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老二,你看这事怎么处置?”陈家宝坐在SH陈氏集团总部的总裁办公室的转椅上,手上端着一杯咖啡,一边向坐在沙发上的二儿子陈云问道。

    尽管陈家宝一早就从M国坐专机赶回SH,但到了医院以后看到的陈华已经基本成了一个废人了,虽然心里对杜峰也是仇恨万分,但作为陈氏集团的掌门人,他现在做的第一件事倒不是马上找杜峰报仇,而是叫来了一向就不怎么重视的二儿子陈云商量。

    其实也不是陈家宝不想报仇,而是这仇现在还真不能报,因为他一到医院,纪少秋就马上得到了消息,随后赶过来的纪少秋对陈家宝好一阵安抚,不过安抚之余也隐隐约约的向他表明的政府对这次事件的态度,很明确的告诉陈家宝,这陈华就是做了泄露国家机密的事情,而国家为什么没有再继续再追纠下去一方面是看在陈家这些年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份上,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陈华现在已经成了废人,再追纠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陈家宝当然不相信纪少秋的这番话,不过作为一个商人,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人没有见过,只从纪少秋这些话里面他就知道对杜峰的仇现在是报不了了,至少不能在明面上报了,因为一旦自己非要为难杜峰,那政府就会将矛头指向自己。

    陈家宝现在五十多岁了才将家族的企业一步步发展到现在,特别是这大半年以来,公司的业绩更是翻了两番,而公司的资产也由去年的200亿人民币突飞猛增到450多亿人民币,这让陈氏集团从陈、王、张三大家族中的最后一名,顺利的提升到了第二名,虽然跟第一名的王氏集团还有着不小的距离,但陈家宝已经很满意了,而且他还年轻,公司发展也风头正劲,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懈的努力,到他60岁的时候一定可以成为国内三大世家的第一名,那个时候甚至有可能还可以单独与隐隐已经成为国内第一集团的神龙集团相抗衡呢。

    (各位读者对不起,前面因为没有大纲将陈华的家庭情况写得与后面有点不符合了,现已经将前面的陈家的陈氏集团市值2亿元人民币改成了200亿人民币,前面的神龙集团好像没有说市值多少,但既然魏明忠能分到的1%的股份就远超1亿美元,想来也有100亿美元以上吧,所以前面第四十四章已经修改过了,大家如果觉得不符合就理解一下鱼儿吧,没有大纲写的东西就是这点不好,空了鱼儿好好读一次写的这本书,再好好理个大纲出来,不说了,请看正文!)

    所以陈家宝将陈家的产业看得比什么都重,现在陈氏集团与国家的关系一直处得不错,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陈家宝绝对不会因为已经成为废物的大儿而与国家撕翻脸皮,先不说那样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就算真的撕破了脸皮,可能到时候也不一定能报得了这个仇,因为杜峰的背后有国家政府作为后盾,而任何企业,不管你发展得多么大,也绝无可能抗争得过一个国家的制约。

    不过,陈家宝也不是窝囊的人,既然杜峰敢废了陈华,他就一定会想办法报了这个仇,当然了,他不可能从明面上做这些事情,陈氏家族也算是武术世家,自身就精通铁线拳的陈家宝一直养着一批人,而这批人也一样个个都精通铁线拳,因为都是从小就被他授以武功的,这么多年来,每每遇到明面上解决不了的事情,陈家宝都习惯的使用这支家族精兵,而这批人也非常争气,虽然个个都只是不到30的年龄,但做事都非常能干,每次都将陈家宝吩咐的事情办得漂漂亮亮,所以陈家宝又给这支部队起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铁鹰队。

    陈家宝对大儿子陈华非常宠爱,对二儿子却似乎不太重视,像他这种大家族,都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家族的掌控权一般都要传给长子,还好,陈华虽然有许多坏毛病,比如爱慕虚荣,比如好色,但人还是有几分能干的,特别是从小就继承了陈家宝的阴狠的性格,这一点是最让陈家宝满意的。

    陈家宝虽然对大儿子陈华授以重任,却对二儿子陈云常常忽略,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并不是他看不起自己这个二儿子,恰恰相反,他对陈云的能力比任何人都清楚,甚至还对自己这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二儿子有点佩服和害怕。因为陈云太隐忍了,城府和心计也太深了,有时候就算对自己这个父亲都不会将自己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这就是陈家宝最欣赏也是最害怕的地方,因为作为一名家族产业的执掌人,他太明白一个人要做大事所要具备的素质了,像陈云这种人绝对是有做枭雄的潜质,甚至如果可能他将来的成就一定会比自己的成就还要大得多。

