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胡总理纵横政坛几十年,遇到的大风大浪不计其数,面对各种突发**件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算计,他总能从容应对,而且从未真正被什么人或是什么事打败过,这当然要靠他非凡的政治手腕,而另外一个习惯也帮了他不少,那就是在任何时候都给自己留下余地。

    现在听到杜峰如此一说,胡总理虽然不知道杜峰倒倒底要说什么事情,但却还是习惯性的给杜峰敲了一记警钟,他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让杜峰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免得到时候杜峰得不到理想的答复,也让胡总理为难,还可能影响了彼此良好的关系。

    作为一个国家的二号领导人,胡总理要考虑的事情很多。

    杜峰现在不仅仅是国家看重的,还是何爱国的干孙子,现在又成了自己的干孙子,而且看情形自己的乖孙女似乎也对他颇有好感,坦白的说,胡总理对杜峰的印象非常的好,也非常的器重他。

    但身为国家的总理,胡总理得对国家负责,所以就算心里再是喜欢杜峰,他也不可能盲目的答应杜峰的任何请求,相反还得随时注意与杜峰的关系,因为杜峰现在不只是国家的红人,更是危险人物,因为他的能力已经超出了国家预计的太多,如果真要对国家不利,就算可以阻止,但谁能保证在这之前杜峰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而且如果一直可以将杜峰与国家牢牢的绑在一起,那对国家可是大有好处的事情。

    这样看来,其实胡总理的的确确算是一个好总理,因为不管他的政治手腕多么的高明,不管处事如何的圆滑,但他总是将国家的利益作为自己行为的最终准则和标准。

    杜峰自然理解刚刚认下的这个胡爷爷的,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痛,身居高位的人难免要言行谨慎,否则很有可能会因为一句话或是一件小事就大失人心,或者为政治上的对手所乘。

    所以杜峰笑道:“爷爷你放心吧,我就随便问问,你就当我们是闲聊好了,呵呵。”

    “哈哈,难得你这么理解爷爷啊,好吧,你有什么事情你就随便问吧,我保证能回答你的一定给你一个圆满的答案。”胡总理看到杜峰如此理解也很欣慰,高兴的道。

    杜峰思考了一下才试探的道:“爷爷,你如何看待Z国的黑道?”

    胡总理一愣,暗暗头痛的笑道:“小峰啊,你还说让我放心,开口就问如此敏感的问题,你这可是为难爷爷了,哈哈,不过既然你都说了,我们这是闲聊,那我现在就抛开我的身份,就当是一家人闲聊一样发表一下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和观点。”

    “谢谢爷爷!”杜峰赶紧笑道,并且立即将耳朵竖了起来,他知道虽然胡总理嘴上说是闲聊,但从他嘴里闲聊出来的话或是观点,基本也就可以代表国家和政府的一些态度了。

    胡总理喝了口茶,酝酿了一下才慢声道:“其实黑道组织在任何朝代或是任何国家都有,这就跟国家的存在一起,只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产物而己,而且真正的黑道组织想要发展壮大或是要延续下去,都一定与政府有着某种看不见摸不着道不明的密切关系,换句话说,一个黑道组织想要真正的发展壮大都必须依附于政府,而且要能随时随地的明白政府的暗示,能够替政府处理一些政府不方便处理的事情,当然这种关系说得难听一点叫官匪勾结,说得好听一点叫互相合作。”

    看杜峰听得如迷,胡总理又接着道:“当然,这都是我个人的观点而己,在我们Z国,我可是不知道哪里有什么黑道组织,而且我们的法律可是明令禁止和打击黑道组织的,当然一些大点的正当组织比如什么盟什么会的,只要不干那些法律明文规定不允许干的事情,我们还是允许的,因为我们毕竟还是一个讲究民主的国家嘛,哈哈!”

    这句话胡总理是笑着说的,而且说完以后还意味深长的盯了杜峰一眼,现在他当然知道杜峰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了,但他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再多说可就有点过了。好在杜峰也是聪明人,自然也明白胡总理的意思,谁搞的黑道组织会公然打上牌子啊,改个名字就成,这叫换汤不换药,再说,法律明文规定不允许干的事情这个概念可是很模糊的,再说现在哪个黑帮会如此听话啊,说白了只要你不威胁到国家或人民的根本利益,谁管得了这么多啊,就像妓女,发廊,也是明文规定不允许的,但哪个经济发达的城市的**行业不发达?

    胡总理又道:“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不允许那些黑道组织的存在,那主要是因为黑道组织一旦允许存在了那就如雨后的春笋,遍地开起花来可没办法控制,而他们又往往会去经营毒品或是军火的生意,这是国家绝对不能容忍的!”

    杜峰不禁插言道:“爷爷说的对啊,想当年我们Z国可是被毒品害惨了,可现在这些人生活水平提高了居然还去贩毒,这简直跟残杀同胞,腐蚀国家没什么两样,我是最恨这种人的,要我说,遇到这种人没什么说的,直接枪毙,一定不能手下留情!”

