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山田太一郎与竹园君两人刚刚回到自己房间就开始抱怨起来,因为他们被井上腾野分配到的任务仅仅是协同他人战斗,说白了也就是当炮灰,作诱饵。其实他们被派到Z国来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们不怕死,但作为一名武者,而且是RB小有名气的两名忍者,他们不能容忍被人轻视,这不仅仅是对他们个人能力的不信任,更是他们家族和师门的耻辱。

    但对此他们却无能为力,除了现在回到自己房间抱怨几句外,开会的时候他们都是毫不犹豫的接下了任务,因为他们明白现在他们代表的是国家,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全RB最优秀的存在,自己虽然也非常优秀,但相比起来却绝对不是此次过来的这些人中的最厉害的存在,这一点他们很清楚。

    再说,明天并不仅仅是他们被当成了诱饵,往大的计划上讲,整个忍者队伍27名忍者其实都可以说是诱饵,当然这其中有人是可以临时变换角色,从配角变成主角的。因为所有的忍者实际上并不是本次刺杀行动的核心,真正出手的是那个还没有到酒店的神秘队长。

    这个神秘的队长虽然大家都没有见过,但没有人敢怀疑他杀人的手段,因为据说他是逆龙道请来的,虽然他确实是属于逆龙道的人,但连逆龙道的龙头老大要让他出手都要请,可想而知他本人在逆龙道的地位也是相当尊崇的,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个神秘的队长这次来Z国是近六十年来第一次出山,他本人一直隐居在富士山脚下的死亡森林中。

    逆龙道在RB几乎是神话一般的存在,除了关键时候出来为帝国效力之外,一般情况下根本就是隐居起来不入世的,但几乎每一个真正的武者在修习武艺之前都要被师门叫去训话,而训话的内容就包括逆龙道的存在,从师门长者们眼中的佩服和羡慕的神色就能够很清楚的说明一个问道,那就是逆龙道绝对是至高无上的,逆龙道的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厉害的。

    山田太一郎跟竹园君在沙发上坐下来,从酒柜里拿出两瓶威士忌,虽然井上腾野明令今天晚上绝对不可以饮酒,一定要早早休息养精蓄锐,但他们可不会听这一套的,因为他们是高贵的忍者。别看这次小RB派了这么多忍者过来,真正全RB的忍者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三位数,而他们的身手在这近千名忍者中又绝对可以排进前一百名,他们在家乡那是倍受尊崇的,所以这次才会被派到Z国来执行任务,可就算是井上腾野本身的武功确实比他们略高一筹,依然管不了他们。

    “两位好雅兴啊!”龙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倚靠在窗台的地方,似乎早就来了,坐在窗台上,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却在专心的剔着指甲,看起来龙二现在笑得相当悠闲自在。

    刚刚举起杯子还没有来得及碰杯,突然听到窗口方向居然有人说话,山田太一郎跟竹园君飞速的放下杯子,一晃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两柄匕首来,两人都是左右各执一柄匕首,现在站起来也是非常有讲究的,不管龙一从什么角度攻过来,似乎都难以让两人同时受创,相反在某一人受到任何角度的攻击的同时,另一个人都能够很轻松的从另外一个角度相救,当然也能向龙二发动致命的一击。

    两人拿着匕首,不丁不八的站在那个特殊的位置上,两人都是精神高度集中,谁都不敢稍微动一下,似乎龙二虽然现在看起来很悠闲的坐在那里没动,却给他们一种感觉,如果自己稍稍一动,龙二绝对可以很轻松的用匕首划破他们其中某一人的喉咙。

    确实,龙二虽然没有动,但早就已经用气机将两人锁定,就等着两人动呢,最好是两人一起向他攻击,那样他就有把握在半秒钟之内很轻松的将两人格杀在当场,龙二有这个把握,而且这种格杀的手法他用了不下数百次,也从来没有失过手。

    “不错,不错,你们配合得可真好啊!”龙二居然翘起腿开始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还从旁边拿起一杯红酒,咕咕的喝了起来。看来龙二真的是早就进来了,都将酒都准备好了。

    这让山田太一郎和竹园君又是一惊,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龙二,而且进来之前他们已经用气机在屋子里搜索了一番,确认没有人才进来的,可龙二明明就早就在这里了,那说明什么,说明龙二早就练到将气机隐藏的境界了,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龙二的武功一定高过自己两人太多,因为就算是师门的长者也没有一个人能练到龙二这种境界。

    两个小RB互相盯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惊骇。虽然明知道龙二的武功要高过他们,但山田太一郎与竹园君也是出了名的孤傲,在这种情况虽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并不怎么乐观,但就算龙二要对付他们,他们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三个人就这么呆在原地,谁也不愿意先动一下,不过龙二可比两个小RB轻松多了,他不急,也不刻意的准备什么,他只需要等两个小RB不耐烦的时候攻过来,那就他就可以施展出雷霆一击了。