    按理说,像陈云这种才能应该获得陈家宝的欣赏和器重的,但陈家宝却最是担心这一点,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哪一个真正的枭雄的手上不是污满血腥,且且还要失去很多东西,比如亲情,比如家庭。在事业上陈家宝虽然狠,但他却还是个有感情的人,他万万不愿意将家族的产业放到陈云的手里,因为如果陈云真的得到家族的认可,那将来难保会六亲不认,他一旦掌权,就必将对陈华不利,因为陈华才是家族的顺位继承人,按陈云的性格,可能不让陈华这个竞争对手消失在这个世上,他绝不会安心。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陈华既然已经被废,自己也只有这两个儿子,所以现在除了启用陈云之外,陈家宝也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他只能在心里暗暗希望陈云到时候不会对陈华赶尽杀绝吧。

    得到大哥陈华被人废了的消息以后,陈云就心里暗暗欢喜,当然他表面上还是不会表现出来的,甚至在医院的时候他还做了一场戏,硬是在父亲的面前洒了几颗眼泪,他知道父亲很是了解自己,但这种表面上的功夫他还是要做的。

    陈云坐在沙发上,想了想才道:“这事要从长计议,从纪少秋的话里不难听出,这个杜峰的来头不小,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当然大哥的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但前提是先了解清楚这个杜峰的情况,然后再慢慢商量个好办法,因为不管怎么说,身为陈家的人,我们随时都要将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对陈云的表现,陈家宝看在眼里,也有几分欣慰,不过他还是不太放心,喝了口茶才慢声道:“老二,我知道其实你一直在隐忍,你绝对不是你大哥或是外人看的那么没用,这一点,作为你的父亲,我比谁都清楚,不过以前你也知道,家族的规矩我没有办法去违背,不过现在你大哥都成这个样子了,也正好让你有机会继承家族的产业,希望你将来可以把我们家族发扬光大。”

    知道父亲是在试探自己的口风,陈云赶紧道:“父亲你就别想这么长远的事情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治大哥的病,说不准他还能康复也不一定,再说了,父亲你现在还正当壮年,我也还年轻,还想多跟在你身边学习几年呢。”

    陈家宝现在突然觉得好悲哀,好孤独,原来陈华没有出事的时候,虽然调皮一点,虽然能力不及这个老二,但至少跟陈华在一起的时候,还能让他感觉到那种父子间的亲情,但现在跟陈云在一起,他不但感觉不到这种亲情,反而还要与陈云这样互相玩心计。

    “哎,老二,这些事情我们先不说,希望你随时能记住一点,那就是你大哥无论如何都是你大哥,不管你将来走得有多远,走得有多高,其实你都是我们陈家走出来的,你永远都是我们陈氏家族的一员。”陈家宝叹了一口气,为今之计他也只能这样说了,希望将来陈云不会赶尽杀绝吧。

    陈云想了很久才回答道:“父亲你放心,大哥的仇我一定会帮他报的!”这句话陈云自己都觉得有点答非所问,不过他也实在不知道如何去回答父亲,只能这样给陈家宝一个比较含糊的承诺。

    “好吧,你让铁鹰队去好好查一查这个杜峰的来历,这件事情你就全权负责吧,我有点累了!你先出去吧!”其实陈家宝自己最清楚,虽然他以前想尽千方百计锻练陈华,忽略陈云,但陈云接自己的班这个事实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那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陈云就是陈云!而陈家宝所做的也仅仅是尽人事而听天命而己。

    看到陈云站起来走了出去,陈家宝现在真的感觉好累好累,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最最信任的铁鹰队其实早在两年前就被陈云掌握在手里了。

    陈云走出房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是一个部门经理的办公室,自己泡了杯咖啡,尝了一口,非常苦,不过他就喜欢这种苦苦的味道。

    无论如何,自己这个大哥是绝不能留在这个世上的,否则可真是夜长梦多啊,而且这也不利于父亲早日传位给自己!陈云一边想一边拔通了铁鹰队长鹰眼的电话。

    杜峰现在穿上这套临时买来的西装,一点也不紧张了,因为这西装整套价格也不差过三位数,这让杜峰觉得穿着非常的舒服。

    “这才合适我的身份嘛,哈哈!”杜峰心里自嘲道,其实他倒是忘了自己现在要是算上神龙集团,盛华集团,还有英国的奥斯丁家族,绝对可以进入世界财富排行榜的前五名了。

    上午的时候,跟着胡佳陪着胡总理一起到浦东参加了外商投资者峰会,结束的时候胡总理都没有时间陪这些外商老板吃饭就匆匆的赶到南汇,在区政府的安排下,在区委招待所里吃了顿便饭,因为下午还要到南汇的几个贫民区去搞视察,所以中午的饭就吃得比较匆忙了。

    午饭并不如杜峰想象的丰盛,不过每一个小菜都做得相当精致,而且味道极好,不只是随行的市委几个领导赞不绝口,连一向挑剔的杜峰都禁不住多吃了几口,看到胡总理的饭碗到了最后基本上是一粒米也没有留下,杜峰暗暗在心里夸了一句,看来总理真的像电视上或网上说的那样,有这个节俭的习惯啊。

