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纪少秋是接到陈博留在酒楼外面的手下报告才赶过来的,那个打电话报告的家伙看到杜峰等人进去那么久也不见任何动静,他还算机灵,于是就再次派出两名特警进去试探了一下,过了几分钟也没见两人出来,知道出了事情,于是赶紧向纪少秋打电话报告。

    刚刚调任SH市公安局长的纪少秋是火爆脾气出了名的,几十年的军人生活让他变得相当的雷厉风行,到了SH也确实办了几个大案,所以虽然老百姓对这位新来的公安局长并不怎么认识,不过在公安系统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主,不仅仅在公安系统他很有几分名气,就是SH的黑道也都知道SH来了一位铁面包公,不但拒绝了青帮老大的屡次秘密宴请,更是将以前嚣张得不得了的几个小黑帮也镇压得服服帖帖的。

    纪少秋能当上这个公安局长,倒并非全靠关系,虽然他有个表哥在中央某部任职,而且职务还不低,但他从来不去多接触,为的就是避嫌,他要靠自己的成绩来升职,而不想靠关系,甚至那种靠关系升职的人他还非常看不起。

    纪少秋当年服役的BJ某特种部队,那可是经常要接触到中央一线首长的部队,就像是古代的锦衣卫一样,从一名普通的士兵到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他足足用了十五年,在这个位置上,他又呆了8年,从18岁入伍到现在41岁,整整23年,他立下的战功数不胜数。

    纪少秋并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所以虽然大家都知道他立下的战功很多,却并不知道倒底有多少,其实他有一个专门放勋章的箱子,现在半箱子的勋章中仅一等功的就有十多枚,这对于一个职业军人来说,绝对是无上的荣誉,所以纪少秋就觉得很满足,就打算一辈子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了。

    不过是块金子就总会发光,这个理论看来在他的身上也能得到解释,虽然纪少秋自己不显山不露水,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央领导的眼睛更是雪亮的,于是在某个平常的早晨,纪少秋正在操场上跟士兵一起训练,(这丫的贱喃,当了最高指挥官还天天跟士兵一起操练。)一纸调令就被送到了他的手上。

    对于一般人来讲,SH市公安局长这个位置绝对是个美差,而且相当有前途,因为前几任的公安部长就全都有在SH当公安局长的经历,而且这似乎基本成了一种规律,要想进入中央,必须先来SH。可就是如此的美差,纪少秋倒一点也不热衷,对于一个18岁就进入部队,服役了20多年他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兵了,可原来就已经打算终老在部队的他现在看到这一纸调令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更是相当的为难。

    纪少秋自然知道将他调入SH也就意味着自己被中央看上了,可能早晚会进入中央,这对别人来说是一种诱惑,对他来说也一样是一种诱惑,可他现在却对部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虽然他的父母还健在,但二十多年来他加在一起可能也没在家里呆到一个月,所以部队也就相当于他的第二个家,甚至部队给他的这种感情比他家给他的感觉还让他难以割舍。

    中央的调令可不是随便下的,也由不得他想东想西,到了最后他还是来了SH,不过走之前他可是跟中央某领导人,也是他曾经的老首长深谈过一次,他也立下了军令状一定不辜负老首长的厚爱及党的培养。

    可本来就准备来SH大干一场的纪少秋,刚刚才干出了一点成绩,就遇到了陈华这件事情,陈华是陈氏家族的二公子,陈氏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小家族和小财团可以比的,如果说陈氏家族要在SH跺跺脚,说全世界都要抖三抖当然夸张了点,但在SH,甚至在Z国,那商界可绝对是真的要抖三抖的。

    纪少秋现在有点为难,以前告陈华的案子可不少,虽然被压了下来,但那些卷宗可没有销毁,这些卷宗又正好被纪少秋看到了,所以他明白这个陈华虽然有些才干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从内心深处来讲他巴不得有人绑架陈华,最好连他的小GG都割了,免得他以后再出去害人,但陈华真正被人绑架了,他却还是不得不拼命的要救他出来,因为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让整个SH市市委的人都震惊了,甚至还惊动了中央某位大佬,所以纪少秋要考虑公安系统的面子,更要考虑陈氏家族的影响力。

    纪少秋得知陈博居然出了事,本来以为可以轻松搞定的事情现在也立即变得复杂和让他震惊了,是谁如此大胆,居然还敢为难陈博了?别看纪少秋看起来脾气火爆,实际上却是个心细之人,来SH之前他就对陈博这些各区的局长都做了详细的了解,他得提前了解他们的过去以及社会关系,以便于自己的工作能够更加顺利的展开。

    知道陈博与青帮的龙啸云居然还关系非浅,纪少秋也就难免会浮想涟涟了,心里也是有心除去这个陈博这个害群之马的,但他同时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强龙不压地头蛇,不说陈博现在与青帮的关系密切,青帮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培养了多年的搭挡,先说自己来SH也不久,屁股还没坐稳,所以当务之急,是该好好破几个大案子,将手下的一批人团结到自己的身边,再慢慢清除像陈博这种毒瘤。