    山田太一郎和竹园君的耐心渐渐被磨光了,终于,两人互相望了一眼,一个闪身就消失在龙二面前,龙二的眼睛微微眯起,感觉到身体两侧同时传来一股凌利的刀风,砰的一声捏碎了左手的杯子,右手匕首闪电般向右划出,而左手的碎玻璃去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呼的一声往左边飞掠而过。

    只是微微传来两声轻弱的哼声,龙二的面前已经多了两具尸体,其实还不算是尸体,因为山田太一郎与竹园君正拼命的捂紧自己的喉咙,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双目圆睁,惊恐而绝望的盯着龙二,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喉咙喷出的鲜血。

    龙二这个时候早就退到了一边,看到两人如此的情形,龙二还颇为不解恨,将右手的匕首在两人的脸上抹了几下,本来就只沾了几滴鲜血的刀刃立即就变得跟原来一样光亮,而且刀刃似乎更见锋利了,在灯光下微微泛着冷光,让地上的两人临死前还有点寒冷的感觉,禁不住想要缩缩身子,却哪里能够动得了?

    龙二嘿嘿一笑,蹲了下来,捡起地上的一柄匕首,喃喃的道:“这小RB造的匕首还真是不错,嗯,够锋利!”话一说完,龙二扬起匕首给了两人一个痛快,随着两颗脑袋咕碌碌的滚到一边,龙二从地上抓起两个脑袋却发现两人死了以后犹自睁着一双惊恐的双眼盯着自己,龙二用手抹了几把,却始终不能让他们闭上,看来他们是真的死不瞑目啊。这让龙二有点不爽,冷哼一声:“如果你们再不闭上眼睛,我就不客气了,别以为你们死了老子就拿你们没有办法了,嘎嘎!”

    也许是龙二的威胁真的起到了作用,反正两人的眼睛这次是真的闭上了,当然,这还是龙二用手硬给抹得合在了一起。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犹自还在颤抖,龙二对于自己的动作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将脑袋放在沙发上,抓起两人的身体,咝的一声撕成了两半,随手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跟龙二杀人的悠闲和残忍相比,龙十三的动作算得上是优雅而漂亮,两个忍者刚刚进入自己的房间,只发现喉咙一痛,人也失去知觉,而后脑袋就搬了家,其实对他们来说,这样的死法虽然让他们死得有点莫明其妙,但却少了许多痛快和折磨,这无疑是他们的幸运。

    龙十三杀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在快的前提下,他的动作似乎是所有龙卫中最漂亮和飘逸的,匕首每每挥起就绝不空回,而由于挥手的速度太快,往往让对手看到的仅仅是匕首闪过空中时留下的一抹漂亮的残影,到死的时候,他们依然还沉浸在那种美的感受当中,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龙十三要杀的人,绝对是幸运的,至少在死之前还能看到那一抹美丽的幻影。

    龙七的动作就是结合了龙二跟龙十三的特点,动作很酷很漂亮,但结果却是很残忍。两个忍者一进入房间就看到了龙七的枪直接指着自己的头,但两个忍者却一点也不急,一晃身就消失了,就那么凭空消失在龙七的眼前,当然,这也是龙七故意手下留情的缘故。

    对于龙七来说,不要说两个忍者,就算是20个忍者,他也有足够的把握在半分钟之内干掉他们,但现在不行,因为他的沙漠之鹰声音太大,虽然今天龙七为自己的爱枪装上了特制的消声器,但这样开枪依然会发出不小的声响。

    所以龙七故意放任他们施展出忍者的看家本领,隐身术一施展开来,两名忍者已经飞快的掠到龙七的两侧,两柄匕首突然出现在龙七的脑袋左右,同时飞速的刺了过来。可就在这么一瞬间,龙七的身影也诡异般的消失了,接着,两名忍者就发现自己的腰身一麻,整个人不但不能说话,连身子也不能动一下,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不禁同时惊骇莫明的睁大了眼睛盯着龙七消失的地方。

    龙七并没有从原来的地方出现,反而从一边的沙发上坐了起来,走到两人的身边,左看看,右看看,思考了一下,终于打定主意。只见龙七将枪放在口袋里,双手各提起一个忍者像是提着一只小鸡一样轻松的把两人拎到卧室,先往床上一扔,再用背子把一个人包裹了起来,连脑袋都没有留出来,这才掏出枪,往被子上一抵,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嘣”的一声,枪声非常微弱,但被子却慢慢被血浸湿了,龙七把被子一掀,那名忍者的整个脖子部位都是好大一团血肉模糊,几乎就看不出原来有脖子的痕迹,而忍者现在却是双目暴睁,鼻孔中还犹自留着鲜血。龙七并不是就这么罢休,从一边抓起刚才两名忍者使用过的匕首,将忍者的脖子上还余下的一点筋和肉割断,将脑袋扔到一边的地上,这才转过头看向另外一名忍者。

    龙七这么一看乐了,哈哈,另外一名忍者居然吓得尿裤子了,看来忍者或是死士也不一定人人胆大嘛,只要是人,那就对死亡都是一样的惧怕啊。龙七可不管这名忍者现在的状况,依葫芦画瓢的取下他的脑袋,这才扬长而去。

