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这些特警果然真的开枪了,杜峰眼一瞪,还没来得及发功,龙一已经单掌一挥,周围立即凭空生出一圈罡气,将一行人完完全全的包围了起来,而子弹碰到这层罡气以后也是纷纷掉在地上,犹如击在钢板上一样。

    第一波子弹被龙一挡了下来,陈博跟一众特警都愣在当场,而龙一也是晃了一晃,虽然她功力深厚,但却比杜峰又差了一些,特别是现在抱着小雪,影响了功力的发挥,所以这个时候也就难免有点吃力了。

    杜峰回过头,扶住龙一的肩膀,一股浑厚的内力传到龙一的体内,龙一立即恢复了正常,龙二等人也是背靠着杜峰与龙一,将小百合围在正中,没有杜峰的命令,他们没有发动攻击,不过任谁也看得出他们眼中的那一抹辛狠的神色。

    “再开枪,开枪!”陈博靠坐在墙脚,虽然爬不起来,却也被杜峰等人激起了凶性,从没吃过亏的他现在也忘了龙一刚才那惊世骇俗的一手了,只知道将杜峰等人立即毙杀在枪下,所以一边向愣在周围的特警们下命令,一边咬牙切齿的朝杜峰开了一枪。

    既然刚才已经开过枪了,特警们现在也没有退路了,虽然面前的几个人太怪异了,只是单手一挥就可以让子弹全部如击钢板似的全部掉在地上,可陈博一声令下他们还是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枪再次向杜峰等人开火了,迅猛的火力再一次从四周朝杜峰等人围了上来。

    杜峰轻蔑的盯了陈博一眼,对于四周射来的子弹似乎看都没曾看见,大厅里面的几十个特警和陈博等人都被眼前的诡异情景惊得呆住了,他们这次是真正的被杜峰吓住了。

    在杜峰绝强的内力防护罩外面,如雨的子弹都保持着原来的轨迹向杜峰飞来,可惜到了防护罩外面的一寸的距离就全部停在空中了,但子弹却一颗也不曾掉下地,反而是如陀螺一般在原位置高速旋转,一时嗡嗡声大作。

    幸亏刚才陈博已经把店里面的人全部都疏散出去了,所以这样奇特的一幕并没有被外面的人看到,而且大厅里现在变得异常的安静,可就是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子弹的嗡嗡声像是催命符一样一声紧接着一声的往众人的耳朵里钻,听得周围已经停止射击的特警们都是紧张得流起汗水来,他们从来就没曾遇到过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简直就是灵异事件嘛,而陈博现在也已经是瞪大了两只眼珠,眼球像是要从他眼眶中跳出来一样,心更是咚咚的跳个不停,他不知道接下来杜峰会怎么样报复自己,杜峰在刚才他还没有下命令的时候都敢打他,他自然相信杜峰现在也一定敢收拾自己。

    “嗨”的一声,杜峰一发力,四周的子弹突然180度的大转弯向着来时的方向射了回去,这让四周站着的特警们简直是心胆俱裂,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杜峰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在他们看来杜峰一定是动了真火,准备置他们于死地了,可有心让开却发现自己根本吓得动弹不了,就算能够动弹也绝对躲不开这些飞速射来的子弹啊。

    说起来话长,但这些仅仅是发生在一瞬间的,而特警们也只来得及用0.00001秒的时间想了一下就立即被子弹射了个正着,一阵乒乒碰碰之后,他们的钢盔全部被打掉在地上。

    特警也是人,也怕死,这是无须置疑的。伸手在自己的软弱的地方狠命的掐了一把,一阵疼痛将这些特警们惊醒过来,本来已经准备赴黄泉的他们这才敢睁开紧闭的双眼,再看到杜峰等人的时候,眼神也变得相当复杂,有点感激,有点害怕,更有点恨意。

    看到特警们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虽然枪上的弹夹内的子弹已经打光,却没有一个人再换弹夹,他们已经真正了解到杜峰的厉害了,开玩笑,别人丫根儿就不怕子弹,还换弹夹干嘛?浪费子弹还是丢人?

    看到杜峰将目光再次转到自己身上,陈博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哆哆嗦嗦的缩成一团:“你,你,你,你要干,干,干什么?我,我,我可告诉你,我是人民警察,你这样做可是犯犯犯,犯法的!”终于吞吞吐吐的将一句话说完,陈博才发现自己的这一句话一点也没将自己的勇气提起来,本来一句理直气壮的话也被他说得要多委琐有多委琐。

    “干什么?你***都想置我于死地了,你说我能干什么?”杜峰朝四周的特警瞪了一圈,看到他们赶紧退后两步,杜峰确信他们已经不再敢攻击自己了,这才向一边的陈博走去。

    “站,站,站,站住!!!”陈博真的急了,又举起了手中的枪:“你,你再过来,我,我可就要开枪了!”

