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第二天,考虑到政府部门的人上班可能不一定像一般企业那么准时,所以杜峰特意在家睡了个懒觉,直到百合跑来敲了三次门,他才懒洋洋的起来。杜峰并不是特别想睡觉,因为他的精力一向比较旺盛,不过大冬天的,能躲在被窝里,这对于杜峰来说,确实是一种诱惑,他还记得以前跟曹灵一起住的时候,两人经常是在周末互相搂着睡到中午才起床,那时的感觉比现在更爽,因为那个时候家里可用不起空调,互相搂着不仅仅是浪漫或亲蜜,另外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互相取暖。

    早餐的时候,杜峰皱了皱眉头,总觉得今天的东西吃到嘴里有点怪怪的,后来才知道这是百合专门为他做的,而且是以RB风味烧的,虽然杜峰对RB的东西大多比较抵制和反感,但对于百合做的东西,他还是不忍心拒绝,抱着美食无国界的原则,杜峰硬是把桌面上能吃的东西消灭了个干干净净,基实他也并非真的就这么有食欲,甚至他对这种RB的早点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丫根儿就是被逼的,可没有办法,看到百合在一边兴致勃勃的盯着自己,杜峰还不得不做出一副很美味的样子狼吞虎咽。

    看到杜峰将自己做的早点吃了个干干净净,小百合似乎也是真的挺高兴,居然自告奋勇的要每天给杜峰做早餐,吓得杜峰连连摆手,一再申明这种事情不用她来做,开玩笑,对于小百合做的这些早点,杜峰虽然勉强吃下去的,那可是他咬紧牙关才解决完的,如果真要他每天这么来一回,那可真算是自残了,杜峰头脑没问题,也不是很变态,所以这种事情他可不愿去做。

    看到百合似乎还要再坚持下去,杜峰敢紧一捶定音拒绝了小百合的好意,看到百合眼睛一红,杜峰吓得赶紧逃也似的溜出了门,杜峰虽然知道小百合并不是真的马上就要哭,但就算是看着她就那么红着眼瞪着自己,杜峰都觉得很难受。

    SH不愧是世界上最发达最漂亮的城市之一,作为Z国面向世界的门户和展示窗口,SH的城市建设一向做得很到位,虽然缺少首都BJ那些古典又带有浓重Z国特色的自然景点,但SH市的后天建起的现代化的旅游景点一样办得风风火火,甚至像东方明珠、外滩、七宝古镇等风景区一年的经营状况比BJ某此旅游景点还好得多。

    SH市政府处于SH最繁华的闸北区,离火车站并不远,这是一块占地面积非常庞大的建筑群,每一幢楼都不高,却非常具有建筑特色,而且配上门口的警卫,里面随风飘扬的国旗,让人一看到就不由得变得庄严和严肃,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大凡看到国旗或国徽,一般的人都会变得严肃和认真,因为就是这两样东西,再配上一曲国歌,放到一些固定的场所就能让十几亿国民激动和流泪。

    龙一今天还在家陪百合,所以杜峰是自己驾车来的,看到杜峰的车型,门口的警卫只是敬了一个标准的礼,倒并没有拦住杜峰的车辆,这让杜峰有点好笑。人家何家别墅的警卫,不管看到多牛逼的车辆都会拦下来检查,如果有什么问题可能不管你的车有多牛逼都不会让你进去,甚至连车带人扣留起来,可这里的警卫居然凭车型就放人进去,这就是差距,这就是档次。

    杜峰原以为自己的车还是有点牛逼的,可到了停车场他才知道自己错了,这里哪里是政府办公的地方啊,简直是一场盛大的豪华车展嘛,法拉利,宝马,宾利,本田,奥迪A6等等车辆将停车场挤得满满的,其中几款还是限量版的跑车,可这一切并没让杜峰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他现在开的车在这里面比较起来也算是牛逼,可再看看车牌号杜峰就没敢比下去了,什么沪A66666,什么沪A88888这里都能看到,而且大多居然都是连号,看来有权确实比有钱好啊,这车开到街上多拉风啊,红灯随便闯也不会有交警上来拦,什么?不一定?好吧,这样说吧,如果有交警来拦,那就说明这交警要么就是从警校刚毕业第一天上班,要么他就是白痴!

    在停车场保安的指引下,杜峰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小小的车位将车子停稳,车子太多了,杜峰也没有办法。听到杜峰是来找张得鸣的,那保安好心的指引杜峰到三楼的市长助理办公室等待。

    杜峰自己听话的到三楼的市长助理办公室,里面有个女的,长得二十多岁,有几分姿色,看到杜峰,她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又赶紧开始干她的事情。

    看到对方居然上班时间忙着打QQ游戏,杜峰皱了皱眉,道:“请问张得鸣市长在吗?”

