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大厅里所有的人都被这个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包括在坐的华人,也包括三楼的大堂经理,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杜峰居然敢在华人食府闹事,甚至还敢将已经打电话叫人的白虎堂的人如此的折磨。

    这个帅帅的Z国小伙子是魔鬼!

    看到杜峰很惬意的坐在那里抽烟,所有的人都一下子从心底冒出这个念头,再看杜峰的时候,他们突然觉得这个满脸笑意的年青人很可怕,甚至那满脸的笑容都能他们禁不住毛骨悚然,浑身冷汗直冒。

    “你,你,你,你将洛克怎么样了?快点放了他!我,我,我们老大马上就要来了!”

    听到洛克的惨叫一声接着一声的传了出来,洛克的一个同伴胆颤心惊的指着杜峰哆哆嗦嗦的道。

    “你很同情他吗?是不是也想进去玩玩?”杜峰一眼瞪过来,洛克的那个同伴赶紧退了好几步,连连摇头,却将头低了下去,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我说老乡,我点的菜好了吗?能不能先给我们添一壶茶?”杜峰突然用中文对着一边傻傻站着的大堂经理道。

    大堂经理本来已经被杜峰这一伙人吓得呆住了,今天的事情绝对是他这一辈子都很少遇到的,他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敢来华人食府闹事,更没料到居然还是同样来自Z国的华人。一个激灵醒悟过来,再看到杜峰的时候,他的心情有点复杂的望了后者一眼,欲言又止。

    “好的,马上就好!”

    大堂经理刚才其实是有心劝杜峰现在赶紧跑路的,可转念一想,自己都已经给老板打了电话了,虽然杜峰是华人,但他可是在华人食府闹事了,尽管老板不会真的就要伤害他,但至少要放他们离开也应该是老板的事了,自己如果冒然放他们走了,老板心里肯定有想法。

    再说,就算华人食府不找杜峰的麻烦,那白虎堂现在也成了杜峰的死敌了,虽然白虎堂一直对青龙会退避三舍,但这件事情他们肯定也会让老板给个回答的,白虎会的人在青龙会的地盘上被打了,这于情于理似乎也真的有点说不过去,而且这几个家伙可是说了他们是代表着伦敦整个黑道的,就算整个黑道基本上都唯青龙会是从,但既然都是黑道的人,那青龙会自然也要讲道义的。

    大堂经理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跟傻站在一边的几个服务员吩咐了几句,马上有人给杜峰送上茶水,当然杜峰打烂的桌椅自然也有人收拾干净,又从后面搬了张崭新的酒桌,杜峰等人坐了回去,现场看起来刚才一点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不过现场的气氛仍然有点不一样,所有的人还站的站,坐的坐,全都有意无意的瞟着杜峰这边一桌,有的早就想跑路了,可看到杜峰一行人正好坐在楼梯这一边的,这个时候他们哪里还敢结帐走人啊,因为杜峰刚才的动作太彪悍了,这深深触动了他们心理的防线,别看杜峰现在笑嘻嘻的跟龙一和小百合有说有笑,但刚才他收拾洛克之前,又何尝不是笑嘻嘻的?

    杜峰点的菜很快送了上来,首先夹了一片烤鸭,沾了沾配料,放到小百合的碗里,杜峰刮了刮后者的鼻子,爱怜的道:“快吃吧,小谗猫,看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谢谢叔叔!”小百合小心冀冀的将烤鸭放在鼻子前面,闭着眼睛使劲的吸了一口气。

    “哇,好香啊!”小百合受不了了,放进小嘴细嚼慢咽,逗得杜峰等人哈哈大笑。

    又帮龙一夹了一块,看到龙一微微有些笑意的脸,杜峰这才自己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连忙对着龙七跟龙十三笑道:“唔,不错,味道真不错,你们两个臭小子不会也等我给你们夹吧?”

    龙七跟龙十三这才动筷,杜峰转脸一看,全大堂的人都停了下来看着自己吃,杜峰的食欲一下子大减,瞪眼道:“喂,我说各位,知不知道盯着我,会让我吃不下饭啊?这样很不礼貌的!”

    冷不丁的被杜峰吼了一句,大家这才回过神,赶紧低着头开始吃饭,可不管怎么努力,刚才嚼到嘴里还感觉很美味的食物现在这个时候居然一点也吃不出味道了,可谁也不敢不吃,有两桌客人的菜都吃光了,本来准备要离开的,这个时候也赶紧向老板加点了几个菜。

    洛克的两个同伴这个时候也被杜峰吼回了座位,本来想借故上洗手间去给老大打电话求援,可洗手间里面时不时的传来洛克的凄惨叫声,而且杜峰就在一边坐着,偶尔还会盯他们几眼,这让他们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夹了好几次的菜居然都没有夹起来,抖抖嗦嗦的端起酒杯,才发现酒杯里面早就没有了酒,现在两人都在心里向上帝祁祷了,上帝啊,快点让老大带人来吧,带上火药枪,砰了这个狂妄又疯狂的魔鬼吧,在他们心里,杜峰的确是魔鬼。

