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既然欧阳雄也是胡总理的保镖,那也就相当于是自己人了,所以杜峰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欧阳雄在原地大呼小叫,因为这实在是丢人的事情,看欧阳雄又准备叫骂了,杜峰赶紧抢先哈哈笑道:“阁下好一手轻功,不过那上面呆着可要小心着凉啊!”

    树顶的老头子闻言也是哈哈一声长笑:“年轻人,好功夫,老夫六十年未入江湖,没想到刚刚出来,就接二连三的遇见高手,看来这次应邀来Z国,当真是不虚此行了!”

    和服老者一口Z文说得不是一般的熟练,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逆龙道派来的,如果不是看到对方一身和服,在其它地方遇见谁能想得到他居然是RB人?飘然从树顶落下,很轻松的往杜峰这边走来,三米之外,和服老者停了下来,一双眼睛在杜峰的身上从头至脚看了个遍,一边还不住的点头。

    欧阳雄现在老脸微红,眼看对方眼光一直就没从杜峰的身上移开过,对于自己却似乎根本就没看到一样,这让欧阳雄的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从六十岁被当时的国安局长请来当胡总理的保镖至今,整整十年了,这十年来他可算是与胡总理形影不离了,平时不管遇到谁,无一不是对他礼遇有加,而且他也确确实实替胡总理挡下了不少的明枪暗箭。

    实事求是的说,这欧阳雄的武功确实不错,但可惜他这辈子却无缘遇到真正的高手,所以也就养成了他有点倨傲的性格,现在如何受得了对方如此的轻视,不过有杜峰在旁边,他也不想让后辈看笑话,将狂怒的心情努力控制下来,沉声吼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和服老者似乎这才注意到杜峰的旁边还有一个老头子,不过他只是目光在欧阳雄的身上瞟了一眼,就将头转到一边,而且眼中还闪过一丝轻蔑。

    “拦路!”不过和服老者终于还是回答了欧阳雄的问题,只可惜他这话回答得有点多余。

    欧阳雄自然是看到了和服老者眼里的那一丝轻视,心头狂怒却依然沉声道:“为什么要拦路?”

    和服老者本来还有点笑意的脸一下子变得特别的严肃和认真:“杀人!”

    杜峰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老头子虽然年龄比欧阳雄大了不少,却似乎比欧阳雄还要有趣得多,杜峰居然慢慢的对这个和服老者有点好感了,这是高手对高手的尊敬,就因为这个和服老者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偷偷摸摸的伏击,而是光明正大的拦下大家,还公开承认自己就是来杀人的,这一方面说明这个老者至少有着真正武者的光明磊落,从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个老者对自己的武功有着深深的自信。

    不过欧阳雄却没有杜峰这么好的心态了,听到和服老者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嚣张的叫嚷着要来杀人,欧阳雄也不再继续问下去,更顾不得讲究什么武德,轻喝一声,一个纵步就跨过了三米宽的距离,右手铁拳闪电般击了过去。

    砰的一声,这足可开碑裂石的一拳实实在在的击在和服老者的胸口,可惜对方连身子都没有晃动一下,欧阳雄倒是一下子被弹了回来,一个后空翻落在地上,欧阳雄再次冲了过去,这一次他的速度似乎比刚才更快了,并且将右拳提起往后缩出半尺再猛的击出,谁也看得出来这一拳跟刚才那一拳比较起来,不只是力量翻了一倍不止,速度也快了不少。

    和服老者双脚站在那里不动,右手却闪电搬张开五指,猛的抓住欧阳雄击来的拳头,一捏一扭一扔,一声痛哼,欧阳雄的身子被扔出老远,幸亏落下的时候已经有人接住了。

    龙二将欧阳雄放下来,抓住对方的右臂连点数指,再一扭一拉,咯吱一声,欧阳雄痛呼出声,但本来已经脱臼的手腕总算是恢复了。

    “不自量力!”和服老者的动作非常快,直到现在他才慢吞吞的说了一句,而且连刚刚入场的龙二也没有放在眼里,反倒是对龙二旁边的龙一紧盯了几眼。

    “小姑娘,真不错,哈哈,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也有这么高的修为,哈哈哈哈,老天爷真是待我柳生剑狂不薄,逆龙道的那几个小子还真是没有说错,Z国现在已经是高手辈出了!”

    “什么?你是柳生剑狂?就是那个外号叫“剑痴”的柳生剑狂?”龙一和龙二都同时脸色一变,杜峰更是惊叫起来。

    柳生剑狂也是一愣,道:“你也知道我?不可能!老夫60年未出过死亡森林,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名号?”

    杜峰有点崇拜的道:“原来前辈真是剑痴柳生剑狂,哎,看来传言六十年前你被“神龙居士”龙贺天重伤不治身亡的消息都是假的!”