    胡总理点了点头,又道:“是啊,一场鸦片战争将Z国的经济搞得一塌糊涂,哎,不说这些惨痛的历史了,我们继续说黑道。刚才我也说了,其实在我们Z国为什么我们不能允许黑道的存在呢?一个方面是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允许这种阴暗的社会组织存在,另外一个方面则是因为黑道组织往往一旦允许就会迅速的蔓延开来,那样容易形成不好的社会风气而且黑道组织不好管理,如果他们听政府的话不去贩毒或是走私军火还好,一旦沾上这些东西,那可是很麻烦的事情。”

    杜峰心里暗笑,自己这个爷爷怎么前后说话都有点矛盾和混乱啦,刚刚还说我们国家没有黑道存在,还说国家不允许黑道存在,现在又这样说了,哈哈。不过杜峰可不会认为胡总理这是老涂糊了,很明显,这是胡总理在帮杜峰。

    “我的意思你明不明白?”胡总理突然停下来笑着向杜峰问道。

    “嘿嘿,我脑子笨,不是很明白,爷爷,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有一个黑道组织能将全国各地的黑道组织都统一起来,形成一个良好的地下秩序,又绝不碰毒品和军火,只要始终站在政府这一边,政府就允许?”杜峰故意装糊涂。

    胡总理哈哈一笑,眼中精光一闪,他怎么会不知道杜峰现在想的什么,不过他可不会被杜峰这么容易就忽悠了,所以他面容一整道:“小峰啊,你可别害爷爷,爷爷这么多年过来可不容易,有些事情我可不会随便乱许诺的,不过你说的这些虽然不容易做到,倒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当然我们政府依然还是那句话,我们不会公开承认和允许黑道组织的存在的。”

    杜峰嘿嘿一笑:“爷爷,我明白了,其实好像国外一些国家或政府就在这一方面做得很好。比如TW的三联帮;香港的洪兴帮,还有RB的黑龙会,英国的青龙会,意大利的黑手党等等。而且我还听说我们SH的青帮跟政府关系也不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胡总理一瞪眼,故意扳着脸道:“那你看他们哪一个是被国家或政府公开承认过的?不知道你在哪里打听到青帮的信息的,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到目前为止我们Z国还没有出现像英国青龙会那样的大型帮派,即使有诸如你说的青帮这样的大帮派,也绝对不是我们政府承认的,可能他们是有一定的背景,但那不是代表政府,或许只是政府中的某一个人而己。”

    看到杜峰还想问,胡总理赶紧摇了摇手阻止杜峰再问下去了,如果真要再问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杜峰套出什么话来,这个杜峰实在是太难缠了。

    “小峰啊,今天我们就不谈这些话题了,哈哈,就此打住吧,爷爷今天已经违背了很多原则了,你就放过爷爷吧!”胡总理笑道。

    杜峰也不好意思再问,不过现在基本明确了政府的态度,杜峰已经非常满足了,知道再问下去,也确实太为难胡总理了,总不能让他这个总理亲口告诉自己说:小峰啊,你去搞黑帮吧,去把青帮也收服算了,统一黑道做你的黑道皇帝,然后好好跟政府合作!

    杜峰有点脸红又有点惊喜的道:“爷爷,看您把话说得,好像我这个孙子很为难您似的,好吧,我们不谈这些了,有机会啊您老还是早点到我们家乡去看看吧,到时候我陪您一起到我家去做客,我亲自下厨给你炒几个菜,您还不知道吧,我的厨艺可是相当高明的哦。”

    “好好好,今天咱爷俩可说定了啊,改天有空我安排一下先去巴中看看去,到时候你可不能推辞说没时间啊!”一谈起巴中,胡总理似乎也兴致极高。

    “爷爷,您要到哪去啊?到时候我也陪您去!”胡佳正好走进来,看到爷爷笑得开心,也过来凑热闹。

    胡总理摸了摸胡佳的头发,意味深长的盯了孙女一眼笑道:“好啊好啊,你要陪爷爷,爷爷当然开心了,我刚才是说到小峰老家去,你肯定是要去的了!哈哈,光我一个老头子,可能小峰到时候说不定真会推辞说没时间呢,不过有你一起去,我相信小峰再忙都一定会抽时间陪我们的,小峰,你说对不对?”

    杜峰红着脸不说话,他没法回答,想说不对好像有点假了,自己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想说对吧,可他也觉得有点难为情。没想到杜峰不回答,也一样红着脸的胡佳倒是大方起来,急了,道:“喂,我说倒底是对还是不对啊?”说完,胡佳再也忍不住,羞得将头低了下去。

    杜峰无奈的道:“爷爷要去我肯定要陪同的,你要去我也一定要陪同的!”杜峰这么说,等于没说,不过胡佳也不好意思再问,只好气道:“好了好了,可以开饭了,快点吃了饭还得去机场呢!”

