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叔叔,他们为什么突然放我们走了?”小百合轻声在杜峰的耳朵边问道,今天的遭遇绝对可以影响小百合一生了,不仅是她,估计平常人一辈子也绝对不会碰到这种状况,那可是真枪实弹啊,所以小百合现在还有点惴惴不安,担心这些警察从背后放冷枪。

    杜峰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轻声道:“因为叔叔惩罚的是坏人!”

    小百合悄悄的瘪了瘪嘴,她并不像杜峰想象的那么幼稚,家庭的惨变让她比同龄人早熟得多,不过既然杜峰要将她看成小孩子,她也不愿意去争辩什么。

    刚刚走出门外杜峰手一挥,当先又退了回来,没办法,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已经围了几十个记者,虽然杜峰的反应非常快,但还是被人拍了张照,所以他不得不马上又退回大厅里面。

    纪少秋看到杜峰又退了回来,刚刚松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不理解杜峰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现在看向杜峰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什么恶意了,有的是一层不解和敬意。他本人虽然也是少将,不过他可是经过多年的打拼和立功才换来的,可杜峰如此年龄就是少将,而且更夸张的居然是国安局的总顾问,这让他多少有点不解。

    不过,跟杜峰的神秘身份比起来,杜峰的身手更能让纪少秋佩服,多年执掌特种部队的他,自然也是精通散打及一些民间拳法,特别是一套军体拳虽然简单,却被他练得出神入化,但他却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杜峰的对手,虽然杜峰根本就没有跟他对敌过,他相信这一点,他甚至相信杜峰身边的随便哪一个都可以轻易的打败自己。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纪少秋现在对杜峰还是充满敬意的,军队出来的人都这样,不相信权位,但相信拳头。

    “哦,你叫什么来着?”杜峰指了指纪少秋,笑嘻嘻的问道。

    “你——”一个警察估计是看不下去了,杜峰实在是太嚣张了,所以他跑出来准备指责杜峰。

    “哦,我姓纪,名少秋!”给那个忠心的手下递了个眼神,纪少秋赶紧站出来答道,虽然他心里确实对那个手下多少有几分感激,但他现在可不希望他跑进来插一脚,好不容易把这件事情摆平了,回家可以写报告也就是了,如果杜峰再因此发点怒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可就不好办了,想办了杜峰可他是国安部的红人,可要是不办那也说不过去啊,要知道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

    对于纪少秋那个手下的抢白,杜峰并没放在心上,向纪少秋招了招手道:“纪局长,你过来一下,我们商量个事儿!”

    看到杜峰神秘的样子,纪少秋规规矩矩的走了过来,完全不顾下属们惊讶的目光,杜峰将他拉到一边嘀嘀咕咕了几句,后者赶紧是连连点头,现在两人哪像是警与匪啊,简直像是哥们儿一般,完了杜峰还不忘拍拍纪少秋的肩膀。

    杜峰这随意的一巴掌拍下去,立即将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纪少秋也是满脸堆笑的,甚至还有些许的激动,杜峰能徒手挡子弹,基本上属于奇人异士一类的存在了,而现在纪少秋却能跟杜峰把手言欢,他心里自然是难以平静的。

    “明白了吗?”杜峰向纪少秋挤了一个眼色,后者笑着点头,转过头对着一个警察道:“你带人出去,将周围的记者招集起来,将他们的胶卷没收上来销毁,而且严禁将今天的事情捅上媒体,而且尽快将周围的人群驱散,实在不行就说这里在拍戏或者说在演习啥的都行!”

    纪少秋现在才表现出了他火爆和雷厉风行的一面,他可不管自己说的这两个借口外面的人是不是会相信,这些事情该下属去想去办,他现在只管下命令就OK了。

    十分钟后,几个警察回来复命,一切办妥,杜峰这才跟纪少秋握手告别,整个事件到这里算是圆满结束了,杜峰出了酒楼,周围果然清静,看不到一个记者和看热闹的人了,而街头则停着龙五开来的车子。

    杜峰算是解脱了,清静了,却扔给纪少秋一个烂摊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陈博,再看了看杜峰交给他的那份陈博刚才自己写下的“认罪书”,纪少秋心里对杜峰的感激又多了一层,这次虽然陈华这件事情没有立下什么功,但却能将陈博这个害群之马纠出来绳之于法,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叫了两个人将陈博叫醒,刚刚睁开眼睛陈博就下意识的外后退,拼命的叫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了,我什么都招了,饶了我吧——”刚刚叫到这里,才发现迎面朝自己走过来的并不是龙十三或龙五了,反而是自己一向惧怕的顶头上司。

    “局长!”陈博弱弱的叫了一声,拼命的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想要搏得纪少秋的同情,可惜后者却只是嘿嘿冷笑了一下,将陈博刚才亲自写下的“认罪书”在他面前展示了一下,又收进怀里,陈博已经吓得面无血色,这些年他做过多少坏事,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自己可是心知肚明得很,判重一点那是要马上吃枪仔儿的,判轻一点也是个无期啊。