    女人头也没抬,手忙脚乱的在“连连看”,很不耐烦的道:“你先一边坐。”其实女人也是看到杜峰穿得很普通,所以料定他没什么大的来头,所以对他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况且她本人跟张得鸣的关系也不一般,否则一个大专生哪能进政府才一年就跑来做市长助理啊。

    杜峰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这才认真的打量起这办公室来。这办公室装修得相当的好,除了墙头那几个“为人民服务“的大字外,几乎看不出这里会是政府的办公室,这完全是按大集团老总的标准装修的嘛,当然这里还缺少一些古董花瓶或是艺术品,否则就真的像极了。

    女人终于一盘游戏打结束,不过因为杜峰的打扰,害得她又输了,所以脸色不太好,转过头来问道:“你找张市长有什么事吗?”

    看到女人不耐烦的样子,杜峰心头有气,没理她的问话,反而笑着要求道:“能不能先帮我倒杯水啊?”

    女人尽管很不爽,但为客人倒水却是规章制度中明文规定了的,所以她还是乖乖的给杜峰倒了杯水,重重的放到杜峰面前的茶几上,杜峰却并不端起来喝。

    “你怎么不喝?”女人皱眉道。

    “我现在不渴了。”其实杜峰本来是有点渴的,但他现在就想好好气气这个女人,所以笑嘻嘻的道。

    “那还让我给你倒水?”女人自己低声嘀咕了一句,没让杜峰听到,不过随后又开始问杜峰了。

    “你找张市长有什么事吗?”女人挺急,还有网友在等着她一起再来两盘呢。

    杜峰把头靠在沙发了,两手互相抱在肩头,笑着道:“找他肯定是有事啊,不过倒没有什么大事?”

    看到杜峰现在的样子,女人似乎心里有点怀疑了,难不成这个男人还大有来头?可穿着和年龄都不像是大官啊,除了长得还算不错,一看就知道只是个普通人啊。

    可能也怕万一杜峰真有什么来头,所以女人现在的语气变得好了一些,耐着性子问道:“那你是哪个单位的?”

    杜峰笑道:“没啥单位,现在无业游民呢。”

    女人松了口气又道:“那你跟张市长认识?”

    “电视上看过!”

    女人终于明白了,敢情眼前这个男人也就一小老百姓来上访反映问题了嘛,虽然张得鸣有过交待,对于来上访的老百姓一定不能怠慢了,因为这可是竖立形象的好机会啊,不过杜峰刚才的故意叼难已经让女人相当的不爽了,所以这个时候虽然没有发火,但语气一转,又变得不耐烦了。

    “既然是小事,那你就跟我说吧,也许我可以给你解决。”女人急着将杜峰打发走好继续打她的“连连看”,今天输的分她还想捞回来。

    “跟你说不起作用,我得找张市长。”杜峰嘿嘿笑道。

    “张市长不在。”

    “可门口的警卫都说看着张市长来上班了。”

    “他现在忙,没时间见你,你先回去吧。”女人脸色一变,跟杜峰卯上了。

    “你问都没问过他,你怎么知道他没空见我?”杜峰脸色一沉,妈的,这女人真***太讨厌了一点,估计肯定跟张得鸣有一腿,否则哪能这么嚣张啊。

    “你这人真是的,我都说了张市长现在很忙,在接见客人,没空接待你,让你给我讲你又不肯,让你回去你也不肯,你到底想怎么样?”女人也是脸色一变,她还没遇到过像杜峰这样的小老百姓,居然派头比当官的还大。

    “说这么多废话干嘛,我是来见张市长的,又不是来见你的,你只管给我通报一声就是了,你非要我跟你说什么?你又不是市长,说了你也解决不了!快点去给我通报一声,我还急着回去有事情呢,你以为我像你啊,上班时间可以闲得打游戏!”杜峰虎着脸教训道,他真是受不了这女人了。

    “你——”女人气得说不出话。

    “你什么你?再不给我通报小心我去举报你!”杜峰开始威胁起来。

    女人气得差点哭出来,她万万想不到杜峰居然如此不给她面子,想想平时来找张得鸣的人哪个不对处己客客气气的啊,没想到遇到杜峰却如此叼难她。不过她还真怕杜峰去举报她,虽然她确实与张得鸣关系非浅,也陪他睡过觉,但如果这事真的捅了上去,估计张得鸣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毫不犹豫的把她调开和降级,张得鸣可是个极重名声的人啊,万万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自毁前程的。

    女人心里其实很清楚的,自己爬到这一步可是不容易,那可是二十多年的处子之身换来的,如果因为杜峰捅出去而被降了下去,那实在不划算,所以听到杜峰的语气不善,她也不敢再过多的难为杜峰。

    “好吧,我去给你通报,你跟我一起去吧!”女人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往隔壁走去,她打定主意今天不让杜峰见到张得鸣,所以让杜峰站在门外,自己进去通报了。