    想想吃了饭就要跟杜峰分开了,胡佳突然心里突然有点不舍起来,望了杜峰一眼,转过头带着两人到一楼的饭厅——

    传说中的分割线——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公路沿途的路灯已经陆陆续续的亮了起来,这里是郊区,并没有市中心繁华,夜景也没有黄外滩那么***璀璨美丽迷人,但远处农村的***却给人非常温馨的感觉,而且车窗打开一条缝后,新鲜的空气吹进来也让车上的几人精神一振。

    不过,胡佳现在的心情却不怎么好,不但不好,甚至还有些忧郁,这种忧郁的情怀是她这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原因就是她爱上了杜峰这个仅仅才认识两天的男人,而今天她却要离开SH,离开杜峰了。

    胡佳这辈子从来没有爱过谁,甚至都没有真正喜欢过谁,但她没有想到爱情来得居然如此的突然,让她一点都没有准备就陷了进去,而且还陷得那么彻底,以致于现在看到杜峰紧闭着嘴,皱着眉头她都觉得是那么的帅。

    杜峰现在没有办法不如此严肃和认真,他知道真正的危险正慢慢的临近,如果他没有算错,对方的杀手估计会在前方几公里外的那片小树林动手,白天来的时候杜峰已经将沿途的环境都看了个遍,除了那片小树林,沿途绝对再也没有适合伏击的地方了。

    很显然整个白天对方都没有动手,全是因为白天陪同和沿途的人太多,而且闹市区的又不方便行刺后逃逸,所以对方才将时间选在现在这个时间段,这也是对方唯一的机会,因为一旦开到了市区,再要刺杀胡总理的机会不是没有,而是太少,特别是一旦进了机场,那是绝对不可能再有机会行刺的,因为机场可有一个连的便衣特警,还有不少的中南海保镖迎候在那里,靠一个人,不要说进入胡总理的专门通道不可能,就算进入了大半也是送死。

    “小峰啊,别这么紧张,我这个老头子都不害怕你还担心什么?不就是区区一个杀手嘛,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有欧阳老弟就足够了,再说还有你跟小佳这两个高手在旁边,哈哈!”胡总理看杜峰有点紧张,笑着给他减压,旁边的欧阳雄(保镖老头子)也是嘿嘿一笑道:“总理您就放心吧,我说了,要想伤着您,先要杀了我才行!”

    杜峰一笑:“爷爷,我才不紧张呢,哈哈!”

    杜峰嘴上说不紧张,其实精神力却一直不敢松懈,一直在向四周搜索,突然浑身一振,感觉告诉他,前方两公里远的小树林中真的有一个人,不过那人给杜峰的感觉却很诡异,站在树顶一动也不动的,很久很久才轻微的呼吸一次,整个人跟脚下的树枝似乎都浑为一体了,杜峰确信如果不是用精神力,仅仅靠六识绝对不可能发现对方的存在。

    高手!真正的高手!杜峰仅仅凭感觉就知道对方的修为远在龙二等人之上,一边将车速减了下来,心里却暗暗吃惊,对方绝对是杜峰功成之后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劲敌,虽然确信这人连龙一都不一定打得过,但杜峰还是非常重视,因为从精神力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这个对手一点也没有想要偷袭的打算,似乎倒是在那里等着自己一样,更让杜峰重视的原因还是这个人的来历,据幸春子从RB传来的消息,这个家伙是逆龙道派来的高手,那他是不是上次让龙二等人铩羽而归的神秘高手呢?

    杜峰一边开车,一边用精神力试图侵入对方的大脑,这只是个试探的方式,但对方却非常机警的睁开一直闭着的双目,再腾身跃起一丈多高,躲过了杜峰的这次试探再落下时,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闭目养神,而是双目有神的盯着杜峰车子开来的方向。

    别克车终于停在小树林的边缘,杜峰嘎的一声刹住车,虽然是急刹,但因为车子的性能相当的好,所以车内的几人一点也没有受到惊吓,不过胡佳却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奇怪的道:“怎么了?为什么停下来?”

    “前面有人!”欧阳雄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杜峰暗赞这老家伙还真有两下子,也跟着一起下了车,临下车的时候,将本来已经准备一起出去的胡佳按了下来,让他留下来保护胡总理。其实让她保护胡总理是假,据杜峰的搜索,周围除了后面跟上来的龙一等人,并没有其它人,而有杜峰在外面挡着,就算用火箭炮轰,也不一定能伤得到胡总理的,杜峰就怕胡佳出来一会儿照顾不周而误伤到她。

    “来者何人?快点给老夫滚出来!”欧阳雄一出声就让杜峰脸红了起来,原来欧阳雄这老小子根本就没有看到对面树顶上的那一身和服的老头子,从对方那花白的长长的头发杜峰马上猜测对方的年龄至少有七十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