    说到大案那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但对于纪少秋来说,似乎这不再是机会,而是挑战,因为杜峰已经将陈博和一干特警全部打伤了,这是一种挑畔,对当权者的**裸的挑畔,所以纪少秋就发火了。

    纪少秋这次动的是真火,他觉得陈博等人真无能,几十个人拿着枪居然被几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给伤成那样,子弹倒是扔了一地,难道就不知道开枪吗?要知道,现在这个时机开枪也不会有什么不妥的啊,国家对于这些敢公然对抗政府的“乱民”可是从来都不会犹豫手软的啊,再说按陈博的性格,也不可能不开枪啊!

    带着这种疑惑,纪少秋更是对龙一几人感到由衷的愤怒,作为军人出身的他,那是绝对不能容忍有跟政府公然对抗的事情存在的,现在遇到了龙一几人,尽管其中有两个女孩子,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令开了枪。

    可开了枪他才知道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看到手下人的子弹打到龙一周围就自动往地上掉,对方除了身体晃了晃一点事儿都没有,这一时把纪少秋搞蒙了,自己开枪试了一下,效果没有什么不同。

    难道今天遇到鬼了?要不怎么会刀枪不入啊?这是纪少秋的第一个想法,不过很快他又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他可是典型的无神论者。难道是气功?可天下哪有这种气功啊,他自己也会一点气功的,就算再厉害的气功也不可能会挡得住子弹吧?而且还是一次性这么多子弹都挡住!

    纪少秋醒悟过来,有点不信邪的再次命令开枪,可一蓬枪林弹雨过后,对面几个人依然一点事儿都没有,纪少秋还不服气,再次命令开枪,这次终于有点变化了,看到龙一的身子晃了晃,脸也变得有点红了,而且细心的他也看到了龙一额头的汗水,纪少秋顿时确认下来,看来真是气功啊,这气功也太变态了!

    看到龙一就快坚持不住了,纪少秋心里暗喜,现在他可没有时间去想别的,正准备先开枪将几个胆大妄为的歹徒击毙,杜峰正好就出现了。

    面对杜峰闪电般的身手,纪少秋心里一惊,难道他比这个女孩子还要厉害?事不宜迟,军人出身的纪少秋知道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了,所以果断的下了开枪的命令。

    纪少秋其实有想到杜峰可能也有比较厉害的身手,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杜峰居然变态到如此的地步,而且他从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想过的诡异现象如今就真的出现在他眼前了,难道真的有鬼?纪少秋揉了揉眼睛,不错,那些子弹现在确实停在空中,高速的旋转可就是没有办法突破杜峰身体两尺的距离,嗡嗡的声音有点刺耳,吵得纪少秋跟一干手下心里微微有点发凉,都暗暗吞了吞口水,没有一个人说话。

    子弹围成一个圈,一直在旋转,突然,杜峰的衣服无风自动的从内向外鼓起,而周围的子弹也在这一瞬间掉转了个头,向来的方向飞了回去,还好,到了纪少秋等人的身前,这些子弹又全部停了下来,不过现在却没有再发出什么响声了,叭的一声掉在大家的面前。

    “都给我滚出去!”杜峰一声暴吼,他现在有点生气,因为龙一差点就被对方伤在这里,一边右掌在龙一的背上轻拍了一下,龙一缓缓的睁开眼睛,感觉到一股雄厚的内力从杜峰的掌心传了过来,龙一闭目飞速的运功一个周天,立即就感觉功力恢复,倦意尽去。

    “少主,对不起——”龙一的嘴被杜峰用手挡住,笑道:“龙儿,以后不要再对我说这三个字。”

    看龙一点了点头,杜峰将他扶正,这才转头望纪少秋这边望去,刚才一声暴吼,一干警察都不由自主的退到门口,连纪少秋都退了两步,但他终于还是站住了,而且手一挥,退到门口的人再次转到他身边,不过他心里却相当惭愧,自己一干人可是代表着执法者的警察,可被敌人一声吼就吓得全都退了下去,这对于一个军人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

    “你们为什么还不走?难道一定要等我生气了让你们跟他们一样你们才舒服?”杜峰皱了皱眉头,指着一边已经晕迷过去的陈博等人,老实说,刚刚折磨了陈华一番,杜峰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很好,而且他看到纪少秋居然只是退了两步就站了回来,从纪少秋的眼里,杜峰看得出来这个人是条汉子,至少有点胆气,所以杜峰不忍心伤害了他。

    “哼,我们为什么要走?我身为公安局长,我的工作就是抓住你们这些不法份子,我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我为什么要走?”果然不愧是军人,纪少秋的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

    “你是公安局长?哪个局的?”杜峰一愣,以前不是张得鸣吗?

