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珍姐从来没有跟杜峰这样聊过事业上面的事情,晚上自然是从客厅聊到了床上,当然杜峰与珍姐倒没有再做哪些**的事情,因为这种事情,少做是情调,是需求,多做就伤身,亏肾了。

    早上杜峰还在熟睡中,珍姐已经醒了,不过躺在杜峰怀里的她并没有立即爬起来,而是一动不动的蜷在那里感觉着杜峰的悠缓的心跳。她现在对杜峰的认识似乎又加深了一层,不由得对杜峰更加欣赏和痴爱了。

    珍姐从没想到杜峰居然会有振兴中华这种伟大的志向,其实有这种志向的并不仅仅是杜峰一个人,但杜峰真正将这种志向转化到实际行动中,制定出详细的方案和计划,这就显得难能可贵了。

    虽然这个目标如此的高不可攀,甚至一般人听了都会哑然一笑置之,但珍姐却一点也不怀疑杜峰,她相信杜峰一定能实现这个目标,而自己能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一点作用,能帮到杜峰一点忙,珍姐感到特别的欣慰和自豪。就在昨天她还想着回家做杜峰的全职情人,对商场上的尔与我诈极其厌倦,但现在她却感到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为了杜峰她愿意重新振作起来,从内心深处来讲,做一个全职情人的花瓶,远没有做一个能替心爱的人分担工作的贤力助来得有诱惑力。

    看看时间不早了,担心小百合跑过来,珍姐慢慢的将嘴往杜峰的胸脯上凑了过去,拼命的吸缀杜峰的那粒小小的豆豆,终于将杜峰搞醒了。

    既然珍姐主动点燃了战火,杜峰自然是毫不客气的跨上了珍姐的身体,反正经过一个晚上的歇息,下面的小弟弟早就一柱挚天了,一番征战自然是惊天动地,淫声浪语混着渍渍水声也一起传进了客厅,搞得早就起来的龙一异常的兴奋,她也有一个星期没有跟杜峰同过床了,九阴绝脉的她的身体可是比珍姐更加敏感啊,可能珍姐想要兴奋需要抚摸到她的身子,但龙一不用,只要一句话可能都可以让她兴奋得浑身发痒,当然这话也要看是谁说了,一般人来说估计不但勾不起她的性趣,反而会因此丢了性命,这种话其实都是杜峰的专利。

    小百合一边喝牛奶一边看电视,可惜虽然眼睛盯着屏幕,电视的声音也开得够大了,但耳朵里却仍然时不时的传来珍姐疯狂的叫声,其实别看这丫头人小,因为生在RB,对于性的教育可是比Z国早了不少,自然也明白现在杜峰这个叔叔跟她的珍姨在做什么,所以差得小脸通红,像是秋天的苹果,与先前的白晰粉嫩简直是两个样。

    杜峰与珍姐一起走出房间,看到客厅中的龙一跟百合,杜峰不由得讪讪一笑,而珍姐更是羞得躲在杜峰的身后,满脸通红却又忍不住心头狂跳,虽然明知道两女可能在客厅,但刚才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声,跟昨天晚上一样,她似乎还故意的叫得特别大声,似乎让别人听到会让她感觉到更加的舒服和刺激。

    龙一早就做了几样特色早餐放在桌上,杜峰坐下,对百合招招手,道:“百合,来叔叔这儿!”

    百合乖巧的爬进杜峰怀里,看到百合虽然在自己怀里,却将脸转到一边,死盯着电视屏幕,杜峰一看,现在也没啥好看的节目啊,都是广告。

    “百合,你怎么啦?这电视有什么好看的,你怎么老是盯着看啊?哎呀,百合你的脸怎么这么烫,这么红啊,不会是感冒了吧?”杜峰将小百合的脸转了过来,一摸,天啦真是又红又烫,不禁惊呼出声。

    “叔叔,我很好,没有感冒呢,你别担心了!”百合一边低声说一边低下了头,却又转过脸向一旁的珍姐看了几眼,后者马上心领神会,不禁脸也变得更红了。

    珍姐狠狠的在杜峰的一边大腿上掐了一把,疼得他差点跳了起来,但怀里抱着百合,杜峰只能忍,却又忍不住惊呼道:“哎呀,你要掐死我啊!”

    “你还说,我就掐死你!”珍姐红着脸继续往杜峰的大腿上掐来,不过听到杜峰的呼痛声,这一次她的动作就显得雷声大雨点小了,掐在杜峰的大腿上让早就准备好了的杜峰一愣,这哪里是掐,简直是抚摸嘛。

    杜峰还不笨,看了看珍姐跟百合两张红通通的脸,立即什么都明白了,自己也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只能拍拍百合的脑袋道:“百合啊,叔叔这几天有点忙,你先跟龙阿姨玩,等叔叔这几天忙过了,叔叔带你去买一套大房子,然后再带百合玩好不好?”

    百合乖巧的点头道:“叔叔,你去忙吧,百合会很乖的,你不用担心我!”

