是不算的),还真没有跟谁做过,特别是后面那几天,因为有百合的存在,龙一几乎一直没有机会跟杜峰单独相处,这让杜峰更是少了许多在龙一身上使坏的机会。

    当然龙一并不是不想满足杜峰,甚至有两个晚上半夜趁百合睡着之际都主动的跑到杜峰房间来,可惜后来随着百合醒来到处找龙一的事情发生以后,杜峰就只能忍痛割爱的把龙一还给了百合,现在百合在他心里面的位置是相当特殊的,他不忍心拒绝百合的任何要求,就像当初不忍心拒绝小欣一样。

    杜峰一脚将房门关上,右手往珍姐的屁股上一楼,一下子将后者抱了起来,走了几步将珍姐摔在沙发上,立即扑了上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练,杜峰现在对于各式女人的衣服真可谓是了如指掌,对于女人的内衣和内裤,解起来那真是得心应手,特别是内衣,这个杜峰曾经的绝对弱项,在杜峰有意识的加倍苦练之后,终于能够轻松搞定了,基本上不管是哪一种内衣到了杜峰的手上,那肯定是应手而开啊。

    珍姐的衣服本来穿得不少,可惜在杜峰的魔手里却三下五去二给解除了个干净,当然这也有她努力配合的原因在内。看到杜峰在解除自己的武装了,珍姐将那只因为配合杜峰脱下她内裤时吊在一边的脚悄悄的收了回去,躺在沙发上,她的脸变得绯红,而身子更是变得滚烫,一双微张的眼睛里满含春意,更加让她有点羞急的是大腿根部居然不由自主的变得湿漉漉的,可能是怕杜峰看到她下面的情形,珍姐下意识的把两只脚并得更紧了。

    可惜珍姐的掩饰并没有起作用,因为杜峰虽然一直在飞快的解除自己的衣服,但眼光却总是锁定在珍姐的重要部位,现在珍姐的这个动作他哪能不清楚是什么原因,立即色眯眯的往珍姐身边蹲了下来。

    看到杜峰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的下面,珍姐羞得差点颤抖起来,眼睛马上紧紧的闭了起来,但胸前的一对玉峰却更加饱满,两颗嫣红的樱桃已经悄悄的挺立起来,下面的溪水似乎流得更欢,连屁股下面都感觉到了一滩水渍。

    杜峰一只手顺着珍姐的大腿下面摸了进去,感觉到入手处一片湿滑,杜峰嘿嘿一笑,却并不收回左手,右手却抚上了珍姐胸前的一只玉峰,嘴唇也慢慢的凑到珍姐的神秘地带。

    呼的吹了一口气,感觉到珍姐的身子一抖,握住沙发一角的左手也瞬间攥紧了,小嘴一下子张开,“哦”的一声叫了出来。感觉到杜峰并没有继续哈气,珍姐又赶紧闭上了小嘴,但本来就已经够红了的脸现在却变得更红了,甚至顺着耳根往下,一直到脖子,到上胸都慢慢呈现出一片粉红。

    将珍姐的一切神色都收在眼里,杜峰眼珠一转,左手停止了摸索和扣挖,右手也停在了珍姐的玉峰上面一动也不动,珍姐等了一会儿,见杜峰仍然没有什么动静,禁不住睁开双眼想要瞧个究竟,因为她现在正处于一个异常敏感的时候,杜峰的一举一动都能让她随时到达快乐的顶峰,因为杜峰真的太会挑情了,而且还时不时的加入一股神龙诀的真气,不要说本来就**旺盛的珍姐,就算是个贞洁烈妇也受不了他的挑逗啊。珍姐才刚刚睁开眼睛,入眼处却是杜峰坏坏的笑容,此时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珍姐赶紧再次闭上了眼睛。

    珍姐本来是打定注意不再上杜峰的当,而且发誓无论如何也不再叫出声来,没想到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杜峰已经一口咬在了那个最敏感的豆豆上,本来就红肿变大的豆豆哪能受得了杜峰如此的折磨,电击般的快感瞬间传遍全身,本来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开口的珍姐这次再也没忍得住。

    “啊,老公!”珍姐一下子弹了起来,屁股一缩一挺,弹起老高,搞得杜峰措不及防,被下面的溪水给洗了把脸,现在不只是嘴唇上,连他鼻尖和眼睛上都沾了珍姐的春液。

    可能珍姐也觉得刚才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一点,似乎已经撞到杜峰的鼻子了,所以叫过之后又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到杜峰现在的样子,珍姐还没来得及安慰,杜峰已经伸出舌头朝自己嘴唇周围舔去,珍姐立即感觉到一种刺激异常的感觉从下面传来,而且一股淫痱的气氛正慢慢形成,珍姐马上闭上双眼,嘴里忍不住叫道:“不要,老公,好脏!”