    “这是我们SH市新来的公安局局长!”一个警察看起来是纪少秋的直系下属,这个时候站出来帮纪介绍道。

    “张得鸣呢?原来的局长不是他吗?”二峰奇怪的道,难道这老小子栽了?

    “你认识他?”纪少秋皱起眉头,看杜峰那样子倒真像是认识前任局长啊,如果真是那样事情就更复杂了,因为这个张得鸣现在可是调到了中央去了,虽然现在的置位并不是特别重要,但至少也算是“京官”了,而且所接触的可都是大佬级的人物啊。

    “不认识!”杜峰不再好奇,管他呢,反正我也不一定要依仗他帮什么忙,自己现在好呆也算是少将呢,说起来也够拉风了。

    “快将人质交出来,然后跟我们回警局,我可以算你是自首,否则,你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纪少秋立即转入正题。

    “人质?我又没有绑架,哪来的人质?再说了,我干嘛要自首啊,我又没犯法!”杜峰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现在的情况说不得只能这么干了。

    “你们绑架了陈华跟另外一名女同学,现在那名女同学你们都放出来了,我看你们还是快点把陈华也放出来吧!不要以为你们有点气功就了不起,你们要想清楚了,你们现在是在与政府作对!”纪少秋搬出政府这个强大的后台出来,试图让杜峰自己放出陈华来,他心里可没真想杜峰自首,不过能救出人质那也算是先解了燃眉之急了。

    “哦,你是说陈华啊?不错,这家伙是我将他关在上面的,不过我关他那是有原因的,再说刚才出来那女孩子,可是我女朋友啊,丫根儿就不是绑架,这些事情你们就不要管了,该干嘛干嘛去吧!”杜峰摆摆手道。

    看着龙一跟冬儿两个美女就站在杜峰身边,而且从两女看杜峰的眼睛里,纪少秋也能看出她们与杜峰的关系绝对不一般,所以对于杜峰现在的话他当然不会相信了,剑眉一竖道:“难道你真要与政府为敌?”

    “当然不是了,我可是良好市民,怎么可能跟政府为敌?这个大帽子我看你还是不要乱给我扣在头上,再说这个也不是你想扣就能扣得了的!”马上就要执行保护胡总理的任务了,杜身还指望着借此向小RB示示威,再向胡总理讨点什么好处呢,这个关口杜峰也不想跟政府出现什么不愉快,所以说话的语气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冲了。

    “那就快点交出陈华!”纪少秋现在也不再叫杜峰自首了,先救出陈华来再说。

    “哦,没问题啊,你看,这不是来了吗?”

    杜峰的话一说完,龙二跟龙七就跟着出现在楼梯口了,手上提着一个人,叭的一声扔在地上。

    “少主,任务圆满完成,这小子这辈子也别再想碰女人了,哈哈,而且我保证他这下半辈子也只能在床上渡过了,而且一定会经常梦到我们的,嘿嘿!”面对端着枪的纪少秋一行人,龙二简直是视若无睹,直接走到杜峰的面前来复命。

    “还有没有一口气?”杜峰笑道。

    “少主说笑了,你吩咐让我留他一条小命,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他见了阎王啊,而且就算他想死,都没这么容易!”龙二笑着凑了上来,又开始拍杜峰的马屁了。

    “那就可以了!好吧,事情干完了,我们也该走了!”杜峰说着就准备走人。

    “慢着!”纪少秋赶紧拦住几人,他跟手下一众人看到地上的那个血肉模糊的男人一动也不动,实在不相信龙二所说的话。

    “他真的就是陈华?他没死?”纪少秋吞了吞口水,他见过不少死人,也杀过不少人,但还真没看到过有谁像陈华现在如此凄惨的。

    “当然了,你可以派人去检查他的心跳嘛!”杜峰笑道。

    一个警察强忍住想要吐的冲动走了过去,将手探到陈华的鼻子上,转过头对纪少秋点了点头,接着跑到一边终于哇哇吐了起来,刚才他没有看到陈华的样子,因为陈华像烂泥一样缩成一团的,现在他看清楚了就真的再也忍不住了。

    “你们还是要跟我回警局!”纪少秋虽然明知道挡不住杜峰等人,但他还是咬牙坚定的道。

    看到纪少秋如此的固执,杜峰也有点感动,看起来这个家伙调到SH来,SH的坏人可要小心了,不过对于SH的市民来说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你是军人出身?”杜峰突然道。

    纪少秋奇怪的点了点头,他不明白杜峰是什么意思。

    “好,就看在你是军人出身,又有军人的样子,我给你一个理由,不让你为难!这个陈华跟RB人勾结,出卖国家机密,我这是替国家惩罚他,这下你满意了吧!”杜峰这句话声音很低,仅仅纪少秋能听到,但杜峰将国安局给办的那张证件送到纪少秋面前可是把后者吓了一大跳。

    “我们走!”杜峰转过身抱着百合首先往门外走去,门口两个有点骨气的警察一下子拦在杜峰面前。

    “放他们走!”纪少秋头也不回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