    “开枪?你以为我怕吗?好吧,那你就开吧,尽管开枪啊,朝我这里开枪,来吧,快开枪啊!”杜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一步一步的逼近陈博。

    “不,不,不要过来!求,求,你了!”陈博终于妥协了,开始给杜峰求情,一边说一边再次往后缩了缩,将头低了下去,声音也是颤抖着越来越轻了。

    看到陈博竟然被吓成这副田地了,杜峰蹲下来,嘿嘿笑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来收拾这个家伙了,不禁冷冷一眼,这一眼又让陈博打了个冷颤,他现在整个人都被吓得有点找不到北了。

    “我——要——杀——了——你!”杜峰一字一句的道,每一个字都是非常清楚的传到陈博的耳朵里面,让后者听得眼睛大睁,他相信杜峰是说得出做得出的,瞳孔都有点变大的陈博似乎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喉咙被杜峰一把捏成粉碎时的痛苦,斗大的汗水已经开始往下面掉了。

    “不,不,不要!求求你,不要!”陈博开始拼命的挣扎,一边将自己的喉咙紧紧的捂住,不让杜峰的手挨到。

    杜峰将手从陈博的脖子处收了回来,阴阴一笑道:“好吧,我可以饶你一命,那你告诉我,你平时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有就讲出来,如果你不老实,我就一把捏碎你的喉咙。”杜峰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意识的用上了精神力。

    “好,好好,我什么都肯说,我就是个大坏蛋,我是人渣,我是人民警察队伍里面的败类,我勾结黑帮,我无故伤人性命,我虐待犯人,我冤枉好人,我还收人黑钱,我就是什么坏事都干过,我全都招了!”为了保命,本来就已经神志不清的陈博现在已经被杜峰催眠得差不多了,哪里还顾得了许多,下意识的顺着杜峰的话开始老实交待起来。

    “叭”的一巴掌,杜峰将陈博煽到一边,怒骂道:“还真看不出来,你小子做的坏事还真不少,好吧,我饶你一条性命,不过你可得把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写出来,然后再按个手印!”

    看到陈博连连点头,杜峰这才转过头来道:“十三,给你个机会,把这几个家伙给我好好的揍一顿,不过可别弄出人命来啊!哦,另外,龙五你也就留在外面,跟十三一起将这个家伙的供词好好收集起来,我回头还有用!”

    杜峰的话才刚落,龙十三已经点头动手了,龙十三从来就是一个废话比较少的人,他的动作相当的快,等龙五走到已经抖成一团的陈博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放倒了一半的人,这些特警看起来牛高马大,个个也是能抗能打,结果在他的手下基本连一招都过不了就纷纷被打趴在地上,虽然都极力忍受着没有叫出声,但从他们满脸的汗水和颤抖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他们都受着不小的痛苦,而之所以没有叫出声来,只不过是被龙十三顺手给点了穴道而己。

    看到自己前面的半圈人已经清理干净,杜峰将龙一跟百合留在一楼大厅,自己则带着龙二跟龙七一起往三楼而去。杜峰之所以让龙一留下来,只是不想让百合见到一些不该见到的场面,而且龙一在一楼也能够处理一些突发性的事件,特别是外面万一进来人用枪进行攻击,龙一也可以保护龙十三跟龙五的安全。

    看到杜峰带着龙二跟龙七一起走了进来,318包间内的这对青年男女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起弯腰向杜峰行了个礼,恭敬的道:“少主!”

    杜峰挥了挥手让他们站好,这才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龙二跟龙七分别站到杜峰的身后两侧,看到杜峰将香烟叨进嘴里,男的赶紧给杜峰点上火,女的则站到杜峰背后,轻轻的为杜峰按摩,别看这女孩子长得娇嫩漂亮,刚才还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现在站在杜峰的身后完全是一副乖乖女的形象,而且手上也温柔异常,与刚才折磨陈华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

    本来气势汹汹而来的杜峰,因为这个女孩子的温柔,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看到一旁地上的陈华一动也不动,杜峰知道那是被人点了穴道,再看向一边的沙发上,还好,宁馨虽然没有醒过来,但现在脸色红润,睡得也很香甜。

    “你们叫什么名字?”杜峰吸了一口香烟,弹掉烟灰,对于身后这个女孩子和前面弯腰而站的男孩子,杜峰都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叫龙云!”面前的男孩子低头道。

    身后的女孩子也温柔的道:“主人,我叫龙冬!”

    杜峰一皱眉道:“怎么取的这个名字?有点怪怪的!”

