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宁馨站在校门口,穿着一身淡淡的绿色的衣服,看起来已经没有原来火辣的性格了,整个人都是温文尔雅的站在那里。她在等陈华,这已经是她最近第三次与陈华约会了,不过她却并没有一点约会的感觉,而且整个人也只管埋头玩弄手机。

    手机上杜峰的照片仍然没有被她换下来,对于杜峰,宁馨曾经天天恨恨的咒诅过,想要彻底的将他从心底抹去,就像从来就不曾遇到过他一样,让他成为自己人生匆匆的过客,这也是她最近答应与陈华交往的根本原因,她并不爱陈华,甚至到现在陈华仍然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与陈华交往只是她想要将思念从杜峰的身上移开而寻得的一个办法。

    可惜,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她并没将杜峰从她的心底抹去,甚至连手机上面杜峰的照片都依然被她当成背景,而对于杜峰的思念却愈来愈浓。

    她无法控制自己,想起曾经跟杜峰一起看电影,她就觉得有点苦苦的甜味,这种近乎矛盾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让她常常有点痛苦莫明,人生最大的悲衷并不是找不到爱的人,而是明知道对方深爱着自己,自己也深爱着对方,却又偏偏不能与对方在一起。

    摸了摸脖子上那根项链,要说起来这根项链并不是特别的贵重,比起陈华后来送给她的那一根远远不如,宁馨也常常想要把杜峰送给她的这根项链取下来锁进行李箱的最底层或是直接扔进垃圾筒,可惜到了最后还是没能取下来,反而是将陈华送的那根贵重无比的项链随手扔在床头。对此陈华并不是没有怨言的,不过宁馨虽然被爱情伤得如此之深,性格却依然是固执而火爆,对于陈华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欢和爱,自然也不会将陈华的东西和话放在心上。

    其实这根项链还是不错的!

    宁馨自言自语的道,她说得没错,杜峰当初的眼光真的不错,这根项链配在她如今白晰的脖子上,再配上一套淡绿色的套裙,整个人都似乎显得更加飘逸和美丽。现在还是初夏,有风吹过来,宁馨额前的几缕头发飘了起来,本来已经半遮了眼睛的头发被她捋到一边,这个时候她看到那辆熟悉的宝马车飞快的开过来了。

    陈华最近公司发展得不错,他老爸就特意奖励了他这部宝马,虽然款式老了一点,但总算是宝马,所以每次开着这辆车的时候,陈华就觉得特别的拉风和自豪。远远的看到宁馨站在校门口,陈华的脸上有点阴阴的笑容,最近她挺高兴,简直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不但公司的业绩不错,连一向对自己没有任何颜色的宁馨居然也破天荒的答应自己约会了。

    陈华知道,这还得归功于上次的偷窥,否则断然发现不了宁馨与杜峰的关系已经破裂,那自然也就不可能抓住机会在宁馨心灵最碎弱的时候给她来个迎头一击了。事实证明,他的计策很成功,伤心失意的宁馨果然对他的观感变了不少,甚至都对他送的礼品,鲜花都不再拒绝,最近还频频约会。

    “骚婊子,今天晚上就可以看到你在床上的风骚样子了!”

    陈华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不可否认他一直是深爱着宁馨的,可惜他的这种爱在他本身的阴暗心理和糟糕的人品下变得有点病态了,于是在他看来宁馨与杜峰是一定发生过关系的,于是他就想好好的在床上折磨宁馨,然后在得到她以后再残忍的将她一脚踢开,他甚至还想让手下的人一起享用宁馨这个美人。

    “宁馨,对不起,我公司有点事太忙了,所以来晚了!”陈华从车上走下来,满脸堆笑的来到宁馨的面前,将手里的一大束鲜花递给宁馨。

    “没事,我也刚到!”宁馨刚刚还在想着杜峰,这个时候被陈华惊醒过来,神色一点也没有变化,因为对于陈华是否按时过来,是否真的与自己去约会,她一点也不在乎,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采取这样的办法来转移自己的思念是否真的可行。

    “好了,我都已经订好地方了,走吧!”陈华非常绅士的为宁馨打开车门,宁馨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顺从的坐进了前面。

    陈华这才从另一边上了车,呼的一声,宝马车飞了出去,陈华的嘴角牵扯出一丝淡淡的得意和阴险的笑容,可惜现在已经心神出窍的宁馨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微小的变化。