    半个小时过去了,也许是洛克的两个同伴真的祁祷得够有诚意,坐在靠窗位置的他们终于看到楼下街道上涌过来的一群人了,当先一人正是白虎堂的堂主威斯特,阴沉的脸上现在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怒气冲冲的带着一群人往华人食府而来。

    就在洛克的两个同伴面露喜色的时候,杜峰这边众人也早就听到了大街上的齐齐的脚步声,虽然没有将头伸到窗口去看,但几人都清楚的能够听出来,下面一共来了一百多个人,而且听脚步声也听得出来,这些人一定是些牛高马大的大汉。

    正巧,杜峰才刚刚脸露笑意,龙二已经将洛克像是提小鸡一样的提了出来,叭的一声将洛克扔在一边的地板上,龙二一屁股坐到龙七的身边,抓起筷子正要夹菜,却被杜峰一筷子打在他头上。

    “洗过了没有?”杜峰一瞪眼,龙二赶紧笑嘿嘿的道:“洗过了洗过了,这酒楼还真不错,居然厕所里面还有浴室,我正好洗了个澡,你看,头发都还没有干透呢!”

    杜峰个板栗敲在龙二伸过来的脑门上,笑骂道:“快把你这个榆木脑袋给我缩回去!”

    本来还在吃饭的众人现在都齐唰唰的盯着地上的洛克,洛克的两个同伴也一起站了起来,跑到洛克的身边,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将他扶起来。

    这还是洛克吗?这还是刚才那个凶狠泼辣的洛克吗?

    不只是众人心里这么想,连洛克的两个同伴都是这么一个想法,因为洛克现在的状况确实不太乐观,刚才还穿着一身衣服进去,现在出来就全身只着了一条内裤了,而且屁股上还满是鲜血,胸前的两个本来有点肿大的**现在更是红肿得厉害,目测一下至少可以戴34号的胸罩了,更夸张的是两个**似乎还被烟头烧过了,一股焦臭味就是从那个地方传过来的。

    除了这两处比较严重的伤处之外,洛克的背上也是红肿得厉害,屁股上也有被皮带抽过的痕迹,脸上更是挂满了泪水、鼻涕和口水的混合物,头发也是乱得可以,两边耳朵上面的头发居然被硬扯了一块下来,露出带着血迹的头皮,两个乌青的眼睛现在空洞和绝望的圆睁着,连同伴在他眼前晃动的手指也不能让他稍稍眨眼,他现在好像已经全无意识,如果不是偶尔胸口的心脏还在跳动,基本跟一个死人没啥两样了,其实他现在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是相当的清楚,可就是这种清楚的意识让他一直挥不去脑子里面刚才经历的那些惨忍的待遇,想着龙二的变态,洛克竟然又打了个颤,他现在已经被龙二折磨得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不只是身体上,更在心灵深处烙印下了深深的痕迹。

    “堂主,你终于来了!”

    “堂主,你可得为洛克作主啊!”

    看到威斯特带着三十多个兄弟一起随着楼梯走了上来,后面还跟着几个酒楼的保安,一路试图阻止威斯特,可在气头上的威斯特怎么可能买他们几个小保安的帐,虽然不至于敢对华人食府的人动手,可也没有多理会这些小保安,就这么蹬蹬蹬的冲了上来。

    大堂经理向几个保安使了个眼色,几个保安这才退了下去。直接走到威斯特的面前,大堂经理客气的道:“威斯特先生,你终于来了!”

    “张先生,你好,我的兄弟在你们青龙会的地盘出了事,我不清楚你们会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交待,不过现在我可能先要给我的兄弟报仇了,希望你们不要阻止!”原来大堂经理姓张,看来这个威斯特对青龙会相当的了解,而且他对这个张经理也还算客气。

    威斯特蹲在洛克面前察看完伤势,深吸了一口冷气,太惨忍了!

    “抬他下去!杰克,这是谁干的?为什么会这样?”威斯特的脸色愈加的阴沉了,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着一边洛克的一个同伴问道。

    “堂主,就是他们,就是这几个Z国人,我们怀疑他们就是昨天晚上砸赌场的那几个人!然后上前盘问,他们就将洛克打成这样了!”这个杰克现在一口咬定杜峰就是昨天晚上砸赌场的人。

    “你撒谎!”百合首先就出声反驳道。

    “威斯特先生,我可以作证,事情的经过并不是这样,就是洛克先生自己想去调戏这位小姑娘,结果被他们稍稍惩罚了一下,结果他不服气,要跟对方决斗,落到如此的下场也是他自己赌输了的缘故!不信你可以问问在坐的人!”毕竟都是华人,张经理关键时刻还是站出来为杜峰说话了。

    “对,我们可以作证,他说的都是真的!”

    “对,我也可以作证!”

    “我也能作证!”

