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并没有就此松开宁馨,两手由于宁馨的热拥而撇在她胸前没法动弹,只能几个手指在宁馨的胸口摸索,现在终于被宁馨解放出来,立即顺着两颗纽扣之间的空隙一下子插进了宁馨的衬衣里面,也由此将她的其中一颗纽扣也自动解开了。宁馨的胸部确实很火爆,一如她火爆的身材,完全不是那一抹小小的胸罩所能遮挡得住的,除了顶部那一块被胸罩遮住了,下面三分之二的部分现在就完全落入了杜峰的手心。

    杜峰的手顺势推开了宁馨的胸罩,这个过程有点费力,因为宁馨的有胸罩真的挺紧,不过在杜峰另一只手在她背后的帮忙下,胸罩叭的掉了下来,而一双白嫩玉峰也哧的一声跳了出来,坚挺丰满,入手处一片温热,杜峰用力的抓捏了起来,而宁馨也是啊的一身将头往后一抑,尽管她的**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杜峰抓在手里,但现在胸脯传来的异样还是让她禁不住舒服得叫了起来,好在车子的玻璃真的隔音效果太好,虽然里面一片淫声浪语,但外面却是一点也听不到,反而是外面偶尔经过的几对学生,对着这宝马车指指点点,倒是刺激了宁馨跟杜峰的性趣,宁馨顺势往后面倒去,杜峰眼尖,连忙按往旁边的一个按扭,靠背慢慢的往后放平,而杜峰也是慢慢的俯上了宁馨的身体。

    龙一虽然紧闭着双眼,也尽量不去听两人的声音,可宁馨的呻吟声还是一句不落的全部飘进了她的耳中。身为九阴绝脉的龙一如何受得了这份刺激,虽然刚刚跟杜峰已经疯狂过一次,但现在她还是突然感觉到大腿根部有股水流出来,而浑身也立刻变得骚痒起来,不过这个时候她也知道不是她想的时候,赶紧念动神龙口诀,而两条腿也拼命的挤拢,握住方面盘的两只手也慢慢的爬上自己的坚挺的胸部,一边拼命的捏弄,一边将牙关紧咬,拼命的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一边还得紧张的注视着后视镜,当然她不是偷看两人偷情,而是担心两人看到自己的丑态。

    杜峰的嘴再一次覆上宁馨的小嘴,一只手撑在一边的靠坐上,另一只手却是将宁馨的衬衫的纽扣一颗颗的全部解掉,宁馨的上半身终于全部展露在杜峰的面前,宁馨的双眼紧紧的闭着,嘴里却是呜呜的叫个不停。

    杜峰将头抬了起来,眼睛却死死盯着宁馨的身子,眼中逐渐露出一抹刺激的表情,不过他却是一动也不动。宁馨睁开双眼又猛的闭上,杜峰的这个动作让她刚才已经变红的小脸瞬间变得更加绯红了,胸前的两粒樱桃也猛然变硬变大,坚挺的矗立在胸脯的顶部。

    宁馨身体的变化并没能躲过全神贯注关注着她的杜峰,而且宁馨的双腿正拼命的来回搓动也显示出她现在已经到了情动的边缘,杜峰不再客气,猛的俯身下去,张开大嘴叼住宁馨的一只粉嫩的**拼命的吸啜起来,宁馨的身子立即弓了起来,一下子挺起又马上回落下去,小嘴发出“啊”的一声满足的呼声,却又紧接着拼命的吸气,气喘吁吁的似乎又是满足又是难受,一双腿更是从杜峰的屁股后面绕到他的后腰似乎要将杜峰硬要拉扑到自己的身上。

    可能是自己吸得太累了,杜峰都感觉到嘴唇有点发麻了,这才松开右边的樱桃,张开眼一看,却发现宁馨的双眼虽然紧闭着,但脸上却是满足的笑意,突然看到宁馨的嘴角居然流下一小丝唾液,杜峰心里差点笑翻了天,他没想到宁馨舒服的时候居然还有这种习惯。

    杜峰的头才刚刚抬起来,宁馨已经突然感到一种失落从心底传来,不禁将胸脯往杜峰送了上来,而且有意识的将左边的**向杜峰送来,杜峰当然要满足她,而且也绝不厚此薄彼,再一次叼住左边的樱桃,展开自己练就的一嘴功夫,吸、舔、啜、拉、咬、吮每样使用下来,宁馨又痛快得大呼小叫起来,而且嘴角的唾液似乎有涨多的趋向,杜峰一边吸吮,一边伸出中指,在宁馨的嘴角处抹了几下,这次将中指伸到宁馨的小嘴处,宁馨似乎有所排斥,不过杜峰坚持了几次,她也就半推半就的张开了小嘴,像是吸食棒棒糖一样,将杜峰的中指含在嘴里拼命的吸吮,“卟卟”的声音不断,这种声音跟杜峰嘴里发出的声音,再合上宁馨喉咙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呻吟声,顿时合成一支淫荡的曲子,不但刺激了当事人,也将一边的龙一刺激得忍不住叫出声来,还好,眼急手快的她一只手从胸脯顺着裤子内沿移到大腿根部挖掘,一只手却是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小嘴不让自己的呻吟声发出来,她害怕打扰了两人的玩兴,那样不但她欣赏不了这场春戏,更会让杜峰不爽,这是她最怕的。