    宁馨没有注意到陈华,陈华一样没有注意到自己车子后面一直暗暗缀着的一辆普通出租车,一男一女几乎每天都隐藏在宁馨与陈华的身边,对于主人吩咐下来的任务,他们从来都是很认真的去完成,对于这个陈华,基本是一举一动,甚至连每天上几次厕所,都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他们都是一清二楚的,他们在等,等陈华坚持不住的时候做错事,那个时候就该是他们现身出手的时候了。今天,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怀揣着一包进口迷药的陈华逐渐变得有点兴奋起来,想想一会儿趁吃饭的时候将药下在宁馨的酒杯里面,晚上就可以搂着这个漂亮的学妹疯狂了,他就拼命的忍住自己的冲动,他怕自己忍不住现在就在这车子里面来个霸王硬上弓,那样也许自己真的可以得逞,但势必会引起宁馨的剧烈反抗,他可是了解宁磬的性格的,到时候不但没有一点情趣了,还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陈华断然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些计划全被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甚至他今天晚上订下包间以后,马上包间就被人装上了摄像头,而隔壁也立即被人订了下,他更没想到自己的这个险恶的计划会把自己送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下班高峰期,陈华可没有杜峰或龙一那么好的车技,所以就算是开着宝马车,他的速度一样慢得像是蜗车在爬,好在他不急,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这样堵下去,到了目地的估计最少也就晚上八点了,再吃吃饭喝喝酒,估计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宁馨也就醉得糊里糊涂了,那个时候就可以实行自己的计划了。陈华一边开车,脸上不禁出现了笑容,这个笑容正好被宁馨瞧了个正着,尽管这个时候的宁馨也正走神呢,不过她还是下意识的问道:“你笑什么?”

    “没,没有啊!”陈华赶紧认真的撒谎。

    正好目的地到了,陈华将车开到酒店的停车场,想要拉住宁馨的手一起往酒店大门而去,可惜宁馨却并不如他所愿,紧走几步到了前面,她可不管什么礼仪,自然不会照顾到陈华的感受。

    果然,门口的迎宾小姐看到宁馨一个人走在前面,后面陈华紧紧的追了上来,有点奇怪的眨了眨眼,不过自己的工作还没忘记,帮已经来到大门的宁馨打开大门,恭身弯腰行了个礼。

    “欢迎光临,请问小姐几位?”

    迎宾小姐虽然长相只能算是中上,但声音还是非常热情而甜美的,可惜现在听在陈华的耳朵里却份外的不舒服,不禁将本来该向宁馨撒的气一股脑儿的撒在她的身上,紧走了几步,陈华终于还是赶到了宁馨的身边,不待宁馨开口,他已经没有好气的道:“当然是两位了,没看到我们是一起来的吗?”

    迎宾小姐虽然满心的委屈和咒骂,不过脸上却只是红一阵的白一阵,她可不敢得罪顾客,只得耐着性子笑道:“那请问先生是大厅还是包间呢?”

    反正气也撒出去了,陈华可不想在宁馨面前没了风度,于是非常礼貌的道:“对不起,刚才我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我们是包间,预定好了的,318号!我姓陈!”

    陈华的好态度并没有赢得迎宾小姐跟宁馨的多少好感,因为宁馨此时的视线和听觉都没有注意在陈华身上,而是转头向大厅四壁的书画观摩,而迎宾小姐已经受过气了,哪能这样就像没事一般,不过她嘴上还是很客气的笑道:“没关系,原来是陈先生,好的,请您随我来,我带您过去!”

    包间的装修又比大厅豪华得多了,可惜宁馨却觉得这里多了几分浮躁,少了几许大厅里面的书香气息。陈华将菜单递给宁馨,后者也不客气,随便点了几个菜,她可没注意后面的价格,反正晚饭也没吃,所以尽点一些自己喜欢吃的,或是点一些听过名字却没有见识过的菜。

    接过宁馨递过来的菜单,陈华又加了几个招牌菜,特意又叫了两瓶红酒,虽然明知道这些菜根本就吃不掉,但陈华一样不节省这些,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而他也是常常以这种阔绰的花钱方式来征服一些女人的身体,虽然最近他确实变乖了不少,可一旦进了酒店,一旦跟女孩子一起吃饭,他还是习惯这样。

    陈华的前脚刚进大门,后面的一对男女就进来了。两人长得相当的英俊和靓丽,特别是那女孩子,才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身运动系列的衣服,看起来更加漂亮和清纯。两人一起进来,但两人给迎宾小姐的印象却似乎一点也不像是情侣,这当然不是因为两人没有手牵着手,而是两人身上都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的气质,这让迎宾小姐很直觉得认为两人也许是兄妹。

    将两人带到319房间的门口时,迎宾小姐又深深的盯了一眼这女孩子,这才退了下去,接着是一位女服务员进来,两人随便点了几个菜,很快的菜便上来了,两人没有饮酒,也坐得很开,看到服务员要出去了,那女孩子突然将服务员叫住。