    对于龙七来讲,杀人是一项很开心很有乐趣的事情,所以他每次杀人的时候一点也不急,只要将对手牢牢的控制在了手里,他就开始追求那种杀人过程中的满足满了,说起来,龙七这也是另外一种变态啊。

    井上腾野手上握着匕首人也跟着兴奋了起来,杀人如麻的他并不害怕战斗,甚至越是战斗他越是兴奋,对手越强他也会一定程度的变强,所以在他家族看来,他似乎天生就是一名武者,而且属于天才型的那种,而在家族的刻意训练下,虽然没有经过名师的指点,但就是几招简单的刺、劈,斩,拔,挑也让他练得几乎是出神如化,所以现在仅仅才30岁的他在RB就挤身国内杀手界的前五名,这的确是创造了一个不小的奇迹。

    井上腾野还是杀手界前十名杀手中唯一一个出自普通的家族的人,而其它九名要么出自武术世家,或是名门望族之后再转投于一些著名的武术帮派才学得的一身功夫。井上腾野不会忍术,但他却比一般的忍者强得多,因为凭借着多年的战斗经验,他已经逐渐挖掘出了一些六识方面的潜能,也就是说,就算有一个忍者在他面前施展忍术,他也能清楚的感知到对方的位置,这也是刚才他一进屋就能感觉到杜峰的位置的原因。

    “你是谁?”井上腾野并不是第一次来Z国了,居然还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这让杜峰多多少少有点好奇。

    “我是谁?也许我是谁你可能不知道,不过我要是讲起我干过的一些事情,我想你一定就什么都明白了。”杜峰端起茶杯浅饮了一品,好整以暇的道。

    井上腾野没有说话,不过却紧了紧手中的匕首,可能杜峰的话要是对不了他的口胃,或许他会选择跟杜峰一战,因为很明显杜峰今天的来意不善,而且本身也足够的强大,正因为杜峰足够强大,所以井上腾野才更想与杜峰一战。

    “我前段时间去过你们RB,而且还赢了不少的钱——”杜峰故意笑着停了一下,果然,一听到这里井上腾野的眼睛一亮。

    “当然,我也杀了不少的人,比如东升酒吧,比如黑凤赌城——”杜峰笑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井上腾野的眼睛已经不再仅仅是亮了起来,还射出一股仇恨的眼光。

    “八嘎!”井上腾野举起手中的匕首跃跃欲试,情急之下也不再使用中文。

    “猪始终是猪啊,就算你学会了说几句人话,但依然是还是猪,哎,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了!我知道你们这次为什么来SH!”杜峰一点也不着急,他知道井上腾野不会突然向自己杀过来,因为他从井上腾野的眼中看到了一股武者的骄傲,而真正的武者肯定不会偷袭的,这个规则在RB是人人皆知的。

    “你知道什么?”井上腾野真的已经决定接下来与杜峰要大战一场,所以说话的时候反而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冲动有时候不仅仅是魔鬼,更多的时候会让自己的发挥失常,严重的时候就会丢掉性命。

    “你们不就是想过来刺杀我们的总理嘛,哈哈!”杜峰笑道。

    “原来你真是政府派过来的,你们Z国人真卑鄙,嘴上说要与我们友好,没想到私底下去却派人过来搞破坏!”井上腾野一字一句的咬牙道。

    杜峰手指在嘴唇上左右摆动道:“NO,NO,NO,我只是一名普通的Z国人,而我做的一切也只代表我个人,请你不要与国家联系在了一起。当然,现在我们争论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当我决定告诉你这些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杀了你了!你实在不该来Z国,你的修为在你们那个猪的国度,一定算是高手了,可惜你却来了我们Z国,而在Z国,你这种角色,我真的是不屑出手的,但看你也还有点武者的风度,所以我就破例亲自动手,要知道我一般是不杀猪的!因为,我不是屠夫!”

    杜峰说着说着都自己笑了起来,灵敏的六识感觉到外面龙一等人已经将事情办好了,杜峰也不再跟对手磨牙了,事情早点办完说不定还有时间回去跟表妹疯狂一下呢,好久没吃表妹了,嘿嘿,真想了!

    尽情的YY着,杜峰似乎一点也没有将已经冲了过来的井上腾野放在眼里,而且连手上的红酒杯子都没有放下,就那么笑眯眯的盯着井上腾野。

    刚刚冲到杜峰的身边一米的距离,井上腾野就砰的一身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左边心脏的部位赫然一个指头大的血洞,而鲜血正慢慢的流了出来,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井上腾野拼着最后一口气艰难的问道:“你用的什么武器?”对于一个武士来说,死也不可叹,但如果连死在什么武器上都不知道,那就确实可叹了,也必将成为一种遗憾带上黄泉路。

    不过井上腾野到死也依然没有明白这个问题,不是杜峰不告诉他,实际上杜峰已经很老实的告诉他了,可他到死也根本没有明白杜峰伸出一个指头那是代表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