    杜峰笑着点头,端起一杯牛奶自己喝了一口,再送到百合嘴边,后者一点也不嫌弃他喝过,乖乖的张开嘴喝了一小口。

    “哦,珍姐,你抽时间去给百合找一所学校吧,让她也去上学去,要不天天跟我们在一起,没有同学跟她一起交流,我想这样不利于她的成长。”杜峰依珍姐的,在外人面前始终只叫她珍姐。

    珍姐点了点头:“学校我倒是能找到比较好的,只是百合现在该读几年级呢?如果按年龄她也该读初一了,可我担心她没在国内上过学,学习上是不是能跟得上啊!?”

    还没等杜峰说话,百合已经接过话了:“珍姨你放心吧,爸爸以前教过我好多东西的,还从国内给我带了好多中文书,我都看过了,我想虽然有些课程我没有学过,但语文、数学、英语这三门程程我应该没有问题,其它科目我会在课余多补补的,你们就让我直接去读初中吧,要不我这么大了再去跟小朋友们在一起读书,多难为情啊!”

    看到百合调皮的样子,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饭后珍姐去公司,按照杜峰的吩咐,新华药业马上要重整,停下公司一切的业务,公司一大半的人将要被辞退,当然辞退的永远是平时工作不卖力的,对于公司的功臣和精干力量都必须留下,不但要留下还要给他们加工资。公司将改名为盛华药业,公司的办公场所也要扩大,原来珍姐将新华大厦的16-18层都买了下来,只是其中16-17层都租给了别人,现在因为杜峰马上要注册的可是盛华集团,需要一个固定的办公场所,所以珍姐还得马上收回已经租出去的下面两层,至于违约金和当初交的租金虽然有点高,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杜峰也不在乎这点小钱。

    在国内要注册一个集团公司要求必须要有一个总公司,下属三个子公司,而且三个子公司的总注册资金不得低于5000万,这与总公司要求的注册资金正好一样。当然杜峰现在不缺钱,而新华药业更名的时候会得到杜峰投入的5000万,光这一项就足以达到注册公司的资金要求,当然杜峰还要注册一个保安公司,专门负责商业信息的收集和商业机密的保卫工作,另外还要注册一个软件公司,这些都是杜峰以前就计划好了的,虽然软件这一块他现在并没有多少精力投入进来,但正好注册集团公司的时候要求要三个子公司,他也就准备一起先注册好。

    杜峰先去神龙集团找了白若云,看到杜峰已经顺利从RB回来,白若云总算是放下了心,她最近从网络和电视上可是看到了杜峰在RB的丰功伟绩,其实在内心深处她还有一些担心的,想想上一次朱志辉可就是在RB被打成重伤的,至今还生死未卜,她还真有点担心杜峰也遇到那个神秘的异能者,现在她在这个世界上好像就只有杜峰这一个亲人了,而且杜峰早晚会成为她的男人,所以她不能让杜峰有一点损伤和危险。

    听到杜峰要马上注册公司,白若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因为杜峰早一天事业有成,自己也就能早一天实现自己的诺言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杜峰。

    杜峰也没有要求别的,就要求她放李铁军跟吕良一起过来帮自己,而且明确要求神龙保安的那支特别行动小组也要一起过来加入他的的盛华保安公司,对于杜峰的这些要求,白若云都爽快的答应下来,其实在她想来这神龙集团都是杜峰的,他要如何调动人员都是理所当然的,根本就不用跟她商量,当然杜峰能尊重她,过来跟她商量商量,她还是很欣慰的。

    随后杜峰又去保安公司找了李铁军和吕良,听到杜峰马上要注册公司,两人都是兴奋异常,虽然神龙保安公司给他们的待遇相当的高,而且自从杜峰走后吕良又重新做回了队长,李铁军也破格提升了副队长,但现在既然杜峰都开了公司,他们自然马上表态要过来帮忙的,对于工资待遇那些,却绝口没有问过,杜峰暗暗感动。

    随后杜峰又去了工商局,杜峰以前从没在SH注册过公司,特别是如此大规模大投入的公司,所以一点也没有经验,从中午跑到下午下班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进展,而工商局也并不想他想象的那样配合,反而是这个事那个事的让他相当烦恼。其实这倒不是工商局故意叨难他,而是一直以来注册公司都是一件相当麻烦和繁锁的事情,否则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专业的注册公司了。

    杜峰晚上回来的时候珍姐也已经回来了,今天到了公司她就招开了中高层干部会议,会上她重点讲了几点,一是公司现在开始重整,所有业务全部停掉,公司马上准备到工商局更名,新公司的名字取为为盛华药业,意为“兴盛中华”;第二,让各部门主管必须强自裁员60%,但必须保证留下来的是精英,否则将来若发现留下来的人没多大用,到时将辞退当初留他们下来的主管负责人;第三,公司留下来的人全部加薪。

    前两条提出来以后让所有人吃惊的交头结耳,更是有不少的人提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过对于这些阻力,平时总是听从他们意见的珍姐这次显得相当的决断,从始至终都是以命令的口气在下达指令。最后看到大家都不敢再说什么,珍姐这才提出了第三条,这一条一提出来,下面的人立即就笑逐颜开了,打工的人谁不想加工资啊,而且一次就加50%,所以说珍姐现在这种大棒加萝卜的策略还是相当成功的。

    听了珍姐的汇报,杜峰笑了笑,这才愁眉苦脸的说起自己今天到工商局办证的经过,珍姐对此自然是很明白的,不禁劝道:“要不,咱们找一家专业的注册公司去办理这些事情吧,这种事情他们来办一般只要两个月不到就办好了!”

