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封承天之所以不住宾馆其实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周倩(封天承的女友),因为一般的宾馆是不会满足让他亲自下厨为周倩做饭的请求的,而三年以来封承天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已经习惯了亲自为周倩熬饭,亲自侍候她吃喝拉撒再陪她聊天,将自己的喜怒衷乐全部向她倾诉,他怀疑周倩虽然没有醒过来,却有可能心里全都明白,因为曾经周倩一度不吃不喝,可后来在他的一番哭求下又终于再张开了嘴巴。

    对于封承天来说,他已经习惯了孤独,因为三年来,他总是一个人奔波于世界各地,只有晚上回到旅馆的时候,他才会坐到周倩的床边,给她擦身子,再给她讲故事,讲一天的见闻,讲笑话,也讲自己的思念,他把这当成一种习惯,也当成一种生活的方式在享受。

    青年旅馆跟七宝隔得并不远,就在漕宝路上,大概十多分钟就到了,虽然只是个旅馆,但杜峰老远就看到旅馆那个金光闪闪的招牌了,现在已经是深夜,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并不多,这招牌在夜晚看上去有点上档次,不过这也附合封承天的身份,他从不缺钱,他甚至经常把钱当纸用,因为对于他来说,赚钱真的太简单了,虽然当初他将几十亿美元全捐了出去,但就算身无分文的他随便到世界哪个城市,他都能找到办法挣钱,而且他挣钱的方法绝对的简单,因为他每到一个地方总是习惯先买当地的报纸看,再看电视,再上网,这是他每天在服侍周倩之余必须要做的事情,掌握这些新闻和资讯其实才能帮助他为一些大公司大集团做出一些战略性的建议,而他的这些战略性的建议往往又能让这些公司的业绩在短时间内翻上几番。

    其实封承天就是靠这些建议赚钱的,而且他赚的钱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当然,有钱用的时候他绝不去做这种事情,因为他对钱的追逐渐渐失去了兴趣,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周倩有一天能醒过来。

    封承天花钱的速度相当的快,因为他虽然租的是旅馆,但给周倩的吃的喝的用的可全是最贵的东西,而且每到一个地方,他总是喜欢给当地的孤儿院捐上一笔钱,他觉得这样多做善事总有一天会感动上苍,让周倩醒过来。所以他到了各地总得做上几笔生意,这个过程中他也遇到过那种得了便宜不买单的小气老板,对待这种老板,封天承从来不会客气,他只需要找这些公司的竞争对手的老总好好谈一次,就马上可以得到一笔数额更大的报酬,而过不了多久,先得他好处的公司就会莫明其妙的被对手打击得一落千丈。

    到了封承天的房间,首先映入杜峰跟白若云眼前的是满屋的报纸跟商业期刊,一台笔记本电脑现在就放在地上那堆废报纸中间,犹自还开着机,而显示的也是一个英文的外国网站。与白若云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佩和赞叹。

    “你们先坐,我得先去看看她!”封承天随便找了两把已经有些灰尘的椅子,拿了两张报纸垫在上面请杜峰跟白若云坐上去,自己则急忙跑到隔壁的一个房间去看他的周倩去了。为了不打扰到周倩休息,他一并租下了两间,而且这两间房的房租都相当的贵,只不过本来装修精美打扫得整齐的房子现在被他搞得乱成了一团,当然这也仅仅是他自己住的这一间,而隔壁的周倩所住的房间却是干净得一尘不染,他甚至还从外面请了个保姆,不用她给周倩做什么,只需要每天早晚过来帮忙打扫一下房间。

    知道封承天可能去帮忙为周倩整理个人卫生去了,杜峰跟白若云开始站起来环顾四周,并打量地上的废报纸。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能够被叫成操纵之神了!”杜峰捡起一些报纸看了看,又将一边的一大箱各种语言版本都有的大部头书籍,叹了口气。

    看白若云没有说话,杜峰又接着道:“很多人都知道新闻和政治跟商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没有几个人会真正像封大哥这样,走到哪看到哪,走到哪学到哪!而且没有几个人像他这样精通几个国家的语言,而且真正的是读遍天下名著的,这就叫吸取众家之长啊!”

    白若云也深有感触,不过他还是提醒了一下杜峰道:“其实就算真正做到他这样也不一定有他成功,因为有些东西并不是后天努力就能得来的,比如你也会不少国家的语言,你也读过不少其它国家的名著,你也可以天天看新闻,看报纸,但你能从中看出什么东西吗?”

