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并没有追出去,而宁馨跑出包间后其实也没有立即就跑出去,而是一边跑一边在等着杜峰追上来,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到杜峰跟出来,不禁心里一苦,终于蹬蹬蹬的下了酒楼直往学校跑了回去。

    杜峰不是没有想过追出去,可他不知道追上了又能如何,而且就算自己硬是把宁馨追回来又有什么意思呢?如果她真的能够接受自己这一切,就完全不用追,如果他不能接受自己这一切,那追出去也没用,所以杜峰不追,只是端起桌上的饮料,当酒一般全灌进嘴里,然后慢慢点上一支烟,走到窗口。

    密切关注着杜峰这边情况的陈华,本来还是一脸嫉恨,没想到宁馨突然就站起来甩起巴掌就向杜峰打了过去,惊得陈华瞪大了眼珠,紧接着就看到宁馨哭着甩门而去,陈华立即狂喜起来,扔下望远镜也蹬蹬蹬的下楼而去。

    宁馨跑回校门口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街道对面的一品香酒楼,可惜她依然没能找到杜峰的身影,刚刚转过头,却发现陈华正巧向自己走来,宁馨用手在眼睛上一抹,假装没看到陈华,径直往校园内跑去。

    陈华其实专门就是征对宁馨来的,怎么可能让宁馨就这么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他更是早就看到了宁馨眼角还挂着泪水,好像不经意似的,陈华就那么拦住了宁馨,立即惊喜的大叫。

    “宁馨,这么巧啊,你陪男朋友吃饭回来了吗?”陈华巧妙的走到宁馨的面前将她挡了下来。

    “哦,是陈华啊,哦,我,我们吃好了。”宁馨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这个陈华似乎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让人难以接受,所以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没有平时那么冲了,不过可能心里一时还放不开杜峰,所以她并没有将自己已经与杜峰分手的消息说出来。

    陈华多狡猾的家伙,自然不会追根究底,若无其事的道:“哦,你们到是动作挺快的嘛,呵呵,啊,宁馨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那家伙欺负你了?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去收拾他,太不像话了,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欺负一个女孩子,而且还是宁馨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这男人可真是不会珍惜啊,不,他就不是个男人!”陈华的样子突然显得相当的激动和气愤,似乎真的在为宁馨打抱不平。

    陈华这么一说,对于宁馨来说确实是有一定作用的,好像是突然找到了知己一般,宁馨不禁更是悲从中来,现在想起来,她才明白好像至始至终都是自己在追杜峰,而杜峰却从来没有主动约过自己,这个陈华虽然平时有点坏,但对自己至少还是真心和执著的,而且为了得到自己的好感,听说他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在学校也从来没有听到关于他的不好的信息了,哪像杜峰,口口声声说爱自己,可背底里却有那么多的女人,而且每一个似乎都比自己要漂亮和有气质。

    其实宁馨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这么生气的摔门离开,追其根本并不全是因为杜峰的花心,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杜峰找的每一个女孩子都是那么的漂亮和气质高雅,这让宁馨多多少少有点信心不足,所以她才会如此的生气离开。

    所以尽管她现在真的是内心最脆弱的时候,尽管陈华找的机会和方式都真的挺好,宁馨却仅仅是对他暂时有了一些看法上的改变,却无论如何也不会给陈华这个机会,至少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候不会给他机会,因为不管怎么说,现在刚刚跟杜峰分手,自己要是真跟陈华有了交往,宁馨自己都会觉得有愧杜峰,像是背着男人红杏出墙的女人一样,那种感觉宁馨想一想都会觉得有罪恶感。

    “我没事,谢谢!”宁馨弱弱的说完就从陈华身边准备离开,没想到陈华却过来拉住自己的衣袖。

    “放开!”宁馨杏眉一竖,娇声怒道。

    陈华赶紧松手,他现在要做君子,所以尽管心里把宁馨骂成了婊子,但手上却还是听话的放开,不但放开,还一直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的为人的!”

    宁馨没有再说话,径直往自己宿舍走去,陈华连忙出声喊道:“宁馨你等等。”

    “你还有什么事吗?”宁馨虽然皱眉冷声道,但倒底还是停了下来,不过却并没有将头转过来。

    “宁馨,你知道我的心意,我只想告诉你,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而且我保证,我只爱你一个人,现在是这样,以后也一直会这样!”陈华的表演声情并茂,连他自己都有点感动了,所以心里对自己的演戏功夫也是自我YY了一番。

    宁馨果然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她却并没有理会陈华的话,没有一点语言感情的道:“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听了宁馨的回答,陈华简直想要高兴得跳起来了,因为很明显,今天这个时机真的选对了,宁馨终于开始认真的听自己说话了,这也就预示着她回去以后会认真考虑自己的话了,那自己再加把劲,搞定宁馨还不是早晚的事吗?