    对于这个柳生剑狂,杜峰倒并不因为他是RB人就有所偏见,因为从石洞中的资料可以看出,前任庄主,也就是杜峰所说的龙贺天对这个柳生剑狂的评价是相当高的,这不只是对他的武功赞赏,更是对他的人品的肯定。

    按龙贺天的话说,这个柳生剑狂不只是RB百年难遇的武学天才,更是一位真正的武者,人品端正,有恩必报,光明磊落。柳生剑狂十五岁就成为RB青年高手中的第一人,为了追求武道的巅峰,他离开柳生家族,终生未曾娶妻,足迹遍及东西两界,特别是对于Z国武术的喜爱,更让他曾经在Z国的名山大泽中找寻他心目中的真正隐世高人达五年之久,虽然没能如愿以偿,却也将Z国现存世面上的各派武学都钻研得相当的精通。

    柳生剑狂25岁时自觉武功大成,于是在RB遍寻高手对阵,可直到30岁都是所向披靡,未尝一败,因为他自创的一手剑术使得出神如化,所以他被RB天皇赐与“剑痴”一称号,那时的风头可是如日中天,几乎在RB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主。

    于是柳生剑狂就开始不满足了,他不仅仅是要做全RB的第一高手,更要做全世界的第一高手,而要做当世第一高手,他首先要面对的就是Z国的“神龙居士”龙贺天。那个时候龙贺天基本在Z国的地位几乎跟柳生剑狂在RB的地位一样,那可是神话般的存在,而且他漂泊江湖,行踪难寻。

    那个时候正逢ZR大战成胶着的状态,RB国为了让战争的天秤偏向RB,于是尽派以逆龙道为首的全RB的武术高手一起进入Z国,目标就是刺杀国共两党的政界要员,这个消息被龙贺天知道了,于是以神龙山庄为首的Z国武术界的高手也一致团结对外,一番大战下来虽然RB派来的人除了少数几个之外几乎是伤亡殆尽,不过Z国的武术界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这个时候已经隐居起来的柳生剑狂终于出山了,他来Z国并不是因为两国的战争,他是来找龙贺天的,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个月的寻找,他终于找到了龙贺天,两人一番大战,三天三夜,终被龙贺天以一招险胜,而且最后这一招按龙贺天的说法,如无意外一定可以要了这个柳生剑狂的命,最后重伤的柳生剑狂不愿意受龙贺天的医治而带伤遁走,这件事情让龙贺天在以后的日子里常常引以为憾,觉得自己不该出如此重手伤了柳生剑狂的性命,要知道这样两人都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天才,一番大战双方都是好感倍生,惺惺相惜了。

    柳生剑狂现在也有点激动,六十年前那一役真的差点要了他的命,可他偏偏命不该绝,被逆龙道的龙头老大,当时他也在那场ZR大战中受了不小的伤,但因为医术高明所以这家伙居然逃回了RB。经过三个月的救治这逆龙道的老大还真将柳生剑狂从鬼门关救了回来。伤好以后的柳生剑狂性情大变,想到自己以前是如何的狂妄,现在却被龙贺天差点要了小命,至此以后隐居在死亡森林,不问世事,在前面与龙贺天的一场大战中他领悟到了不少武功心得,现在他准备放弃虚名,一心钻研武道,他其实还是想要有朝一日再和龙贺天比一场的,光明正大的比一场,当然,按他的性格,在隐居之前他还是给当时的逆龙道的龙头老大许下一个承诺,将来替逆龙道帮一次忙。

    前段时间柳生剑狂觉得自己的武功又上了好几个新的境界,于是从死亡森林出来,没想到一问之下才知道沧海桑田已经六十载,不过他可一直记得当年的誓言,虽然想马上赶到Z国去找龙贺天一决高下,但想想时间都过去60年了,自己当年三十岁现在都成了90岁的老头子,那当年已经40多岁的龙贺天现在还在人世吗?

    尽管柳生剑狂知道龙贺天大半已经不在人世,但就算有一丁点希望他也不想放弃,而且他坚信龙贺天一定还有传人,找不到老的,找到小的也可以比一场,所以他准备来Z国找寻龙贺天的下落。走之前柳生剑狂按当年和逆龙道的约定终于找到了逆龙道现在的老大,主动的讲了当初与上任逆龙道老大的恩怨,而且声称可以免费帮他们做一件事情。

    柳生剑狂的这个请求简直是及时雨啊,刚刚得到天皇的召见,已经答应天皇派人协助军方一起刺杀胡总理的逆龙道的老大正为派谁去Z国合适,正好柳生剑狂这个神话中的人物出现了,当然马上就提出这个要求,柳生剑狂虽然不想与政治沾边,但既然答应了别人的事情,现在也没有办法反悔,所以就赶到了Z国,而且按RB军方的指引,他在这里等到了杜峰一行人。不过柳生剑狂可没有按RB军方的要求偷袭杜峰众人,更是拒绝了军方要求派人协助他的请求,在他看来如果他正大光明挑战都失败,那派再多的人也是妄然,而且偷袭也是对自己这种真正的武者的最大污辱。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老夫的呢!”柳生剑狂听到杜峰居然称呼自己为老前辈,心里敌意减少了许多,语气也好了不少。