    ……

    本来在坐的华人并不敢这么站出来替杜峰等人作证,不过看到张经理既然都已经表明态度了,也就等于是青龙会表明态度了,而且小百合跟龙一又是那么漂亮乖巧,这自然也博得了他们的好感,最重要的是因为大家同是Z国人,所以这个时候,大家都一起站了出来。

    看了小百合一眼,又看了龙一一眼,威斯特的眼中同样闪过一丝**,被龙一回盯了一眼,不由自主的将头转到张经理这边,沉声道:“我不管事情的起因经过,我只知道,我的兄弟现在被人折磨成这样了,我们白虎堂虽然一向与你们青龙会和平相处,也常常敬你们三分,但今天我们却不能不为我们的兄弟报仇,不过,我们征对的并不是你们青龙会,希望你们不要插手其中!”

    张经理哪会被他这几句话吓到,反正已经打过电话给老板了,估计他也正往这边赶来,别看威斯特现在带的人多,若要真论到打架,估计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老板一个人的对手。

    “威斯特先生,感谢你不追纠我们青龙会的责任,不过,你也知道,我们青龙会有我们青龙会的规矩,在我们的地盘上,是不允许谁来打架或是报复的!”

    威斯特脸色更加阴沉了:“哦,你们华人可以在这里打我的兄弟,我就不可以在这里报仇了?按你们Z国人的说法,这是不是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没想到威斯特还有如此一说,张经理顿时感觉自己有点理亏了,不过他却不会就此放弃帮助杜峰等人的念头,笑了笑道:“威斯特先生,我的几个同胞的确违背了我们青龙会的规矩,所以我一会儿会让他留下来,至于我们青龙会如何处罚他们,那是我们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当然你要报复他,为你的兄弟报仇我们也不是不允许,只是最好别在这里生事,否则一会儿老板来了,我就不好交待了,希望威斯特先生理解。”

    “这是什么道理?张经理不用说了,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会为我的兄弟报仇的,你如果一定要阻止我,可能我们白虎堂就要对不起了,回头我自然会向华会长道歉请罪!”威斯特说完不再理张经理了,直接往杜峰这边走来。

    “站住!”龙一冷冷的吼了一声。

    威斯特在龙一的冷吼下不意自主的在距离杜峰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就这么听话的突然停下,他只是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不停下来,龙一这个漂亮的女人随时可以让自己停止呼吸,他感觉得出来,龙一很危险。

    “这位朋友如何称呼?”威斯特沉声向杜峰问道,他看得出来,杜峰就是这一行人的核心人物,而且刚才杰克已经告诉他了。

    “哦哦,原来是白虎堂的堂主大驾光临了,幸会幸会!”杜峰这句话整得有点文诌诌的,威斯特没能听得很明白,不过他还是知道杜峰现在笑起来有点嘲讽的味道。

    “你不觉得你们这手段太残忍了吗?”威斯特并不是不想马上从怀里拿出手枪将杜峰一枪砰了,不过在青龙会的地盘上,他想要先讲讲理,做做样子也是好的。

    “龙二,我们残忍吗?”杜峰嘿嘿一笑,向龙二使了个眼色。

    龙二也挺配合,故意吃惊道:“少主,我们当然不残忍了,我们可是良好市民,最是善良好施了!”

    杜峰笑道:“臭小子,你少给我装,残忍就残忍吧,我们是正人君子,敢作敢当!这叫什么来着?哦,对了,网上有一句话叫“小人藏**,君子坦裆裆。”哈哈,我刚才可是警告过他了,敢打我们小百合的主意的人,我是一定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可他非要尝试一下,说实话,我对你刚才的表现还不是百分之一百的满意,希望你再捷再利,下次不要让我失望!”

    龙二赶紧回答:“少主放心,其实我这人就是太善良了一点,做不来残忍的事情,其实我想过很多惨忍的折磨他的方法,可是我总下不得手,看起来下次我是一定要狠下心来了,哎,今天就算这个小子祖宗积德吧,遇到了我这个善良的人,真是替他感到高兴!”

    杜峰跟龙二这么一唱一合,顿时让大厅绝大多数人想要笑出声来,可当着白虎堂的面,他们可不敢真的笑出来,只能紧咬住嘴唇,低着头,不让笑意和笑声流露出来。

    “小子,我想你是真的太嚣张了!”

    威斯特的话才刚落,趁杜峰几人说话的当口,他已经从怀里悄悄掏出了一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对着杜峰,而随着威斯特一起走过来的四个彪形大汉的手上也分别握着一支手枪,枪口一样对准着杜峰身边的这些人。

    “哇,我好怕啊,这是真枪还是假枪?”杜峰故意一缩脖子,却将已经靠到自己身边的小百合抱在了怀里,拍了拍小百合的背,悄声的在她耳边道:“别怕,有叔叔在呢。”

    杀个人对于白虎堂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情,而大白天拿着枪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威斯特是真的被杜峰激怒了,暴吼一声:

    “小子找死!”

    紧接着威斯特跟他身后的四个大汉,也就是白虎堂的四大金钢相继扣动手枪的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