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陈华的身子没来由的一颤,这个动作非常的轻微,但是还是被杜峰察觉到了,杜峰立即就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看来我猜对了是吗?”杜峰站起身来,拼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虽然早就有点怀疑毒蜂就是陈华派来的,但杜峰一直没有时间和条件去证明这个事实,现在正好顺便诈了一下,果然是陈华干的。

    确认了这个事实以后杜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立即将陈华碎尸万断,想想陈华可真是歹毒啊,要不是杜峰跟龙一警觉性高,当初在回四川的旅途中可能就被毒蜂炸死了。不过杜峰马上就断了杀死陈华的念头,这当然不是杜峰突然善心泛滥,或是大发慈悲的想要放过陈华,相反,杜峰已经决定要好好惩罚一下这个陈华,至于如何的惩罚,杜峰还没有想好,但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陈华的下场一定非常的凄惨。

    “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果然是大家族训练出来的,陈华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变得若无其事一般,尽管话说得非常自然,但总归是做贼心虚,所以他的眼睛虽然是盯着杜峰的,但眼光却有点游离不定。

    “哦?看起来你很镇定。”杜峰笑道,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向冬儿招招手,后者乖巧的坐到杜峰的身边,帮杜峰揉腿,动作轻柔而专业。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还有我同学呢?她怎么样了?”这几句话已经不是陈华第一次问了,刚才对着冬儿跟龙云他就已经这样问过了,他挺会演戏,可惜冬儿两人根本不听他说什么,也毫不理会他惟妙惟肖的表演,只管折磨他,一句话也不说,到了最后他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变得一个闷声打,一个闷声挨了。

    对于现在坐到杜峰旁边的这个冬儿,陈华那是相当的害怕了,别看她长得乖巧漂亮,可那折磨人的手段还真是多,而且那狠辣劲,完全比一般男人厉害得多。

    “装,你再装,你继续装吧!”杜峰吸了一口烟,手上夹着香烟指了指一边的陈华,慢理斯条的道,杜峰现在脑域已经开发到很变态的程度,自然是聪明异常,对于陈华这可以媲美奥斯卡影帝的演技,杜峰却是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你说什么?我真的不明白!我看你还是快点放了我吧,我爸爸已经知道我被你们绑架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可是陈氏家族的二公子,你放心,你们不就突个财嘛,要多少钱,我给你们就是了!”陈华还想继续装,他当然知道杜峰不会是为了钱,他做了什么亏心事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不过现在他除了继续装糊涂之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在心里面,对于杜峰他是越来越好奇和害怕了,他不知道一个杜峰如何会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竟然有如此多厉害的手下,这些人似乎随便一个都比还毒蜂高了不下一个档次。

    杜峰当然知道陈氏家族,不过他倒是现在才知道陈华居然会是陈氏家族的二公子,可惜陈华如此告诉杜峰实情反而更是激起了杜峰的凶性,妈的,陈氏家族就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了?老子今天就灭了小的,将来再找整个陈氏家族算帐!

    “哟嗬,原来是陈氏家族的二公子啊,失礼失礼!”杜峰赶紧站起来走到陈华的面前,弯腰作了个揖,一脸的震惊。

    陈华松了一口气,原来自己家族的名号还如此有用啊!

    “没事,大家也是误会嘛,这叫不打不相识,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嘛!”陈华一放松下来就开始打起杜峰的主意,不管怎么说如果能交上杜峰这个朋友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因为现在看起来杜峰的能量也是相当的大,而且更关键的是他还相当的神秘。

    “哈哈哈哈!”不仅是杜峰哈哈大笑,连一边的龙二跟龙七都笑得前俯后仰。

    “笑什么?在陈二少爷的面前都要收敛一点!”杜峰突然扳起脸来,对着一边的龙二笑骂道。

    “那个陈二少爷是吧,刚才忘了问了,你们陈氏家族是干嘛的?捡垃圾的还是街头卖狗皮膏药的?还是卖跌打丸的?”杜峰很正经的忍着笑向陈华请教起来,看得出来,杜峰现在憋得很难受。

    “你——”陈华几乎要气得吐血了,没想到杜峰会如此调戏他一顿。

    “你什么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死到临头了还在做梦,***,一会儿让你好好认识认识爷爷我!”龙二眼睛一瞪。

    陈华气得是咬牙切齿,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只好面无表情的道:“你们别太高兴了,警察一会儿就来了!”