    虽然心里肯定宁馨已经被杜峰XXOO了,但像宁馨这种女人,陈华最看重的还是身体和心灵的两重征服,就算只是XXOO她一次就将她残忍的踢开,陈华也会觉得特别的满足。

    陈华还保持着头脑的清明,知道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断然不能逼着宁馨答应什么,所以他识趣的道:“没什么事了,宁馨,你快点回去睡一觉吧,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忘掉过去,忘掉悲伤,明天的生活会更加美好!”

    真***恶心!说完这些话,陈华自己都开始BS起自己来,妈的,这种话怎么会从自己的嘴巴里面吐出来,难道真是被宁馨这个臭女人影响了,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她了?不可能!绝不可能!

    看到宁馨默默的离开,陈华终于露出了笑脸,不过那笑脸要多阴险就有多阴险,要多邪恶就有多邪恶,要多色急就有多色急!

    就跟刚才在楼上偷窥杜峰一样,陈华的所有表演都被杜峰瞧在眼里,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杜峰明白现在正是宁馨感情最脆弱的时候,要在以前宁馨肯定不会上这个陈华的当,可现在这个状况可就不一定了,特别是看到陈华那一脸阴笑,杜峰禁不住开始担心起宁馨的安全来,他真的担心宁馨这么善良而简单的女孩早晚会落到心机深层的陈华的魔手,不管是走正途还是玩阴的,杜峰都相信陈华在这一方面的能力。

    “龙儿,回头安排人暗中盯着陈华跟宁馨,一定要保护好宁馨的安全,有什么特殊情况,立即向我汇报!”杜峰说完就直接走出门外,而龙一也是立即点头答应并跟了上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才下午一点,因为是周末,家里面人都在,看到杜峰回来了,百合一下子扑进杜峰的怀里,这丫头最近跟众女都打得火热,不过无论如何她都对杜峰更贴心一些,所以每次杜峰一回家,她都要先扑到杜峰怀里亲热一阵,这也让众女常常骂她是白眼狼,白白吃了大家给她买的那么多好吃的,到头来倒是对杜峰这个经常不在家的大男人亲热一些,当然小百合也知道大家是开她的玩笑,所以每次这个时候,她都会乖巧的在每个女人脸上亲一口再亲热的叫一声某某阿姨,立却逗得大家大乐,不过这里的“每个女人”可不包括小雪。

    杜峰笑着拍拍小百合的头,将她放下以后自己径直坐到沙发上,抽了根烟出来,还没点上已经被小百合拔了下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端起桌上表妹递上来的茶水,轻轻的喝了一口,点了点头,不错,看起来肖婉婷最近的泡茶技术大有进步。

    坐了一会儿,杜峰一直不能让自己的心情好转起来,干脆跟大家打了声招呼自己出了门,这次他连跟出来的龙一都赶了回去,他想要找个朋友好好的倾诉一下,可现在她却不知道该找谁,找表妹和燕子自然不合适,因为她们虽然最理解自己,可她们还年轻,并不适合安慰自己,叶梦倒是可以,不过杜峰对她却是不敢轻易招惹,他可是明白叶梦的心思了,找珍姐倒是合适,可现在都在家里面,杜峰也没好意思叫她,而且在心底他始终对小雪的身世有点耿耿于怀,所以他也不太愿意与珍姐走得太过亲密,因为那样他会觉得有点别扭,看来只有找白若云了,虽然她的年龄并不是很大,不过却贵在有阅历,而且天生的领导气质那是其它女人所不能比的,让她看起来比其它女人更加成熟。

    接到杜峰的电话,白若云当然是心内暗喜,今天是周六,不过因为最近公司出了一点事情,所以整个总部的人都在加班,她更没有多少时间到珍姐家去找杜峰,现在正好杜峰主动找上门来,要自己陪他去喝酒,她自然知道杜峰肯定是遇到什么难题或是遇到什么感情上的困惑了,对此她当然愿意好好与杜峰谈谈,沟通一下,然后再安慰杜峰一下,再引导他一下,因为她明白杜峰虽然确实是条龙,可关键是现在他还在浅滩,根本无法展示出自己的惊天才华,她有义务和责任来帮助杜峰。