    龙冬手上一点也没有停下来,依然是那么弱弱的回答道:“回禀主人,我们特别行动队女孩子一共只有8个,分别是以春、夏、秋、冬,竹、梅、菊、兰命名的。”

    “哦,原来是这样,这就难怪了,呵呵,我说龙冬,哎,怎么这么绕口呢,以后我就直接叫你冬儿吧!”杜峰笑道。

    “我们都是老主人留给主人的人,主人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其实我们姐妹平时也是这样叫我的!”冬儿终于笑了一下,她原来以为主人一定是相当严厉的,没想到杜峰的性格如此随和,而且还有一点点帅帅的感觉。

    “等我买的房子装好了以后,你们八姐妹都一起住进来吧,反正房子太大,也住不完,到时候就负责收拾一下房间,烧烧饭什么的,以后打打杀杀的事情你们就少做了,你们没有什么意见吧!?”杜峰开始打起冬儿的主意了,冬儿既然这么漂亮,那其它七姐妹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谢谢主人!”冬儿高兴的回答,转到杜峰面前就要下跪,这下好了,终于可以跟杜峰常常住在一起了,虽然只是丫环的身份,但对于从小就被朱志辉洗脑的她们来说,这辈子估计最大的荣誉就是被主人收作女人,现在虽然离这个目标还相当的远,但能做为杜峰的丫环,她也满足了,不只是她满足,她也相信她的姐妹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也会跟她一样高兴的。

    “嘿嘿,冬儿,这下高兴了吧?哎,要是少主让我们也住进别墅该多好啊!”龙二嘿嘿笑起来。

    “你现在住的不是别墅吗?”杜峰笑骂道。

    龙二道:“我们这不是想跟老大住得更近嘛,嘿嘿!”

    杜峰一脚踢过去,将龙二踢了个狗吃屎,后者也不生气,一边从地上蹦起来,一边还笑嘻嘻的躲到龙七身后。

    走到宁馨的身边,杜峰将手抵在后者的胸口,一口真气传过去,一道淡淡的灰烟从宁馨的身体表面透出来,宁馨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映入她眼眶中的居然是她日思夜想的杜峰,这对宁馨来说的确是不小的惊喜,不过她现在可没敢再将眼闭上,她以为是在做梦,她怕再闭上眼杜峰就会从她面前消失,所以她现在双手紧紧的搂着杜峰的脖子,小嘴直接凑到杜峰的嘴上。

    对于直接送上门来的艳福杜峰当然不会拒绝,也是配合着将嘴凑了上去,两条舌头拼命的纠缠在一起,宁馨的眼泪慢慢的流了出来,一边将双手在杜峰的背后拼命的摸索,一边喃喃的道:“杜峰,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让我多做一会儿梦吧!”

    “你不是做梦,我就在你的面前!”杜峰也有点动情了,捧着宁馨的脸,很认真的道。

    “我不相信,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宁馨依然不肯相信这是现实,泪眼婆娑的道。

    杜峰也不答话,一口将宁馨的舌头吸到嘴里,再轻轻的在她舌尖上咬了一口。

    “啊!”宁馨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面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一把将杜峰推开,拼命的往后缩了缩身子,两眼往四周乱扫,看到一边倒在地上的陈华,她终于慢慢清醒过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她也慢慢的一一想了起来。

    “不要!不要碰我,不要碰我!”看到杜峰试图再次靠近过来,宁馨像是遇见毒蛇一样拼命的摆手,眼泪更是掉得越来越多,一边开始紧张的检查自己的衣服。

    检查了一番,发现自己确实没有被陈华欺负,宁馨这才止住了一哭声,自己抹了一把眼泪,走到陈华的身边,两脚踢上去见陈华依然没有动静,不禁有点害怕了,难道杜峰将他杀了?

    “他没死!”杜峰坐回椅子上,轻松的道,知道宁馨现在对自己其实还是有感情的,这已经让杜峰相当的满足了,他现在简直想好好抱着冬儿亲几口,要不是这丫头机灵,宁馨就吃了大亏了,而且自己也就没有机会这么快就跟宁馨再见面了吧!

    “是你们救了我?”宁馨冷冷的道。

    “好像是。”

    “谢谢!你们准备怎么处置他?”宁馨的语气好了不少,她现在关心的是如何处理陈华,她万万没有想到陈华真的敢这么对付自己,所以她现在心里懊悔极了,怎么以前就那么相信陈华这个伪君子呢?

    “这你就不要管了,反正我保证会很惨,很惨!好了,你先回去吧,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而且你以后也清静了,他不会再来纠缠着你了,不只是他,任何敢来纠缠你的男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杜峰坚决的道。

    宁馨乖乖的走了,她现在心情有点开心,杜峰的话虽然霸道,却让她感觉到了杜峰对她的在乎和爱。再呆在包间里,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杜峰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虽然她现在对杜峰的爱更深了,但却并不代表她就能接受杜峰有着众多女人的事实。

    一脚将陈华踢醒过来,看到杜峰阴笑的样子,陈华的心颤抖起来,刚刚被冬儿跟龙云伤到的地方现在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其实,我知道,上次我跟宁馨在酒店分手的时候你一直在对面楼上偷看,我还知道上次撞了你的车后你叫毒蜂来刺杀我,还有在交大小树林里那几个小混混也是你派来的!嘿嘿,你这个小人,知道今天我要怎么回报你吗?”杜峰蹲在陈华的身前,嘿嘿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