    经过一番征讨,杜峰的**正被一点一点被激发出来,本来他还只是想逗逗的宁馨,吃吃她的豆腐,没想到宁馨今天却穿了白衬衫出来,这让杜峰立即浮想链链,他记得以前看过很多RB的AV名星,也喜欢穿这种白色衬衫,而且还喜欢穿上超短裙,现在宁馨下面虽然穿的是紧身的牛仔裤,但对杜峰的诱惑显然也不小,因为超短裙是讲究的露点,而牛仔裤现在却将宁馨的完美的腿形展露无疑,这又比超短裙高了一个档次,多了一种神秘感。

    杜峰终于不再满足于上身的侵略了,而是将魔爪伸向了宁馨的下面,轻松的拉开牛仔裤的拉链,才刚刚把手伸进去,杜峰就感觉到入手处一片湿滑,没想到宁馨如此敏感,仅仅是摸了几下,下面的春液就将内裤湿透了,杜峰中指一戳,宁馨立即全身一颤,两腿往中间一并,努力的夹紧杜峰的魔爪,小嘴立即叫道:“不,不要!”

    这个时候叫不要的,杜峰大半会以为是在叫要,所以他毫不理会宁馨的求救,而是更加粗鲁的将宁馨的内裤往一边一拔,中指立即触摸到一处热烫的鸡冠,杜峰顿时被刺激得下身更加坚硬,中指顺着鸡冠往上,梳理着已经被春液搞得凌乱不堪的毛发,杜峰突然不急了,他对自己的**手段颇为自信,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宁馨就会求他。

    感觉到杜峰的手从最敏感的核心部位移到一边,宁馨有点失落又有点期待,可很快就被另外一种快感所刺激了,很显然,虽然杜峰的魔手不在她的鸡冠上活动,但周边的位置其敏感程度并不比核心的位置迟钝多少,所以没过多久,她又开始扭动起身子,嘴里却依然叫着:“不要,不要!”

    杜峰嘿嘿一笑,并不答话,一双魔手开始更加拼命的在宁馨的下面活动,嘴里含住宁馨早就鲜红欲滴的樱桃,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宁馨的表情,宁馨偶尔睁开一下眼睛,却立即又羞得马上闭上,在杜峰上下齐手的攻城掠地之下,她的声音终于越来越弱,直至低不可闻。

    杜峰仍然不放过宁馨,依然我行我素,誓要将宁馨彻底征服,当然,那不是身体上的征服,首先是心理上,他有这个自信。终于战争的天平开始朝杜峰这边倾斜,到了最后甚至成了一面倒的趋势,宁馨的小嘴终于慢慢又发出了声音,当然这个时候她不再说不要了,而是喃喃的道:“快,我要,我要!”

    杜峰嘿嘿一笑,将嘴从她的胸脯上移开,凑到宁馨的耳根处,低声的道:“你要什么?说!”

    杜峰的声音像是有着一股魔力一般,让宁馨彻底迷失了,她现在真的好想要,觉得下面好空虚,那股骚痒刺激得她几欲哭出来,还是处子之身的她如何受得了如此的勾引,明知道杜峰是在故意逗她,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告诉杜峰,她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讨厌讨厌真讨厌,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突然宁馨的声音传到了杜峰的耳边里,杜峰一愣,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像不对啊,宁馨明明已经情动了,明明已经迷失了,怎么会关键时候却叫出这些话来,而且明显她也是一愣神,张开了眼。

    “我的电话!”宁馨趁杜峰一愣神的功夫,赶紧挣扎着坐了起来,一边将衬衫拉了起来一边从旁边的包包里拿出手机。

    杜峰也立即清醒过来,暗骂自己太过冲动,也迅速穿上已经被宁馨扯掉的裤子,转脸一看,龙一也已经被吓得正经危坐起来,不过脸上的红潮却告诉杜峰,这丫头刚才一定也被刺激得不行了,他可是了解龙一,九阴绝脉的人最是敏感,平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或是一句挑逗的话都能让龙一情动不己,更何况今天是跟宁馨一起在她面前上演了半场春戏,她要是不情动就奇怪了。

    “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我现在正跟男朋友出去吃饭,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了,否则以后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宁馨说完啪的挂上电话。

    “谁惹咱老婆生这么大的气啦?”杜峰从怀里摸出一支烟,点上,笑着对宁馨道。

    “还能是谁?就那个陈华呗,这家伙可真是讨厌死了,都给他说过很多次不喜欢他了,他还非是经常打我电话,烦死了!”宁馨气呼呼的说完,看到杜峰已经整理好衣服,而且还笑眯眯的盯着自己胸脯,她自然也只能羞红着脸赶紧穿好衣服。