    看到陈华现在将希望寄托在警察的身上了,杜峰阴阴一笑道:“怎么,你还指望着警察来救你啊?我实话告诉你,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一样救不了你的,当然,你放心,我不会要了你的命的!”

    听到杜峰不会要了自己的命,陈华果然下意识的放松了下来,可惜杜峰接下来的话又让他马上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过,我会把你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定让你真正体会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杜峰坐回沙发上,下意识的把冬儿当成了龙一搂在怀里,摸着后者的长发,微微笑着对陈华道,他现在的话听起来要多善良有多善良,要多纯洁有多纯洁。

    冬儿的脸稍稍有点红,眼角闪过一丝羞喜,却是乖巧的倚靠在杜峰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你,你,你敢!”陈华准备豁出去了,因为看起来杜峰并不会放了他,可惜他现在说话的时候却不再像刚才那样从容不迫了,也禁不住开始颤抖了起来。

    “你好像嘴还挺硬的?龙二,去给好好的给他松松牙!”杜峰给龙二下出了第一个指令。

    龙二嘿嘿的站了出来,色眯眯的看着一边的陈华,虽然现在他还不能**了陈华,不过他已经在开始幻想陈华在自己跨下生不如死的以头碰地的惨相了,他现在特别希望看到陈华屁股上一滩血迹的样子,他觉得那个样子一定相当的有趣。

    “滚,滚开!”陈华拼命的挣扎起来,可惜龙二的身手实在太厉害,所以尽管陈华本身有着不俗的跆拳道功夫,但因为刚才已经被冬儿两人尽情的折磨了一顿,所以现在哪里还会是龙二的对手,被后者三下五去二给按在了一边的椅子上,整个人跪在地上,下巴却被死死的压在椅面上。

    “咔”的一声,陈华的一颗牙齿被龙二生生的扳了下来。

    “啊!”陈华的惨叫声传出老远,杜峰皱了皱眉头,对着龙二严肃的骂道:“龙二,你妈的要他来什么男高音啊,这样吵得隔壁邻里睡不着觉怎么办?”

    “知道了,少主!”龙二转过头对着正在惨叫不已的陈华怒道:“你***,再叫老子现在就阉了你!害得老子被少主骂!”龙二手上一用劲,第二颗牙齿也应声被扳了下来。

    “呜!”陈华痛得是满脸流汗,泪水在眼眶里转圈,可就是没有掉下来,虽然他天生狠毒,可哪里遇到过如此惨忍的事情,但现在他却是不再敢像刚才那样大声叫了,因为他真怕龙二会阉了他,那样就算是死也不能瞑目啊!因为一个男人最大的悲痛并不是失去自由的陈华就猛的向杜峰扑了上来,他现在犹如被枪击的猛虎,虽然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却仿佛是回光返照一般,动作比平时似乎更加快捷了,而且双手击出也是呼呼带着风声。

    让大家都别动手,杜峰就那么嘻嘻的笑盯着陈华,等到陈华的身子已经扑到的时候,杜峰飞起一脚,后发先至的让陈华就那么平平的飞了出去,一式平沙落雁潇洒的落地,在杜峰刻意的保护下,陈华并没有受什么伤,于是刚刚爬起来的他又一次向杜峰扑了过来。

    杜峰是或拳或脚的就那么像是踢足球,又像是打蓝球一样将陈华在屋子里戏弄来戏弄去,这可累坏了陈华,虽然每一次都没有受伤,但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历经了二十多次的摔退之后,陈华所花的力气也达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端,这次摔在地上他没有再爬起来了。