    “什么?两个月?”杜峰大吃一惊,专业的注册公司都要办理这么久,那他现在这样去办理那不是拖得更久?他还以为最多就两三天就办理好了,没想到这其中却如此复杂,不禁长叹不己,他就搞不明白办个证怎么会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两个月能干多少事了?

    珍姐白了杜峰一眼,笑道:“你以为办这种集团公司是件简单的事情吗?这里面繁锁着呢,两个月还算是短的了,估计你自己去办理还得花上半年都有可能!”

    “天啦,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快点办到吗?要是这样办下去我要办到什么时候啊?”杜峰仰天长叹,不禁对现在的这种商业制度感到相当的失望,你说说,钱也有了,技术也有了,办公场所也有了,办个证居然要花这么长时间,真是让人郁闷。

    “哦,有办法了!”珍姐突然惊喜的道。

    “什么办法?”杜峰本来都掏出烟准备点上了,他烦恼的时候总喜欢抽烟,可现在听到珍姐这么一叫,立即将香烟从嘴上拔了出来。

    “我记得上次你住院的时候,市委头头不是都来看你了吗?要不你去给他们讲讲,有他们一句话,估计最多10天就可以办好了,现在的社会你也知道,有权有时候比有钱还方便!”珍姐突然想起杜峰住院的时候何爱国曾经带着市委的人来看望过,不过她可不敢提何爱国,尽管他称呼杜峰为孙子,这种小事情也不值得叫他出马。

    “这样,这样好吗?”杜峰有点犹豫不决,说实话他可并不想与这些当官的走得太近,虽然他现在也好呆是个官,而且级别还相当的高。

    珍姐当然明白杜峰心里想的是什么,劝道:“我们生在这个社会中,有时候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还是得随俗,有些事情我们不要太看重过程了,如果结果对我们或者对别人有利,那又何必墨守陈规呢?再说你去找他们也不用觉得亏欠他们,他们的工资还是我们这些纳税人贡献出来的呢,不是天天说为人民服务嘛,我们难道就不是人民了?再说,也只是SH是这样,估计到了其它地方,一听到我们要投资上亿,那些当官的还不乖乖自己上门来为我们办证啥的,招商引资一向与他们的政绩可是挂钩的。”

    杜峰想想也是,决定第二天去市委找找张得鸣,好像市委也就这个家伙跟自己稍为熟一点,这种事情估计也该他管,总不能去找市委书记或是公安局长吧?

    其实杜峰一回家坐到沙发上,百合就乖巧的依了过来,杜峰将她抱在怀里,与珍姐聊天的过程中,百合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蜷在杜峰怀里,感觉杜峰的气息,时不时的还会脸红一下,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也没有人注意到她脸上的微妙变化。

    晚上是龙一做的饭,虽然又赶不上杜峰,但她的厨艺也并不比外面的大厨来得稍差,所以百合跟珍姐也是吃得津津有味。晚上睡觉的时候,百合主动要与杜峰睡在一起,虽然早就准备晚上与龙一大战一场,但对于百合的这个要求,杜峰却不能不满足。

    睡在床上,看着精灵一样的百合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睡衣,虽然透过白白的睡衣,杜峰能清晰的看到百合微微隆起的胸脯,但他却没有一点**,因为百合是那样的漂亮,那样的纯洁,那样的让他觉得心疼。

    微微的仰起小脸,百合说出一句让杜峰哭笑不得的话:“叔叔,百合就只跟你睡一个晚上,明天晚上我就单独睡了!”

    小丫头,人小鬼大,懂的还真多!

    “百合乖,睡觉啦!”杜峰轻轻的拍拍百合,可惜百合却依然大张着眼睛。

    “叔叔,你可不可以唱歌给我听啊,再唱昨天晚上那支歌好吗?要不我睡不着!”百合可怜兮兮的道。

    这句话让杜峰一惊,一股熟悉的感觉渐渐的爬上了心头。

    “山歌不唱不开怀,磨子不推不转来,大磨推得团团转,小磨推得溜溜圆。山歌子来子山歌,我歌没有你歌多,三下两下唱完了,摸来摸去摸脑壳。……”

    杜峰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唱过歌,等他唱完再看百合的时候,后者果然乖乖的睡着了,而且脸上还带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

    杜峰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想起曾经有个女孩,与百合一样纯洁,天真,可爱,她也总会在睡觉之前要他唱歌哄她入睡。

    “大哥哥,你唱歌给我听好吗?要不小欣睡不着!”杜峰突然觉得心好痛。

    小欣,你现在过得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