    一听说陈华现在居然还在骚扰宁馨,杜峰心里可是真有点生气了,上次在校门口打击了这个家伙以后,杜峰回四川就遇到毒蜂,杜峰不得不怀疑这跟陈华有些关系,但一是没有证据,也因为时间太忙,所以他一直没有去查过,现在既然他还死性不改的纠缠着宁馨,杜峰立即暗暗打定主意要派人好好查查这个陈华,下次好找机会好好修理一下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不过这些想法杜峰可没有表现在脸上,轻松的一笑跟龙一吩咐了一句,后者将车呼的发动了起来,往校门口驶去。

    杜峰的车子在一品香的酒楼前停下来,三人鱼贯进入酒楼,找了个包间,正好靠近窗户,三人开始点菜。而一品香对面交大教学校的三楼,一扇窗户里面,陈华正举着望远镜对准着杜峰三人。

    杜峰有意无意的往陈华的方向看了一眼,吓得陈华赶紧将窗帘放了下来,可马上又拉了开来,看到杜峰的视线已经转到一边,陈华自嘲的一笑,妈的,就算你本事通神,难道还能看到这么远?就算你能看到这么远,难道还能看得到我?

    可能是工薪阶层出身,宁馨并没有点什么名贵的菜,如果不是后来杜峰补加的几个招牌菜,估计服务员都要皱眉了,因为宁馨点的全是便宜的家常菜,又不喝酒,这还占着包间,这简直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嘛。

    一边吃饭,宁馨一边往龙一这边瞧,她本来对自己的气质和形象还相当的自信,但现在看到龙一,她却深深的被龙一的气质所吸引了,那股清高而又孤傲的气质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虽然她也对自己有过一丝笑意,但宁馨却依然觉得龙一就像是冰山上的雪莲,高贵得有点遥不可及,而龙一对她的冷淡似乎一点也没让她感到不高兴,相反,见到龙一以后,她从内心深处倒是有点失落和自卑起来。

    杜峰倒是公平,给两女夹菜几乎都是一碗水端平,给宁馨夹块排骨,那肯定下一筷子就会给龙一夹块鸡翅,两女也是不吭声,场面顿时有点冷场了,对此杜峰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带着龙一,要是不冷场才是真的怪了。

    “我爸爸昨天打电话了。”宁馨突然红着脸对杜峰道。

    杜峰嗯了一声,并没说话,他知道宁馨的意思,他却有点想躲避这个话题,他不想这么快就告诉宁馨一些事实,他担心宁馨生气的离开,虽然从始至终都是宁馨在追求自己,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宁馨无疑已经成功的走入了杜峰的心里,特别是她那火爆的性格和简单的心思也是大受杜峰的喜爱。

    看到杜峰似乎并没有在乎自己的话,只是闷头吃饭,宁馨暗暗生气,看杜峰是不可能顺着自己的话题问自己了,只得干脆自己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爸爸让我们五一的时候回去一下,他想见见你!”宁馨说完脸却有点红了,别看她平时胆大得可以,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有点害羞了,看来女孩子的天性她并没有失去嘛。

    杜峰仍然只是嗯了一声,好像一点也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宁馨有点受不了,气得大声道:“喂,我说的话你倒底有没有听到啊!”

    杜峰无奈的抬起头懒懒的道:“都听清楚了,五一去见岳父嘛是吧?”

    宁馨气道:“那你只知道嗯嗯嗯的,难道你就不知道回答一声去还是不去吗?”

    叹了一口气,杜峰终于还是决定把有些事实告诉宁馨,因为她觉得像宁馨这么简单的女人,如果将来真的知道自己背地里有许多女人,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因为简单的女人对感情也往往是要求比较纯粹和唯一的,与其以后告诉她或以后让她发现,还不如早点告诉她事实的真相,要是她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思,要是她能够熔入自己的生活固然好,就算她选择离开,也比这样拖着好。

    杜峰开始慢慢讲起自己的情况,从小欣讲到珍姐,再从肖婉婷讲到燕子,又从谢雨婷讲到白若云,甚至将叶梦和龙一的事情都讲了出来,杜峰没有一句隐瞒。

    听了杜峰的话,宁馨一时傻在那里,连谢雨婷的事情都没有引起她一点点好奇,她现在满脑子全部乱套了,她完全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正如杜峰所说,她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因为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要跟其它女人一起分享一个男人。

    “为什么?为什么?”宁馨突然大叫着站了起来。

    “宁馨你冷静一点,我之所以什么都告诉你,只是不想欺骗你,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你,爱你,如果你愿意接受她们,我保证一定给你幸福,一辈子对你好——”

    杜峰的话还没说完,宁馨已经哭着大叫道:“不——”说着挥起巴掌就向杜峰的脸上击来,可惜在半途就被龙一抓住了手腕,龙一虽然并没有散发出杀气,不过脸色也很不好看,虽然经过与大家相处这么久下来,她的性格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冷血了,但她可是容不得别人对杜峰无礼的,不管是谁,她都不允许,所以现在虽然她知道不能对宁馨出手,但还是忍不住冷冷的盯着宁馨的脸,然后一甩手将宁馨震退一步。

    “那你刚才在车上为什么还要那样对我——”宁馨哭着道。

    “我,因为我爱你!”杜峰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点脸红,气势上也弱了许多。

    “我恨你,你这个骗子,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宁馨哭着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