    不过杜峰也有点BS区政府那几个领导,看来现在的地方政府,不敢在铺张浪费上下功夫,改在味道上下功夫了,看起来这几个小菜简单异常,但本身厨艺高超的杜峰自然知道有几样配菜可是极其稀少的,而且SH的市面上根本就没得卖,好像真要在SH吃到这种东西,又要保持新鲜,必须空运才能办到,这也难怪那些区政府和市政府的领导都吃得津津有味,敢情平时吃大鱼大肉太多,今天这全当是换换口味啦。

    下午胡总理将市委和区委的领导全部撵了回去,连本来准备保护大家安全的纪少秋都被赶了回去,直接让杜峰来开车,胡佳就坐在杜峰的旁边,胡总理则和那个贴身老头子保镖坐在后座,目标当然是南汇郊区,这是胡总理临时变更的地方,他知道有这些区政府或市政府的领导一起跟着,他丫根儿就视察不到真实的民情。

    杜峰自然是欣然应允,知道龙一带着龙卫就在周围暗中保护自己,又知道这辆别克车看起来普通,却是经过改装了的加强版防弹车,杜峰的心里很踏实,一点也不担心那个神秘的逆龙道高手出来。一路上杜峰都是跟胡佳和胡总理有说有笑,不过精神力却一刻也不敢停止搜索,通过搜索杜峰可以将方圆两公里之内的一举一动都尽收脑中。

    这胡总理的胆子也真大,明知道会有小RB来刺杀自己,居然为了工作还敢以身犯险,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安危着想,杜峰暗暗感动,心里也更是打定主意要保护好这位刚刚认下来的干爷爷。不过越是小心,反而一点事情也没有,整个下午,胡总理一共走访了三个小区,五个村落,除了下车后受到当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和欢送外,情况竟然是出奇的顺利,当然,越是这样杜峰反而不敢放松了,特别是每次下车的时候,他总是跟胡佳一起跟在胡总理的身边,几乎跟老头子一起将胡总理围了起来,精神力更像是超级雷达一样进行扫描。

    直到整个走访顺利结束再回到车上,杜峰才松了一口气,他可不认为小RB会就此罢休,不过四周的人越少,就说明嫌疑人趣少,那样杜峰的压力也减少到了最低,只要小RB派来的杀手真的如情报中说的那样只有一个人,杜峰就绝对有保握将对手秒杀在当场,杜峰有这种自信。

    车子开到昨天杜峰去的那个别墅以后,一行人这才进去休息了一下,这个时候杜峰才真正的放松了下来,在他想来,小RB就算武功通神也绝对不会选择进入别墅行刺,面对三十多个暗中的高手,再加上有杜峰在场,还有暗中的几个狙击手,那样潜进别墅几乎是等于白白送死。

    胡总理要杜峰陪他喝茶聊天,杜峰当然不愿意放过这种机会,胡佳也是乖乖的坐在杜峰的身边,虽然现在已经回到了别墅,但这胡佳似乎已经忘了这一点,依然和杜峰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好像还是像是在外面那样在与杜峰扮恋人呢。

    “小佳,你现在是有了小峰就忘了我这个老头子了,哈哈!”看到胡佳很自然的坐到杜峰的身边,胡总理笑着逗自己的孙女。

    胡佳似乎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转头一看杜峰居然跟她的表情没啥两样也是羞红着脸异常的尴尬,忍不住一笑,却又转过头跑到胡总理身边,扭着爷爷的胳膊撒娇道:“爷爷,你说什么啊!你收了杜峰做干孙子,那我自然就成了他的妹妹了,妹妹粘着哥哥一点,这有什么好奇怪啊!”

    “我没说什么啊,哈哈!哦,原来是妹妹粘着哥哥啊!”胡总理看到孙女居然又向自己撒娇,虽然有点不太习惯,但也是高兴得很,毕竟胡佳是个女孩子嘛,有点女孩子的样子还是挺好的。

    “不跟你们说了,我去看看饭好了没有,一会儿吃完饭我们还要赶飞机呢!”胡佳羞红着脸跑了出去。

    又跟胡总理聊了一会儿,杜峰突然道:“胡爷爷,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胡总理一愣,奇怪的道:“小杜啊,你我都是爷孙俩了,有什么事情你就随便说啊,还这么客气认真干什么?”

    杜峰为难的道:“胡爷爷,正因为我现在是你的干孙子了,我才这么认真的,因为我现在要说的事情可能会跟政治有点关系的。”

    胡总理这才收起笑容,想了一下才道:“好吧,那你说说,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咱们公是公,私是私,如果我答应不了的,我就全当没听到!你要有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