    “是吗?真的脏吗?我偏不怕!”杜峰说完嘴唇死死的压住珍姐的下面,完全不顾珍姐的挣扎和叫喊,过了足足有一秒钟,感觉到嘴里已经来不及吞下了,但入口处却依然是水流不止,杜峰一下子将脑袋从珍姐的大腿根部退了回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差点被搞得闭了气,嗯,空气真新鲜,虽然有股子怪怪的味道。杜峰暗暗在心里笑道。

    珍姐现在爽得两手死死抓住沙发的两边,两腿本来还在拼命的挣扎,后来却变得夹紧了杜峰的脖子,屁股更是使劲的往上挺起,以便于杜峰舌头的更加深入,她现在像是一个哺育婴儿的母亲,将身体内部的精华一点也不吝啬的全部献给了杜峰。

    感觉到杜峰终于从自己的两腿间挣脱出来,珍姐无端的感觉到一种空虚,还没来得及睁开双眼,杜峰已经扑在她胸脯上,小弟弟硕大而坚挺的顶在她的小腹,而胸膛也重重的压扁了她本来还异常挺立的玉峰,杜峰的嘴终于覆在了珍姐的嘴唇上。

    珍姐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伸出香舌想要与杜峰热吻,没想到从杜峰的嘴里却流进一股液体,珍姐发誓这辈子绝对是第一次尝到这种东西,有点腥也有点咸,珍姐一愣神的功夫,那股液体已经顺着喉咙流进了她的食道,醒悟过来那是什么东西的珍姐并没有丝毫的恶心感觉,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和刺激。

    两人的嘴里终于干干净净了,但这个时候他们却并不愿意分开,反而同时伸出舌头纠缠起来,互相的打闹嬉戏,有一股淫秽的气息从嘴唇里传入两人的鼻孔,珍姐一边唔唔的叫,一边却悄悄的伸出玉手,慢慢的将杜峰的硕大拾在手中,再缓缓的牵引着导入自己的私处,这些动作几乎是潜意识中完成的,她现在只知道下面骚痒难耐,她需要杜峰帮她止痒,她需要杜峰的凶猛冲击,随着杜峰的深入,珍姐慢慢的皱起了眉头,不过她并不担心,由于她下面是千古名器,所以像是田螺一样,随着外面的宽松,到了里面自然会有这些疼痛,但她知道苦尽甘来的时候,也就是她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为了那一刻,她甘愿受到这种小小的刺痛。

    “啊!”的一声,杜峰跟珍姐同时叫了起来。当然珍姐是因为突然来的快感让她瞬间达到了第一次的**,而杜峰却是因为深入到了珍姐的最深处,那种窄窄的却又异常温热的感觉让他也禁不住叫出声来。

    珍姐很快从快乐的顶峰再次跌入谷底,为了再次尝试到那种快乐至极的感觉,她努力的迎合着杜峰的冲刺,她知道接下来将是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次**,她有经验了,按杜峰的能力,五次是最少的,也是最合适的,少了她不满足,多了她受不了。

    杜峰凶猛的冲击着,他似乎要将珍姐整个人都征服,珍姐的味道他已经有半个月没尝到了,所以现在他显得特别的有兴趣和兴奋,像是久违的夫妻,他似乎要将这些天来所有的需求和思念全部一次补偿个够。

    第二次**终于来了,珍姐狠狠的在杜峰的屁股上抓捏了起来,她的这些反应杜峰都已经很熟悉了,所以这个时候杜峰只是一个眼神,珍姐也就心领神会,慢慢的爬了起来,杜峰顺势仰躺在沙发上,而珍姐则慢慢的张开腿坐上了杜峰的身体。