    白若云在办公室专诚换了套休闲一点的衣服,开始心不在焉的坐办公桌前等杜峰的到来。

    杜峰来到神龙集团的时候,很顺利的被秘书带到白若云的房间,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神龙集团了,连白若云的秘书都对他熟悉了,更不用说刚才白若云还专门给秘书打过招呼。在办公室外面,遇到魏明忠,看起来这小子最近过得也不怎么样,气色一点也不好,不过看到杜峰的时候,他还是礼貌的跟杜峰打了个招呼,杜峰也回了个微笑,不过这个微笑在秘书小吴看来是很随意而又充满了魅力的,可对于魏明忠来说却似乎又多了一些意味在里面,这让本来就心里有点紧张的魏明忠更加忐忑不安起来,难道事情已经被发现了?魏明忠赶紧往厕所走去,他得打个电话去,否则心里老是不踏实。

    看到杜峰走了进来,白若云挥了挥手让小吴离开,招呼杜峰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自己则亲手给杜峰泡了杯茶,她知道杜峰不喝咖啡,却对茶情有独钟。

    “今天不是周末吗?你们怎么还在上班?”对于白若云杜峰是相当佩服的,所以看到她这个时候还在上班,心里既有点奇怪,同时也有点内疚,因为说到底这神龙集团现在也是自己的产业了,这白若云说白了也是在为自己拼命,作为背后的老板,尽管是甩手掌柜,杜峰还是得问候一下。

    “哎,最近公司出了点事情,不过你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有人想从内部破坏我们的事情,我们就配合他们来个假戏真做,哼,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没有他,神龙集团会不会像外界传说的那样马上就会栽跟头。”白若云将手里的茶递给杜峰,自己也端起咖啡饮了一口,恨恨的道。

    杜峰刚刚把茶端到嘴角,还没来得及喝,马上停了下来,奇怪的问:“你说谁啊?难道公司内部有内奸?是不是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个?刚才我在外面碰到他,感觉这家伙气色不太好,估计他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

    白若云神秘的一笑道:“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你还是快点发展你的盛华集团吧,反正神龙集团的事情我会帮你搞定,等你以后来接手的时候,保证还给你一个不比现在差的集团给你,这可是义父交给我的任务,我可不敢稍有差池。”

    杜峰无奈的笑笑,这才端起茶饮了一口,也许是白若云准备得充分,虽然茶叶是普通的龙井,可味道却让杜峰的精神为之一振。

    “别说我的事了,盛华集团现在怎么样了?你前段时间将李铁军和吕良调过去,又将特别行动队也调了过去,我已经将神龙保安公司的业务全部停了,而且暗中吩咐赵平,注消了神龙保安公司,将这边的人全部暗中调到你那边,你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我这边帮忙的?”白若云虽然一直让杜峰亲手打造一个大公司出来才敢将自己交给他,但现在看到杜峰遇到麻烦,她还是很心急的,一方面她不能辜负了义父的嘱托,另一方面她也不能让自己与杜峰的关系老是处在现在这个程度,现在众女无形中已经把她当成了大姐头,可就算她再有威性,要是其它众女都与杜峰发生了关系,唯独自己一直这样拖着,她也觉得很别扭。

    “哎,就缺人才啊!”杜峰叹了口气。

    “这话可不对啊,你不是有珍姐和李铁军帮你吗?你那兄弟王江听说也是个人才,更别说你最近还拉了个美女天才周不道过来,呵呵,对了,这个周不道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那么怪啊,我还真想见识一下呢。”白若云笑道。

    杜峰白了她一眼,笑道:“你也知道,现在找个人才容易,可要找个像你这样的领导型人才,那可不容易啊,总不能事事都要我亲自去做吧?哎,想起人才都头痛!”

    白若云鼓励道:“这个你也不必急,既然义父都这么信任你,我也相信你很快就会找到你要找的那种人,哎,要是能挖到“操纵之神”那样的人才就好了,可惜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杜峰一愣:“操纵之神是谁?”

    “要是提起这个“操纵之神”可能在商界基本是无人不知道的角色,这人年龄大概比你大几岁,25岁获得牛津、剑桥、哈佛等五大世界最好的大学的商学博士学位,五年以前曾经以1万美元起家创业,仅仅两年就赚下五十亿美元不止,当时可是世界商界最耀眼的明星啊,大家都相信,如果他后来不将这些钱全部捐给联合国慈善基金会,然后再突然消失,不用五年,他就可以成为世界首富,也就可以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华人首富了,哎,可惜啊可惜!”

    “啊!你是说商界天才封承天?”杜峰惊叫道。

    “你也听说过封承天?”白若云兴奋道,其实说起封承天这个传奇中的人物,没有哪个华人会不兴奋,因为他确实是所有华人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