    女人进去的时候眼圈红红的,门叭的一声关上了,杜峰展开精神力,他想听听这女人进去是怎么个通报法的,按他的猜想这女人肯定要好好诽谤一下自己了。

    果然,女人进去就嗲声嗲气的开始向张得鸣诉苦,将杜峰说得是一塌糊涂,反正所有的罪名都给杜峰安在头上,再配上在张得鸣的怀里摩擦了几把,终于得到了张得鸣的许诺。

    “宝贝儿,你知道我们政府是有规定的,对于来上访的人是不可以不见的,要不这样吧,我见还是要见他的,只是一会儿对于他提的事情我都当他在放屁好不好?我帮你出这口气!不过,今天晚上你得把饭烧好等我过来,我们好长时间没一起吃过饭了。”张得鸣一边将手在陈娟的裙子下摆里摸了一把,一边色眯眯的盯着陈娟的两个大波,很显然吃饭是假的,跟她睡觉才是真的。

    听到张得鸣都答应了自己,陈娟这才从他怀里爬了起来,一边往门口走来,一边娇嘀嘀的骂了一句:“死相!”

    陈娟的话让杜峰差点吐了出来,这女人脸上抹那么厚的粉也就罢了,可说出这种话来确实让杜峰浑身上下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女人出来,阴笑着盯着杜峰道:“进来吧,张市长有请!”

    杜峰这才跟着女人进了门,张得鸣并没有抬起头来看杜身,而是装成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在批阅文件,想想刚才张得鸣说的话,杜峰心里暗暗BS了一番,假正经!

    “你先这边坐吧!我给你倒杯水!”女人让杜峰坐到一边,倒是主动给杜峰倒起水来,她也不急着出去,就想看看杜峰的笑话,反正张得鸣已经答应要给她出气了。

    杜峰坐下,女人将水端过来,这才走到张得鸣的办公桌前,很正经的道:“张市长,有市民找你!”

    张得鸣似乎从工作状态中才惊醒过来似的,急道:“那快请进来啊,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吗,以后对于来找我的客人,不管是谁,都给我请进来,我的工作就是为市民服务嘛。”

    假,真***假!杜峰又一次差点吐出来,太无耻了,他现在算是见识到了张得鸣的功夫了,早就想到电视上一本正经的张得鸣全是装出来的,可杜峰还是没有想到,张得鸣装得居然这么假。

    “我已经请进来了。”女人也挺配合。

    张得鸣敢紧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往杜峰这边一看,一惊,他万万没想到来拜访他的,那个被陈娟说得一塌糊涂的男人,那个自己接下来就准备好好替陈娟出出气的客人居然会是杜峰,汗水立即湿透了张得鸣的后背。

    也顾不得陈娟了,三步并着两步跑到杜峰旁边坐下,拉住杜峰的手亲热得像是见了去世多年的老爹一样。

    “哎呀,我说杜老弟,你这可是稀客啊,有什么事情你打个电话不就得了,还用你跑这么远过来,我电话你也不是没有啊,哈哈!”

    看到张得鸣这副嘴脸,虽然杜峰恨不得马上就抽身回去,可想想珍姐说的话,他还是努力来适应这个社会,也装出一副很亲热的样子道:“张市长可是大忙人啊,不要说打电话,我就是直接来拜访你,你那助理还差点不让我进呢!”

    张得鸣一听,脸一红,转过头狠狠的盯了陈娟一眼,吓得后者一哆嗦。

    “小陈,还不去给杜老弟泡杯茶?别忘了用我柜子里那壶没开封的龙井啊!”张得鸣现在突然觉得这陈娟真***有点讨厌,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将她调走了,晚上还一起吃饭,吃毛!连老子贵客差点都被她得罪了,看来以后她的工作要换一下了,要不下次何爱国来了她也这么一闹,那感情好,不只是她要下课,估计我这市长也得下课了。

    陈娟被张得鸣那狠狠的一眼吓了一跳,她可是了解这个破了她身的男人,别看平时人模人样的,那背地里可是狠毒异常,虽然确实办了一些好事,实事,但整人报复这些事情也没少干。

    陈娟一面打开那壶不知道是哪位大老板送来的,连张得鸣自己都舍不得喝的极品龙井,一面在心里暗暗打鼓,她万万没有想到一身平常的杜峰居然是张得鸣的朋友,而且看张得鸣这态度,这个杜峰还大有来头啊,可刚才自己也问了他的名字,这人一点也不出名啊,也丫根儿就没听说过啊!

    哆哆嗦嗦的将茶端到杜峰的面前,陈娟都不敢看杜峰的眼睛,一直低着头的她甚至都能感受到杜峰眼中的BS的神色。

    “还不快点给杜老弟道歉!?”张得鸣又狠狠的盯了陈娟一眼,一句话又吓得陈娟一哆嗦。

    “对不起,杜先生!”陈娟几乎要哭出声了,她从张得鸣的话里也听出这位市长是真的很生气,她不知道自己明天是不是还能真的呆在这里了。

    “算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吧,我跟张市长有点私事要谈,你能不能回避一下?”杜峰面无表情的道。

    这次没等张得鸣吩咐,陈娟自己就乖乖的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