    杜峰点了点头,白若云说得对,封承天最厉害的地方并不是坚持不懈的学习和研究全球的政治动向和商业走势,而是他能从中看出名堂,再做出决策,而他的每一个决策在刚做出来的时候都会让人觉得奇怪和不可思异甚至不能理解,但在后来都慢慢被世人所称颂,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他像是一位先知,总能走在世人的前面去发现商机并捕获商机,再将商机转化成巨额的利润回报。

    封承天很快就出来了,他已经等不及要杜峰开始治疗了,杜峰随他一起到了隔壁周倩的房间,房间的布置得浪漫而又温馨,标准的女孩子的闺房,这让杜峰更加佩服。要知道封承天在生活中可并不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从他自己的房间就可以看得出来,而且他每天都太忙了,不但要挣钱,还要到处求医,还要照顾周倩的吃喝拉撒,在百忙之中能将周倩的房间设计得这么漂亮,这实在太难为了他,也由此可以看出他对周倩的感情那是何等的深厚啊。

    屋子里打着空调,房间的温度正好,杜峰走近床边,一个漂亮而又乖巧的女孩子出现在杜峰的眼前,周倩不算特别的漂亮,但长得却是相当的清秀和慈详,这种本来应该在老人脸上出现的慈详现在从她的脸上展现出来,给人以另外一种感觉,让人忍不住被她深深的吸引,更让人不忍心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因为看起来她是那么的恬静和善良,那么的纯洁和飘逸。

    虽然三年没醒过来,但周倩的身体却一点也没有因此拖得很瘦,这让杜峰惊喜不己,在他的预料当中,周倩一定是瘦得皮包骨了,那也正是影响治疗效果的问题,但现在这一点根本不用杜峰担心了,不禁转过头对着封承天道:“封大哥,看来你这三年相当的用心啊,你看嫂子虽然三年没醒过来,但却一点也没有因此瘦弱下来,而且看起来她的体质还相当的健康,我想她一定心里明白,也是在配合你的疗养,否则断然不会像没事人一样。”

    封承天连忙道:“杜兄弟你说得太对了,我也发现倩似乎能听得懂我说话,而平时生活中我也最喜欢跟她聊天,因为她总是那么安静的听我倾诉,就像她没有生病的时候一样,只不过生病以前可是她照顾我的生活起居,现在换成我照顾她了!怎么样?现在可以治疗了吗?”

    杜峰一边坐下给周倩切了下脉,其实她现在根本不用切脉,仅仅用看都能看出周倩的问题出在哪里,杜峰的手刚刚切到周倩的手腕就马上放了下来,转过头笑道:“当然可以了,而且我可以先告诉封大哥一个好消息,因为她体质很好,所以我的治疗把握又多了一层,估计治好她没有问题了,而且治疗的时间根本不用多久,估计只用一个小时就可以了,现在你们一起到外面等我吧,我的治疗方法可能有点特殊,你们在旁边会影响我的治疗效果的,不过这段时间封大哥你可以去准备一点稀饭,一会儿嫂子好了以后可能需要吃点东西。”

    封承天惊喜的笑了起来,而且明显眼眶中有泪水在打着转:“好好好,我们马上就出去,我现在就去准备点稀饭,你一定要把你嫂子治好啊,算老哥我求你了!”

    杜峰挥了挥手道:“封大哥你这就太客气了,我都答应了的事情你就不用三番五次的道谢了,快点出去吧!”

    看到封承天跟白若云听话的出云了,杜峰这才开始运起神龙诀,配合着精神力,握着周倩的玉腕,一股柔合而又有点温暖的力量顺着他的手掌慢慢传进周倩的身体中……

    封承天高高兴兴的去旅馆的厨房准备稀饭,白若云也没有闲着,跟着一起去帮忙,因为封承天当初租进来的时候就跟老板讲好了,而且他又额外付了不少的费用,所以尽管现在都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老板也并没有因为他们在厨房搞得叮叮咚咚而来找麻烦,反而是老板娘披着衣服跑来问要不要帮忙,封承天连忙道谢拒绝,她这才自己回去睡觉。

    稀饭熬好才过了半个小时,将皮蛋瘦肉粥盛在一个瓷罐里面继续熬在温火上,封承天跟白若云开始到周倩的房间外面等候。白若云还好一点,这封承天可就与平时的形象完全两样了,急得是抓耳挠腮,并不时的把眼睛或耳朵凑到门房上,可惜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更听不到里面有一丝的动静,这更让封承天着急了,如果不是白若云在旁边安慰打气,估计他都要忍不住推门进云看了。

    看着传奇中的操纵之神现在这副样子,白若云不禁暗暗感慨,看来情之一物确实对人的改变相当大,不知道以后如果自己遇到这种事情,杜峰会不会像他这样着急和心疼呢?白若云一边骂自己乌鸦嘴,一边却又忍不住叹气,她知道杜峰虽然爱她,却不一定能做到这种程度,当然杜峰也有杜峰的难处,因为他有太多的女人等着他去爱,所以他断然不会因为某一个女人而放弃所有了,更不用说放下事业来服侍自己一个人了。其实白若云虽然感动于封承天的痴情,但她却明白,如果杜峰真像封承天那样,她对杜峰那就只有佩服却不会爱上了,因为杜峰的责任可是相当大的,他绝对不能因为某一个人而放弃自己的计划和商业梦想,那样也就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做男人是需要付出很多,有的时候,不仅仅是名声,更需要在几种爱之间做一些决择。

    门“砰”的一声打开了,杜峰扶着门指了指里面,封承天一个健步冲了进去,而白若云却紧张的扶着杜峰道:“你怎么了?怎么会累成这样?”