    “局长,你听我说,刚才我是被迫的,那些都是那几个歹徒逼着让我写下的,我冤枉——”陈博开始展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来为自己辩解了,可惜纪少秋并不容他继续辩解下去,向旁边的两个警察点了点头,一双雪亮的手拷已经拷在陈博的双手上,人也跟着被两人扶提了起来。

    “局长,我真是冤枉的,你相信我吧,局长——”陈博拼命的挣扎,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小命可就在纪少秋这个冷面阎王的手上了,只要把那份“认罪书”当成罪证呈到法庭上那可就足够要了他的小命了。

    “陈博,要辩解你到法庭上去慢慢辩解吧,你曾经也是警察,虽然你现在被抓起来了,也九成九要被枪毙,但死之前我们会容许你请律师辩诉的,这是你的权利,我们是不会剥夺的,这是政策,相信你也清楚。带走!!!”纪少秋一声令下,两个警察不管陈博再是挣扎和哭叫冤枉仍然将他拖了出去。

    将陈博处理了,又叫人将这些特警一个个全部救醒抬了出去,纪少秋倚靠在墙壁上,身边的小吴马上跑过来给他搬来一张椅子,这家伙就是机灵,纪少秋一来SH就看上他了,所以他也就被调到纪少秋的身边,每次出去办案纪少秋也总是喜欢带着他,因为他总能在关键时候给他出点什么主意,虽然主意并不见得多高明,但有人出出主意总还是好的,再说,纪少秋刚到SH,缺的并不是警界精英,而是亲信死党。

    “局长,刚才那几个人是不是大有来头?”小吴与纪少秋的关系确实不错,这种问题他都敢问,不过纪少秋这次可没有对他客气,眉头一皱,道:“小吴,这件事情你别问,也给今天在场的所有的人下个死命令,今天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要绝对的保密,如果有谁敢泄露出去,那可是当泄露国家机密罪论处,大家都是执法工作者,相信这种罪名一旦成立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小吴冷汗都流了下来,赶紧直点头道:“是,局长你放心,我一会儿一定先办这事情!”

    “嗯!”纪少秋向小吴手一伸道:“烟拿来!”

    纪少秋以前很少抽烟的,只有到了他确实遇到难以解决的难题时才会抽上一支,小吴不知道他这个习惯,突然听到平时从不抽烟的纪少秋居然问自己要烟,尽管心里有点吃惊和奇怪,还是赶紧为这个顶头上司抽出支烟,再帮他点上。

    “谢谢!”看到小吴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边上,纪少秋深吸了一口烟,被呛得咳起嗽来,小吴准备帮他拍拍背,纪少秋手一拦,道:“那个,咳咳,小吴啊,你看这个陈华现在该怎么办?”

    小天讪讪的收回手,想了想认真的道:“说实话,局长,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看到纪少秋失望的瞪了自己一眼,小吴心里有点委屈,纪少秋没有告诉他杜峰的来历,尽管他心里知道杜峰绝对来头不小,但小吴现在却没有办法提出这个事情出来,自然也没有办法帮纪少秋出什么主意了。

    纪少秋脑筋转个不停,他也知道小吴其实确实不可能会有什么好建议,现在杜峰是撒手走了,却让他来帮着擦屁股,更让纪少秋郁闷的是,他还不得不帮着擦,并且还不能将杜峰的行踪和身份泄了密,他自然不能再把杜峰的身份告诉下属或是陈华的家人。

    不过,对于杜峰的身份纪少秋倒是比较理解的,作为国安局的总顾问,这个身份不仅仅是一种权威的象征,更多的还是一种责任,因为这个世界其实是很公平的,职位越高,所承担的社会责任也就越大。杜峰作为国安局的总顾问,其责任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但要想真正的在关键时候为国家出力,那就要懂得在平时韬光养晦,身份自然不可以让人轻易知道了,否则也就难以在关键时候起到本应起到的作用。

    可问题是,市委好交待,包括中央那边也好交待,因为国安局的帐他们还是要卖的,可陈华的家里人那边怎么交待呢?听龙二的口气,这陈华下半辈子绝对是要在床上躺一辈子了,而且刚才小吴也说过,陈华的下身也被杜峰给毁了,这一点才是让纪少秋感到头痛的。他可以像杜峰说的那样给陈华安上一个天大的罪名,可再大的罪名也不能虐待犯人不是,再说陈华就算真是犯人也该由法律来制裁他,而不应该由杜峰私下来惩罚他啊,这些可是政策,让他如何去向陈华的家人交待和解释。