    “小姐,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吗?”对于这个漂亮的女顾客,虽然长得跟自己妹妹一般年纪,但服务员却有点像想早点逃出去的冲动,因为她总觉得这位小妹妹似乎浑身上下都有一股很冷很冷的气息,这种气息让她非常不舒服。

    “没有我们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来!”女孩子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好的,请您们放心,这是VIP包间,没有客人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可能进来,甚至连靠近门口都是不允许的。”服务员说完就匆匆离去。

    这对年轻的男女等服务员走了,互相望了一眼,快速从随身带的旅行包中取出一套专业的窃听和监控设备,两分钟不到小型电视的屏幕就显出宁馨跟陈华所在的318的情况来,画面非常清晰,如果有识货的人一定可以看出他们使用的这一套设备绝对是市面上买不到的,甚至一般的军队都肯定不会配备这种专业设备的,因为就这么一套设备,其成本价格高得让人咋舌。

    陈华举起杯子向宁馨示意,笑道:“来,记得你刚来交大我们就认识了,也有几年的时间了,为了我们的相识,我们干一杯!”

    对于陈华这毫无营养的酒辞,宁馨并不在意,只是笑了笑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陈华这才讪讪的自己举起杯子饮了一口,再为宁馨倒满一杯。

    陈华就这么有一杯没一杯的陪宁馨喝酒,可能也是因为心情确实不好,宁馨对于陈华来劝酒也基本是杯杯举起就干掉,对于陈华是否喝,喝多少她倒并没有在意,对陈华也一点也没有防备,在她看来陈华是真心喜欢自己的,断然不会在没有得到自己真心的时候对自己不利的,所以她很放心的喝酒,当然这种放心也是建立在她的酒量相当不错的情况下的。

    两瓶红酒很快就这么喝完了,陈华又叫了两瓶,虽然这种红酒的价格不菲,但他并不觉得可惜,刚才的两瓶他仅仅才喝了半瓶,其余的全进了宁馨的肚子,他现在也清楚,宁馨已经喝得有七、八分醉意了。

    “宁馨,我上次给你送的项链你为什么还不戴上?”再次为宁馨斟满一杯酒,陈华突然道。

    宁馨一愣,立即淡淡的道:“不想戴!”她可不会撒谎。

    “我看你还是忘不掉他吧?”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华是真的有点苦涩,想想自己追求宁馨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连手都没能碰到,而杜峰仅仅是火车上偶遇了一次,就立即迎得了宁馨的倒追,这让陈华觉得相当的不服气,更觉得有点憋闷,所以他现在恨不得立即就将宁馨压在身子下面狠狠的蹂躏一番,方能消他心头之恨。

    当然这样的事情陈华也只是敢在心里稍稍想了想就立即断了这种念头,看看现在时间都九点多了,按正常情况宁馨一会儿应该会去上厕所了,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的机会来了,既然宁馨这么干脆的回答了自己,那他也就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下不去手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没想到陈华的问话反而把宁馨的伤心事勾了起来,她可是个火爆脾气,自然说话也没有什么好气,说完将桌上的一杯酒再次拼命的灌进了肚子。

    陈华也将桌上的酒一口气喝干,再为两人斟满,陈华的脸上看起来特别委屈,心里却笑得异常的开心,看来宁馨已经有几分醉意了,说不定一会儿根本就不用下药了。

    “我去洗手间一趟!”宁馨果然按陈华的想法进了厕所,而陈华考虑再三终于还是把手伸向了口袋,为了万无一失,为了一泄自己几年来的欲火,他决定用药。

    宁馨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看到陈华的脸上似乎有点怪怪的表情,坐下来看了看时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我们回去了吧!”

    “来,再把这酒喝了吧,这酒可不便宜,别浪费了!呵呵!”陈华赶紧抓起桌上的酒杯自己先干了一杯,宁馨只好顺从的端起了桌上的酒杯,本来按她的酒量已经喝足了,但为了节约一下,她只好再喝一杯,可就是这一杯却出事了。

    看到宁馨的眼睛慢慢变得无神,人也渐渐的软倒在椅子上,陈华的满脸堆起了阴谋得逞的笑容,那笑容是那样的阴险,可惜等宁馨看到他那一副狰狞的笑容时,自己已经神志不清了……

    陈华站了起来,走到宁馨的面前,手指准备托住宁馨的下巴,这么久了,他还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放肆的观察过宁馨,可惜他的手指还没碰到宁馨的下巴,门却砰的一声被人砸开。

    “什么?宁馨出事了?在哪里?好好好,我马上回来!”杜峰放下电话,心里面急得像是火燎一般,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龙儿,快点起来,我们马上回国!”杜峰叫醒龙一,赶紧给华威英打电话,让他马上准备一架私人飞机,20分钟以后起飞,目的地Z国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