    门突然响了,珍姐此时正处于第四次过后第五次即将来临的时候,哪里能听得见这点微弱的声音,而杜峰虽然听到了,却打死也不愿意爬起来,其实就算现在爬起来可能也已经来不及了,再说他也很是期待门打开,他不知道现在进来的是谁,但他知道,不管是谁现在进来,看到两人现在的状况都会惊讶得大叫起来,而且这种叫声一定会刺激得他跟珍姐更加舒服和疯狂,这种诱惑让杜峰圆睁着双眼,他在期待。

    “啊,叔叔!”果然如杜峰所料想的一样,百合跟龙一进来的时候确实被这个叔叔吓呆了,好在龙一眼急手快,在百合刚刚叫出声的时候她已经明白不好,马上将百合抱着退了出去,紧接着房门拍的一下关上了。

    珍姐正好面朝门口的坐在杜峰的身上,很显然百合的叫声也惊醒了她,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百合,但看到跟龙一一起走进来,又叫杜峰作叔叔,她马上明白过来此女一定与杜峰的关系非浅。

    的确,百合的叫声不但没有将两人吓得爬起来,反而使珍姐变得异常的刺激和激动,屁股耸动得更加厉害,一双手更是使命的抓住杜峰的胸脯,虽然杜峰的胸前并没有她的巨大,但她一样抓得很起劲。

    其实杜峰这次对百合倒是真的没有什么邪恶的想法,那是一种很纯粹的喜欢,跟当初对小欣的感情有点相似,却又有所不同。看到百合的时候,杜峰内心深处有一种愧疚和脸红,好像在百合面前做这种事情真的会给他带来一种羞耻的感觉,他觉得这是对精灵一般纯洁可爱的百合的一种泄赎,可惜虽然心里有这种想法,但杜峰却又不能制止自己变得更加兴奋,特别是随着珍姐的疯狂,杜峰也没办法不变得更加疯狂,为了最后的冲刺,杜峰很毅然的一个翻身将珍姐压在身下,在过程中他可以容许珍姐骑在他的身上,但在最后的关头,他还是习惯性的压住女人,这样会让他更有自信。

    杜峰的频率越来越快,而珍姐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屁股向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当然杜峰的喘息声也是越来越响。终于啊的一声,杜峰一番激烈的冲刺之后趴在了珍姐的身上一动也不动,紧接着,珍姐也是啊的一声,紧紧的搂住了杜峰的脖子,下面还紧跟着耸动了几下,这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脸上潮红一片,却又异常的满足。

    按以前的惯例,**过后两人都习惯躺一会儿,特别是杜峰,总是习惯性的将女人拉到怀里小睡一会儿,这样不但能安慰一下女人,更能让他觉得自豪。可今天两人却只是小小的休息了两分钟就匆匆光着身子冲进浴室,一起洗了个鸳鸯浴,只不过两人这次都很规矩,并没有多少香艳的故事在这里发生,因为现在时机可不对,门外还有两个人等着他们呢。

    洗过澡,两人又穿好衣服,再将沙发上面铺的布拿到洗衣机里面,这才为龙一和百合打开门。

    看到门从里面被打开,百合跟龙一同时脸上一红。

    “对不起,少主——”龙一的话还没有说完,杜峰已经一口吻住了她的小嘴,慢慢将龙一放开,杜峰笑道:“龙儿,我已经给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给我说对不起!”

    龙一红着脸点点头。

    看到小百合在一边一直低着头,脸也变得红朴朴的,杜峰一下子将她抱了起来,笑道:“百合,我们回家了,不过呢,这里只是叔叔暂时的家,过几天叔叔就去买个大大的别墅,到时候在后院搞一个大大的草坪,然后再搞个花园,里面再栽上百合花,平时百合就可以在那里玩耍了!”

    “真的吗?叔叔!”听到杜峰的主意,百合似乎忘了刚才的尴尬,立即兴奋的问道。

    杜峰一边将百合抱进屋,一边笑着道:“叔叔怎么会骗百合呢,呵呵!”

    百合猛的亲了杜峰的额头一口,笑道:“叔叔真好!”

    百合的这个小小的动作,让杜峰立即搞了个面红耳赤,不过心底也随之生出一种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