    “柳生前辈有所不知,要算起来,龙贺云还要算是我师祖,哈哈!”杜峰哈哈大笑。

    “看来真是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今天我的任务是要杀了车里面的人,改天我们约个时间好好战上一场,一了我多年的心愿,你看如何?”柳生剑狂虽然心中高兴和激动,但还没有忘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其实我也想与前辈一战,因为你可是真正的高手,哈哈,不过看来相逢不如偶遇,我现在是要保护车里面的人,你要杀他们,自然要先打败我,所以我们也不需要再挑捡日子了,今天天气就不错,哈哈!”杜峰笑道,看了看路边的路灯闪烁起来,几人的视力又不比平常人,自然是感觉这天气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战斗力。

    “好吧,要战就战吧!”柳生剑狂豪气干云的道,头上一尺多长的的白发突然根根飘起,浑身的战意也猛然散发出来,龙二退了三步,龙一跟杜峰却是纹丝不动。

    杜峰心里一惊,看来刚才还错估了柳生剑狂的实力,看样子他现在的修为确实比几十年前精进了许多,按道理当年龙贺云全盛时的武功也最多只到神龙诀的六级上层,而当年落败的可是柳生剑狂,但现在看情形柳生剑狂的实力都相当于神龙诀的七级中层了,看来柳生剑狂这些年倒是真用了功的,而且确实算是武学天才了。

    其实不只是杜峰心惊,柳生剑狂也是一样的心里暗暗吃惊,在他看来龙一的武功似乎就深不可测,比起当年的龙贺云那是只高不低,而杜峰的武功更是高得他没办法看出来,倒是一边的龙二,柳生剑狂倒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等等!”杜峰突然的挥手将已经提气运功的柳生剑狂止住。

    “你还有什么事?”柳生剑狂奇怪的问。

    杜峰嘿嘿一笑道:“我想问前辈两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相告!”

    柳生剑狂脸一沉,道:“你倒是说说看,不过我可话说在前面,回不回答,知不知道那可是我的事情!”

    杜峰点点头笑道:“当然,当然,我想问问前辈,按道理你不应该是逆龙道的人啊,再说按你的武功,在RB应该是没有人能敌得过的,传闻前辈又从不与政治沾边,可你今天为何要替逆龙道出头呢?”

    柳生剑狂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想了想才回答道:“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是逆龙道的人,他们也不可能指挥得动我,我之所以帮他们来杀人,只因为他们的先辈当年救过我一命,我柳生剑狂一生从不欠人人情,所以当年就答应过他们的先辈,将来一定还他们一个人情。所以,事实上我这就是在还人情,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在出山以前我还以为我的修为除了龙贺云能跟我一争长短,世上已经难觅对手了,不过现在看来我已经老了,将来的世界上属于你们年轻一代的天下了,不过好在我们RB国也出现了一名武学天才,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就会见面的了。”

    杜峰一愣:什么天才让柳生剑狂都如何器重了?杜峰想不出来,又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前辈既然知道逆龙道,也见过他们了,我可否向前辈打听一个人?”

    柳生剑狂道:“既然我都回答了你第一个问题,你第二个问题也就问出来吧,不过这个问题我可真不一定回答了,我总不能乱暴别人的信息,这个你要理解!”

    杜峰笑道:“我只管问,前辈答不答都无所谓的。我想问前辈可否知道逆龙道出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高手,武功高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会异能!”这才是杜峰最关心的问题,朱志辉到现在都下落不明,大半是已经去世了,所以杜峰一直想要知道当初杀害龙卫和伤害朱志辉的那个神秘高手到底是谁。

    柳生剑狂哈哈笑道:“哦,原来你是问他啊,这个人我还真是知道。”

    杜峰急道:“前辈可否告诉我这人是谁?现在何处?”

    不只是杜峰急,一边的龙一跟龙二也是圆睁着双眼盯着柳生剑狂,心也砰砰直跳,可惜柳生剑狂看到他们如此着急反而卖起了关子:“看起来你们都很想知道他的事情,虽然我才刚刚出山,不过前几天却意外的被他找到了,还跟我比试了一场,至于胜负如何,或者说他倒底是谁?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不过——”

    “不过什么?”杜峰连忙问道。

    “只要你打赢了我,我就什么都告诉你!”柳生剑狂哈哈狂笑起来,而且话一说完,浑身的气势立即变了,满头银发再次根根竖起,一声:“小心了!”就要攻将过来,没想到柳生剑狂刚刚提起气,又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

    “等等,让我先来试试!”