    杜峰笑了笑,有气无力的道:“没事,我没事,哎,终于治好了!走吧,我们一起到隔壁坐坐,让他们两人先好好聊聊,毕竟三年了,他们一定有许多话要说,我们就不要进去当电灯泡了!”

    白若云白了杜峰一眼,不过还是乖乖的扶着杜峰到隔壁坐着休息。

    封承天并没有听到杜峰说什么,不过看到杜峰的表情,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杜峰那表情太难看了,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误会杜峰了,而杜峰之所以有那么难看的表情,可能完全是因为累的,不禁在心里对杜峰暗暗感激不己。

    看到周倩就那么靠坐在床头,又眼含泪的盯着自己,嘴唇张开了好几次,却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封承天的眼泪也叭叭的往下掉,三年了,自己的诚心终于感动了上苍,让他将沉睡了三年的周倩呼唤了回来,他不能不感动,更不能不掉泪。

    一步一步的走到床边,周倩的双手伸了过来,封承天的双手也伸了过去,两人的双手互相接触的那一瞬间,周倩虚弱的抱住封承天的脖子,将头靠在封承天的肩膀上。

    “承天!”

    虽然只是一声微不可闻的呼唤,对于封承天来说却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一下子扶住周倩的肩膀,完全顾不得抹去脸上的眼泪,呜咽着道:“小倩,你又说话了,你终于说话了!我没听清楚,你再叫我一声,好不好?你再叫我一声吧,我要再听你叫我一声!”

    “承天!”这一次封承天听得清清楚楚,不禁猛的吻住了周倩的小嘴,可怕她刚刚醒过来经受不了这种刺激的热吻,赶紧又松了开来,双手捧着周倩的脸,喃喃道:“小倩,你知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都三年了,三年来我日日盼,月月盼,就是盼望着有一天你能睁开眼睛再叫我一声承天,我,我——”

    周倩一边帮封承天抹去脸上的泪水,一边流着泪疼爱的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虽然我没法睁开眼睛,也没法说话,但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你对我说的一切我也知道,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曾经我也想要一死了之,可每一次都在你的哭诉下放弃了,我担心我走了以后你会真的随我而去,而且我还想万一哪一天我真的醒过来,我还可以再照顾你,爱你!”

    封承天一样为周倩在擦着眼泪,可惜两人擦了半天却发展彼此的脸上却似乎泪水还见涨了,不禁同时莞尔一笑。

    “小倩,我们应该高兴才是,现在你不是全好了吗?以后我们又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你不是喜欢安静的生活吗,我答应你,等你完全好了我就带你找个地方平平静静的生活,安安静静的过日子,然后你再给我生上个儿子,我们一家三口一定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一辈子的。”

    封承天将周倩搂在怀里,喃喃的开始计划起未来,完全忘了刚才回来他还在床前给周倩说要等她好了以后就好好报答杜峰的,不过他忘了周倩却没有忘记,赶紧提醒到:“承天,可能以前我真的希望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但这三年来,我开不了口,我睁不开眼,但我却可以思考,我想了很多,其实我不该束缚你的思想,你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你天生就是做大事的人,我不可以那么自私的因为我的小小的要求而让你放弃一切,而且不管你做什么事情,不管你走得多高多远,我都相信你永远都会爱我,疼我,永远都不会背叛我们的爱情,永远都不会抛弃我,是吗?”

    封承天连忙道:“当然,都三年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对你的爱吗?好,我发誓——”

    “不,我不准你发誓!”

    周倩急忙捂住封承天的嘴,嗔道:“我不要你发誓,我只要你好好的生活,让我好好照顾你,疼你,爱你,照顾你,报答你这三年来对我的爱,这三年,你真的太苦了!”

    “不,我不苦,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再苦都不苦。”封承天再一次把周倩抱紧。

    周倩在封承天的脸上亲了一口,突然道:“你一定要好好的报答杜兄弟,他刚才为了治我的病可是太累了,而且我也看出来了,他不是普通人,因为他治我的病的时候完全不用药和其它东西,仅仅是握住我的手腕我就立即感觉到一种怪异的力量在我身体内进行清洗一样,你要遵守自己的誓言,一辈子都不要背叛他,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但我可不愿意你不讲义气,你以前可是最讲信誉的,答应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