    陈华终于慢慢被摔得清醒过来,虽然曾经在交大的小树林里看到过杜峰出手,也知道杜峰有几手,但他没有想到杜峰武功居然如此变态,将他这个跆拳道的高手都戏弄得这么惨。两眼无神的盯着杜峰,现在杜峰在陈华的眼中已经变成了魔鬼,他不知道杜峰接下来又会如何的折磨他,但他相信一定是更惨的,他现在开始不怕死了,他希望杜峰给他一个果断,否则可能一会儿真的如杜峰所说要求生不能求死亦不能了。

    “你是个男人就给我个痛快吧!”陈华虽然极力控制之下,但他已经不能将一句话说得圆满和清楚了,好在杜峰听得懂。

    “什么?就这么给你个痛快?你不会是做梦吧?”杜峰吃惊的道,向陈华勾勾小指头,杜峰笑道:“再来,继续上啊,你要是个男人就继续来吧!你看,我都舍不得伤你呢!”杜峰确是是舍不得伤了陈华,因为他怕自己失手伤了他性命,那样可就不好玩了。

    眼看自己的求情已经不可能打动杜峰,现在陈华已经是万念俱恢,只希望杜峰一会儿能给他留个全尸了,他坚信杜峰一会儿一定会杀了他的,刚才杜峰的两个手下就敢轻松的将几个特种兵打得面目全非,自然是不怕事的主,而且他本身也知道,男人有时候一旦疯狂起来可就真的谁也不考虑的,不要说他区区陈氏家族,就算是正规军队来了可能也不一定能制止得了,因为男人发了狂就连自己也控制不住的,人家**急了连M国佬都敢碰呢。

    看到陈华就那么瘫在地上,杜峰突然觉得没有成就感了,就像一个小孩子刚看到布娃娃的时候会兴奋莫明,因为他们以为自己从此有了玩伴,可惜玩过之后才知道布娃娃就是个摆设,完全不能让自己尽兴。

    “你起来啊!你是个男人就快点起来,再扑上来试试啊!”杜峰扳着面孔冷冷的对着地上的陈华喝道,可惜任他如何的责骂,对方就是一点也没有反应,就那么白痴般的睁着眼睛,偶尔眼珠子还转动一下,瞳孔却一点也不聚焦。

    “龙二,你带着龙七,一起将他拉到隔壁房间好好给我折磨一下!放开手脚搞,有多残忍就给我搞多残忍,否则真是难消我心头之恨啊!”杜峰朝一边的龙二下了命令。

    “好的,少主你放心,我这次一定不让你失望,我最近想了几种新方法,还没来得及试验呢,今天终于有机会了!”龙二一边说一边将陈华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拎了起来,走到门边又转过头道:“少主,要死还是要活?”

    “当然要活了,死了还玩个屁啊!”杜峰一烟头弹过去,龙七的身影也是一闪,两人一下子跑了出去,整个过程陈华像是个死人一样,也不挣扎也不叫喊。

    “龙云,这次事情办得不错,现在你先回去吧!记住,要好好干事啊,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杜峰朝一边的龙云道。

    “少主请放心,龙云一定不负少主所托!再说,为少主办事是龙云的荣幸和职责!”龙云施完礼退了出去,走的时候相当的激动和兴奋,在他心里,能够为少主办事,能够被少主夸奖几句,那可真是无上的荣光啊。

    看到龙云走了出云,杜峰这才将怀里的冬儿放了下来,刮着后者的鼻子道:“冬儿,少主的怀里是不是挺舒服?”

    冬儿低头头坐在那里不说话,不过脑袋却还是轻轻的点了点。

    “龙云喜欢你是吧?”杜峰突然笑嘻嘻的问道。

    冬儿一下子抬起头,连连摇头,急得都快要哭了,委屈的道:“没有,少主,冬儿从来没有喜欢过别的男人,冬儿发誓——”

    杜峰一把将冬儿的嘴巴捂住笑道:“我看他走的时候盯了你一眼,就随便问问而己,你激动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