    所以,纪少秋现在开始埋怨杜峰了,明知道陈华是个花花公子,并非什么好人,干嘛要留他一条命啊,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其实他才不知道,杜峰这可是为了更深切的惩罚到陈华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杜峰哪里会想到这样会给纪少秋出下不小的难题。

    “局长,局长!”看到纪少秋在那里发呆,烟头都快烧到手指还浑然不觉,小吴忍不住提醒道。

    “干嘛?”纪少秋将烟屁股随手掐熄扔在地上,这个时候他可不再讲什么卫生和素质了,反正现在这酒楼的大厅早就已经成了修罗地狱了,虽然没有死人,但到处的血迹和碎牙以及子弹什么的,都足以向人说明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不小的战斗。

    “要不,要不我们就先收队,将陈华先送到医院去吧,我怕,我怕再呆久了对他的小命有危险,再说,说不准他还有救也不一定呢。”小吴说的话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如果陈华现在的样子还能治好,不说还能碰女人,只要能下床走路,那都就真是见了鬼了,那丫根儿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其实小吴的想法很对,纪少秋也很是赞同,他一样不相信陈华还真的有救,但现在这却成了不是办法的办法,而且还是唯一的办法,所以他只好让小吴打电话叫救护车,自己则安排人将现场收拾一下,打扫一下现场。

    “一会儿,让大家先别走,把所有的人都召集起来,我有事要讲!”纪少秋一边往三楼的包间走去,一边给小吴下命令,他要亲自给大家下个封口令,否则他不放心,要是真把这些事情捅出去了,外面又有哪个报社或是电视台的记者不要命了,一旦整到媒体上去了,那可是想后悔都来不及的事情,所以他得慎重。

    “叔叔,你回来啦?”看到杜峰跟龙一带着小百合突然出现了,小雪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过她的这个称呼可是把杜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叫出来了,因为她以前可是从来没这么叫过,而且按她的年龄和发育,如果叫杜峰哥哥,杜峰肯定能接受,可要叫上叔叔这两个字,还真让杜峰觉得别扭,至少他会纳闷:难道我真就这么老了?

    “雪姐姐,我好想你啊!你怎么就知道抱叔叔,都不抱我啊?”看到小雪一下子扑到杜峰怀里,小百合嘴巴嘟得老高,而且话里隐隐已经有点醋意了,当然大家都以为她是在吃小雪的醋,孰不知这丫头也是人小鬼大,这醋意又另有意味。

    “我才不想你这个小屁孩呢!”虽然小雪嘴上对小百合依然是那么一副老气横秋的态度,但还是走过来用指头在小百合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以示亲热。看到小雪笑容满面的过来跟自己“打招呼”,虽然这种方式有点特别,不过小百合已经满足了,前段时间她可是小雪的跟屁虫呢。

    小雪将小百合拉到一边去索要礼品了,这是临去英国前小雪就交待过的事情。杜峰这才将燕子跟肖婉婷搂到怀里,在两人耳边分别说了两句话,立即将两人闹了个大红脸,不过两人最后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了杜峰那个无耻的要求,可点完头以后,燕子跟肖婉婷互相看了一眼,又不禁一起羞得将头低了下去,都在心里叫道:(哥哥)表哥这次回来怎么一下子提出这么羞人的要求啊,居然要自己两人晚上一起陪她睡觉,真是羞死人了!

    看到两女低下了头,杜峰这才将两人放开,色眯眯的笑了起来,看到珍姐笑着站在一边,虽然眼里满是兴奋和高兴的神色,但却并没有在众人面前表现得过于热情,其实就算她如此的含蓄,大家一样是心知肚明。

    “燕姐,我们去厨房做饭吧!”肖婉婷笑着向燕子打了个眼色,燕子也是呵呵一笑跟着往厨房而去,刚刚到了厨房门口,肖婉婷又转过头来对一边在沙发上跟小百合打成一片,一边却偷偷的在瞧杜峰的小雪道:“小雪,快点进来帮忙,做晚饭了!”

    “现在才4点而己,怎么要这么早就做晚饭啊?再说厨房连菜都没有,我看你们怎么做!”小雪低声的抱怨道,不过对于肖婉婷的话她可不敢不听,还是乖乖的跟了上去。

    小雪的声音很低,不过龙一还是听到了,对着小百合招了招手,道:“来,百合,我们去超市买点菜吧!”小百合一愣,转眼看了大家一眼,欣然的跟龙一出去了,客厅里顿时只留下杜峰跟珍姐两个人了。

    对于大家的配合,杜峰心里是非常清楚的,他也自然不愿意浪费了大家一番好意,一把搂住珍姐就吻上了她的小嘴,虽然最近太忙已经很久没有跟珍姐做过爱了,但一抱上珍姐,杜峰立即就感觉到一股止不住的**从小腹升起,想想珍姐可是身具名器,杜峰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不顾珍姐红着脸的假意挣扎,直接将她抱到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